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8nh好看的玄幻小說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第四十七章:被上天眷顧展示-7yayl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有点被打懵了。
因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第一棒和第二棒的套路运用的太多。所以他们其实提前有准备,三岛更是把这个准备,给演绎的淋漓尽致。
也因为这一点,他们顺利的拿下了第一个出局数。
虽说这对之后的比赛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们因为丢了本垒打,同样丢掉了两分。
但当时那个策略,药师高中棒球队玩的还是很不错的。按照他们原本的想法,这也算是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打了一个预防针。
让他们以后有所行动的时候,稍微收敛一点,不要太肆无忌惮,别以为药师高中棒球队就是好惹的。
没想到他们的这个下马威,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看到机会出现的时候,青道高中棒球队场上的跑者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瞄准本垒就跑了过去。
“这些家伙的心理素质,究竟是怎么磨练出来的?”
将心比心,即便是胆大枉为的药师选手们,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心里恐怕都要打上几个问号?
除非逼不得已,只要球队还有转圜的机会,他们轻易不会这么做。
青道高中棒球队,却做得义无反顾。
“那就说明,之前的根本不是巧合,而是青道高中棒球队原本的风格了。”
他们的监督轰雷藏,最先反应过来,给场上的弟子们打出了稍安勿躁的手势。
“没有关系,不是漂亮地拿下了第二个出局数吗?这就已经足够了!”
药师高中棒球队里那些负责守备的选手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场上的投手,第一个就做出了回应。
这个刚刚丢了第三分的男人,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食指和小指,跟身后的同伴招呼。
“两出局!!”
丢掉的那一分,竟然完全被他无视了,只关注他拿下的第二个出局数。
药师高中棒球队其他的选手,也是给点儿阳光就灿烂的主。一开始他们的思维没有跟上,也就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一旦有人带了头,这些家伙的眼神立刻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两出局了!”
“还差最后一个出局数,再接再厉,让他们打过来吧。”
这臭不要脸的架势,就好像刚刚的对决是他们占了上风一样。
拿下了第三分的青道选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颜色都非常的奇怪。
刚刚占据优势的,难道不是他们吗?不是他们顺理成章地牺牲了一个出局数,借机拿下了一分吗?
怎么好像吃亏了一样。
“这些臭不要脸的,怎么好意思?”
就连仓持都看不下去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药师的选手们,他有点搞不懂这些家伙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一头雾水,被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反常规操作,给弄得一肚子火。
“不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饶了这些家伙,必须要拿下更多的分数才可以。”
这个念头,顷刻间成了青道高中棒球队,所有选手的共识。
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个即将上场的打者身上,希望这个打者上场以后,可以让药师高中棒球队里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给闭上嘴巴。
“全看你的了!”
“被人称为我们球队的救世主,你也要担当起救世主的重任才可以。”
小胡子学长在御幸上场打击之前,特意郑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把延续打击的希望交给了他。
绝对不能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进攻就此打住,一定要让药师高中棒球队的这些家伙后悔。
他们狂勃无知的做法,成功的惹怒了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就必须要为自己的狂妄无知付出代价。
御幸一也感觉压力山大!
虽然压力很大,但是周围的小伙伴包括三年级的学长,已经如此郑重其事的拜托了。
他也不好意思拒绝。
“就交给我吧!”
御幸满怀信心地站上了打击区。
看台上的那些支持者,包括青道高中把球队休息区里的小伙伴们,一个个目光火热。
他们期待着上场的这个男人,能够给球队带来不一样的变化,能够给眼前这个狂妄的对手,一个狠狠的教训。
然而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跟他们的愿望,却是背道而驰的。
纠缠了几球的御幸,咬着牙飞来的棒球给打了出去。
天地良心,他真的尽了全力,没有偷奸耍滑……
棒球打出去的位置虽然算不上很好,好歹速度还不赖,应该是有机会飞出去的。
只要是棒球能够从三垒手的头顶飞出去,那么青道高中棒球队就会收获一只超级长打。
毕竟三垒手的身后,可是一片旷野,根本就没有守备的选手待在那里。
只要球飞过去,就拥有无限的可能……
休息区里的小伙伴们,对于即将飞出去的这一球,也是充满了期待。他们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就准备欣赏棒球穿过守备的场景。
青道高中棒球队休息区里的这些选手,甚至都已经想好了,棒球飞出去以后,他们该如何来进行庆祝了?
