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772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是演技派 起點-第六百五十章 鋼的琴2分享-g87z7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我们回来啦!哎,刚才我在楼下碰到郝老师了,郝老师还说你最近怎么这么忙,都好长时间没有聚一聚了……”
“喂,我跟你说话,你听见了没有?”
“……”
“喂!”
“啊?哦,你说什么?”贺新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在发什么愣呢?”
程好换了鞋,趿拉着走过来看到他手里正拿着《钢的琴》的剧本,不由道:“你在看这破本子啊?”
“是啊,我觉得挺好的。哎,这位刘蒙导演你认识?”
“认识啊,上学的时候比我高两级,舞美系的。”
夜色溫柔
“他找你演淑娴?”
“那当然,总不能是小菊吧!”
程好面露得色,继而又嫌弃道:“不过这个角色发挥不大,而且剧情平缓都没啥特色。”
“我觉得挺好的,里面的人物一个个都有血有肉的,很真实!我建议你还是再好好看看。”贺新道。
“真的么?哦,我都差点忘了,你老家也差不多是这种情况吧?”
“呃,对。我觉得象陈桂林、淑娴、小菊,还有王抗美、汪工这些人特象我的父母还有当年都下岗的那些叔叔阿姨。我刚刚看着剧本,想起当年的那些事情,一幕幕特别清晰……”
说着,他不由苦笑道:“想想我当年的那副样子,如果不是偶然遇到了小帅导演,走上了拍戏这条路,现在我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如果当初我留在老家没有出来,可能就是另一个陈桂林。”
“你想演陈桂林?”
“……”
贺新一时失语,这么多年来他早就接受了这具身体的身份,和原主的记忆更是早已融合,很多时候上辈子的记忆只是作为一种优势的工具,而他更认同自己是贺新而不是上辈子的贺孝祖。
恃寵而嬌:指定娃娃王妃 笨袋袋
也正是源自于此,让他剧本里的陈桂林、淑娴这些人有种特别的认同感。
“我不知道,可能吧,不过今年我没有档期。”贺新神情犹豫的摇了摇头。
“别呀,既然你感兴趣,要不然就咱俩合作吧!”程好却眼睛一亮道。
贺新闻言,莞尔一笑道:“咱俩不是刚合作过嘛,再说《风声》还得继续合作,你不嫌腻啊?”
“这有什么呀,《万箭穿心》你的戏份太少了;《风声》咱俩可是一对敌人,都是不一样的风格。陈桂林和淑娴才是真正一对情侣嘛!”
“说的象真的一样,这是人家刘蒙导演的本子,你说的就能算啊?”贺新失笑道。
“那就聊聊呗,你这么大一个影帝加盟,恐怕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贺新被女朋友说的真有点心动,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谈谈也行。”
……
工体,咖啡馆。
这年头国内的咖啡馆大体有个特色,就是既卖咖啡,又有茶水饮料供应;既经营西餐,又有中式的商务套餐,特别符合中国人的消费特点。而且环境优雅,很适合情侣幽会或者商务洽谈啥的。
天峫神兵
絕品妖修
一个戴着眼镜,发际线有些堪忧的圆脸男子靠窗而坐,面前摆放的一杯咖啡早已没了热气。他的神情忐忑中夹杂着焦虑,时不时地往窗外望一眼,似要从如织的人群中找到目标,可惜每次都失望的收回来。
倒是坐在他身边的那位,看起来长相有些老成却莫名有些逗比的男子倒是悠哉悠哉的品着茶。他看到好友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有些好笑,终于忍不住道:“这约好的时间还没到呢,你急啥?”
说着又不免吐槽道:“其实咱们今天就不应该来的这么早,跟上杆子似的,很容易被人看轻。照我说啊,咱们应该稍微端着点,让他们等咱们,这样才能掌握主动权……”
只是他的这番鸡贼且带有教导口吻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好友兴奋的低呼一声:“来了!”
然后就见好友迫不及待地站起来,一脸喜色的望着门口。
他不由叹了口气摇摇头,也只得跟着站了起来。
别看他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当看到一男一女推开门口那扇旋转门走进来的时候,瞬间脸上堆满了笑意,抢在好友举手招呼道:“小程,这边。”
一边招呼,一边甚至还从座位上走出来,短短几步路居然还小跑着上前迎接。
“啊,师哥,你也来啦!”程好笑着跟他打招呼。
“你是我找的,我当然得来喽!”
