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6fx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平民神探 愛下-第1921章 是我害死了哥哥看書-nqpa8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虽说张大头早就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丁凡的对手。
可他没有想过,自己会跟他差那么远,自己手上有刀,丁凡却赤手空拳。
他一身铁塔一般的身材,而丁凡看上去却十分清瘦,好像一个弱不禁风的书生。
两相对战之下,除了第一刀他占到了一点便宜之外,几乎就是被丁凡压着打。
甚至从头到尾,丁凡跟他对手只用了两招。
傾城絕色太子妃
可笑的就是他觉得,凭着自己的手段,拼命之下应该能帮助胡德凯逃走,就算不成功,至少也能拖住丁凡一时半刻。
可最后的现实结果,竟然是他连五分钟都没有拖住。
两人这会儿都坐在了车上,老老实实的坐在后面,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只是偶尔相互看一眼对方,还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一丝释然。
张大头被打成了重伤,手腕骨骼被打断了,今后必然会留下后遗症,直接被丁凡送去了医院,专门叫人在外面看着他。
至于胡德凯就直接被送回了警局,找人直接对他开始审讯。
胡德凯被送走,丁凡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急忙找人问了一下那辆车子的情况,以及在东面的开发区,情况如何了。
相比之下,东边的开发区,丁凡已经不是很在意了,那边的土炸弹,只要按照他的方法去处理,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危险。
反倒是那辆车子,丁凡一直心里没有什么把握,觉得这里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但事实上,车里除了一些制作完成的烟花之外什么都没有,到是找到了他之前作案所用的一些工具。
车子一旦被人触碰,里面隐藏的开关就会被触动,烟花就会四散而出,不只是发出巨大的声响,还有大量的火花喷射而出。
伤害到谈不上多大,只是这东西吓人那!
当时刘健作为现场的指挥,每一步都做的十分小心,看到车上准别的那些一个个纸卷,吓得他冷汗都冒出来了。
小心翼翼的将车上能挪动的东西全都清空之后,不知道用了多少水在上面喷洒,可最后还是引爆里面的烟花,搞的他现在已经对现场指挥这个工作,彻底没有信心了。
摯愛焚情:復仇總裁隱忍妻 紅蘇手
不过好在是车里的证物已经全部转移出来了,现场指挥的工作虽然差强人意,但也算是勉强完成了。
等他带着人回道警局的时候,才被人告知,凶手已经被抓回来了。
当时刘健差点哭出来,为了抓这个小胖子,今天这一天之内,他几次濒临死亡,吓得他都崩溃了。
“恭喜了刘警官,听人说了,你今天临危不惧,将现场控制的很好!”丁凡刚刚洗了一把脸,挂着脸上的水珠,从里面走出来,见到他还笑着跟他打招呼。
只是这会儿刘健实在没有这个心思开玩笑了,有点委屈的说道:“老大,我觉得你有点不地道,你知道今天我都经历了些什么吗?”
“我两次差点死在外面,两次啊!”
丁凡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一脸不明白他意思的点点头说道:“知道啊,但是你最后不是也没尿裤子吗?”
“现场指挥这种事情,你早晚都要经历的,我知道你怕的究竟是什么。”
“你怕的不是自己死,是手上的压力对不对?”
其实这种事情,丁凡以前也经历过。
手上掌握大批人马,看上去十分威风,可谁能想到,手握重权的同时,你手上也同时在掌握着很多人的生死。
一个命令出现了差错,那可是要死人的。
愛情兜兜轉 千月朝雲
生命的重量,有多重?
丁凡比任何人都知道这种压力,当年在东北的时候,他可是年纪轻轻就手握大权了。
那时候他压力别任何人都大,可惜师傅不靠谱,从来不会跟他聊这种事情。
“嗯……我其实挺怕死的!”刘健翻了一下眼睛,想了一下还是感觉,自己最怕的还是死亡,而且他是今天第一次感觉到,死亡距离他这么近。
只是他这话一说,丁凡差点被他气死,伸手指着他的鼻子,半天都没又说出一句话来。
“滚蛋~”
主要也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敢说自己不怕死的,说出这句话的人,只能说明他没有经历过那种跟死亡一线之隔的机会。
真正了解生命脆弱的人,或者经历过生死一线的人,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刘健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丁凡也说不上他有什么错,所以指了半天都没有继续开口,只是指了一下后面叫他赶快去痕检科等消息,暂时不想看见他。
等刘健走了,丁凡不由的笑了一声,无奈的摇着头,直接去了审讯室。
此时的审讯室里面,罗队长已经在里面开始审讯了,不过他的审讯过程 有点不太顺利,胡德凯这小子,对于罗队长还是比较抗拒,不管怎么问,就是不配合。
反倒是丁凡进来,胡德凯马上抬头看了他一眼,主动的说道:“他还好吗?”