太盛大了不行,对手毕竟不是另外两个豪门,一个简单的安打,还不至于让他们欣喜若狂。
但是简单的鼓鼓掌,给场上的打者加加油,这是不过分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在棒球即将飞过三垒手头顶的刹那。
一个身影仿佛剑鱼一样,跳了起来。
他跳得好高!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不约而同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口,被人狠狠的揪了一下。
然后他们就看到那颗眼瞅着就要飞过去的棒球,被飞跃起来的身影,给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他的摸高明显超过了三米,以近乎不可能的高度,把那一球给没收到了自己的手套里。
“啪!”
“出局!!”
整个神宫球场上,特意跑来给青道高中棒球队加油的那些支持者,鸦雀无声。
從洪荒開始
就连那些跑来旁观青道高中棒球队比赛的,其他地区的豪门队伍。
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感觉到自己的眼睛被人深深的刺了一下,让他们感觉疼痛难忍。
这一幕实在是太刺眼了!
不仅仅是青道高中棒球队负责打击的选手,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守备,也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嘎嘎!嘎嘎!!!”
仿佛鸭子叫一样的笑声,再度在球场上响了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观看这场比赛的球迷,已经并不感觉这个笑声有多么的尖锐刺耳了。
他们甚至感觉这个笑声里,充满了霸气。
“干得好!雷市!!”
“刚刚你是不是飞起来了,我早就说你这家伙不是人类!”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对于轰雷市的表现,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
这让负责投球的三岛选手,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作为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先发投手,面对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个全国最强的打线。
他不仅能够毫不畏惧的跟对方战斗,并且将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得分,给压制在了三分以内。
绝对的居功至伟。
但是他身边的这些小伙伴,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精彩表现,反而都去吹捧轰雷市?
实在是太没有眼光了!
重生之風起民國2
如果没有他的精湛投球,光靠轰雷市自己一个人,真的能够把球给拦下来吗?
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尽管三岛选手的心情十分不舒服,但是药师高中棒球队整体的士气,并没有因为他一个人的心情,而受到任何的影响。
恰恰相反,有了轰雷市刚刚的表现,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就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再跟青道高中棒球队选手打比赛的时候,状态明显的不一样了。
原本他们的兴奋度就达到了七八十,现在更是变本加厉,达到了九十甚至是一百。
青道高中棒球队休息区里的选手,哪一个不是棒球场上的行家?
他们对于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变化,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也正因为一清二楚,他们对于自家打者的表现,才会更加的不满。
“你说说你,为什么没有人上垒的时候,打击就是不行呢?”
他们看向御幸的眼神,透着恨铁不成钢。
有人在垒包上的时候,和没有人在垒包上的时候,御幸的打击成绩,就好像是两个打者打出来的一样。
这也难怪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心里会有这么大的火气,实在是他们认为这一次的出局,丢得有些窝囊。
“我也没有办法呀!”
御幸倒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对他而言,在他刚刚打击的过程中,他真的是使上了自己的浑身解数。
最终没有能够拿下安打,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转换心情吧,接下来轮到我们上场守备了。”
关键时刻还是队长结城站了出来,给小伙伴们发布了任务。
“是!”
“是!!!”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心里也非常的明白,自己当前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只不过是之前感觉太憋火了,所以才对御幸发泄了一番而已。
真正到比赛的时候,他们还是非常靠得住的。
一局下半,药师高中棒球队进攻。
如果说守备的时候,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是一群彪子,那么近攻时候的他们,就是一群疯子。
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家伙究竟会干出什么来?
比赛开始之前,片冈监督曾在私底下跟球队的队长和张寒交代过。
今天这场比赛,他并不打算让张寒上投手丘。
张寒当然是不乐意的。
虽说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比赛结束以后,他的手臂有一段时间失去了知觉,让他有点小担心。
但只休息了一晚上,手臂就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了,他完全可以继续上场投球。
即便是不能投完整场比赛,投个四五局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再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比赛里,只有四五局的投球,究竟能不能够决定比赛最后的胜负?
