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dwf超棒的都市异能 打穿steam遊戲庫 線上看-第九百六十六章 鹿宗平的命運展示-dnqb6

打穿steam遊戲庫
小說推薦打穿steam遊戲庫
鹿宗平回到佐助这边,神情自然,这时候小美女已经醒过来,正在那里动手动脚,适应和硅基生物共存的感觉。
“怎么样啊?”
“喂,你去哪儿了?”
“我去把你留下的一些后患处理了。”鹿宗平又开始面无表情的玩笑。
“什么后患?”
兇猛小獸醫:邪王,請躺好
“漩涡鸣人。”鹿宗平语气冷淡,“你没杀了他,于是我去找他了。”
佐助瞪大眼睛,“你对他做了什么?”
“你说呢。”
“你不能杀他!”
“为什么?”
“因为他是我的朋友。”佐助苍白的脸颊洇出一层血光,像是一枚粉润的和果子,鹿宗平心里乐呵呵的,不过表面上当然还是要继续逗逗她。
“他是你的朋友?原来是这样,那看来是我误会了。我一直以为你看不起他呢。”
“你没杀他吧?”佐助反应过来。
“你相信我没杀他?”鹿宗平故作诧异,“还真是天真。”
“喂,你根本没杀他吧。你没杀过人。至少我没见你杀过人。”
“那假如我要你帮我杀人,你会做到吗?”
这个问题倒是挺关键的,这个忍界的流行文化就是卖身,用自由交换力量,用杀戮换取金钱,忍者们就是雇佣兵,师徒就是主仆,大环境是这样,纵然是有温情脉脉的包装,内里是大同小异的,哪怕是木叶也是一样,否则为何人人热爱和平,还有这般成天的战争呢。
佐助也是突然冷净下来,自从遇到鹿宗平之后,她也有些沉溺在温柔和包容的环境里了,鹿宗平的关怀实在太像一个兄长,再加上她身体性别的转变带来的心理变化,所以一直都选择性遗忘了现实。
絕嫁病公子
劍臨天下 天藍色月
对少年忍者们来说,见识过血泪的他们,被迫接受了成年人世界的那一套,其实心里未尝不难过的。
鹿宗平看她沉默,于是主动讨饶,“好了好了,我不会逼你杀人的。别给我摆脸色嘛。”
“我没摆脸色!而且,你到底有没有杀鸣人?”
“没杀,他好着呢,有机会你们还能经常见面哟。”
總裁命令,前妻別想逃 木槿西西
重生之農門悍妻
“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嗳,别把我想得那么坏嘛,这都是为你好哦。”鹿宗平语气颇为嬉皮,戳了戳佐助的额头,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倒是让佐助很一阵愣神。
“以后,不要戳我额头。”说完,她阴着脸走开去。
鹿宗平转头问瞽眼,“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
“大人自然是对的,是这小女娃娃不懂事,教训一下就好了,当初我的孙女哪敢不听话,乖巧可爱。”
“想她吗?”
“不想是假的,只是不如以前那么频繁了。”
鹿宗平点点头,他其实也会想念自己的家人,这里特指他的母亲,至于某鹿正康,那算思念中顺带的无关人士。
让鹿宗平对一些人间悲剧感同身受还是比较困难的,毕竟他很难经历父母双亡之类的惨剧,不过这不代表他不会同情和怜悯,心都是一样的。他也明白这种博爱会导致什么,到了某种极致后就会像他的那位父亲,无悲无喜地爱着世界上任何一个存在,生命或者非生命,高维或者低微,微观或者宏观,跨越无数个时间尺度,将对整个世界的热爱凝聚在心里,自己也成为了世界。
鹿宗平不想成为世界,他有爱有恨,他也不想变得非常无敌,那样的生活其实不怎么有趣,他就像当个旅行者,看看无限世界的风景,和遇到的人们同呼吸,共悲喜。既然如此,他就必须放弃自己父亲的道路,把他的馈赠抛开,否则就会慢慢变成第二个鹿正康。
作为一个父亲,鹿正康当然不想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子嗣,但是有些责任是天然就存在的,作为鹿正康的孩子,就像是火种一样,是要为上缘的延续而奉献的,在某个巨大的进程里,衰落是可以避免的,只要越来越多的火种参与到上缘的轮回,就能让这个进程永续。
对其余的生命来说,成长为一名观阅者是很难的,但观阅者的孩子们却能相对轻松地走到这一步。所以也很自然地,他们应该承担奉献的责任。
不过,这毕竟不是义务,鹿正康尊重鹿宗平的想法,任由他去,而这种任由他去,其实也是一种对不成熟小孩的含蓄溺爱,只要鹿宗平继续走在这条道路上,终有一日,他会厌倦不断的旅行,到时候他可以选择终老而死,也可以选择接受责任,成为观阅者。
不同阶层有不同的生存法则,鹿宗平其实并不比寻常人的生活更多什么,如果说死亡是每个生物终将接受的礼物,那么轮回对鹿宗平来说是一样的东西。他迟早会去缘流的。
鹿宗平打了声哈欠,施展了一个豪宅术,钻进了法师豪宅,打算小憩一会儿,这个时候也不早,睡两个小时起来可以研究一下法师魔杖。
異世為尊
当初领着地下生物重返地表之后,九色神树生发,根须横贯过去现在未来三世,鹿宗平也借助神树和时空机器的作用抵达那个世界的创世节点,那是诺伊闼女巫们追逐伟大之作的地方,史前和终末的蛮荒,时间在那里凹成环带,空间在那里无限循环,强大的怪物无可胜数,神秘的宝物也是应有尽有,鹿宗平搜集到了几根魔杖和一些法术模型后就匆匆离去,没有多作停留。
魔杖之于魔法世界,相当于车床之于工业,原子武器之于人类军事,是炼金艺术的结晶之作。一根魔杖,就相当于一把法术枪,它能自发产生魔力,并通过内嵌的法术模型进行施法,不需要耗费使用者自身的精神,哪怕是一个小孩或者地精,只要能拿起魔杖,就能施法。
鹿宗平当然是打算做一根自己的法杖的,原材料和法术模型都不缺,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不会制作工艺。在魔法学者的眼中看来,世间一切不过是形式和质料的统合再加上一部分心灵因素,二者或三者的几何集结构成稳定的万物,而魔杖是怪异的非自然物体,在一个质料里填充大量的,多层的形式,就像是在一粒沙子上倒置金字塔而成一个稳固结构。
最初的魔杖都是在创世时混乱的环境里诞生的,而想要掌握魔杖的制作和编制工艺,需要神的祝福。
如果有九色神树在身旁,鹿宗平可以借力制作魔杖,可现在他得自己研究。没什么问题,左右不过是魔法学问罢了。
佐助跑进法师豪宅,左右找了一圈,见鹿宗平睡眠正酣,也不去打扰,又兜兜转转走到实验室,见房间中放着一枚黑棘传送门,于是好奇探头朝里面张望,突然就在一片蒙蒙雾气里看到金焰蒸腾,那查克拉很熟悉,佐助暗道不妙,刚后退半步,从传送门里就飞出来一个鸣人,两个人撞在地上疯狂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