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z4b優秀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鑒賞-bqsxd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世民说罢,随即启程。
他没有让护卫们随行,而是只让陈正泰、苏烈和薛仁贵三人跟着。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
毕竟对于李世民而言,人多了意义不大。
只是苏烈和薛仁贵二人却不敢怠慢,匆匆穿戴了甲胄,带着武器便追了上去。
羽化蒼生 離愁悲歡
陈正泰倒是轻松,反正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真要出了变故,横竖也是死,身边有数十个护卫和没有数十个护卫都没有多大的区别,或许……人少一些,死得还痛快一些呢。
如此一来,竟也显出陈正泰颇有几分大无畏的精神了。
一行四人,匆匆入城,长安城中的气氛,果然有些不同,以往人们面上轻松,可现在即使有人在街道上,也是行色匆匆。
各种传言已是满天飞,天下才安定了十几年的光景,好像突然一下子,天塌了一般。
这一行四人很是扎眼,只是现在已没有人顾忌得上他们了。
转眼之间,那承天门便遥遥在望了。
承天门乃是太极宫三大门之一,此时屯驻的正是右骁卫。
这右骁卫乃是禁军中的一支,编额五千,都是从各府骠骑中挑选出来的精锐。
他们本是负责卫戍南城的军马,拱卫长安,只是消息传出之后,赵王立即亲往大营,以右骁卫大将军的名义,调动军马至承天门。
这赵王李元景乃是李渊第六个儿子。
玄武门之变后,他几乎是除李世民之外,最年长的皇子了。
老公大人,求你慢一點! 輕柳
李世民为了展现自己的宽容,赐了他亲王的爵位,同时还敕命他为雍州牧和右骁卫大将军。
这些官职和爵位,无一不体现了李世民对于他的信任,雍州乃是天子脚下,这雍州牧就相当于直隶总督,而右骁卫大将军,则相当于半个九门提督!
若是这样的人,但凡有一点异心,再凭借着他天潢贵胄的身份,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李世民在的时候,李元景虽是得了这么多官职,却是如履薄冰,生怕李世民对他生疑。
可当噩耗传来的时候,似乎因为李家骨子里的某种基因作祟,他第一个反应,便是在赵王府的属官们的怂恿下,立即前往右骁卫。
这,真算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皇帝生死未卜,太上皇在大安宫,而太子年幼,此时正是群龙无首的时候。
李世民若是一死,他便是李渊的长子,虽非嫡出,地位却是超然。
对于李元景而言,若是能扶自己的父皇重新揽来大权,那么……太子的地位势必尴尬,到时……是否让太子克继大统还不好说。
而一旦李渊要另择继承人,那么李元景可就当之无愧了。
李元景显然深知这一点,若是这一次事情能办好,那么他就也能和皇兄一样,登上大宝。
他带来了兵马,几乎是一刻都不肯离开,生怕这宫中生出其他的变故。
右骁卫上下,显然也晓得此次若是能成功,那么便是从龙之功,将来李元景若是当真能得偿所愿,他们这些人,就无一不是得了一场天大的富贵了。
因而卫中官兵,就地驻扎于此,口称是保卫皇城,实则却是预防一旦有事,则可立即杀入宫中去。
此时已耗去了十几天。
这十几天里,李元景觉得自己时刻都在提心吊胆,他每日都在探听来自宫中的消息,随时和裴寂等人互通有无,同时还与几个郡王进行联络。
而今,李氏宗亲,还有不少的皇亲国戚,显然备受鼓舞,在他们心目中,李渊是个老好人,还是很照顾亲戚的,当初他在的时候,大家都有好日子,可到了李二郎登基之后,就完全不同了,虽表面优厚,却大多时候采取的乃是打压的政策。
机会来了。
一个宦官,此时偷偷自承天门溜出来,匆匆来见李元景。
李元景见了这宦官,则是拉着脸:“怎么,里头如何了?”