不管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其他小伙伴,还是张寒本人。
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
但如果对手换了药师高中棒球队,再加上药师高中棒球队自己的王牌,也没有办法投完一整场比赛。
如果张寒能够上场投个四五局,青道高中棒球队最起码有超过9成的概率,可以顺顺利利的拿下今天这场比赛。
只差临门一脚就要打进甲子园了,不管是张寒还是其他的小伙伴,都不想放弃。
但是片冈监督的态度,却非常的坚决。
“我不能因为球队的胜负,而完全不顾及你的身体。每一场大赛我绝对不会派你上场超过两次,更不会在三天内派你上场两次,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必要。”
大鼻子医生告诉片冈监督的那番话,对于片冈监督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哪怕张寒上场并没有那么大的风险,他也绝对不会去冒险。
克里斯的前车之鉴就摆在那里,当时片冈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吗?
每天都趴在窗台上关注选手们训练的片冈,又怎么可能完全没有意识到克里斯那样训练,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但就是因为心里的一丝侥幸,再加上球队当时处于极度的困难中,片冈下意识的忽视了这一点。
尽管他从来没有对其他人说起过,但是这件事情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记。
同样的错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再犯第二次。
所以哪怕风险并没有那么高,他也已经下定了决心,绝不会过度使用张寒。绝不能让这个未来的天皇巨星,把前途葬送在高中这个阶段。
当然这里面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因为片冈监督对张寒有点儿亏欠。
以张寒的天赋来说,继续磨练投球对他的未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
爆发力那么猛的球,是不可能在职业赛场上使用的。哪怕是张寒的身体发育成熟以后,连续使用这种光速球超过两年。
他的手臂,手掌,手腕,手指……
都会因为承受不了这股庞大的力量,而处于极度的危险中。
就像大鼻子医生说的,成为职业投手对于张寒而言,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真的为他的未来考虑,还不如让他专心致志地成为强棒野手。
要知道长得帅气打击强劲的游击手,在职业赛场上可是非常吃香的,绝对不比一个王牌暴力投手差。
再者说,张寒这样的极致爆发流投手,也就是在淘汰赛里面,能够有所发挥。
真打起职业循环赛来,留给他的发挥余地就非常有限了……
“所以他并不适合成为一个职业投手。”
青道高中棒球队依然把王牌的重担交给张寒,也不过是为了给自家球队的成绩,上一层保险而已。
这样的锻炼对于张寒而言,不能说一点帮助都没有,但帮助的确是比较有限。
这也就意味着,张寒成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王牌,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给球队帮忙。
人家本来就是来帮忙的,你怎么好意思把人家的前途给断送掉?
片冈已经下定了决心,就绝对不会更改。最起码当着结城和张寒的面,他已经把这番话给说死了。
但与此同时,他又没有跟青道高中棒球队里其他的选手说。
这样其他的选手,只要在张寒没有上场投球之前,心里就一直存在着某种希望。
真等球队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球队真正的王牌一定会上场的。区区药师高中棒球队而已,真以为能跟全力以赴的青道高中棒球队较量吗?
片冈看着电子计分板上三分的领先,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今天这场决赛,他身上背负的压力,一点儿都不比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打比赛的时候小。
只不过他并没有把这种压力,传递给青道高中棒球队其他的选手,而是自己承担了下来。
有这三分的领先打底,对于即将上场投球的降谷晓来说,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支援了。
他再投球的过程中,可以放松下来,完完全全地发挥出自身的实力。
“第一棒,秋叶!”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第1个打者,就是三个一年级里的其中一个。
针对这个新人选手,御幸一点都不敢大意。
这三个一年级的新人,刚刚进入高中,在参加东京春季大赛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了非常不俗的潜力。
之后也是一步一个台阶,稳步的上升。尤其是轰雷市,现在竟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跟张寒争锋。
两人同样拿下了七支本垒打,追评了西东京地区大赛的本垒打记录。
考虑到对方是一年级,其实轰雷市的表现比张寒更让人惊讶。去年的张寒就已经是横空出世了,被人誉为超级新人。
但是跟今年的轰雷市比起来,去年张寒的表现,真的只能算是一般而已。
即便是另外两个一年级,秋叶和三岛。他们的存在感虽然不像轰雷市那么强烈,那么咄咄逼人。
但是他们两个的实力,也都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小看了他们两个,青道高中棒球队也非常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意识到这一点的御幸,再给降谷晓打暗号的时候,显得比以往谨慎的多。
如果不是降谷晓的控球,实在是非常一般,让御幸的配球没有多少发挥的余地。
御幸一定想一整套的策略,来解决现在站在打击区上的秋叶。
即便没有那一整套的策略,他也想努力想把降谷晓的投球特色,发挥到最好。
他给出了暗号。
降谷晓的状态似乎也不错,看到暗号的瞬间,直接将手里的棒球投了出来。
“轰!”
