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qplp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030 上帝的心態發生了一些變化相伴-721yo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和马发出口令,让美加子和保奈美回到原来的位置。
和马还提醒美加子:“只是成功一次,不要得意忘形。”
“我知道!”
和马看美加子的表情,确认她真的没有得意忘形,于是才夸奖道:“做得不错,真不错。连我都被吓到了。”
美加子嘿嘿笑起来,但马上想起和马“不要得意忘形”的提醒,赶忙把嘴角拉平把笑憋住。
保奈美这边,看得出来她已经打起十二分精神,完全是要跟强敌一较高下的架势了。
具体来说,就是她头顶的海燕词条像烈火一样燃烧。
刚刚她头顶这一串,看起来是个微氪玩家的ID串。
现在嘛,一看就没少充钱。
和马有点担心美加子被打伤。
不过现在美加子护具都好好的穿在身上,只要保奈美贯彻点到为止的原则,伤也只是淤青程度的小伤。
连剑道有点淤青那是家常便饭。
和马轻轻挥手:“开始!”
保奈美再次发动进攻,攻击路线和刚刚一样,只是速度快了非常多。
看来保奈美也不服气。
她不信美加子还能防下来。
保奈美的竹刀挥下的时候,和马甚至听到了划破空气的声音。
电光火石之间,两声清脆的声响,几乎同时响起。
保奈美的竹刀打在美加子的面罩上,美加子的竹刀则命中了保奈美的手甲。
美加子并没有接后续的戳胴甲的动作,而是扭头看和马:“谁赢了?”
和马先看了眼神宫寺,发现神宫寺刚好在看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交给你定夺了。”
“第二回合,保奈美胜。”和马说。
美加子长叹一口气,肩膀直接垮下来:“我就知道。刚刚打出去完全没有‘得手了’的感觉。”
“别灰心,差得不是很多。”和马安抚美加子道,“继续练习的话,你说不定能在切落技术上和我看齐。”
“等一下!”花城学长插话道,“刚刚那一剑,你们能看清楚?”
和马:“我能看清楚。”
花城学长皱着眉头,盯着和马看了几秒,选择了相信和马,然后他扭头问担任副裁判的神宫寺玉藻:“你也能看清楚?”
神宫寺玉藻摇头:“不,我完全看不清楚,这已经超过我的能力范围了。”
花城学长松了口气的样子。
这时候高见泽学姐冷不丁的说道:“我们东大的剑道部,一直被日体大和东海大的剑道部看不起。毕竟大学联赛也好,玉龙旗也好,我们都输了。今年看起来,至少玉龙旗这种一个人能打穿的,我们能赢。”
和马不由得扭头看高见泽学姐,总觉得她忽然说这番话,是在阴阳怪气花城学长啊。
讲道理,保奈美这种在成为和马的徒弟之前一直接受名师指点的人,实力本来就不弱,然后又有个人经历形成的词条加成,还有实战经验。
她比花城学长强很正常。
但是在不了解情况的外人看来,就是东京大学剑道部副部长花城学长甚至看不清一个女孩子的剑路。
被社团经理阴阳怪气也正常。
不过考虑到花城学长是高见泽学姐的舔狗,而学姐显然也知道这件事,那这个阴阳怪气就有点微妙了。
和马认真的考虑了十几秒,最后决定不过问别人家的事情。
两个人的感情问题不归自己这剑道师范管,何况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麻烦事还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这也符合日本社会的一般做法。
和马:“日体大和东海大强手如云,而且玉龙旗会有很多民间高手参加,我想拿玉龙旗,还得多多练习。”
“可我看桐生君和部长打已经百分百胜率了。”高见泽学姐看着和马说,“我一直觉得奇怪,桐生君为什么从来不练型,到了剑道部的道馆就各种找人对打?”
——为了刷经验啊!
蛇蠍皇上,本宮承包了
户田学长,有十八级呢!是个大经验宝宝啊!
