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q6x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寒門禍害》-第1796章 見鬼了展示-6yiyx

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南京内城,兵部衙门的议事堂,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茶香。
重生之再做我老婆 似水香凝
瑤仙曲 易浪君
李遂一直端坐在堂中,在这几十年的官场沉浮中,令到他养出了泰山崩于前不改色的镇定自若,正是慢悠悠地喝着茶水。
他先前看到战功赫赫的胡宗宪都被徐党清算的时候,心里亦是生起了一阵惶恐,不过这次振武营兵变再度给他看到了一缕希望。
只是他能够顺利地解决这一场兵变,再跟着徐党将振武营兵变的责任推给户部,那么他无疑能继续稳坐在这个位置上。
一念至此,他亦是扭头望向了旁边端坐着的南京大理寺卿徐陟。
徐陟跟徐阶那种慈祥的长相不同,面容显得憨厚,发现李遂朝着他望过来,显得高深莫测地扯了扯嘴角并点头回应。
官场上很多事情不需要点破,只要能够意会即可。
从解散振武营的文书一直被压在南京兵部,再到振武营提督李庭竹装病在家,接着振武营借着拖欠月饷的名义兵变,这一切已然是有人有背后操纵。
魏国公徐鹏举和临淮侯李庭竹一道从茅房小解归来,显得有说有笑的模样,似乎并不将此次兵变放在心上。
哎……
朱衡在吏部任职多年,最擅长便是观人,现在看着这两个勋贵如此的做派,心里是着实感到无奈和悲哀。
魏国公徐鹏举是南京守备,肩负着南京城的安危之责。临淮侯李庭竹是振武营的提督,现在他所管制的振武营兵变,竟然还能如此的轻松。
昏嫁總裁
朱衡虽然颇为失望,但深知他这个严党旧人被发配南京已经是“法外开恩”,现在他在这里并没有什么话语权。
“本国公跟临淮侯刚刚交流了一下看法,振武营现在怕是不肯被解散,这事咱们又该怎样做呢?”徐鹏举坐回到椅子上,却是抛出问题地道。
众官员听到这话,却是纷纷望向坐在堂上的南京兵部尚书李遂。
正是没有等到李遂表态,旁边坐着的徐陟突然开口道:“事以至此,怕是强求不得了,咱们还是以大局为重!”
所谓的大局为重,大家心里明白指的是什么,亦是他们选择向振武营妥协的缘由。
“徐寺卿,这可是朝廷的决定,我们该怎么向朝廷解释呢?”兵部侍郎张烨的眉头微微蹙起,当即提出担忧地道。
众官员知道解散振武营的命令已经传达到南京兵部衙门,如果他们想要朝廷收回这道命令,已然亦是需要一个解释。
徐陟那张憨厚的脸上浮现笑容,扯了扯嘴角,一副自信满满地道:“我们如实上奏!因户部拖延兵饷,南京振武营群情激愤,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在场除了两位勋贵,已然都是官场的老油条,如何不知徐陟分明是想要借着这个事情,将一切责任都推到户部,推到户部尚书林晧然的身上。
朱衡轻呷一口茶水,抿着嘴无奈而笑。
本以为从京城到南京,他已然是离开了那个明枪暗箭的朝堂,却不曾想这里更加的凶险。这徐党为了排除异己,却是什么卑劣的手段都用上了。
“徐大人此乃谋国之言也!”李庭竹朝着徐陟竖起大拇指,显得由衷地夸奖道。
只是临淮侯李庭竹的奉承之言,并没有得到其他官员的附和,甚至直接招来了白眼。
李庭竹的祖上李景隆有着开城放明成祖朱棣进城的军功不假,但此等二面三刀的做派,已然还是令人不齿。
今日他能为功利而卖主求荣,他日倭人打到城下,恐怕亦会打开城门迎接倭人入城,故而很多官员都选择跟李庭竹这位侯爷划清界限。
李遂知道徐陟背后站着的是当朝首辅,却是微笑着说道:“那便如徐寺卿所言,此事便就此向朝廷上疏,亦望徐大人能够跟元辅大人说清这里事情的始末!”
“下官自当如此,一定将事情原原本本汇报于皇上!”徐陟迎着李遂的目光,显得高兴地拱手道。
諸夏
李遂却是发出一声长叹,显得心灰意冷地道:“此事过后,我亦是无颜在留在这南京兵部尚书的位置上,且年事已高,亦得向朝廷递交辞呈、告老还乡了!”
六嬰神紋
咦?
在听到这个话的时候,徐鹏举和李庭竹颇为意外地扭头望向了李遂,却是没有想到李遂竟然生起了告老还乡的心意。
楚楚可欺 秦時明月
朱衡和葛守礼则是默默地交流了一下眼色,同样是混迹官场几十年的老油条,却是一眼窥破了李遂的小心思。
“李尚书,此言不妥!若非是你坐镇,此次南京城怕已经乱了,是你为南京百姓避免了一场祸事!既然你立下如此的大功,皇上和首辅大人自然要更加重用于你才是!”陈陟显得一本正经地说道。
“此次老夫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即可!”李遂听到这个保证,心里则是一种舒畅,却显得谦虚地回应道。
虽然他今年已经六十出头,但在时下的官场并不算离谱。不说前首辅严嵩做到八十四岁才退休,且他比当今首辅徐阶还要年轻一岁,却有什么理由今年便告老还乡。
官场是一个很讲究悟性的地方,堂下的官员有人已然是从中看到了“交易”,有人仅仅是看到了陈陟对陈遂的挽留。
在大明朝做官,已然是讲究天赋,而林晧然能够爬得这么高,却不仅是他有着后世的学识,跟他本身的悟性亦是分不开。
正是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动静。
“宁侍郎回来了!”
東北仙家那些事
一行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堂下的官员和将领纷纷转过身子望过去,有人见到进来的人中竟然有着兵部职方郎中宁江,当即脱口而出地欣喜道。
议事堂中的众大佬自然是稳坐在椅子上,不过听到宁江回来,心里还是涌起了一份期待。却是不知道宁江此次出去,将犒银砍了多少,是十万两还是二十万两?
兵部尚书李遂、魏国公徐鹏举和临淮侯李庭竹看到宁江先是一喜,但再看到他身边另一个人的时候,却是如同见到鬼般地瞪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