5rzhs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仙都-第一百三十三節 鐵板一塊讀書-m5ieh

仙都
小說推薦仙都
他望得真切,那眉眼,那神态,那气息,即便是烧成了灰也认得出来,最初的深渊之子,古佛迦耶终于回归深渊。魏十七眼中星云退去,剩下一片旷远幽深的星域,左眼亮起一颗凶星,血光萌发,是为十恶命星,右眼亮起又一颗凶星,一主二伴,是为大陵五,在他双眸注视下,过往因缘变化,昭然若揭,他心如明镜,隐隐望见天机的演变。
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佛法当兴,道法当灭,天帝的种种努力,终是水中月,镜中花,梦中影。
仿佛为了印证他心中所想,迦耶垂下眼帘,朝他深深看了一眼,百丈金身急剧缩小,由虚转实,一步跨出大阵,踏上了深渊的土地。他会转身来,朝管虢公合十作礼,见过深渊意志的化身,拂动衣袖,七十二枚血舍利鱼贯而出,投入大阵,涸泽而渔,榨干最后一丝威能,魔气氤氲而起,勾勒出变幻莫测的轮廓,一个身影浮现于虚空,面目模糊,气息深沉。
他化自在天魔王波旬,终于跨出了最关键的一步,真身穿越界壁,降临于深渊。功行愈深厚,深渊的排斥愈强横,迦耶耗尽一百零八枚血舍利,才将波旬接引至深渊,在棋局之上落下的最后一子。
一百零八枚血舍利齐齐炸开,传送大阵烟消云散,风屏谷地动山摇,塌毁了大半,北地风雪再无遮挡,席卷而至,一时间天昏地暗,鬼哭狼嚎。迦耶宣一声佛号,金身大放光明,缓缓举起右手,施无畏印,脑后显出一轮佛光,刹那间风偃雪止,彤云滚滚拨开,涌出四轮赤日。
管虢公仰头望向深渊的天空,四轮赤日,昭示着昊天、伏岳、北冥、转轮四皇,深渊之底人心各异,非是铁板一块,若他们齐心合力,岂有他可趁之机?
魔气滚滚向内塌陷,铸就天魔之躯,波旬睁开一双空荡荡的双眼,起心意一唤,远在千万里之外,魔女正追随周吉高飞远走,忽然心有所动,惊呼一声,化作一道天魔气,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倏忽破空飞去,投入波旬右眼之中,化作一枚漆黑的瞳仁。一十三员魔将感应到魔主的召唤,立马扭头奔赴风屏谷,剩下周吉孤零零一拨,立于茫茫冰原之上,身旁没了魔女指引,心中空落落的,仿佛缺了一块。
当年波旬深居他化自在天,隐隐察觉大变之局,以左右双眼化作两魔女,一女先投入迦耶座下,一女后投入天庭为质,借以窥探天机。迦耶以无上佛法点化魔女,与魔主暗通款曲,及至魏十七飞升天庭,变数落入棋局,他命魔女追随周吉,传下天魔书,历千百劫,始终不离不弃,助其参悟小神通,洗炼眷属,于一十八魔将外,别立一支势力,投入深渊,置下一招后手。深渊主宰神通广大,血战九死一生,若魏十七不幸陨落,则周吉应运而起,尚有一线回寰余地。
当年处心积虑落下的一子,终成为一招废棋,魏十七于深渊成就十恶星躯,操纵法则,另辟蹊径,凭一己之力,推演无上域界神通,生生跳出棋局,成为推动变局的落子之人,其中的利弊得失,迦耶看不清,猜不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魔王波旬不愿留下芥蒂,毫不犹豫收回右眼,弃周吉不顾,而对左眼所化的离暗不闻不问,足以表明倾向。
如魏十七当真看重离暗,便是以左眼相赠又何妨!
契約制軍婚【完】
魏十七合上双眼,停了数息缓缓睁开,眸中双星已隐没不见。管虢公上前与迦耶、波旬招呼,全不以深渊之主自居,他空有意志,尚未取回本源伟力,深渊的铁律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无有强横的实力,一切都是枉然。樊隗悄悄挪动脚步,靠近魏十七一边,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他本能地觉着,迦耶与波旬都不可深交,反倒是魏十七劫了他的镇将樊鸱,又劫了他的镇柱藏兵,算不上欠人情,也有几分香火情,或许可以打打交道。
虽然因深渊意志走到了一起,但他们各怀心思,也不是铁板一块。
血战方兴未艾,昊天等绝不容他们从容壮大,来自深渊之底的第一波反扑随时都可能杀到,管虢公居中合纵连横,四巨头很快达成一致,迦耶护送管虢公,魏十七、樊隗、波旬各自收拢麾下大军,取道东行,遥相呼应,一路收服镇将,去往东方日出之地,聚于参天巨桑之下,相机而动,突入深渊之底,夺取本源伟力。
计议定当,各自收拢麾下兵将,兵荒马乱闹腾了一阵,小摩擦小冲突不断,彼此骂骂咧咧,威胁来威胁去,终于安定下来。仓谷糜打听得形势急转,交战双方握手言和,风屏谷中的老弱病残,谁都没有去招呼,他心中惴惴不安,待要找柯轭牛商量一二,却见他早引了山鸫、阎虎、阎狼及一干亲信,悄无声息往谷外摸去。
仓谷糜脑中灵光一闪,急忙撵了上去,拦住柯轭牛问个明白,果不其然,他们腰杆子硬了,决意投旧主而去。他肚子里转着念头,柯轭牛的旧主却也不是生面孔,当年与契染联袂南下,颇有交情,眼下正无路可走,不如投上前求个收留,该不会被拒之门外。一不做二不休,仓谷糜瞪起一双铜铃大的眼睛,瓮声瓮气,没费几句话就说服了柯轭牛,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风屏谷外,魏十七召集起兵马,重加整编,命藏兵镇将为前锋,以姬胜男、乌照为副手,领一支偏师,樊鸱坐镇中军,以魔女离暗、南明小主为副手,胡触、邓犁、施旋豹三将各领一支精锐,管大椿统御魔兽。他手下缺少独当一面帅才,无论是樊鸱还是藏兵,与樊拔山相比,都有所不及,不过深渊之中,堪与樊拔山相提并论的,又能有几人?
盛世榮華之寒門毒妃
總裁大人,體力好!
滅魔誌
长空万里,残阳似血,九瘴兽王足踏五彩瘴气,稳稳浮于空中,魏十七立于其背,举目远望,樊隗麾下大军整饬肃穆,令行禁止,魔物天性桀骜,被樊拔山调教得如此听话,非常人所能及。正观望之际,屠真跨云纹黑豹疾驰而至,言说仓谷糜与柯轭牛引了一干手下,押送血食前来酬军,欲投靠主人,鞍前马后供驱使,风里风里去,雨里雨里去,但凭吩咐,绝无二话。
明朝時代 上卷 阮景東
暗黑無
天下男修皆爐鼎
九瘴兽王瞪大了眼睛,觉得这几句话好生耳熟,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琢磨了半天,张张嘴,忽然觉得有点难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