但是真相不能说,和马只好现编理由:“我的型已经炉火纯青了,所以现在更倾向于招式的活用。和不同的人交手有助于提高我这方面的能力。”
高见泽学姐疑惑的问:“可你除了平中实先生来指点的日子之外,大部分时候都在和户田学长对打啊。”
和马心想你说对了,因为刷他经验值来得最快啊。
“户田学长毕竟是社内除了我之外最强的选手嘛,找他对练的次数当然比其他人多,这有什么问题吗?”和马反问,“我也时不时会和花城前辈对打啊。”
和马说着看了眼花城学长,发现他沉着脸不说话。
这时候美加子催促道:“和马!我跟保奈美都等着呢!”
“好的好的,这就发令。”说完和马确认了一下两人都已经准备好,便举起手。
“开始!”
这一次,保奈美没有选择直接攻击,看来刚刚那一下确认过自己能用正攻法突破美加子的防御之后,她打算寻找其他的获胜方式。
保奈美开始往侧面移动。
美加子也反向移动,两人开始绕着两人之间连线中点缓缓的绕圈。
这也是剑道对决中的常见场景。
基本功不好的一方,可能在移动过程中出一些小纰漏,立刻就会被抓住。
当然竞技剑道不涉及生死,所以这个对峙过程被大大缩短了,大部分人就是做一下心理建设深呼吸一下就上了。
这次也是如此,保奈美忽然前踏一步,举刀。
美加子也立刻反应,然而保奈美这是假动作,根本就没突上去。
而美加子已经动了。
她想好了格挡之后快速反打的套路。
本来格挡的时候手没有竹刀碰撞的感觉,一般人就不会接反击了。
但是美加子太专注于自己想好的套路,没反应过来,反击的竹刀就向着保奈美的头盔打过来。
保奈美侧身,然后横挥了一刀,啪的一下打在美加子的胴甲上。
这一下,连高见泽都看懂了,是非常漂亮的一击。
“漂亮!”高见泽拍起掌来。
和马:“保奈美得本,很漂亮的侧身。”
99度愛戀②情迷大牌棄妻! 子桑菲菲
專權首席的契約婚禮
保奈美收招,叹气:“最后还是下意识的用了竞技剑道的打法,实战中是七伤拳啊,美加子被开膛破肚,我丢一边肩膀。”
“我为什么要被开膛破肚啊!”美加子嚷嚷道,“除了和马之外,我们其他人一辈子都碰不上真剑战斗的机会吧?”
保奈美:“有备无患没有坏处。”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没有刀啊!就算是那种现代锻造的不锈钢刀,也好贵的!”
日本刀这玩意,有一堆讲究,哪怕是现代那种流水线生产的刀,也要讲一点“工匠精神”,而扯上了“工匠精神”,东西就会毫无意义的死贵。
和马:“你要想拿真刀练习,我可以借正宗给你。”
“诶,可以吗?”
“当然可以,正宗还会高兴呢。”和马看了眼摆在都合奈保子泳装海报前的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你练完记得把它抱在胸前,隔着刀鞘温暖一下就好。”
美加子拍了拍胸口:“抱在这里?这有什么意义吗?嗯?嗯?”
美加子忽然坏笑起来:“噫,和马~你目的不纯!”
保奈美:“你还来吗?”
“来!当然来啊!我刚刚只是没刹住车!我感觉已经可以看见打赢的曙光了!”
美加子精神抖擞的说。
和马看着她,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有这份追求更强的欲望,美加子一定会变得更强。
但是,按照现在和马从平中实等人那里听到的说法,美加子不经历一些历练获得词条,最多也就练到三十级。
光有变强的欲望大概没法越过这条鸿沟。
将来道场的大家纷纷突破三十级的时候,这份变强的欲望,反而会给美加子带来压力和焦虑。
到时候只能靠和马这个启明星来开导她了,说不定还得抄一首《平凡之路》送给她,告诉她平凡是唯一的答案。
和马看着美加子再次向保奈美发起挑战,决定现在先老老实实的为她加油好了。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考虑。
三十级还早呢。
在和马这样想的同时,保奈美以毫厘之差击中了美加子的手甲,用的正是切落的技巧——当然熟练度远不及和马和美加子。
“啊啊啊!被自己的特技打败啦!”美加子大喊,“不行,再来!我不信!”