棒球飞过来的过程中,就好像是某种未知的生物,突然逼近了一样。
棒球在眼前不断的放大,然后占据整个世界,紧接着就是响亮的碰撞声。
“啪!”
“好球!!”
站在打击区上的秋叶,就感觉自己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在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对决之前,他们非常仔细的研究了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每一位投手。
除了张寒!
用他们监督的话来说,他已经提前给张寒下了诅咒,今天的比赛张寒不会上场投球的。
对于这种迷信的说法,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当然100个不相信。
但是轰雷藏说的煞有介事,就好像他真的已经那么做了一般。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就只能把注意力放在青道高中棒球队其他的投手身上。
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然还是三年级的丹波光一郎,以及一年级的降谷晓。
别看只是一年级,却能够将自己的球速飙升到一百五十公里以上。
而且降谷晓的投球,跟张寒的光速球还不一样,
张寒的光速球,除了球速以外,其他的特色只是一般而已。
但是降谷晓的快速球就不同了,除了球速以外,球威也很重,特色也非常的明显。
尽管比赛开始之前,他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第一次看到这种投球的秋叶,还是感慨的不得了。
他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投手丘上的降谷晓,真不敢相信,对方竟然跟他们一样都是一年级的选手。
“果然是个怪物呢!”
虽说西东京有整整三个豪门,但是对于药师高中棒球队而言,这三个豪门对他们的威胁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两个豪门还好一些,虽然综合实力都很强,但对他们球队并没有什么克制的效果。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基本上都可以发挥自己的特色,跟对方缠斗到底。
唯独青道高中棒球队,就好像是专门为了克制他们而诞生的一样。
别说他们球队真正的王牌张寒了,就连一年级的投手,都是足以让他们感到手足无措。
如果不是他们的监督,在比赛开始之前,给他们传授了很多的绝技。
面对这种突然出现的快速球,他们恐怕也只能把白旗举起来,宣布投降了。
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他们的教练私底下,已经把他们找了过去,并交给了他们,在面对这种球的时候应该怎么做?
秋叶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而这个时候,正在投球的降谷晓和刚刚接球的御幸,完全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变化。
反而是看刚才秋叶没有出手,他们认为对方第一次见到这种投球,可能是有点吓住了。
这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将心比心,就青道高中棒球队以前交手过的那些队伍,第一次面对降谷晓的投球,基本上都不是很适应。
他们一开始,都非常的迷茫,行动起来也没有什么章法。
就药师高中棒球队现在给人的感觉,就秋叶现在给人的反应,应该也属于这个类型的。
御幸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给出了暗号。
相信自己投球的降谷晓,更加不会有任何的迟疑,他使上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把手中的棒球投了出来。
正中上方的直球,基本上是降谷晓投的最好的球路,也是他投出来最有威力的球。
白色的棒球呼啸而至,就好像有生命一样,让人防不胜防。
可就是面对这一球,之前看起来仿佛已经被吓傻了秋叶,突然福至心灵一般,将手中的球棒给挥舞了出去。
直球上方两颗球。
“乒!”
球棒碰到了棒球,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量,就传到了秋叶的手掌上。
他呲牙咧嘴地接住了这一球,没有退缩。而是咬着牙把这一球,给狠狠的打飞了出去。
“太强劲了!”
秋叶真的有点不敢相信,对方的棒球飞了整整18米以后,竟然还隐藏着这么强大的力量?
如果不是他一开始就瞄准了,如果不是他们在私底下,做了大量的挥棒练习。
刚刚那一瞬间,他可能连做出反应都来不及,就被降谷晓的球威给吞噬掉。
太强了!
对方投出来的棒球,简直就不像是人类投出来的一样。
僵屍撲倒小道士
好在棒球被他打了出去,至于棒球究竟会落在哪里,他也没有办法去想象了。
他能够做的,就是撒开自己手中的球棒,然后拼命往前跑。
给他打中的棒球,在天空中飞行了一段距离之后,跌落在了一垒手结城的身后。
“啪!”
当棒球落地反弹的那一刻,药师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都已经忍不住沸腾了。
刚刚上场打击,第1个打者就干净利落的把球打飞出去。
虽然棒球飞的距离并不远,但是一垒手的身后可是大空档,这一球蕴含着无尽的可能性。
他们没有理由不兴奋?
