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6m2u都市异能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469章 阿里克的新女人熱推-kczcm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哈拉尔轻轻摘下自己的帽子,壮着胆子表明自己的来意:“我……是来乞求和平的。”
奥托点点头,对方派人来当然是这个目的,根本不足为奇。关在在于,对手乞和想要提什么条件。
他先是询问:“你是使者吗?你是什么人,说话可有分量?”
“我……我是赫罗雷夫家族的哈拉尔。我……只是一个商人。”
“商人?”奥托便指着帐篷帘子,故意说:“门口杵着一颗头颅,那是你们的王。哥特兰王已经死了,你们新的王呢?让那个家伙过来,这样我还能考虑一下你们的投降。”
哈拉尔略微有些慌神,同样的心里也是窃喜。掌管祭坛的那些祭司希望哈拉尔担任新的大王再与罗斯人讲和,危机之刻担任大王没有任何好处,唯一的作用就是变成牺牲品。
哈拉尔再度强调:“我只是一个商人。”
“商人?不见得吧!”奥托拧拧脖子,他已经有些不耐烦。同时坐在左右的人们,包括留里克在内,大家都觉得事情过于蹊跷。
“你说出实情吧!”留里克突然发了话,“我可以约束战士。说出实情,没有人会加害你们。”
哈拉尔的眼神轻轻撇过去。一个年轻的漂亮男孩?此人说话极有分量?
正当哈拉尔由于之际,奥托又是一声怒斥:“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还是维斯比,你们的新王到底什么态度?”
“是!我们……”哈拉尔自知毫无保留情报的必要,必经现在的维斯比已经和废墟没什么区别。“我的确是一个商人,包括被你们杀死的大王哈拉尔,本身也是商人。”
“你们的新王呢?”
“已经没有新王!我们只有十多户大商人,有的在战场上被你们所杀,有的昨日强行划船离开,又被你们的船队全部击沉杀死。维斯比的人们为了抢夺财物自相残杀,街道里到处都是尸体,就像……我路过的战场那样。”
居然还有这种事?!
留里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闻,倘若是真的,那么敌人竟在高压恐怖之下自相残杀了?
“难道?维斯比现在成了一座空城?你们甚至没有再选出一个王。”留里克探着脑袋问。
“一切都已经完了!”说着,哈拉尔指着南方:“一些人去了那里,他们一定会饿死渴死在树林中。祭司们也逃走了,他们要去奥丁神庙避难。整个维斯比只有极少数的人在坚持,他们都是些老人和幼儿。”
留里克已经听出个七七八八:“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维斯比最后有权势者?”
“大概……是这样。”
“哦?你就是新的王?”
“不!我不是王,从没有这样想,我只是一个商人。”哈拉尔急忙否认,仿佛自称是王就是弥天大罪。
奥托震怒了,他质问:“一个商人?你来做什么?你来乞和?为谁乞和?”
“是我的家族。”
“是吗?我还以为你要给其他人乞和,想不到你关心的只有你自己?”
听这话,似乎罗斯的老首领很不满意自己的说辞?然事已至此,哈拉尔已无意再改变想法。
“我何必关心其他人?我是一个商人又不是战士,我有很多的钱,我将它们拱手相让,只想买来一个和平。”
嬌妻撩人:別惹危險總裁 筆下墨
说罢,哈拉尔立刻勒令随从将那个箱子推到面前,他亲自打开箱子展露满登登的银币。
“这是一百磅银币。”
奥托眯起眼睛:“你难道觉得,仅仅这点钱就能买到你的和平?我们罗斯军队杀死了你们数千人,我们的损失微乎其微,现在仍有三千人的大军。我军可以轻易占有维斯比,所有的财富都是我的。”
哈拉尔灵机一动,急忙谄媚:“这仅仅是一个见面礼,仅仅代表我投降的诚意。我的家族将对你们很有用。你们进入维斯比,一定不知道商人们把钱藏到了那里,这些我基本都知道。你们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拿到整个维斯比的财富。还有,伟大的罗斯首领,请您看看这位女子。”
事情终于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这是我的女儿亚丝拉琪,她的美貌就像是阿斯加德下凡的仙女。我把她进献给你,做你的女人。”
奥托猛地一怔,眼神飘忽不定看看左右。不错,大家的眼睛都在盯着那美人的面容与身形。
“做我的女人?哈哈,我已经太老了。”奥托又是摆手也是摇头,完全是拒绝的模样。
哈拉尔有些慌神:“那么,献给你的儿子,我也是愿意的。我的女儿一直渴望嫁给真正的战士,她已经十六岁了,在过去的四年里我推掉了所有商人的提亲,只为等待一位真的战士。罗斯人,就是真正的战士!”
