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pezz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超凡藥尊 線上看-第2642章 做人要知足看書-uiru5

超凡藥尊
小說推薦超凡藥尊
“东星见过剑祖前辈!”
所谓的剑祖前辈,就是昆仑剑域真正的底牌级别强者,昆仑剑祖。
这才是昆仑剑域最强大的存在,真正的恐怖存在。
但是,知道这位存在的人,却并不多。
几乎每一股极其古老的势力,都或多或少有着那么一两位消失得无声无息的超级强者。
传闻中,这些人都陨落了,或者,在追逐某些强大法宝境界之时,消失了。
但是,他们总会留下一些足够强大的底牌。
这就是古老势力的底蕴。
就好比眼前这位剑祖前辈。
陈东星自身的实力,绝对是整个纪元之界数一数二的存在。
是可以和人族那位那天阳道祖正面硬刚,不相上下的存在。
但,在眼前这个真正的剑祖前辈面前,那还是差了许多的。
而且,每一位能够坐上昆仑剑域域主的人,都是必须要经过眼前这位剑祖前辈亲测的。
而一旦域主之位确立,这位剑祖前辈,就轻易不会出关,也轻易不会管事情。
可只要他出关了,管事情了。
那就说明事情不简单了。
所以,当陈东星看到这位剑祖前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之中时,陈东星心里也是有点没底了。
脸色更是突然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不用紧张,我这一次出关,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来向你问两个问题。”
这位昆仑剑祖平静的说道。
陈东星立马拱手道,“不知剑祖前辈想问什么问题?”
昆仑剑祖问道,“你有没有派人去‘焰龙谷’?”
“没有啊!”
陈东星惊讶道,“剑祖前辈为何这么问?难道,有人闯入了‘焰龙谷’?”
“既然你没派人过去,那就无需多问了。”剑祖前辈就说道,“我会亲自去那边看看情况的。”
一顿,又道,“那位‘剑神传承’之人,现在何处?”
鬼夫來臨 閨記
陈东星就回答道,“回剑祖前辈,我已经将他召入了域城这边,按照几位太上长老的吩咐,我已经安排他在‘剑王谷’修炼。”
剑祖前辈就问道,“他现在是什么实力?”
陈东星回答道,“已经达到了元尊境界的实力,不过,他的提升速度似乎变慢了许多,要想再踏足元祖境界,可能需要的时间会比较长。”
又道,“而且,他这个人脾气不太好,比较倔,比较要强,还不太合群,我能够把他留在域城这边修炼,还是因为另外一件事情。”
剑祖前辈问道,“什么事情?”
陈东星自然不敢隐瞒。
当即,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当然,他并没有说自己针对云城的小算计。
只说剑无伤格局有点小,就只盯着一个云城。
为此,还不惜和昆仑剑域的长老们翻脸。
搞得一众长老对他意见颇大。
而且,还经常跟自己顶牛,完全不听自己的话,不把自己当回事。
而自己,则是因为抓住了刘浩这个小把柄,才最终让对方稍微老实了一点。
“你去把他叫过来。”
剑祖前辈听完陈东星的诉说之后,便是点了点头,道,“我要见见他。”
“……”
陈东星有点傻眼了。
这么快就要见这个剑无伤了?
当即,陈东星就说道,“剑祖,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他的实力毕竟还是低了,而且,现在若是让他知道了您的存在,并且,还知道有您在背后给他撑腰,我怕他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又道,“到时候,我怕我这个域主真的就会下不来台,会很难做啊!”
虽然说,陈东星确实是很怕这位剑祖前辈。
但,这并不是说,陈东星就不敢说话了。
现在的剑无伤就已经有点不将他这位域主当回事了。
要是再让他知道还有剑祖这么一张底牌,那这剑无伤还不得将这天给捅破?
要是自己这个域主,真当的这么没一点脾气,那当着还有什么意思?
