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2mo6熱門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笔趣-第十一章 降不降看書-jgufk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十名修士被押送出来,站成一排,身后是十名黄巾力士,各持一柄鬼头大刀。
那名裨将高声喝问:“降不降?”
他身后百余修士同声高喝:“降不降?”声震海面。
下方风罩内的南吴州军民都在仰头观望,人人失语,没有应答。
顾佐哪里敢应答,他便是天兵口中要求解送出去的领头者,此时此刻,无论说什么都不合适,一时无计。
刘玄机捅了捅尹书,尹书会意,深吸一口气,放声怒吼:“狗贼,你斩一个试试,今日斩我一人,明日斩你十人!”
听了此言,那裨将毫不犹豫,高声道:“斩!”
挥手之间,十柄鬼头大刀划出十道光圈,十颗人头飞落,鲜血如箭般飚射,尸体纷纷被黄巾力士推落下来,落在风罩上,顿时被风刃绞成碎末。
风罩之内,许多人的身体为之一颤。
紧接着,又是十人被推了出来,其中几个浑身酸软,怎么也站不起来,被绳索勒着,几乎半只脚都悬空了。
钟子瑜和陈大麻子当即喊了句:“宋长老!”
其中一位,正是黑齿部宋长老。宋长老站在云团边缘,望着下方南吴州各处主峰上挤满的人群,终于在北主峰的山巅上看见了顾佐,看见了很多熟人。
他笑了笑,冲顾佐和钟子瑜、陈大麻子等人摇了摇头,花白的长须微微轻颤,然后抬起头来,直视前方,那里有一群海鸟在盘旋翱翔,不时俯冲急坠,争抢着海面上漂浮起来的……
鱼?还是碎肉?不得而知……
“降不降?”
“降不降——”
忽然间,宋长老只觉一股大力涌至脖颈处,海面和天空在自己眼前快速旋转起来,意识消沉前看出去的最后一眼,是一片蔚蓝。
北主峰上,蒋小猪惊惶的在层层乌云中搜寻,被拘押的修士有数百之多,虽然没有见到蒋长老的身影,却已经看到了几名洞庭派弟子。
他顿时大叫起来,挤到顾佐身边,拽着顾佐的胳膊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牙关紧要,将嘴唇咬破了而不自知。
尹书在他身旁一掌击出,拍在蒋小猪脑后,蒋小猪顿时晕厥,被他身后的空仓道人接住。空仓道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将他送下山巅安歇。
顾佐呆看了片刻,忽见天兵本阵之中,对方主将、背着琵琶的某天王,正摘下琵琶,似乎是在调弦认音!
他对这张琵琶可是相当敏感,见状顿知不好,一身冷汗惊起,也让他从眼前残酷的杀戮中清醒过来。
瀟然夢
从北主峰上一跃而下,顾佐大呼:“薛定图——兔子——”
这里不能再停留了,那张琵琶的威能,顾佐可是如雷贯耳的,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魔力呼,也搞不清这个魔力呼为啥现在才用琵琶,但风罩能不能挡住琵琶,他心里可是一点底都没有。
再者,也不能再继续观望下去了,外面的人虽然不是一条心,但毕竟都是来自同一个通道玄都世界,和剩下的三万人肯定还有诸多纠缠、各种牵绊,眼睁睁看着他们一批一批死在眼前,动摇军心啊。
但顾佐也不想回返虚无,在虚无中待了大半年,已经待吐了。这个世界是东胜神洲,这可是令顾佐万分神往的地方,此地虽然待不下去,但是不是能去什么西牛贺洲、南瞻部洲、北俱芦洲之类的地方看看呢?
叶子不敢用——说不定还是定位在这里,但当初筛选出来的其他几样物件有没有机会呢?比如那片人面莲?比如那根虬龙须?如果不行,再回虚无就是了。
薛定图这回积极主动得多了,不用洛君再去抢夺,把怀中的兔子直接扔了上去。
兔子莫名其妙被薛定图抛到天上,忽然间四肢被无形的锁链束缚住,它愣了愣,眨了眨眼,这才反应过来,四条腿开始乱蹬。
諸天穿越者聊天群
正在奋力挣扎,头上忽然被朵莲花砸中,莲分五瓣,顿时将它的小脑袋罩在其中。
生之傳說 陽鼎
殘刀大師兄
此时,风罩外的云团上,已经推出来不知是第几批人了,三娘子捂着嘴惊呼:“薛师姐!”虽说为是否离开南吴州而吵翻了脸,但毕竟是多年在一起修行和战斗的二国主,三娘子一时间万分难受。
原田州参军罗兴文也喃喃道:“石掌门。”石掌门为人很低调,素日里不声不响,从不冒泡,很多人都对他比较陌生,但铜鼓门本就是田州数一数二的大宗,罗兴文如何不识,一眼就认了出来。
薛国主、石掌门和三名筑基、五名炼气士,修为自元婴而至炼气士,可谓天壤之别,但在这些天兵天将眼中,却毫无区别,被拉出来站成一排。
石掌门浑身颤如筛糠,忽然间大叫:“顾馆主,救命啊——”
他这一叫,立刻带动了其余人,不仅仅是他身边的待斩之人,还包括身后的数百囚俘。
任性女友傷不起 乃巴2
“开阵啊,出来啊!”
“顾馆主,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天兵说了,只要顾馆主自缚出阵,就能饶我们不死啊!”
“姓顾的,都是你把我们带来这里的,你惹的祸啊,天杀的顾佐……”
“下面的道友们,都是一起来的,你们出来投降啊!不要让天兵杀我们!快把顾佐绑了换我们啊……”
“求你们了,我不想死啊,呜……”
那裨将照例话不多说,只问一句:“降不降?”
重生嫡女:妖孽王爺輕點寵 麻倉洛
哭叫声大作,魔礼海手中的动作稍微缓了缓,没有立刻弹奏琵琶,凝目注视下方风罩中的南吴州,等待着期望中的变化。
变化的确来了,海水如同沸腾了一般,翻腾滚涌,卷起无数大大小小的漩涡,南吴州从海中缓缓向上抬升,越升越高,逐渐脱离海面,千百道瀑布倾注而下,荡起漫天水雾,折射出一圈圈彩虹。
天兵们顿时警觉,那裨将二话不说,手掌下挥,黄巾力士们立刻挥刀斩落。
石掌门脖子一缩,当场尿了裤子,薛国主闭着双眼,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
魔礼海不再迟疑,琴弦挥动,弦声激荡,在海面上如同炸雷般响起。刹那间风火齐至,风罩立时晃了三晃,眼见不稳。
风罩中,无数人站立不住,摔倒在地,风罩内层的四座天都大阵中,面向魔礼海的一面当场在琵琶音中破灭。
總裁有令,嬌妻帶球跑
这琵琶只是第一串音符,竟然便隔着风罩打破了一面天都阵,威猛无俦,而又诡异无比。若无风罩和天都阵双重遮护,真不知会死上多少人。
南吴州极速飞入太极阴阳云中,倏然不见,破界之前,顾佐眼角余光中似乎看见,在内陆的远方,一根金光闪闪的铁棒陡然升起,直冲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