和马看着两人又回到了各自开始的位置,笑着下达了口令。
就这样,美加子和保奈美又对打了十五个回合,结果美加子竟然又取得了三次胜利。
“不错不错,进步很大!”和马拍着手,连声称赞美加子,“保奈美也很厉害,现在你已经是我也不能小觑的对手了。今天差不多,收拾收拾该上学去了。”
和马话音刚落,从刚刚开始就变成闷葫芦的花城学长开口道:“等一下!我要和藤井美加子你,来一场比试,就按照一般竞技剑道的规则。”
美加子看了看花城前辈,说:“前辈你还要热身,还要穿护具,时间来不及吧?还是说前辈你和我一样,第一节没课?”
花城前辈:“我今天连第二节都没课。”
“是吗,那好呀!请多多指教。”
保奈美一边脱护具一边说:“我就不奉陪了,我第一节有课。和马,浴室借我淋一下,出的汗有点多,可能有味道。”
“自便。”和马做了个手势。
保奈美向更衣室走去。
高见泽学姐也一起走向更衣室,给花城前辈拿护具和道服。
神宫寺玉藻:“等一下!非道场学生用护具和道服要给租金的!”
众人一起扭头看着她,连保奈美都停下脚步回头看。
神宫寺玉藻面不改色:“不给租金,千代子会生气。”
“我给就是了!”花城学长说。
……
就这样,南条保奈美换了衣服淋了浴,出门上课去的同时,花城学长换好装备站到了藤井美加子面前。
“礼。”和马还是在裁判位。
近戰法師
两人行礼,摆开架势。
和马:“开始!”
花城学长直接向美加子冲过去。
和马一看就知道,这是要让竹刀进入交锷状态,然后靠体重把美加子撞歪,从而制造机会。
这一招竞技剑道中经常被块头大的用来欺负块头小的,和马刚穿越过来,和千代子的对决就用了这招。
反正竞技剑道里交锷状态持续时间长了裁判会把两人分开,在裁判下达分开口令到两人回到起始位置为止,这段时间任何攻击都是无效的。
而交锷状态下也基本不可能取得有效打突。
所以这一下撞过去基本没风险,万一对面下盘不稳,有了破绽,就能得本。
如果对面不硬顶,选择后退,这就有个很现实的问题,人在后退的时候一般不如往前走姿态稳。
剑道上讲“进退自如”,这个自如就体现在“退”上,很看基本功的。
总之花城学长采取了竞技剑道的常见战术,猪突上前。
美加子大喊:“哦啦!”
竹刀的先革直接戳到了花城学长的面罩上。
和马:“你怎么也用起香取神道流了?”
“怎么,保奈美用得,我用不得?”美加子终究还是得意洋洋起来,似乎要把刚刚被保奈美碾压的恶气都出了一般,“而且这招也不难啊,不就是松开前面的手,用后面的手把竹刀往前送嘛,so easy!”
“你还拽起英文来?”
“我可是上智大学英文系的啊!怎么,不能拽自己本专业的东西?”
“你可以拽,可以拽。”和马说着把目光转向花城学长,“学长,还要继续吗?”
“继续。”花城学长回到起始位置。
和马忽然发现,花城前辈脑袋上出现临时词条了!
但是,这个词条一看那颜色和特效,和马就感觉是个负面词条,再一看内容果然是个负面词条。
阴霾
对,这个词条就叫阴霾,时间长达36000秒,有点长的。
说明则一如既往的充满了和马的系统的风味:上帝的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
看来刚刚花城学长实力更强却用了比较赖皮的战术,结果却失败了,对他的心态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
和马想笑,但又怕给花城学长造成更大的心态变化,毕竟自己是裁判,得中立一点。
他板着脸,严肃道:“开始!”
