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tzu好看的都市异能 大夢主 愛下-第四百六十六章 遲疑推薦-pspmu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
此处对于神魂之力的控制要求极其严格,一旦流出魂力稍多,就会如先前一般凝出墨疙瘩,将整张符纸刺穿,可一旦流出魂力太少,就会如江河断流,令符箓神气不足甚至断绝,那便也与废符无异。
沈落先前一大半失误皆是出在此处,至今仍未成功绘制出一张“忆梦符”。
此刻,他已经将所有心神,皆凝于此处,神魂小人儿的手稳如泰山,一点一点地进行着刻画,将神魂之力随着符文痕迹勾陈出来。
沈落只觉得那一道圆弧,便像是一处江河弯道,自己的神魂河流到了跟前,既不能将其冲毁,亦不能为其阻滞,必须要妙到毫颠圆转过去。
青春風暴
教主請小心 貓星人
“走。”
他心中一个念头升起,神魂小人的手便在虚空中打了一个回环,第一次顺畅无比的绕过了那道难关,将符文引向了最后的终点。
第一张忆梦符,终于成功了!
沈落强压着心中喜悦,仔细查看了一遍识海中悬浮的符文,见再无任何问题后,才缓缓退出了神念。。
他双眼缓缓睁开,就看道身前悬着的符纸上,红色符文里散布着金色的光点,如同烫印在了符纸上一般,线条流畅,神气饱满,一看就非凡品。
沈落抹了一把额头虚汗,擦干净手掌后,才将那张忆梦符取了下来,仔细端详了起来。
第一次成符的经验最为宝贵,他要仔细查看其上的每一个细节,记住每一个关窍。
休息了片刻,他收好这张“忆梦符“后,便再次双目一闭,开始绘制起符箓来。
事实上,以这种引动神魂之力的方式绘制符箓,其对心神的消耗是十分巨大的,饶是沈落神魂强大,也有着不小的负担。
只不过,随着不断的练习,沈落发现在绘制符箓的过程中,他对于神魂之力的控制,正在变得越发熟练,于是越发得乐此不疲起来。
经过了三百六十七次的持续练习,沈落终于逐渐掌握了绘制忆梦符的所有技巧,到了最后十几次的练习中,他几乎每三张中就能绘制成功一张,成功率不可谓不高。
眼见对此符掌握的熟练度已经够了,沈落便停下了画符一事,毕竟梦中符箓又带不回现实,他想要的也不过是积攒画符经验,而并非积攒符箓。
永恒劍聖
醫錦還 梨花白
沈落盘膝坐在石阶前,打坐修行了一阵,双目缓缓睁了开来,眼中闪过一抹怅然。
梦境中修行的顺遂之感,让他越发焦虑于现实中的艰难,眼下他还可以暂时赖在金殿之外,不急于进去继续战斗,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唉,可惜不管梦中修为如何高深,终究无法作用于现实,一旦在这里耗尽了寿元,等回去之后再想进一步提升修为境界,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沈落喃喃道。
先前从辟谷期进阶到凝魂期,也是凭借龙血和千年灵乳之功,之后若是再想更近一步,且不说药石之功还能辅助多少,就是这等仙药灵材该从何处去寻?
傲情:歸來的愛
终究还是资质差距太甚,否则现实若也有如此进境速度,他倒也不惧寿元之限了。
“就没有什么能够提升资质的法子么?”沈落默然想道。
就在这时,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一拍大腿道:“哎呀,怎么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沈落在这梦境中修行,速度之所以如此之快,与其身上已开辟的二十条法脉不无关系。人之修行,不外乎‘得其法而运其功’,同样的术法修行,法脉多者运行速度和效率都高于寡者,他若是能够增加自身法脉数量,不仅体内法力必然增多,修行速度也定然能够加快。
若是以前,沈落自然不会有这样稀奇古怪的想法,毕竟人之法脉的开辟,只在破境进入辟谷初期时才可,数量多寡本就是看个人资质和机缘,一旦成形便再无更改。
可先前他从胡庸身上得到的《玄阴开脉决》,却为做成此事提供了可能。
只要他在梦境当中能够熟练掌握此法,并且积攒出足够多的经验,就可以将此法的风险降到最低,在现实中也提升自己的修行资质。
“玄阴开脉决虽然精妙,可此法终究也是棋行险招,稍有不甚,也会导致开辟的经脉损毁,严重者甚至有性命之忧。我在这梦中虽然有复生之能,可也是消耗现世寿元的。”沈落沉吟片刻后,又有些犹豫不决起来。
思量再三后,沈落仍是觉得不够稳妥,兴致方一起,又败了下去。
他在台阶前坐了许久,脑海中仔细回忆了玄阴开脉决的所有细节,终究还是没有选择冒险尝试,而是起身又进了塔中。
一入塔内,很快他就又被那金甲天将眼中射出的光芒,一下子拉入了那处战斗空间,这一次出现在他对面的,则是一个身材修长,手持长剑的银甲天兵。
银甲天兵身形刚一浮现,就朝着沈落直冲了过来,其手中长剑上笼着一层金色光芒,内里蕴含着一股正大光明的浩然气息。
沈落看在眼里,发现其与先前那名银甲天兵修为相差无多,皆是大乘中期模样,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有很大差别,眼前此人带给他的压迫感明显更强一些。
他没有大意,手腕一转,将六陈鞭取了出来,摆开架势,等着银甲天兵冲过来。
两人身形快速拉近,银甲天兵陡然一个加速,手中长剑直刺而出,剑身上似有一道波纹流动,一片金光从剑镡处涌起,猛然划过剑身,直冲剑尖。
沈落目光一凝,就看到眼前陡然有一团骄阳升起,金芒炽烈,几乎灼伤他的眼睛。
他只得移开视线,向后撤开一步,他原本打算避开这一击,再以六陈鞭直取快攻的,现在也只能手中六陈鞭一横,格挡在了身前。
金色骄阳瞬间抵近,原本光芒四溢的景象竟是突然一缩,所有四散之光瞬间凝于剑尖,所有锋芒集于一点,直奔沈落心口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