如此奉承的话让在场的罗斯军精英们心里美滋滋,大家多数也深知,这话术的背后只是此人渴望的安全保障。
血色玫瑰
奥托被哄得心情大悦,他示意儿子留里克:“孩子,这个女人做你的妻子……”
像是后背被一根钢针扎了一下,留里克脑袋嗡了一下又急忙站起来:“不行!这太荒谬了,她明显比我年长太多。”
“哦?仅仅是这个原因?你也没有到十二岁,奥丁也不希望你违反规矩立刻结婚。”奥托又带着高傲看着哈拉尔颤动的眼神:“忘了介绍了,这是我的独子留里克,正是我军的统帅。莫看他只是一个孩子,前日的大决战正是他指挥,将你们哥特兰军快速击败。”
龍佛妖神錄
亚丝拉琪早已死心,她现在是嫁给谁都行,只要能通过这场婚姻换取家族的和平。想不到罗斯首领父子居然接连拒绝,这不仅是她始料未及,现在的她更要接受哥特兰军队竟是被一个漂亮的男孩击败。
其实留里克也憋着一股劲,完全是获悉了这女子的名字,他听了几乎要哈哈大笑。
Aslaug的确是哥特兰人,难道她不该是丹麦人拉格纳的妻子?这个女人因被法兰克史官有过寥寥记录,才被确定是真实存在的女人。
留里克姑且相信传言中的美女亚丝拉琪,就是眼前的这位女子。还别说!公平的说目前年仅十六岁的她有着大人的身材,也有着近乎孩童的稚嫩五官。她眉头深邃,下巴是比较少见的锥形,这说明她过去的日子里所吃的必多是松软之物,的确是养尊处优的仙女。
听了哈拉尔的一席汇报,从内心里奥托已经无意对这家人动粗。
“亚丝拉琪!你叫亚丝拉琪?现在抬起头看着我。”奥托命令道。
少女缓缓抬起头,使劲吸了一下鼻子,努力摆出平静的面容。
“你渴望嫁给一位勇士?回答我!”
“是!我唯一的条件,是通过我的婚姻,罗斯人赏赐我的家族安全。”
美女總裁戀上我
“不错,一个讲情义的女人。”奥托一直注意到大侄子阿里克见到美女那探着的脑袋,现在已经拿定了主意:“既然如此,我就把你许给我的侄子阿里克。他是一位真正的勇士,死在他受伤的哥特兰战士超过三百人!他被奥丁眷顾,虽然受过伤也从未得过疾患。他还去过南方的未知之地与遥远的东方。怎么样?这样的勇士才能做你的丈夫。”
奥托本以为亚丝拉琪会大为欢喜,他实在想不到,听到阿里克名字之际,对于少女完全是晴天霹雳。
甚至是哈拉尔的嘴巴也在打哆嗦,想不到“屠夫阿里克”居然就坐在自己不远处。
“怎么样?你在发呆什么?害怕什么?”奥托呵斥一声,又立刻勒令早就跃跃欲试、现在已经狂喜的阿里克:“去!现在带走你的女人。”
“好勒!”阿里克应声而起。
固然是家里还有个带娃的佩拉维娜,她的正妻不假,但传统也规定了,优秀的男人可以迎娶多个妻子、豢养一大堆女奴。
已经掌控了大量钱财、战争里立下大功的阿里克,他渴望对哥特兰仇敌进行最彻底的征服。那么将这位哥特兰最美的女人占为己有,岂不是很好?