後宮謀生計 悄然花開
秋叶也是非常兴奋地往前跑,跑过了一垒的垒包以后,他还没有打算要停下来。
他打算继续往前,一口气拿下一支二垒安打。
他这个念头也就刚刚冒出来来,他就看到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幕,棒球竟然传回来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二垒手,退到了垒包上,稳稳的把那一球给接到了自己的手套里。
他继续上前,基本上就跟主动送人头差不多。
秋叶不得不停下来。
他忌惮的看了一眼外野的方向。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外野手,竟然提前跑了过去,在棒球第二次反弹的时候,把棒球抄到了自己的手套里,然后传了回来。
“这守备的速度,简直绝了!”
“不愧是豪门青道高中棒球队,就是不一样。”
看台上,隐隐约约的传来了这种惊叹声。
这也让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清楚地意识到,现在跟他们比赛的这支队伍,跟他们想象中是不一样的。
他们很强!
不仅仅是那些明星选手强,而是他们球队的每一个选手,都非等闲之辈。
无人出局,一垒有人。
也许是刚刚的守备,给了降谷晓足够强大的力量,他在接下来的投球过程中,用自己的球速完全征服了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第二棒打者。
直接将对方干净利落的三振出局,正式拿下第1个出局数。
“三振出局!!”
当这个画面出现的时候,那些原本非常担心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终于可以把自己的心给放回到肚子里面了。
青道还是那个青道,强大到让人绝望的青道高中棒球队。
想要撼动他们,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虽然非常的努力,表现得也非常出色。
但是想要战胜青道高中棒球队,光靠他们现在这样的表现,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他们需要拿出更多的实力,更多的能力和潜力,才有可能。
但也只是有可能而已。
一人出局,一垒有人。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第三棒打者,正式登上打击区。
这个人就是他们的先发投手,自我感觉良好的三岛犹太。
一直到现在,三岛还非常的恼火……
他的表现明明很好,刚刚回到休息区的时候,周围的小伙伴,包括他们球队的监督。
竟然都没有夸奖他?
“肯定是因为嫉妒,嫉妒本天才的才华,所以才没有开口。”
宽宏大量的三岛,决定原谅自家的教练和小伙伴。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他这么强的天分,都有他这么精彩的表现。
别人要嫉妒就嫉妒好了,他会让别人真正感觉到,普通人跟他这个天才的差距,是不可弥补的。
不管是投球,还是挥棒。
他都要把自己的存在感,给完完全全地展现出来。
抱着这种心态的三岛,一开始就摆出了要挥棒的架势。
御幸看到了以后,并没有多么苦恼。对于他而言,打者肯积极挥棒,怎么也不能算是一件坏事。
“让对方沉浸在你的球速之下吧!”
他给降谷晓打出的暗号,就是让降谷晓将自己的特色完全的发挥出来。
倒不是御幸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主要是他现在大大的投手就是这种德性,控球要求的高了,投手就敢给你投几个是坏球,你信不信?
相比于那样,还不如让对方积极挥棒来的好。
如果对方能够打中球,那就依靠守备来拿下出局数。
如果对方没能力打中,那当然最好,直接这样打者三振。
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分析,他们都是不会吃亏的。
心里有了谱的御幸,当机立断的给降谷晓打出了这种暗号,希望他可以不断的把球投出来。
“轰!”
刚刚三振了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第二棒,降谷晓现在的状态,也是好的不得了。
看到了御幸给他的暗号,他也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把手中的棒球给投了出来。
面对飞来的棒球,三岛果断出手,结果跟棒球差了有那么几公分,没有能够碰到球。
“啪!”
“好球!”
御幸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三岛。
之前秋叶能够把球打出去,他原本以为药师高中棒球队瞄准的就是正中上方的直球。
虽然这是降谷晓最擅长的球路,投这种球的威力也最大。
可是一旦被对方瞄准了,后果还是很严重的。毕竟真要说起来,相比于低角度的球,这种正中上方的直球还是比较容易分辨的。
御幸之前之所以爱用,有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降谷晓在投这种球的时候,投的最准。
其他的球,或多或少都会有偏差,投出坏球的概率不小。
相比之下投这种球,好球的概率要大得多。
现在三岛的挥棒,几乎推翻了御幸之前的猜测。
“是我多心了吗?”