这次和马一发令,花城前辈就把竹刀横在面前,挡在面罩前。
这也是竞技剑道里常见的耍赖架势。
和马心想花城学长你不至于吧……
美加子一看这个架势也呆住了,毕竟在竞技剑道中,怎么打这个架势一直都是老大难问题,讨论了几十年,最后结论都是除了靠硬实力硬吃之外,没有什么好的破解办法。
正因为这样,强者打弱者摆这个架势就非常的无解。
和马上辈子甚至见过玉龙旗得主打业余爱好者摆这个架势。
和马小有兴致的看美加子怎么应对。
然后,美加子——
她也摆了一样的架势!
和马想笑。
不愧是你啊。
此时的场面非常的僵硬,因为这个架势它不好进攻,它反打厉害。
两边都这样摆,就没人进攻了。
和马看着这两人大眼瞪小眼,忽然有个想法:要是只狼开了PVP模式,大概就是这种样子了。
谁都不敢进攻,怕被完美格挡然后吃反击,只能这样面对面干瞪眼,疯狂连点格挡键。
两人干瞪眼足足一分钟,和马开口了:“那个,你们要不重来吧。都别摆这个姿势了。”
花城学长:“同意。”
美加子:“嗯。”
下一刻花城学长切换成上段架势,美加子则摆出了中段。
花城学长忽然大吼一声:“喝!”
但是他没有攻击,只是向前踏了一步就立刻停住。
美加子完全没动,看来她吸取了刚刚被保奈美骗了一招的教训。
花城学长后撤一步离开美加子的攻击范围。
其实刚刚美加子如果出手,只要够快,就能得本。
如果是和马来打,已经得本了。
然而美加子显然不想赌自己的速度。
花城前辈再次大喊一声,这一次他真的出招了。
美加子灵巧的往旁边躲闪。
花城前辈立刻接了一个横斩,结果美加子一缩头躲开了横斩,弯腰状态对着花城前辈的胴捅了一竹刀。
和马鼓掌:“打得好。活用了自己灵活的优势。花城前辈的横斩变招也很快,只可惜高了一点。”
和马想起来北辰一刀流有一招专门对付横斩,也是缩头躲开,然后向前刺击,不过北辰一刀流这招刺击是单手,另一手空出来抵住对面横斩的胳膊肘,不让对面把手收回来。
北辰一刀流很多这种抓对面手甚至衣领的招式。反正怎么脏怎么来。
花城学长一副难以释怀的模样。
“再来!”他说。
和马:“前辈,讲好的竞技剑道规则。按照竞技剑道规则,你被拿了两本,已经输了。”
美加子:“好耶!”
花城学长长叹一口气:“怎么会这样?我这些年,好歹也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啊!这难道就是平中实先生说的,心技一体导致的差距吗?”
不不不,和马心想,你错了,这个道场会心技一体的现在只有我,保奈美也摸到边了,阿茂将来应该也行,唯独美加子,连词条都没有。
姑洗徵舞(九功舞系列) 藤萍
美加子:“没错,我跟随桐生师父修行一年多,已经领悟到一点点心技一体的要义了!”
你领悟个鬼啊!
和马:“你不要听她瞎说。今天学长你输,是因为你心态裂了。”
“心态?果然是心技一体……”
“不不,就是心态。学长你在第一回合被美加子出其不意的偷袭得手后,心态就炸了。”
日语里是没有心态炸了这个说法的,所以和马说的是“BOOM了”,用了个英文,简单直白。
花城学长若有所思的看着手里的竹刀。
和马看见他头上的临时词条的持续时间直接少了一个零。
——原来我还能当知心大哥哥?这效果,立竿见影啊!
和马正要乘胜追击,再拉花城学长一把,学长开口了:“也许你说的有道理。让我一个人静静。”
说完他向更衣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脱护具。
和马打算叫住学长,却看见高见泽学姐在对自己做嘴型:“我来。”
然后学姐拿着毛巾上前,递给花城学长:“我刚刚那样说,只是想激将一下你。抱歉,没顾及你的心情。”
和马半张着嘴,和美加子对手一眼。
美加子忽然媚眼一转,然后嚷嚷道:“哎呀,我也出了好多汗啊。”
“给。”神宫寺玉藻递上毛巾和水壶。
美加子:“呃……谢谢。”
和马笑了,看了眼墙上的钟,笑道:“我们也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