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1p5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這個刺客有毛病 ptt-第一百八十九章 遲鈍與推理分享-c2qpk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对于一个工具人而言,这个世界最悲伤的事情,莫过于自己没有用处了。
毕竟只要自己还有用,那么自己就还有活下去的价值。
異界之逍遙戰天下 痕丶跡
但是倘若没有用了,恐怕就连活下去的意义都不存在了。
刺客原本就是一个典型的工具人。
即使贵为蜂后,也永不例外。
盛君千看着方别,轻轻叹息了一声:“但是最终圣人还是拿到了独尊功对吗?”
方别点了点头:“但是圣人没有修炼这门武功,你知道为什么吗?”
“你怎么知道圣人没有修炼?”盛君千反问道。
难道别人练没有练你都知道?
“因为蜂后殿下也没有修炼独尊功。”方别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蜂后殿下临死前对圣人说过什么,总之,虽然说圣人最后得偿所愿拿到了这门堪称绝世的武功,但是他自己没有修炼。”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件事情,那就是因为,圣人将这门武功交给了薛平。”
薛平就是蜂王,蜂王则是上一任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修炼者。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了。
大概也是因为这层关系,所以当方别发现汪直拥有这门功法的时候,第一个将其指向的人就是秦。
毕竟也只有秦拿到了独尊功,然后再传给汪直这一种解释。
盛君千点了点头。
他能够理解。
如果圣人自己修炼了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那么定然不会将同样的武功教给薛平。
就算是简化版本的也不可能。
其原因很简单,别人可以和他人修炼同一种功法,但是圣人不能,圣人九五之尊,至高无上,就好像他不会容忍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女人一样,他也不会容忍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武功。
但是那么问题又来了。
盛君千看着方别:“所以说圣人其实有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更强的武功?”
如果自己得到一门武功而不去修炼,要么是自己不适合,要么是自己有更强的。
而如果将这门武功传给其他人而自己不修炼,除了这门武功像是葵花宝典一样有着极大的弊端,要么就是自己所修炼的功法不兼容。
那么问题来了,任我行将葵花宝典交给东方不败的时候,自己竟然连看都不看这门武功一眼,究竟是绝世武功的诱惑力太大所以不敢看,还是说根本不屑于看?
其实从某种情况上来说,圣人和薛平的关系,是很像任我行和东方不败的关系,只是唯独的区别是薛平并没有如同东方不败一样反水,顺便将圣人关进西湖黑牢里面十六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方别淡淡说道:“但是我可以确认,圣人没有修炼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我还可以确认。”方别看着盛君千:“或许这位圣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
“或许?”盛君千问道。
“或许。”方别点头。
“毕竟从来没有人见过那位圣人出手,他似乎也不需要出手,他才是真正的麾下强者如云,周围被庇护地固若金汤,如果说那些名门正派的掌门人就好像是固守巢穴的猛兽,那么他就是高高飞翔在天空中的巨龙。”
“没有人有机会向他挑战,他也不需要展示自己的武力来彰显自己的统治力。”
“但是他杀了蜂后,同时天下间的所有武功典籍包括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都经过他的手,并且他还一心追求长生不老的境界。”
“你说他是真的弱不禁风,只需要一个力士近身五步之内就能够取他性命。”
方别看着盛君千:“我是不信的。”
極品田園 默默唧唧的貓
“但即使这样,你们也在与他为敌?”盛君千问道。