他一把拽住亚丝拉琪的胳膊肘,不料少女竟在较劲儿,还别说这较劲的力气可比佩拉维娜强多了。
凭借着战士的直觉,阿里克敢判断这个女子绝非看起来的柔弱!她绝对是一个女战士,只因她右手两根手指的特殊性被阿里克发觉了。
科文人和芬人弓手,拉弓都佩戴鹿骨做的扳指,并以扳指钩弦。
罗斯持弓猎手和别的部族弓手,几乎都是食指与中指钩弦。
亚丝拉琪的这两根手指意外的粗壮一些。
“你给我起来吧!”阿里克一个使劲,将她整齐拉拽起身。
奥托有点不悦:“亚丝拉琪,哥特兰的女人,难道我的阿里克配不上你?这里没有你讨价还价的资格!给我老实点!我警告你,我无所谓你是否是阿斯加德的仙女,但奥丁的确站在我们罗斯人的立场。你可以拒绝,很快你和你的父亲,连带你的家族的所有人,你们的脑袋全部杵在木头上。”
哈拉尔也急了眼,固然他非常不喜欢“屠夫阿里克”的残暴,不过这番零距离的大量,所谓的“屠夫”看起来也挺英武,至少比那些满脸横肉的商人好很多。
“亚丝拉琪,不要拒绝!他就是你的男人,为了我们的家族,你必须……”
一瞬间,她遵从父亲的叮嘱放弃了的抵抗,勾着头任由阿里克将自己带走。紧接着,亚丝拉琪竟坐在了阿里克的身边,成为众多罗斯军队精英力量的一份子。
破身虐妃 花開不息
穿成炮灰之反派養成計劃
虽然出现了状况,奥托自觉很好的办完了事,态度又变得和善起来:“我们罗斯人是讲道理。你献出一半的家财,再献出你的女儿,我就许可你的投降也会保障你家族的安全。以后别做哥特兰人,就做我们罗斯人。你的家族以后为我的家族服务,为我的留里克服务。”
这就是安全声明吗?看起来是的。
对于维斯比,哈拉尔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罗斯人已经成为了一个强权,再看看罗斯首领的气魄,哈拉尔可不觉得此人乃至整个罗斯部族,会是臣服于梅拉伦人。
当然,作为商人家族赚钱才是最重要的,虽然女儿被送给了声名狼藉的阿里克,换来家族的安全与未来的希望,女儿的牺牲是值得的。就是对于她,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实在内疚。
哈拉尔和亚丝拉琪,父女二人都是听信了那些糟糕的传闻,事实也的确是如此,阿里克就是一位复仇心上了头,连敌人养的家禽都要砍一刀的奇人。但这从不意味着他会对自己的女人下狠手。
他是一位冷血莽夫不假,那只是对于敌人。现在他掌控了据说是哥特兰岛最美丽的女人,他只想快点做完结婚的仪式,最好就在今晚落实。
你說愛情不過夜 木流年
哈拉尔带来的是振奋人心的情报,留里克决定相信这个男人,即维斯比已经成了一座糜烂的空城。
军事统帅留里克当即做出决定,大军停止任何的修整,在中午吃过饭后全军奔向维斯比,晚餐就在城里吃。
有只僵屍纏上我 偏偏太胖
看似松散的罗斯大军开始集结,他们快速掩埋战死兄弟最后的骸骨,罢了抓紧时间啃掉鱼肉干。
广大的战士一想到维斯比城里还有大量的牛羊、金银,甚至的库存的麦子,肚子就开始不受控地咕咕叫。
罗斯大军开始整队,虽说两支勇士旗队减员不少,排成矩阵的队伍仍是英武的。
各旗队排好阵列,旗手扛着旗队的旗帜,开始踏着整齐的步伐前进。
念及愛你無荒年 又又又戈
尤其是斯拉夫旗队,八百只长矛如同行进的树林,他们整齐的步伐给予哈拉尔与随从巨大的震撼。
大量的驮物驯鹿又拉着装满货物的小车,还有些人在推拉着装载某种重型器械的双轮手推车。
哈拉尔使劲揉揉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一群女孩和男孩,这群极为年幼的战士也排着非常整齐的队伍,他们或是带着弓,或是一种平行于木头的弓,紧紧跟随前面的队伍。
看来罗斯人也是出动了他们部族的一切力量,就是罗斯首领居然被孩子也训练出了战士,为了这场决战,罗斯人怕是准备了好多年月吧!
而这还仅仅是罗斯人的力量,哈拉尔看着这一切眼睛都直了。
看吧,就是这样一支行伍整齐的大军踏过满是灰白死尸的战场,他们几乎没有损失的样子,而战场上躺着多达九百名丹麦佣兵。
三國鑄神兵 壹飛
“罗斯人如此强悍,倘若丹麦人的大军来增援了,最后失败的还是丹麦人吧!”哈拉尔已经不敢想下去,而是勾着头忙于赶路,他急于离开这片可怖的战场。
至于家族的未来,就全看罗斯人的发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