“要成了。”宦官压抑着激动,颤抖着声音道:“在太极殿,已有许多大臣上奏,请求归政太上皇,恳请归政的大臣,有百人之多!众人纷纷泣告,说是社稷危难之时,皇帝又未驾崩,此时生死未卜,太子不宜登基。且太子殿下年幼,如今朝廷风雨飘摇,理应由长者暂代国政,以安天下。”
呼……
李元景长长出了口气,他握着腰间的剑柄,显得略有激动,又深吸一口气道:“那房玄龄等人,是何反应?”
“自然是极力反对。”宦官道:“是以太上皇年迈的缘故,只是……他们人并不多……宫中金吾卫和羽林卫之间,也都开始有些龌龊了,彼此精神都紧绷着,唯恐一旦太极殿里的人闹出什么事来,便要拔刀相向,一决胜负了。”
李元景显得笃定,眼中透出锐光,口里道:“真到了那个时候,本王只好带兵立即入宫控制事态了。”
他身材魁梧,此时又按着剑,显得踌躇满志的样子:“城门那里,记得留一条缝隙,不要关死。”
“奴已交代下去了。”宦官小心翼翼的看着李元景,露出谄媚的样子:“赵王殿下众望所归,宫中可有不少人想要结识呢。”
李元景颔首:“这个好说,到了那时,你们人人都有大功。”
宦官笑着躬身道:“那么,奴告退了。”
李元景虽显得自信满满,却心知今日可能揭晓出胜负来,所以格外的紧张,心里还是觉得不放心,又招来了几个心腹来。
几个将军听他召唤,匆匆赶来,为首一个,乃是右骁卫领军裴兴业!
裴兴业朝李元景一礼:“殿下……”
“军中如何?”
“殿下放心,将士们深明大义,对赵王殿下忠心耿耿,只要殿下一声令下,甘愿赴汤蹈火。”
李元景则是肃然道:“要做好准备,随时应变。”
“喏。”众领军纷纷行礼称是。
却在此时,一个军卒匆匆进来:“殿下,殿下……有人杀至承天门来了,刘都尉派人拦截,被他们一枪挑下马,他们口称要进宫去。”
李元景在军帐中愣了一下。
他皱着眉头道:“来了多少人马?”
“四人。”
四人……
李元景本是脸色苍白,可随即定了定神,不禁大怒道:“些许小事,也来问本王?这个时候,怎么还有人敢来闹事?还以为是程咬金他们,胆大包天,先行动手了呢。走,都随本王去看看。”
重生之錦繡良緣 飛雪吻美
李元景等人出帐,而后骑着高头大马,李元景没有将这事太放在心上,只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这样大胆,他心里还惦记着的,乃是宫里的事,也不知父皇是否将房玄龄等人控制住了。
他一骑上马,左右亲军便乌拉拉的尾随。
骑了片刻,便到大营的边缘,却见一群人围着四人,地上躺着两个人,像是死了,其余人居然保持着距离,远远的不敢上前。
絕品女王之驚宮
李元景不禁怒道:“谁敢这样大胆。”
说罢,拨马快行,带着裴兴业等人,浩浩荡荡冲上前去。
超級動漫後宮 sf炫
营中不少人察觉到了异样,也纷纷出来,一时之间,这承天门外,人满为患。
李元景上前,口里大骂:“是谁……”
这话似乎还没有说完,可看到对面的人……李元景不禁愣了一下。
这个人……很面熟啊。
虽是远远看过去,可为首的人,化成灰,他也认得的。
李元景瞠目结舌,竟是惊讶得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怎么可能……
“元景,见了朕……为何不下马见礼。”
李世民气定神闲,骑在马上,笑呵呵的看着李元景。
李元景坐在马上,脑海里已是一片空白。
当真……是皇兄?
皇兄还活着?
那些突厥人呢?
那些该死的突厥人,这么多人马……难道……
糟了……今日做了这些事,他的皇兄却是回来了,他还能活吗?
此时,李元景已是惊慌失措。
就这么一瞬间里,他心里已转了无数个念头。
錦繡嫡妃:絕色王爺賴上門 墨清舞
却见李世民慢慢地打马上前。
这一下子,李世民的面容,已是越来越清晰了。
真的是……皇帝。
李元景勉强坐在马上,努力地稳住自己的心神!