古墓筆記 小巫見大巫
其他几个警员一听,当时都愣住了,意外的看向了丁凡。
而丁凡也知道他说的人是谁,微微点头说了一声:“手腕断了,你不是知道吗?”
胡德凯点点头,再一次低下了头,嘀咕着说道:“那他一定很伤心,他以后恐怕不能在打铁了,这是他最大的兴趣了,现在也被毁了。”
“他今后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的?”
“每天无所事事,混吃等死,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活的好像一具行尸走肉。”
这一点,丁凡并没有否认,走到一边坐下,顺势说道:“预料之中的事情,不过我并没有什么好愧疚的,反而应该愧疚的人是你才对!”
“你应该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从他走出大门的一刻开始,这个结局就已经是注定的了。”
“他想一个人替你扛下来,拿自己的命换你的命。”
我的百果山莊 莊子魚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旁边的记录员甚至都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作记录了。
看了一眼身边的罗队长,可罗队长这会儿也有点尴尬,因为丁凡两人说的话,他是一句都没有听懂。
“你说……我舅舅的事情,都是真的吗?”胡德凯这会儿依旧不太相信丁凡说的话,不过心底他还是有点希望的,或许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愿意相信的。
可同时,他又不愿意相信,这矛盾的感觉一直不断的来回转变,不断折磨他的内心。
他希望舅舅会在心中一直惦记自己,甚至一直都在为自己打算,至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个人全心全意的默默爱护自己。
可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又对舅舅做了些什么?
他在报复,他这些年一直都在报复,甚至任何舅舅不允许的事情,他都想尝试一下,为了报复舅舅一家人,他不只一次的给两人下药。
他一直以为,舅舅一直没有孩子,这都是因为他下了药才导致的。
“我之前到医院做了调查,你们来彭城有将近八年的时间了吧!”丁凡回忆了一下,之前叫人查到的消息,有些感慨的说道:“他的结扎是七年多之前做的,算一下,应该就是你们两个刚来彭城之后,他就做了结扎,随后他买了房子,找了媒人,也结了婚!”
“房子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我也叫人查过你老家的情况,你舅舅结婚的时间,刚好是你外婆去世的前一年。”
“从时间上分析,你舅舅之所以结婚,似乎是为了满足某些条件,而且你舅妈也没有生育能力,这两个人注定了不会有孩子,他们将你当成了唯一的孩子。”
听完丁凡的话,胡德凯陷入了沉默当中,一直在摇晃着头,似乎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嘴里一直念叨着不可能!
血色道途
“外婆去世,他是为了外婆能走的安心!”胡德凯神情苦涩的摇着头,咬着牙说道:“他是为了外婆放心,所以才结婚的,可我却误会了他这么多年。”
捉屍道長
丁凡就知道一定是这个结果,徐来是没脸面对自己的外甥,而胡德凯一直都以为徐来不喜欢自己,所以一直对他有所疏远,突然间叫两个人走近一点,显然也十分困难。
“有件事,可能你不知道,也是你舅舅这辈子最难面对的事情!”丁凡想了一下,还是觉得,有些事情他有权利知道。
“胡德胜这个名字你不会忘记吧!”
“究其原因,你哥哥当初看的那本书,是你舅舅带回去的,本来就是他自己看的,可他忘了带走,结果这本书被你哥发现了。”
“青春期的孩子,对于书上的东西充满了好奇,翻看之下被人发现举报,最后也因为这件事而惨死,所以你舅舅一直都觉得很对不起你。”
“这是他的心结,他一辈子的心结,也是他一直想补偿你的原因。”
胡德凯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当年的事情,咬着牙不断的摇头,眼泪顺着眼角不断的流淌了出来。
丁凡看的出来,他一直压抑自己心中的痛苦。
可这痛苦在突然心底压抑了太长时间,终于胡德凯还是扛不住这种压力,仰起头大声的哭了出来。
“是我害死了哥哥,是我……”
“那本书是我拿给哥哥的,也是我当时塞进他书包里面的。”
“都是我害死了他,都是我的错。”
此时的胡德凯,好像疯了一样,拼命的挣扎,甚至用自己的头不断的撞向面前的挡板,将自己撞的头破血流。
要不是身后的警员伸手死死拉着他,恐怕他的审讯都没有结束,就要被自己活活撞死。
不过这件事里面,似乎还有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就好像他刚刚说的,害死胡德胜的人,还有他一个,是不是当年的事情里面,还有什么事情是外人并不知道的原因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