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4zzc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人間苦-第1308章 你敢答應嗎?-g98p8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穆恩觉得,现在举钵罗汉不找后脚,已经算是宅心仁厚了。
不对,让自己这个残疾人,进去抓觉醒苦神蔡根,本身就是在找后脚吧。
但是明知道是坑,自己也没有选择啊。
小楼上的观众席,看到啸天猫变成的大冰驼子,各有各的想法。
小孙一脸愁容,也不知道这个败家猫到底咋了?
难道是想变身成大冰驼子,砸死敌人?
女帝天下:美男是我的 逍遙紅塵
又或者感觉能量攻击不过瘾,想要物理攻击?
各种假设都站不住脚。
最后,小孙觉得,啸天猫大概率是玩砸了。
石火珠一脸震惊。
他震惊的不是大冰驼子。
也不震惊举钵罗汉能够举起大冰驼子。
他震惊的是,为什么举钵罗汉的思路这么清奇?
难道举钵罗汉是个球迷吗?
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环境,竟然在那颠球,脑子瓦特了?
李赛氏就比较直接了,开怀大笑,露出了两排小白牙。
也不知道用的什么牙膏,这么大岁数,牙口还这么好。
“小胖子,这只猫,不…哈哈哈…
这条狗,不…哈哈哈…
这孙子,把自己给冻上了。
哎呀我去,多少年了,没看过这样的新鲜事了。
歷少的高冷妻
脑瓜子里装的,都是豆腐脑吗?
就这样的选手,还呜呜轩轩呢?
还有那个老瘪犊子,这一套球耍下来,我都想打赏了。
要不,我给你二百元。
你送下去,就说是奶奶我赏他的。”
说着,李赛氏还真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红票,连数都没数,就塞到了石火珠的手里。
眼神鼓励他,下去打赏。
石火珠看到手里的钱,脑子都木了。
这是什么老太太啊?
难道上了岁数的老人,都这样不靠谱吗?
还是说,经历了岁月蹉跎,看问题的角度都很刁钻?
正在心中吐槽,小孙抢过红票,打开窗户就攘了出去。
朝着站在大冰驼子上的举钵罗汉,大喊道。
“老瘪犊子,李奶奶有赏,赶紧跪谢。”
逆天仙
这一把红票,正好全攘到穆恩的身上,吓了穆恩一跳。
混煉諸天 遁甲乾坤
看到扔钱的是小孙,停下了拐步。
“罗汉爷,口出狂言的是蔡根的伙计,我在大坑和太清沟都见过他。
有那么几个分身的本领,自身好像是大马猴,实力很菜,就嘴刁。”
举钵罗汉的涵养功夫,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挑逗的。
“月奴,上去把他抓下来,我要拿他当球踢。
对了,还有那个赏钱的李奶奶,顺便超度了吧。
我的偶像是超人 風月血殤
咱们也算加班积德,我佛慈悲啊。”
听到举钵罗汉的话,穆恩还没动,楼上的李赛氏不干了。
那小脚直接蹬在了窗台上,指着楼下的举钵罗汉,破口大骂。
“你个老瘪犊子…@#¥¥%%*&”
哎呀我去,一般村里泼妇骂街,都不能这样露骨。
所有人都听得面红耳赤的。
就连举钵罗汉,那粉嫩的菊花脸,都变成了紫色,气的浑身发抖。
“月奴,你听够没有,赶紧上去。
整死她,必须残忍的整死这个死老太婆。”
穆恩心里叹息一声。
你都气成这样了,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呢?
我这腿脚,这小楼肯定没有电梯,爬楼梯也不方便啊。
咋就不知道体谅个人呢?
就是平时被伺候惯了。
真是后悔啊,当初要是跟着摩羯格要饭多好。
不受管束,还自己当老板。
虽然自由职业收入不稳定,好在随便啊。
無盡神域 衣冠勝雪
刚想上台阶,就感觉一个黑影,从天而降。
这可把穆恩吓坏了。
按道理说,作为二十四诸天,堂堂的月宫仙子,不应该这样胆小。
可是,最近经历的一些事情,不断的刷新她的认知,实在是意外丛生。
偏偏,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活的小心。
晴天出门都带伞,很怕突然下雨挨淋的那类选手。
心理状态也极不稳定,好像惊弓之鸟,受不得一点惊吓。
感觉到黑影朝自己来了,穆恩没犹豫,再次把拐给扔了。
身子一矮,向后滚去。
也不知道这算转体多少度?
穆恩一直滚到院门口,碰上院墙才停下。
毫不怀疑,如果没有院墙挡着,她能一直滚下去。
都市不良人
小孙跳出窗户,稳稳的落在了门口的台阶上。
一指大冰驼子上的举钵罗汉,大叫一声。
“老秃驴,我叫你一声孙子,你敢答应吗?”
本来正在气头上的举钵罗汉,看到穆恩滚了,更加的火冒三丈。
突然出现的小孙,没头没脑问这么一句。
想也没想,举钵罗汉就回答出来。
“我举钵罗汉,有什么不敢的?”
说完了这句话,感觉哪里不对。
人家骂你是孙子,为什么要答应?
反应过来以后,举钵罗汉赶紧补充答案。
“我当然不敢。”
嗯?
这样回答,好像弱了士气,有点认怂的趋势呢?
哎呀呀,这是一个陷阱问题啊。
女總裁來潛之傲嬌男別逃
怎么回答,都不太合适呢?
算了,还是直接动手吧。
这小崽子太气人了。
蹦起来就飞向了小孙,明显想省略嘴炮的环节。
看着不断接近的举钵罗汉,小孙不慌不忙。
两手相合于胸前,掌心相对,十指并拢看齐斜向上,口里念到。
“阿弥陀佛…大胆!”
这个举动,震惊了所有人。
啥意思?
石火珠用手直接捂住了嘴。
完蛋了,大爷爷投降了。
大爷爷怎么会投降呢?
他到底是哪伙的啊?
李赛氏突然收起了笑容。
冷冷的看向小孙,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一丝冷笑。
穆恩背靠着院墙,脑子的转速已经快冒烟了。
她想不通啊,为什么蔡根身边会有个佛教的人?
大冰驼子里的啸天猫。
虽然动不了,但是眼神中的神采突然不一样了。
好像有点满意,还好像有点庆幸,最多的情绪应该是赞赏。
举钵罗汉应该是全场最震惊的人。
飞到一半,硬生生的退了回去。
没有再站到大冰驼子上,而是悄然落地,也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敢问,你是哪位?”
咬定萌 千堇
不是举钵罗汉胆子小,也不是他真的是精神病。
小寒資料集 心隨夢寒
而是眼前的小孙,实在太奇怪了。
如果从眼光来看,那么举钵罗汉一眼就能看出小孙实力的深浅。
小孙什么样的实力,一目了然,这就是差距。
但是,奇怪的偏偏就是这点。
为什么他这样的实力,还敢对自己出言不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