男子笑呵呵的跟她握了握手,接着热情且不失礼貌的朝贺新伸手道:“贺老师,您好!”
贺新看着这张似曾相识的脸,一时叫不出对方的名字。
女朋友在一旁笑眯眯的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田宇田师哥。”
“哦,田师哥,你好!”贺新忙客气的跟他握手打招呼。
他这会儿才想起来,眼前这家伙就是和汤维一起合作过一部叫《警花燕子》的电视电影,据说入戏太深,一度还疯狂的追求过汤维。
想到汤维他又难免有些感慨。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汤维如今远赴英伦留学,暂时淡出了娱乐圈。
不过好在相比原时空中远在异国他乡的汤维为了生存甚至还要上街卖艺,如今的她因为接拍《色戒》之前就已经小有名气,接拍了多部电视剧和广告,至少不会为生存发愁。
“不敢当,不敢当,贺老师,我可是你的影迷,特别喜欢你的戏……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张蒙导演,也是咱们中戏的,当年舞美系的高材生,特别有才!”
田宇一副自来熟,一边拍马屁,一边又赶紧帮着介绍了身边的好友。
我的吸血鬼先生 as木木楊
語末夏未涼
“张导,您好!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情到深處是陌路 若安夏
“没有,没有,是我们来早了。贺老师、程老师,快请坐!”
相比之下,张蒙就显得实诚很多,招呼着大家坐下,又主动道:“贺老师,得您的看重,我非常荣幸!”
“张导,您千万别客气。”
贺新摆了摆手,叫过服务员,给女朋友点了一杯卡普蒂诺,自己则要了一壶茶。
说起来挺凑巧的,别看张蒙的处女作入围了戛纳电影节的展映单元,又获得了上海电影节的亚洲新人奖的评委会特别奖,但没什么卵用,有口碑没票房,电影赔本了,投资方自然就没有兴趣投资他的下一部作品。
不过他还是凭借着《大耳朵有福》不错的口碑又忽悠到了一家愿意投资的公司,正当他心心热热开始攒组物色演员的时候,那家公司突然撤资了,那么一切都成了泡影。
正当他犯愁之际,突然从程好的经纪人那边传来消息,说是程好和她的那位都对《钢的琴》这个本子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当面聊聊。
这让张蒙顿时有种瞌睡遇上枕头的感觉,谁都知道新皓传媒的那位三金影帝老板不但出了名的眼光好,而且还特地善于发掘新导演。宁皓就不用说了,刁一男当初的情况就跟他现在的处境很象,处女作都是赢了口碑片子卖不出去,导致无戏可拍,然后一部《双驴记》,使得所谓第六代导演的领军人物又多了一个刁一男的名字。
当然在回复的时候,他也特地把自己目前面临的情况挑明了,一句话缺投资。因为当初程好是自己的好基友田宇联系的,所以对于这次会面既忐忑又期待的他特地把田宇也一起拉上。
因为已经在电话里提前沟通了,贺新便开门见山道:“这部片子大概需要多少预算?”
张蒙原本心里还在琢磨该怎么开口,没想到贺新会这么直接,愣了愣,继而忙伸出五根手指头道:“我们原来的预算在五百万左右,现在如果算上二位老师的片酬……”
贺新摆摆手道:“我们的片酬暂时不用算。”
张蒙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忙道:“那五百万足够了。”
小成本的文艺片,差不多都是这个数。贺新心里有数,又问道:“那么制作团队呢?我听范炜老师说,《大耳朵有福》的制作团队很多都是韩国人。”
“对,我跟韩国的自联映画社有合作。《大耳朵有福》是辽影厂、长影厂和自联映画社一起联合摄制的。”
贺新眼睛一亮,忙追问道:“这么说他们也有投资,可以在韩国上映?”
这种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印象,也没有任何把握的电影,自然投资方越多越好,哪怕是华艺兄弟的投资,他也是举双手欢迎。再说,还能卖到韩国去,那就更好了。
张蒙却摇摇头,道:“没有投资,也没有在韩国上映。就是摄制方面的合作,主要是考虑到他们那边经验比较丰富。”
“啧!”
