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z9r精品言情小說 獵諜討論-第四十二章 再起波瀾(3)相伴-sxzbm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砖瓦厂?这东西真的能赚大钱?”已经靠着劳改农场闯出大名声的谢团副等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把能赚大钱的城南让出去,跑去城外开砖瓦厂,只要是个脑子没有问题的,就都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巨大差别。唐城并没有直接回答谢团副,而是开始收拾桌上的地图,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就看谢团副他们的决定和选择了。
唐城叫守备团的人来军营开会,张江和是知情的,只是他并不知道唐城跟守备团的人商量的是什么事情。得知唐城打算跟守备团的人进行第三轮严打,张江和就立刻把唐城叫来了自己的办公室,“听说你准备跟守备团的那些人,又要在城里严打了?”办公室里就只有唐城和张江和两人,所以张江和问话的时候,也就不用顾忌太多。
異能之復活師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冰花渙釋
“叔,你消息灵通啊!”唐城笑嘻嘻的凑到张江和身边坐下来。“也不是严打,就是看着守备团那些家伙,一天天只是好吃懒做的,想着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再者城里的外来人口越来越多,市面上的治安也一天天变坏,弄要有人做点事情才是。”唐城回答的倒是不慢,但他和守备团众人开会的内容,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张江和闻言,只是斜着眼看向唐城,后者装着一脸无辜的样子,心中却在暗自偷笑。“可我怎么听说,你准备跟守备团那些人在城外建砖瓦厂,从城里抓人,是为了给砖瓦厂找干活的人?”唐城的滑不留手,令张江和黑了脸。可就在他继续追问唐城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一脸急色的赵大山从外面推门进来。
赵大山的性子远比老福他们沉稳,此刻一脸急色的进来,这一看就是有事发生了。“队长,咱们的一个跟踪小组在码头上,跟一伙溃兵起了冲突。被跟踪的目标趁机逃脱不说,咱们的人也伤了两个,我已经让老六带人赶过去了。”赵大山来找唐城,果然是有事情发生,听闻手下的队员出了事情,唐城马上就坐不住了。
张江和这一次没有跟着去码头,唐城带人离开军营之后,张江和也匆匆出了军营。东月书屋,是重庆地下党组织在城内新设的一处联络点,离开军营的张江和,便是去了东月书屋跟重庆地下党组织的负责人见面。来跟张江和见面的人叫周彬城,不过根据张江和的判断,对方告知自己的应该是个化名。
白公馆的消息,张江和早已经通过死信箱,告知给了重庆地下党,只是重庆地下党迟迟没有动手,张江和怀疑是不是出了问题。今天的见面,张江和主要就是想要弄清楚这件事,另外就是通知重庆地下党,城里很可能又要开始严打了。按照约定的时间,更换装束还做了伪装的张江和,缓步走进东月书屋,看到张江和右手小指上带着的那枚戒指,书店老板将张江和径自带进了书屋的后堂。
“老周,白公馆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和等在书屋后堂的周彬城见面之后,撤去伪装的张江和旋即问了白公馆的事情来。周彬城是重庆地下党组织里,唯一知晓张江和身份的高层,他也是上级安排给张江和的唯一联络人。按照上级的指示,周彬城只是每周一次从张江和这里接收情报,却并没有任务安排给张江和。
“白公馆的事情,我已经上报给了上级,具体的情况,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前段时间被中统围追堵截的重庆地下党组织,还留在城里的人大多都转入蛰伏状态,行动组也转移去了城外。别说周彬城不知道白公馆的重要性,就算知道了,他现在也是有心无力,因为他手里根本没有足够的行动人员。
琴醫魅月 錢菲菲
从言语中听出了周彬城的无奈,张江和也很是无语,沉默片刻之后,张江和随即将城内即将开始新一轮严打的事情,告知给了周彬城。“这次严打,主要是针对城内的那些溃兵,就在半个小时前,搜索队的一个跟踪小组,在码头上被溃兵围攻,还有人受了伤。我来的时候,唐城已经带人去了码头处理此事,依照唐城的脾气,这件事小不了!”