自然,他就要将情况给眼前这位剑祖前辈说清楚。
要让他知道,这个剑无伤是一个很容易就蹬鼻子上眼的人。
当然,也是要告诉剑祖前辈,您的身份,现在就见剑无伤,这不合适。
“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
剑祖前辈却是说道,“其他的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你可以放心,我既然选择见他,就不会让他给你管理昆仑剑域造成任何麻烦的,我也不会轻易向他透露我的身份。”
“至少,我还是会让他知道,你这域主,才是整个昆仑剑域的主事者。”
听得此话,陈东星这边才稍稍放心了一点。
当即,便是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叫他。”
剑祖前辈已经将话说到这份上了,他自然也就没有别的话好说了。
当即,转身出去,就派人去叫剑无伤了。
……
一刻钟之后。
剑无伤来到了陈东星的院子内。
此时,陈东星和那位剑祖前辈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无伤,过来!”
陈东星对剑无伤招了招手。
剑无伤依旧沉着脸,没给陈东星什么好脸色看。
走到近前,双手一拱,“见过域主!”
陈东星摆了摆手,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么,你我之间就不要搞那么多虚礼了。”
剑无伤无比生硬的说道,“你是域主,我只是一个小弟子,礼数不能废!”
“你……”
陈东星本想喝斥两句,但,话到嘴边,还是没说了。
一来是剑祖前辈就在旁边,他确实不敢太过放肆。
神說,變成萌妹子吧 時鐘之瞳
二来,他也怕这剑无伤又让自己下不来台。
所以,只是冷哼了一声,“随你的便吧!”
说完,就指了指剑祖前辈,说道,“这位是乃是我们昆仑剑域的一位前辈级人物,你叫他剑前辈即可。”
又道,“他说想见一见你,和你谈一谈。”
溫柔校草戀上冷酷校花 黯陌大大
剑无伤点点头,拱手道,“见过剑前辈,不知道,剑前辈想和我谈什么?”
剑祖前辈上下打量着剑无伤,也没有直接开口。
直到半晌之后,剑祖前辈才转头对陈东星说道,“我带他出去一趟。”
又对剑无伤说道,“跟我来吧!”
说完,转身就走了。
剑无伤也没理会陈东星,转身就跟着离开了。
看着剑无伤离开的背影,陈东星就揉了揉脑袋,喃喃道,“这家伙该不会是对我有意见了吧?”
以往,自己就算是针对剑无伤,剑无伤也还是保持着克制。
至少,总得来说,表现还是能够让自己满意的。
但,刚才的表现,却是让他有了一种生疏的感觉。
剑无伤不仅没给他好脸色看,更是规矩的很。
这是在告诉自己,他不打算再和自己靠得太近了?
想到这儿,陈东星心里微微有点恼火。
好萊塢往事
你剑无伤如果不是有着‘剑神传承’在身,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
我如此待你,换来的,居然就是你这样待我?
越想,陈东星心里的火气就越大。
目光之中,更是露出了一抹冷意。
“行啊,你既然要我和划清界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东星冷冷的道,“哼,我到是要看看,你到时候会不会来求我?”
当即,陈东星便是叫来了一个宗门弟子。
这个宗门弟子,正是之前向他汇报过两位长老之事的弟子。
也是他最信任的弟子。
“葛方,你去告诉那帮长老们,十年之内,他们有本事将云城搞乱,或者,将云城控制住,那么,十年之后,云城就是他们的。”
陈东星吩咐道,“如果,他们做不到,那么,到时候,就休想再染指云城!”
葛方点了点头,“是!”