这右骁卫乃是禁卫,哪怕是寻常的士卒不认得李世民,似裴兴业这样的领军却是见过的。
众人已是大惊失色。
李元景下意识的看向裴兴业,似乎想从裴兴业这里得到一些勇气。
可裴兴业却似木桩子一般,竟是眼睛发直了,一言不发。
招陰 當年菇涼
此时,李世民打马近了,道:“怎么,诸卿都不认得朕了?”
此时,李世民距离李元景等人,不过数十步的距离。
鳳城奇歷
他们见李世民面上带笑,显得很温和,心里更是吓得冷汗淋漓。
其实任何人都明白,陛下此时回来,接下来他们将面临的是什么。
擅自调兵,扶立太上皇,这任何一件事,都足以让人死无葬身之地。
于是,电光火石之间,许多人的心里生出了一个念头,不如索性……假戏真做?
看样子,陛下身边不过是三个从人而已,只要斩杀了陛下,立即入宫,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只是……
面对着微笑的李世民,这念头闪过,可所有人依旧还是默不作声。
那些军卒们听到朕这个字,已是瞠目结舌,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屏住呼吸。
这承天门外,数不清的人马,现在竟是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李世民依旧看着李元景,声音听着居然还挺平静的:“皇弟见了朕,竟是一句话也没有吗?”
“我……我……本王……你……”李元景结结巴巴,他本想说,此人根本不是天子,立即将此人拿下。
可这些话,只到了嘴边,竟是一个字也不敢说出口。
于是他急得满头大汗,心慌意乱下,忙是转头看向一旁的裴兴业等人。
其实裴兴业更糟,他可以说是已吓得魂飞魄散了,竟觉得眼前一黑,心口绞痛。
他忙捂着自己的心口,只是越如此,心口绞痛的越是厉害,就在此时,他突的噗的一声,一口血竟自口里喷了出来,而后……整个人竟是生生的自马上一头栽下,摔在了马下,再也不动。
死了。
可是显然……没有人有一点的心思去顾念裴兴业的生死,所有人都像是给定住了似的,皆是默不作声的盯着李世民。
李世民依旧气定神闲的样子,眼睛只直勾勾的看着李元景。
李元景已不敢去触碰李世民的目光了,他闭上眼,叹了口气,终于自马上翻身下来,而后脚步似灌铅一般,带着前所未有的沉重,一步步地走向李世民,虚弱地叫了一声:“皇……皇兄……”
李世民居然慨然下了马,走向李元景。
此时,这李世民步行,倘若是有人大喝一声,大呼一声,这千军万马,便可一拥而上,立即就能将李世民斩为肉酱。
以至于后头的陈正泰和薛仁贵、苏烈三人,都暗暗的急得满头大汗。
可李世民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徐徐走近了李元景!
李元景脸上带着明显的惧色,艰难地道:“皇兄……”
啪……
李世民扬起马鞭,而后狠狠的抽在李元景的头骨上。
李元景嗷的一声,这一鞭如晴天霹雳,直中脑门。
他瞬间倒下,捂着头,犹如叫驴一般,发出怪异的声音,在地上拼命的翻滚。
“畜生,你以为朕死了吗?”就在出鞭的那一刹那,李世民脸上的平静已消失,他恶狠狠的上前,一脚踩住地上翻滚的李元景的肋骨,这一踩,就好似将李元景死死的钉在了地上一般!
李世民继续怒喝:“你带着乱兵来此,是要做什么?莫非你还要痴心妄想,想要做天子?就你这般样子,你也配?”
李元景在右骁卫中,拥有极高的威信。
可现在……这右骁卫的数千官兵,却如同一群温顺的绵羊,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然,依旧是大气不敢出,所有人都无力的垂着手,惊恐不安的看着李世民。
他们宁愿等着待会儿,被李世民秋后算账,此时也没有半分拿起武器,奋力一搏的勇气。
誰記當年翠黛顰 訫棋
………………
先去睡会,等下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