嬌妻逆襲:改造無心老公 團子圓
张江和重庆重新联系到组织的时候,不但详细交代了自己这几年的情况,还顺带着说了唐城的事情。上级自然不能只凭张江和自己的说辞,就轻易的重新接纳张江和,自然还需要做一番调查和核实。调查张江和不算麻烦,可是调查唐城的时候,倒是让组织派出的调查人员大吃一惊,他们没有想到这个还不到20岁的年轻人,短短两年时间里,居然揪出来这么多的日伪特务。
生存還是死亡:極限求生 龍恩
因为张江和的缘故,唐城也算是在组织上层的心里挂了号,张江和此刻提到唐城,周彬城便下意识的追问起来。“你可别看唐城年龄小,可办起事情来,却极为老道。他跟本地守备团关系密切,如果这件事被他抓住把柄,那几个闹事的溃兵一定逃不了好。而且依照我对唐城的了解,这件事,一定会被他闹大,为接下来的严打行动,打好基础。”
重庆城里的前两次严打行动,周彬城也都经历过,按照周彬城自己的看法,他对这种严打行动很是欢迎。可要是从重庆地下党的角度来看待严打行动,周彬城就不那么赞同了,因为城里的治安环境好了,地下党组织活动的空间也就小了很多。得知唐城联合守备团又要开始在城里进行严打,周彬城不禁皱了眉头,他在担心军统这次会参合进这件事情当中来。
张江和一眼就看出周彬城在担心什么,于是开口解释道,“军统这次不会参合这件事,而且唐城这一次,也并没有要拉重庆站一同参与,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唐城召集了守备团的人去军营开会,事后我问过他,唐城亲口跟我说,他联合守备团准备严打,是为了解决城外砖瓦厂的用工问题。换句话说,他们只是为了有足够的人手,去维持砖瓦厂的运行,并不是要专门针对谁。”
總裁,請克制!
张江和的解释,让原本担心的周彬城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知道前两次严打行动中抓到的人,都被送去了城外的劳改农场里种菜养猪。只是他没有想到,就为了一个砖瓦厂,唐城他们居然就要进行新一轮的严打,这还真的是什么借口都能找到。“其实这样也好,至少城里的治安能好一些,而且从我的角度来看待此事,更能方便我们辨别城里潜伏的日伪特务。”
张江和最后那句话,令周彬城没了争辩的意思,日伪特务可是重庆地下党和军统共同的敌人。“唐城没跟我说具体开始的时间,不过我预感可能就在这几天,你最好抓紧时间通知咱们的人,如果不能出城,就最好先把手头上的事情放一放。真要是有人被抓了,就派人马上通知我,我来想办法把人弄出来。”张江和的最后这句话,才是他今天来件周彬城的真实用意。
兄弟戰爭兄弟們的不正確打開方式
周彬城和张江和谈论唐城的时候,已经赶到码头的唐城正黑着脸,听手下队员的汇报。“我们来的时候,那伙溃兵已经走了,咱们的人伤的不重,但他们咬住的目标却趁机逃脱。码头上的这几个警察当时也在,不过他们并没有阻止那些溃兵!”赵大山派来码头的人小声跟唐城汇报,几个码头上维持治安的警察,被赵大山带人围在十几米外的街边。
黑着脸的唐城强行按捺住心中的不爽,深呼吸调整心情之后,这才走向赵大山他们。被赵大山他们围住的那几个警察,此刻正在跟赵大山叫嚣,已经走到近前的唐城实在没忍住,直接抬脚踢翻了那个叫嚣的声音最大的。“我的人在码头活动,好像并没有对你们少了礼数,平日里的茶水香烟和水果,也没有少给你们,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的人被溃兵攻击?”
唐城看着年轻,可至少身上还有个警长的职衔,这几个被赵大山带人围起来的警察,不过只最底层的普通巡警,不管是职衔还是权力,他们都不敢对唐城怎样。“刚才你们都在场,没有出手阻止,一定是因为认识那些溃兵。告诉我那些溃兵的情况,我就放过你们,否则就把你们都送去城外的劳改农场去养猪。”
唐城可是连白显的面子都不给的狠人,在城中袍哥的口中,更是有镇城虎的匪号,这几个敢跟赵大山叫嚣的普通警察,可不敢得罪唐城。没多大功夫,在唐城的逼问下,很快就从这几个警察的口中,得知了那伙溃兵的情况。“走,咱们去看看这些胆大过天的家伙去,”得知对方就在城外的收容所,唐城马上集结人手,又派了人去通知守备团那边,他打算借用这个机会,将事情彻底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