当即,这葛方就退了下去。
……
另一边。
昆仑剑域的大长老,二长老,五长老和六长老这四位长老,正在一个房间之内。
他们在收到葛方的第一条消息之时,便是立马聚集到了一起。
开始商量着要怎么对云城动手。
毕竟,宗主那边已经默许了,他们想怎么就怎么来,反正宗主也不管。
所以,他们这边是可以有动作。
而且,可以肆无忌惮的。
商量了将近半个时辰之后。
“我觉得吧,云城毕竟是那剑无伤的云城,别看域主说的好听,不管事,但,真要把云城搞烂了,咱们域主是肯定会插手的。”
这时候,二长老就说道,“所以,我们虽然可以闹事,但,还是不能闹大了。”
五长老就反问道,“如果不闹大,怎么掌控云城?”
六长老也是点了点头,道,“我觉得吧,还是得把事情闹大,而且,闹得越大越好,只有这样,才能方便我们去控制云城。”
二长老就转头看向了大长老,问道,“大长老,你一直都没说话,难道,就不想说点意见?”
大长老就笑了笑,说道,“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有?如果有,那你们就先说完,我等你们先说完了,再发表意见!”
听得此话,三位长老互相对视了一眼。
然后,同时摇了摇头。
很明显,他们已经将意见表达清楚了。
现在,就看大长老是什么意见了。
大长老却是没有急着开口。
而是站了起来,缓缓的走了两步,这才开口说道,“其实,在域主那个老狐狸的眼中,我们就是棋子。”
“棋子?”
三人眉头一皱,不解的看着大长老。
砰砰!
也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接着,一道声音传来,“大长老,葛方要见您,说有几句话要带给您!”
今古美人圖 白月生
大长老听得此话,便是点了点头,道,“让他过来。”
“是!”
那人退下。
大概片刻之后,葛方来到了房间外。
大长老打开房门,就看到了葛方。
葛方也看到了大长老,以及房间内的其他三位长老。
“正好,各位长老都在这儿,那就不需要我到处跑了。”
葛方当即就说道,“域主让我给你们传一句话,十年之内,你们如果能够云城大乱,控制,你们能够控制住云城,那么,十年之后的云城,就是你们的。”
又道,“假如,你们做不到,那么,十年之后,云城你们也休想染指。”
“……”
四位长老听得此话,眉头纷纷一皱。
脸色也是同时沉了下来。
目光之中,更是露出了一抹冷意。
葛方也不在意,只是说道,“我的话已经带到了,各位长老,你们继续!”
说完,葛方转身便是离开了。
“这个家伙,这是仗着有域主给他撑腰,越来越放肆了!”
葛方刚一离开,六长老就冷冷的说道。
五长老也是冷哼了一声,“一条狗而已,居然也敢如此放肆!”
砰!
大长老将房门关上,目光看向了三人,笑道,“现在,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域主这是在拿我们当棋子了。”
“而且,他这是抓住了我们的死穴!”
“他知道,我们对云城肯定是势在必得的。”
“所以,就逼迫我们去与剑无伤为敌!”
听得此话,六长老就脸色一沉。
冷冷的道,“咱们这位域主,也是一位忘恩负义的主,如果没有我们帮忙,他能当上这个域主?结果,转过身就不将我们当回事了。”
五长老也是点了点头,附合道,“域主做事,太让人心寒了,看看以后,谁还会再帮他!”
“他现在已经是域主,还需要谁来帮?”
非常的妖
二长老就冷笑道,“再者说了,在帮他当上域主之前,我们不是早就有想到这一点吗?”
又道,“只是相对于那位根本不将我们当回事的三长老来说,他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而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他至少也是给了我们一点帮助的。”
大长老点点头,回答道,“二长老说的对,做人要知足!”
“咱们这位域主虽然把我们当成了棋子,但,至少也给了我们希望。”
“我们能不能拿到,那就只看我们有没有那么想要这个东西,或者说,我们要这个东西的决心够不够大了。”
说完,目光便是在三人的身上一扫,问道,“你们怎么说?这云城,到底想不想要?”
“当然想要!”
六长老说道,“三长老当初能够和陈东星抢这个域主之位,凭的就是在云城修炼了这么多年的效果,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弄清楚云城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