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vzdi优美玄幻小說 《超腦太監》-第1176章 試探鑒賞-scfky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这位禇真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而白云峰真有这般底蕴,还是禇真人自己的奇遇?
真要是奇遇,从何得来的奇遇?奇遇来自于另一个飞升的高人?
現代醜女古代媚 ~欲飛~
可禇真人之前好像没有飞升者。
当然,也有可能这位飞升者默默潜隐于山川大泽之间,不求闻达于天下,于无声无息飞升,世人不知。
那这位飞升者,自己可能找到?
他泰然吃饭,神思飞转。
待放下酒杯与银箸,他微笑告辞离开,飘然而去很快从三女视野消失。
“李先生就这么走啦?”禇小月还觉得不真实。
她以为李澄空只是说说,其实是想赖在小姐身边呢,没想到就这么离开。
她有一个小小的猜想:李澄空一定是喜欢上了小姐,一见钟情。
所以才会如此上赶着帮忙,非要回报恩情,其实世间忘恩负义者多了。
如果小姐没这么美丽,没这么娴静优雅,李澄空还会非要报这恩不可?
未必!
徐智艺道:“老爷看着很闲,其实事情也挺多的,毕竟偌大的一个王府。”
当然,多数的闲事杂事都被她们两个挡在外头,由她们自行处置与抉择。
实在难下决定再打扰他。
“王府呀……”禇小月忙点点头:“确肯定是很忙的,我们一个小小院子都忙得不得了,一天到晚不得闲。”
禇素心瞥她一眼。
禇小月忙嘿嘿笑:“当然喽,忙是忙,但很快活。”
徐智艺轻笑一声道:“有时候也烦吧?恨不得转身便走,再不回来。”
“对对!”禇小月忙用力点头,随即又惊觉的摆手:“就是一会儿,很快就消了气。”
重生之豪門千金 洛水三千
“徐姑娘,其实这世道没想象的那么危险。”禇素心打量四周道:“这世间毕竟还是好人多。”
“好人多,可恶人也不少。”徐智艺道:“前一阵子,烛阴司携天下武林展开了两场清洁行动,狠狠净化了一番武林,才会如此清静,不过嘛,太阳不可能照遍每一个角落的,恶人是杀不净的。”
“原来如此。”禇素心颔首。
絕品中介
徐智艺的目光透过窗外,落到下面的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人不可貌相,有时候,看着老实巴交的人,往往罪大恶极,……像这个!”
她玉脸一沉,明眸微眯。
禇素心与禇小月顺势看过去。
可下面的行人太多,摩肩比踵,川流不息,实在看不出她目光所注视者。
“推着车子,身穿褐色短打的那个。”徐智艺冷冷道。
两女忙搜索,找到目标。
那是一个憨厚的中年男子,穿着褐色短衣露出肩膀,精壮肌肉在夕阳下隐隐闪着光。
他正推着独轮车,车上是比他还高的柴禾,柴堆挖了一个孔,便于他看前面的路。
“他——?”两女皆怀疑。
劍道之皇 一葉障目
徐智艺道:“这人手上不下于二十条人命,就是不知是善是恶。”
“杀了二十个人?”禇小月咋舌。
徐智艺缓缓点头:“他极善于隐藏自己气息,禇姑娘可感应得到?”
禇素心皱眉摇摇头。
可能是隔着甚远,三层楼有三十米高,所以感应不那么清晰,感觉这褐衣中年并不会武功。
禇小月惊奇的道:“他会武功?”
徐智艺道:“会,且修为极高!”
“没弄错?”禇小月歪头看她。
徐智艺笑了笑:“那我们不妨试试。”
“我来!”禇小月探手从盘里捞一颗腌青豆,屈指一弹。
“嗤!”腌青豆化为一缕光。
褐衣中年忽然踉跄一步,好像车轮下面有东西绊了他一下,恰到好处的避开了青豆。
“咦?”禇小月不服气的又捞出一颗腌青豆弹出。
褐衣中年忽然加大步子,又恰到好处的避开。
“哼!”禇小月又弹出一颗青豆。
褐衣中年忽然停住,再次堪堪避开,扭头顺势看过来,目光与禇小月相撞。
禇小月头皮微微发麻:“果然有武功!”
这褐衣中年的眼神平静,没有一丝表情,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似的看着自己,太渗人了!
“小月!”禇素心嗔道。
禇小月吐吐舌头:“开个玩笑嘛。”
“你呀……”禇素心摇摇头。
贸然攻击别人是何其无礼之举,很容易招来狂暴的反击,从而结下大仇。
小月这丫头简直就是鲁莽而狂妄。
禇小月道:“小姐,我是有点儿冒失了吧?”
“你说呢!”
“无妨。”徐智艺笑道:“这一次是特殊情况,试探一下此人的虚实。”
“惹火烧身呐。”禇素心不以为然。
徐智艺道:“唯有如此才能试探出他的心性来,才知道到底是善是恶。”
“徐姐姐,你是怎么看出他手上有二十几条人命的呢?”禇小月好奇的道。
褐衣中年森然看一眼禇小月之后,又弯腰继续推独轮车,缓缓离开。
禇小月拍拍胸脯。
徐智艺则微眯明眸盯着他,微笑道:“可能与心法有关吧,我对怨气感觉最敏锐。”
幽冥剑法的独特妙用,她能清晰感觉到褐衣中年身上浓郁的怨气。
这怨气极强烈。
如此怨气,意味着怨毒极深,被他所杀之人对他的恨意极浓烈精纯。
这有两种可能:一是所杀之人极狠毒,精神强大,所以怨气也浓而纯。
另一种可能是他虐杀,在杀死对方之前凌虐之,令其怨气变得浓烈十倍百倍。
神秘邪主:帝王萌寵小獸妃
前者说明他杀恶人,后者说明他是恶人。
所以要试探一下。
“还有这般奇妙的心法?”禇小月笑道:“那岂不说,徐姐姐你一眼能看清好坏?”
“杀人者未必是恶。”徐智艺笑道:“况且,如果不是杀人太多,我也懒得多管闲事。”
“二十条人命呀……”禇小月摇头道:“这家伙确实很厉害很吓人,幸好走了。”
徐智艺笑了笑。
禇素心哼道:“说走了为时过早。”
她们吃过饭寻了一处客栈,又玩了两天,在第三天清晨离开了靖阳城。
出了城外二十里,道旁是森森树林,草木茂密,禇小月笑道:“这种地方容易出劫道的,已经碰过几次了。”
“哪能每次都碰上。”禇素心摇头。
禇小月笑道:“可能有徐姐姐在,他们不敢出来了,嘻嘻。”
徐智艺摇头笑道:“来了!”
她话音乍落,一道褐影飘出树林,落到大道中央,平静的看着三女。
“是你!”禇小月讶然。
她没想到这褐衣中年如此有耐心,竟然在这个时候才找上门来。
褐衣中年从后背拔出一柄长剑,轻轻一抖。
“嗡……”剑身颤抖着轻鸣着,好像一只猛兽临扑击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