大概很早之前,方别就知道蜂巢的幕后隐藏着这样一个可怕的幕后黑手,但是知道未必就等于要说出来。
毕竟这样深沉悠远的黑暗,有勇气将其彻底掀开的人真的不多。
“我们没有。”方别平淡说道。
方别当然没有和那位圣人为敌。
他们只是在装作不知道那位圣人的存在,既然这样的话,和朝廷为敌,就不等同于和圣人为敌。
“那么清净琉璃方和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又是怎么回事?”盛君千不由问道。
这是盛君千所了解到的与那位圣人相关的事情。
清净琉璃方虽然没有长生不老之效,这一点服用者何萍与商九歌都可以证明,但是明明在东厂已经对此物露出觊觎之心,乃至于霍萤家族都被此物连累的时候,方别和何萍都没有将此物拱手让出。
“因为这是与任务无关的事情。”方别理所当然说道。
“去霍家尝试破解清净琉璃方是我们的私人行为,并且蜂王大人也没有阻止。”
“至于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方别顿了顿。
之前宁欢一直都在西域,以宁欢的武功造诣和在罗教的身份,即使是蜂巢乃至于朝廷出手,都很难奈何得了他。
所以虽然一直有大悲赋和独尊功可以合二为一的传说,但是其实现难度却相当的高。
但是随着宁欢出西域,乃至说蜂巢下了格杀宁欢的任务,方别也同样将宁欢杀死,却没有将身怀大悲赋的宁欢直接交给代表了东厂的吕渊,而是在确认宁欢已经彻底死透之后,才将一枚头颅交给吕渊来完成交易。
“我同样只是在执行自己的本分任务。”
少年说的坦白无害。
反正我只是一个底层的可怜小蜂针,你们高层的斗争与我没有任何关系.JPG。
盛君千想了想,发现也是。
方别一向的举动,虽然最终给那位圣人造成了一些困扰,但是从方别和蜂巢的角度来说,方别是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也只有最后因为商九歌和宁欢的两件事情,何萍和方别连续抗拒蜂巢的命令,才引出来了接下来的事端。
“我好像什么都明白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懂。”盛君千伸出手挡在面前。
“你等等,让我缓一缓。”
方别这一次实在是给盛君千说了太多的事情,这些事情严格来讲还是很有层次的,并不是杂乱无章,但是为什么自己的脑海中还是一团乱麻?
说白了可能依旧和信息量实在太大脱不开关系。
歷史進 書道
瓊瑤女主從良記
方别静静看着盛君千,然后自己平静撕咬起了烤熟的兔子。
顺便喝水。
讲故事还是挺费口水的。
而盛君千则慢慢整理了头绪。
“对了,第二代蜂后练的是什么武功?”盛君千突然抬头问道。
这个问题似乎挺关键的,但是不知不觉就被方别岔开了。
“白首太玄经。”方别简单说道。
“没听说过。”盛君千摇头说道:“然后呢?”
“然后这门武功同样被发现了,被薛平交给了圣人。”
然后圣人自己的亲生女儿就死了。
一切都是如此的简单和绝望。
娛樂大亨的秘寵:甜心小呆妻
“很厉害吗?”盛君千问道。
不同于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名声在外,这白首太玄经不仅听名字不太霸气,并且毫无名声的样子。
“不知道。”方别摇头说道:“我毕竟没有看过这门武功,并且也没有听说有人修炼过。”
“但是蜂后殿下选择了修炼,那么一定有不凡之处。”
“是圣人杀了她还是她自己修炼武功出了岔子?”盛君千继续问道。
浪漫滿屋
“我不知道。”方别说道。
“那你这一切又是怎么知道的?”盛君千问道。
方别明明知道的很多,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知道的范围,但是某些细节问题上,他又不清不楚的,真想知道方别是怎么获得这些情报的。
“因为我跟在萍姐身边,萍姐的地位很高。”方别淡淡道:“当初蜂王奉命去缉拿蜂后的时候,如果蜂后殿下下令,就如同今天一样,萍姐依旧会誓死守护在蜂后身边。”
“但是那一次,是蜂后主动要求萍姐离开,去保护当今的这位蜂后。”
“这一切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盛君千继续问道。
“五年前。”方别说道。
五年前,那个时候何萍二十四岁。
而且,似乎还没有成为玉蜂的样子。
虽然很强,但是可能没有现在这样强。
“五年前蜂后换代?”盛君千问道。
方别点头:“是的。”
“然后三年前何萍与秦一战?”盛君千问道。
“是的。”
“何萍什么时候成为的玉蜂?”盛君千继续问道。
“两年前。”方别说道。
“和秦一起?”盛君千问。
“一起。”
“那么蜂王薛平又是什么时候死的?”盛君千问道,然后顿了顿:“等等,这个我有印象,我记得好像是去年八月左右?”
