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dn0z笔下生花的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圖窮匕見相伴-cuaik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柴绍看了许敬宗一眼,轻笑道:“老将军,虽然您不让柴某说出来,但事实摆在眼前,许大人这样的能臣,都被紫微皇帝赶出来了,当一个练兵大营的长史,柴某认为这是对许大人的侮辱,紫微无道,我等当伐之。”
奉子不成婚:媽咪快回家
既然裴仁基将许敬宗带来,只能说明许敬宗已经下水,既然如此,柴绍自然也就不客气了,张口紫微,闭口紫微。
“哼,说的简单,你们李唐余孽还有多少兵马?能动多少粮草?想要征讨中原,是何等的困难,当年李氏父子都不成,你们能成吗?”裴仁基还没有说话,许敬宗就冷笑道:“我虽然有不满之心,但大势在此,若是没有把握,我就当做不知道。”
“先帝在的时候,就是因为太仁慈了,不知道联合能联合的,所以才会被紫微所败,但现在不一样,我们已经联合足够多的人了。高句丽、夷男、统叶户都是我们的盟友,有这些盟友在,又何必担心紫微呢?”柴绍得意的说道:“裴老将军是兵法大家,相信也知道眼下的局势。”
裴仁基冷笑道:“老夫知道,你是想等朝廷的兵马和高句丽兵马相互纠缠的时候,大军进攻关中,甚至挑动国内的叛乱,而朝廷的兵马多是集中在东北和北方,只要两部分兵马被拖住了,在南方的兵马暂时不能回师,那个时候,就是你们动手的时候。”
專治各種不服末世
许敬宗心中翻江倒海,他终于知道了裴仁基的目的,心中骇然,目光闪烁,他在想着如何立功,想着裴仁基让自己来大营的意义。
大唐騰飛之路
田園日常重生
“大将军果然聪明,紫微将大将军贬谪,简直是自毁长城。若是有老将军坐镇北方,想来我们也不敢动弹分毫。”柴绍拍手大笑道:“可笑的是,紫微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他的兵马仍然在东北,大量的粮草正不断的向东北运输,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们的真正目的所在。”
“你说的虽然不错,但不要忘记了,关中的那些世家大族可不会将萧关送给你,老夫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裴仁基淡淡的说道:“一切都爱等你们攻下萧关的时候才会动手。”
“这个自然,大将军是一个人才,我等也不会让大将军冒险的。”柴绍连连点头,裴仁基不仅仅关系到关中大局,更是关系到南征的十万大军,裴元庆在南征大军中充当副将,掌握了大量的兵马。
“老夫唯一能做的就是约束手下的兵马,等你们入了关中的时候,老夫会奉上十万精锐大军。”裴仁基淡淡的说道:“还有元庆的数万大军,不过,有些话可得说在前头,老夫做了这些,你们答应的条件也要满足。”
將門嬌娥
“幽州王,幽州的一切都是老将军的。”柴绍很自得的说道:“无论是柴某也好,或者是夫子、房先生、李勣大将军,都已经答应了,入了关中之后,这些都会实现的。”不怕对方提条件,就怕对方不提条件。现在裴仁基提了条件,一切都好办了。
“许大人是我军长史,也应该有封赏才是。”裴仁基忽然说道。
“东郡王,如何?”柴绍想了想说道:“东郡一地为许氏所有,世袭罔替,许郡王,如何?”
“还是那句话,等你们李唐兵马进入关中再说吧!你以为呢?柴将军。”许敬宗面色平静,他现在还不知道裴仁基见柴绍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愤怒。
“那是自然。”柴绍心中暗怒,若是能得到裴仁基的帮助,数万大军从蓝田杀出,一部分接管潼关,一部分袭击萧关后路,数日之内,大军就能光复关中,可惜的是,眼前的两个家伙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李唐大军攻入关中,恐怕是不会出兵的,若是如此,那就怪不得自己了。他双目中一丝阴沉一闪而过,脸上却仍然堆满了笑容。
“既然如此,柴将军下次就不必来了,该做什么,裴某自然会照做的,不能做的,某家也不会做的。”裴仁基显得十分高傲,好像根本就没有将柴绍放在眼中。
“既然如此,柴某就等候两位王爷的好消息了。”柴绍心中杀机闪烁,他决定了,等出了大营之后,合适的时间,立刻散播谣言,让关中人所有人都知道裴仁基、许敬宗准备归顺大唐,先乱了大夏的军心再说。
“裴将军,难道你向下官解释一二吗?”等柴绍离开之后,许敬宗忍不住说道:“这个柴绍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本将军不仅仅见了柴绍,还见了温大雅。”裴仁基从一边的锦盒之中,取出一道圣旨来,双手递给许敬宗,说道:“许大人,你看看吧!”
许敬宗见状将信将疑的接过圣旨,等打开圣旨之后,面色大变,双手颤抖,双目中露出惊骇之色,里面的内容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同學少年都不賤
“许大人,现在知道陛下让你我来蓝田大营是做什么的了吧!”裴仁基轻笑道:“陛下在某家离开燕京的时候,赐予圣旨、兵符,让本将军在合适的时候,率领大军西出萧关,抵挡李勣的进攻,只是这件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才会找个机会将本将军贬过来,嘿嘿,一方面是为了领军,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迷惑敌人,没想到,温大雅还真的上当了。”
“原来如此,下官差点错怪老将军了。”许敬宗俊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他不仅仅是错怪裴仁基了,也同样是错怪了李煜,从这方面看来,蓝田大营不仅仅是练兵的大营,甚至还是进攻李唐余孽的主力。自己同样不是贬谪,而是高升。让人好笑的是,自己居然认为自己的仕途已经到了最低谷的时候了。
養個兒子當禍害 卿未眠
重生七零:悶騷軍長俏媳婦
“许大人,想要建立军功,可不是坐在大帐中就行了,没有一副好的身体,这军功你拿着也烫手啊!”裴仁基劝说道:“在你来之前,陛下就传来口谕,让本将军好生操练你啊!”
“微臣无能,让陛下挂念了。”许敬宗跪拜在地,失声痛哭。没想到,在数千里之外,大夏皇帝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我身邊這個死靈法師是假的 銀行行長
“许大人,忠于陛下,勤于王事,才是最好的报答。”裴仁基劝慰道。
“大将军,请您狠狠的操练末将吧!”许敬宗擦干了眼泪,大声说道。
“很好。”裴仁基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