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44p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全職藝術家 我最白-第二百九十二章 冷暖熱推-t41kc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机会!
枕邊人不是心上人 今息
申家瑞的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两个字。
楚狂的杀手锏是什么?
没错,就是他的短篇总能给出一个出乎意料乃至石破天惊的结尾!
面对那样的结尾,读者看到最后,往往会忍不住拍案叫绝!
鳳鳴九洲
而那种类型的小说,往往是最受读者欢迎的。
因为那会给读者带来一种强烈的精神刺激!
所以这类小说,也是最适合去争夺平台最高赏金的文字类型。
相比之下,叙述型的故事,就没有类似的效果了,对手那种惊天大反转,刺激程度要小很多。
“难道楚狂是有意尝试新的写作方法?”
申家瑞揣测了一下,紧接着就不去纠结了,甚至有点兴奋。
既然楚狂没有写自己最擅长的类型,那他觉得,自己这波可能真的有机会反杀!
内心闪过这个想法。
阅读还在继续:【“啊……阳春面……一碗……可以吗?”女人怯生生地问。那两个小男孩躲在妈妈的身后,也怯生生地望着老板娘。】
背景是大年夜的北海面馆。
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进面馆吃面,结果竟然只点一碗阳春面?
不用分析都能知道,这家人生活很窘迫。
不过接下来的情节很暖心:
【案板上早就准备好了面条,一堆堆像小山,一堆是一人份。老板抓起一堆面,继而又加了半堆,一起放进锅里。老板娘立刻领悟到,这是丈夫特意多给这母子三人的。】
这老板是个好人。
他看出了这母子三人的困顿,所以特意多放了一些面条。
热腾腾香喷喷的阳春面一上桌,母子三人立即围着这碗面,头碰头地吃了起来。
申家瑞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勾了起来,脑海中仿佛浮现母子三人吃面的场景。
【“真好吃啊!”哥哥说。】
【“妈妈也吃呀!”弟弟夹了一筷子面,送到妈妈口中。】
然后,时间便到了第二年。
同样是大年夜的十点之后,这家面馆正想打烊,店门再度被拉开了。
那个女人穿着和去年一样的衣服,带着两个男孩走了进来。
“那个……一碗阳春面……可以吗?”
大妖通靈 羽的法術書
老板和老板娘瞬间认出了母子三人,于是和去年一样,把母子三人带到了二号桌。
老板和去年一样,抓了一份半的面下锅。
老板娘却忍不住提议:“喂,孩子他爹,给他们下三碗,好吗?
“不行。”
老板拒绝了老板娘:“如果这样的话,他们也许会尴尬的。”
申家瑞微微动容。
老板和老板娘一如既往的善良。
老板更是考虑到要照顾这母子三人的自尊心,所以就算想多给点也忍住了。
吃完饭。
付了一碗阳春面的十五块钱。
老板娘对着母子三人的背影说道:“谢谢,祝你们过个好年!”
不得不承认。
看到这里,申家瑞有些被这家店的老板和老板娘暖到了。
后面会发生什么?
申家瑞有些好奇。
生意日渐兴隆的北海面馆,果然又迎来了第三个大年夜。
这里的描述很有意思:
【从九点半开始,老板和老板娘虽然谁都没说什么,但都显得有点心神不定。十点刚过,雇工们下班走了,老板和老板娘立刻把墙上挂着的各种面的价格牌一一翻了过来,赶紧写好“阳春面15元”。】
原来,,从当年夏天起,随着物价的上涨,阳春面的价格已经是20元一碗了。
二号桌上。
在30分钟以前,老板娘就已经摆好了“预约”的牌子。
到十点半,店里已经没有客人了,但老板和老板娘还在等候着那母子三人的到来。
于是母子三人真的来了。
哥哥穿着中学生的制服,弟弟穿着去年哥哥穿的那件略有些大的旧衣服,兄弟二人都长大了,有点认不出来了。母亲却还是穿着那件不合时令的有些退色的短大衣。
申家瑞感慨,这就是母爱。
故事并没有直接阐述,但细节却说明一切:
两个儿子的衣服,似乎每年都会有所变化,但这个母亲的每一次出场,都是“穿着那件不合时令的有些退色的短大衣”。
不知为何,看到这里,申家瑞感觉心头有些泛酸。
也是到了这里,故事终于介绍了母子三人的情况。
通过母子三人的对话,老板夫妇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孩子的父亲死于一场交通事故,但留下的债务,却由孩子的母亲承担。
这些年,母亲一直在还债,所以大年夜难得的奢侈,竟然就是在面馆点一碗阳春面。
两个孩子也非常懂事。
國民哥哥,抱回家! 千小尋
小儿子还在班级里写了一篇作文:【父亲死于交通事故,留下一大笔债。妈妈每天从早到晚拼命工作还钱,我去送早报和晚报……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晚上,我们母子三人吃一碗清汤荞麦面,非常好吃……三个人只买一碗面,面馆的叔叔阿姨还是很热情地接待我们,谢谢我们,还祝福我们过个好年。在我听来,那祝福的声音分明是在对我们说:不要低头!加油啊!要好好活着!因此,我长大成人后,想开一家很大的面馆,也要对顾客说:‘加油啊!’‘祝你幸福!’……】
这一晚,母子三人点了两碗阳春面。
老板应声答着,把三碗面的分量放进了锅里。
申家瑞忽然揉了揉眼眶,已经是微微泛红了。
三十元,是这两碗阳春面的价格。
故事仍然在这种看似平淡的叙述中,缓慢推进着。
后来的几年,每到大年三十晚,北海面馆的老板夫妇都会预留二号桌,但母子三人再也没有出现。
華夏至尊守護神
再后来。
北海亭面馆因为生意越来越兴隆,店内重又进行了装修。
桌子、椅子都有换了新样式,可二号桌却仍然好故。
老板夫妇不但没感到不协调,反而把二号桌安放在店堂中央。
有顾客询问原因,老板夫妇没有隐瞒。
就这样,关于二号桌的故事,使二号桌成了“幸福的桌子”。
顾客们到处传诵着。
萌婚大作戰 大暑上河圖
有人特意从远方赶来。
有女学生,也有年轻的情侣,都要到二号桌上吃一碗阳春面。
二号桌也因此而名声大振。
直到十年后,母子三人终于重新出现。
此时,哥哥和弟弟已经有了出息,母亲终于换上了崭新的羽绒服。
母子三人,特意对老板夫妇表达了感谢:
“我们就是14年前的大年夜,母子三人共吃一碗阳春面的的顾客。那时,就是这一碗阳春面的鼓励,使我们三人同心合力,度过了艰难的岁月。”
申家瑞微微咬着嘴唇,似乎在强忍着某种情绪。
可一切情绪,都随着一句话而破功。
只因为,母亲那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语:
“老板,三碗阳春面。”
仿佛赴了一场十年之约。
故事里写道:【“好嘞。”想如此回答,但泪流满面的丈夫却应不出声来。】
故事外。
申家瑞擦了擦眼泪,他忽然觉得,空气中的最后一丝寒意,也被春天的气息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