御幸第二球,就打出了正中上方直球的暗号。
看到这个暗号的时候,降谷晓相比于其他的时候,果然要兴奋得多。
他投得特别起劲,手中的棒球跟着呼啸而出。
“轰!”
第一球挥棒落空的三岛,脸上的尴尬连一秒钟都没有维持,很快就被笑容给掩盖了。
“刚刚只是陷阱而已,本天才真正瞄准的,当然还是正中上方的直球。”
瞄准直球上方两个球,果断的把球棒打出去。
尽管有点自我膨胀,但三岛的打击还是不含糊的,看准了飞来的棒球,他果断出手,把球打了出去。
“乒!”
当正中上方的直球第二次被打出去的时候,御幸就已经猜出来了,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目标了。
上当了!
对方故意对着低角度的球挥棒,让自己错误的以为,对方根本就没有选定特定的球路来打击。
没想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对方选中了正中上方的直球。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要知道降谷晓的直球,可是能够投到超过一百五十公里以上的球速。
这也就意味着,并不是任何一个打者,都能够把他的球给打出去。
但是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打者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漂亮。
一人出局,一三垒有人。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打者,轮到了他们的第四棒打者,轰雷市。
“嘎嘎,嘎嘎嘎!!!!”
仿佛鸭子叫一样的尖笑声,再度从球场上响了起来。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心里齐齐的震了一下。
因为之前曾经跟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先后交手过两次,青道高中认为自己相比于西东京的另外两个豪门,对于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实力可谓是知根知底。
别看药师高中棒球队爆冷,先后打赢了那两支队伍,真正做到了一鸣惊人。
但是在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儿看来,这也并不是什么太了不起的事情。对方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豪门队伍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偷走了比赛的胜利。
既然用到了偷这个词,那也就意味着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实力不可能强到哪里去。
碰到了对药师高中棒球队知根知底儿的自己,想要顺利的拿下比赛的胜利,应该并不是一件难事。
一直到降谷晓被接连打击,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似乎天真啦。
回到北宋當大佬
相比于两个月前跟自己交手的时候,眼前的这支药师高中棒球队,明显不一样了。
摸着良心来说,刚刚降谷晓投出来的棒球,威力还是非常不俗的。
可就是这威力不俗的投球,竟然会被接连的打出去,这无一不说明,摆在他们眼前的这个对手已经不一样了。
“这支队伍,很强!”
在不知不觉间,这个之前的超级黑马,已经真正拥有了撼动豪门的实力。
“搞不好,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啊!”
一三垒有人,打击区上是轰雷市。
这个时候就连看台上的那些吃瓜群众,似乎都已经感受到了,比赛不一样的氛围。
面对轰雷市,这个在本垒打数量上可以跟张寒争锋的怪物。
御幸的心里,也是有点发毛的。
男作女誘 羊蠍子
不过好在,他们已经看穿了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打算,之后想要套路他们,也不是完全都没有机会。
“你大概也感受到了,现在摆在我们眼前的这个对手,究竟有多么的不同?如果想要解决他的话,就必须要拿出更强的斗志!”
降谷晓今天的状态真的很不错。
哪怕是接连丢了两支安打,他也丝毫没有要退缩的打算。在面对轰雷市这个怪物的时候,降谷晓摆出了要正面对决的架势。
看到降谷晓这样的表现,御幸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面对实力强大的对手,能够保持斗志不退缩,就已经非常的难得可贵了。
他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奢求太多。
“就让我们齐心合力,来解决眼前这个怪物好了!”
御幸给出了第一球的暗号。
尽管药师高中棒球队的两个跑者,在这个时候表现的非常不安分,摆出了随时要向下一个垒包前进的模样。
但是御幸心里非常明白,这些家伙根本不会动,打死他们都不会动一步。
现在的打者可是轰雷市,药师高中棒球队对于这个打者的信心,是超过了100分满分的。
他们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冒险前进?
万一因为他们的冒险,让轰雷市没有了打击的机会。
他们回到休息区以后,还不被自己的同伴和看台上的那群吃瓜群众,给用唾沫星子淹死?
只要不想有这种悲惨的下场,他们就一定不会动,一定会等待着轰雷市的打击结果。
“我们的目标,就只有眼前这一个而已,根本就不用顾虑别人。”
御幸一也的态度,非常的坚决。
降谷也受到了感召,把自己最强的一球给投了出来。
重生農女大翻身
“嗖!”