贺新砸吧了一下嘴,略感失望。《大耳朵有福》他看过,作为一部现实题材的电影,摄影和剪辑都挺一般的,胜在故事感人。
他沉吟着道:“这样,既然他们没有投资,又不能在韩国上映,咱们这次就没有必要跟他们合作了。缺人的话,我这边可以帮你推荐。”
“这个……”
耽美之花城至寶 花臣
张蒙因为第一次和韩国的团队合作的不错,他原本是打算继续合作的,但他也知道新皓传媒在制作方面经验丰富,最终还是点头道:“好!”
“哦,最后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和程好今年的档期都满了,开机放到明年可以吗?”
“可以,不过最好过了春节就开机,我想多增加一些东北的元素。”
贺新笑了笑,知道所谓多增加一些东北元素,就是突出个“冷”字,道:“没问题。”
接着又问了一句:“哦对了,我想再问一下,除了我和程好之外,其他演员方面都有人选了么?”
“小菊暂时还没有合适的人选,其他的基本上都已经定了。”
说着,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好基友,特别强调道:“贺老师您放心,这些演员我敢保证都不错,里面的王抗美我就找了田宇。”
他的话音刚落,田宇忙屁股离坐,弓着腰,满脸陪笑道:“贺老师、小程,以后还请多加关照。”
如果说宁皓电影有个标志性的“耿浩”这个人物名字,那么张蒙的电影同样也有一个极具时代感的人物姓名——“王抗美”。
《大耳朵有福》中范炜饰演的角色就叫王抗美,在《钢的琴》中王抗美则是陈桂林最好的哥们之一。
既然王抗美的人选就是眼前这位田师哥,贺新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前天张奕找上门来,原本是来聊刘姜导演的新剧《黎明之前》的,结果这家伙无意中翻看了《钢的琴》的剧本,然后得知他要出演陈桂林,居然就对里面王抗美这个角色特别感兴趣。
现在看来只能跟那家伙说声对不起了。
聊的差不多了,大致情况有数之后,贺新便跟女朋友对视了一眼,然后便拿起茶杯笑道:“那么就祝我们大家合作愉快!”
……
《钢的琴》这个剧本贺新反反复复看了三遍,如果说之前他看过的所有剧本多多少少他都能挑出一些毛病来的话,这个本子真的可以说是无懈可击,他愣是找不出一丝的问题。
而且他越看感触越深,里面的剧情看似天马行空,情节荒诞,但讲述的却是一个很道理:残酷的梦想面前,任何现实都不值得一提。
高耸的烟筒,斑驳的砖墙,看到的是一群被时代嘲弄的普通工人。他们打造的不仅仅是一架钢琴,更是自己的重生梦想。可是这份梦想,却被无情的现实敲得粉碎。
剧本中描写的生活,其实并算不得什么大事。可能在现在的生活中,人们早就习惯了这份司空见惯的残酷。在那个年代,工人一年的工龄也就只有几百块钱。几十年的工龄被买断退休,也不过仅仅有几万块钱。
娶個農婦當皇後 水中花
他们本来有着体面的工作,欢快的生活,但是残酷的生活直接将他们丢进了冰冷的社会。他们也曾勤奋、善良,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些上有老下有小的人,都无所适从。
但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人们的心里还是十分的朴素。大多数人都相信,自己可以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能够克服生活中的所遇到的全部问题。虽然经历下岗浪潮,但是每一个人,都对生活充满了热情。
只要不怕苦,不怕累,每个人都能过上自己美好的生活。那个时候的人们,纯洁的让人心疼。就是这群人,面对了常人无法面对的困难。他们没钱,没文凭,没出路。他们经历了常人无法经历的痛苦。
剧中的深爱自己孩子的陈桂林,甚至让他看到了自己父母当年的影子。这也是他为什么对这个本子的剧情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之前他还在嘲笑蒋文丽的《我们天上见》文青矫情,但这一刻他真的理解她。她在自己能力范围许可的条件下,要拍一部很私人的电影来怀念自己的姥爷。那么此时他毫不犹豫的觉得投资这部电影,还想演里面的陈桂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何尝不是在怀念自己早已逝去的父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