“是的,去年中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蜂王,不过蜂王原本就在蜂巢出没不多,本来就是暗中运筹帷幄,但是等到朝廷传出来薛平已死的消息,我和萍姐就知道,蜂巢要大乱了。”
“因此,才会有萍姐辞去玉蜂职责,意图躲避风浪的打算。”
“但是还没有躲过?”盛君千问。
“我已经够低调了不是吗?”方别叹息说道。
“你低调这一点我是真的完全不认同。”盛君千认真说道。
“而等你到了洛城之后,一切就似乎加速起来了。”盛君千继续说道。
“秦的反意究竟是什么时候萌发的?”
“是三年前败给了何萍吗?还是在那之前,我听说是蜂王殿下将那门武功交给了秦,如今这门武功种因得果,秦也凭借这门武功成功压制了何萍控制了蜂巢,但是如果薛平不死,那么秦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作乱,但是又联想到三年前秦就开始尝试扶持汪直,这也是薛平计划的一部分?”
盛君千这样想着,然后看向方别:“薛平是怎么死的?”
方别摇头。
“我不知道。”
“这么近的事情你都不知道?”盛君千就不相信了。
如果说那些年代久远的事情,方别不清楚情有可原,但是薛平是去年八月死的,以方别的手段,也不知道盛君千就不信了。
“你总不会感觉我有胆子天天盯着蜂王殿下吧。”方别像是看傻瓜一样看着盛君千。
“再说自从我知道了蜂王就是薛平之后,以薛平的武功手段,以及他和圣人之间几十年的交情关系,我怎么可能想到他会出事?”
“我每天也很忙的好吧,光是自己活下去就要拼尽全力了,哪里还管得了别人。”
“但是你猜是圣人杀的?”盛君千看着方别。
因为方别之前说过那句,把皇帝当朋友的一个个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和蜂后殿下一样,除了他之外,其他人没有能力杀人。”方别淡淡说道:“这是一个简单的排除法。”
“如果说圣人自己背了黑锅呢?”盛君千看着方别:“这不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吗?”
在所有的故事中,最先锁定的凶手一般都不是真正的凶手。
比如说我们现在都认为圣人是BOSS,而薛平是憨逼,但是倘若事情到了最后,发现薛平没死,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反而是圣人,那这就是传说中的经典反转了。
“如果这位圣人是别人的话,这种黑锅是可能发生的。”方别淡淡说道:“事实上,薛平是不是真的死了,我并不能够确认,毕竟没有看到过那位大人的尸体。”
創世逆天錄 提筆落憂傷
變身三界女神
“而薛铃这个铁憨憨,问她很有可能被误导。”
“等等,薛铃是谁?”盛君千问道。
“你不知道吗?”方别静静看着盛君千:“对了,我还真没给你说过。”
原本薛铃的身份可能是一个很大的秘密。
但是现在来看,这个秘密似乎已经微不足道了。
“怎么?”盛君千问道。
“薛铃是薛平唯一的女儿。”方别说道:“薛平死后,她在燕京的情况很糟糕。”
“她父亲的死因可疑,虽然说圣人暂时没有追究,但是树大招风,人走茶凉,再加上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她似乎很难在燕京活过一年。”
“所以薛平的部下就将她送出了燕京,然后在秦的协助下,她被送到了洛城。”
桃色交易:女秘書
方别看着盛君千:“你现在还不明白了?”
盛君千看着方别:“艹!”
不滅劍體
这个时候,只有这个字能够表达自己的情感了。
“真是迟钝啊。”方别淡淡讽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