相比于他之前对付秋叶和三岛的投球,这一球的威力看起来并不怎么强劲,甚至有点普通。
但是,棒球的飞行轨迹更加的凌厉。
打击区上的轰雷市,一开始没有任何的反应,耐心的等着棒球飞过来。
棒球不是正中上方的直球,而是投到了低角度。
来了!来了!!!
看到这一球的轰雷市,脸上没有丝毫的失落,反而显得跃跃欲试。
超过一百四十公里,突然急速下坠的快速指叉球!
已经学会了变化球的降谷晓,虽然正中上方的直球是他投的最舒服的球路。
但要说他的决胜球,那肯定还是指叉球。
尽管这种变化球,他练习的时间并不长,运用的也不是很成熟。但是以他那种球速,只要是能够把这种球给投出来,威力就已经很吓人了。
白色的棒球呼啸而至,然后下坠。
在御幸最后看轰雷市的时候,他感觉有些惊讶。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打者,之前挥棒都是很积极的。
但是今天,他们在打击的时候反应却很奇怪。
基本上就没有第1球,直接出棒的时候。
都是等到了第二球甚至第三球,才开始挥棒打击的。
轰雷市看起来也是这样。
应该是打算先观察一球,然后再来决定自己描准什么球来打?
或者是等待,正中上方的直球?
然后御幸就准备接球。
结果他突然感觉自己眼前一黑,有一团黑影就闪了过去。
快!
仿佛一阵强风一样,扫过了他的脸颊。
紧接着就是破空声。
“轰…”
球棒挥动的过程中,周围的所有空气仿佛都在跟着震动一样。
再之后,是球棒击打在棒球身上的声音。
那颗急速下坠的球,被人给逮到了。
“乒!”
棒球被结结实实的打飞了出去。
“嘎嘎!嘎嘎嘎!!!”
将棒球打飞的轰雷市没有第一时间开跑,而是细细的体会着,打击的快感。
直到他老子看不下去,在休息区里大发雷霆,小伙子才反应过来。
“笨蛋儿子,你究竟在干什么,还不抓紧时间给老子跑?”
接到提示的轰雷市,跌跌撞撞的向着一垒跑过去。
他的行动速度虽然慢,但是他的两个队友可是一点儿都不迟疑。
烈焰焚情:誤惹惡魔老公
首先是三岛上的秋叶,这家伙在棒球打出去的时候,看了一眼棒球的落点。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几个外野手,虽然都在极力的往棒球的落点赶过去。
但是那个位置实在是太偏了,位于球场大后方的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非常遥远,棒球几乎就落在了两个外野手的中间。
来不及!
他们来不及过去。
有了这个判断的秋叶,再也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回本垒。
与此同时棒球也落了下来,反弹出去。
“啪!”
“安全!”
率先回到本垒的秋叶,帮助药师高中棒球队顺利的追回了一分。
场上的比分瞬间变成了3:1。
这还没有完,药师高中棒球队的进攻依然在继续。
没有第一时间接住球,等到小胡子学长把球捡起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很长了。
尽管他传球的速度很快,可是等他把球传了上百米以后,这个时间更长了……
早就开始行动的三岛已经越过了三垒。
等到御幸把球接起来的时候,三岛几乎同步回到了本垒。
“安全!”
药师高中棒球队拿下了这场比赛的第2分。
青道高中棒球队强势拿下的三分,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追回了两分。
场上的比分变成了3:2。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表现绝对不算差,大外野空档里的球,他们把球捡起来传回。
总共也就是不到十秒的时间。
这样的行动,已经算非常快速了。
但是今天这场比赛,被上天眷顾的好像并不是他们,而是他们的对手。
西东京涌现出来的超级黑马,药师高中棒球队。
一人出局,一垒有人。
轰雷市因为在本垒待的时间长了一点,没有来得及突破上二垒。
但是对于药师高中棒球队而言,这样的结果,他们似乎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毕竟两分已经进账了,他们对于停留在一垒的轰雷市,自然也就宽容了不少。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进攻还在继续,他们第五棒的打者,虽然不像三个一年级的新人那么有名气,但也绝对是典型的实力派。
在轰雷市他们加入之前,人家就已经是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第4棒打者了。
这也就意味着,药师高中棒球队的进攻还没有结束。
只是追到还差一分,他们似乎并不满意,他们还打算要更进一步。
追平甚至直接完成反超。
“青道高中棒球队请求暂停!”
面对这种危机局面,御幸非常果断的叫了暂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