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qbyr精彩都市言情 三界淘寶店討論-第2422章 河底的回憶鑒賞-27×46

三界淘寶店
小說推薦三界淘寶店
两人神情激动地不知道说着什么,但是很快两人的怒火都被点燃了。
穿着兽皮的男人刚要动手的一刹那,身后却倏然射来一支利箭。
这利箭直接刺穿了他的胸口。
他转过身,不可思议地看着胸前的伤口,他的背后,是一双失落之中夹杂着愤怒和记恨的双眼。
男人的身体向后仰倒,摔进了河水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地球編劇在無限 烏鴉的馬甲
那个背叛了他的弟子,被其他忠于他的弟子一拥而上,乱刃分尸。
而他的敌人,则将他的弟子们全部歼灭。
就在敌人转身要走的时候,原本平静的河水却泛起了巨大的波涛来,这不是一条河,分明就是一条江么!
巨大的水墙涌起了数百米之高,翻滚之间,一张绝望而愤怒的脸出现在了他的敌人面前!
与这张脸一起出现的,还有无数黑色的影子,咆哮着将那些逃命的敌人们卷进了河水之中。
河水的沸腾平息了,原本变为黑红之色的河水也恢复了清澈。
但是河水已经变质了,宁小凡依然可以看到,一张充满了怨恨的脸在河水之中若隐若现。
鐵血詭兵 浪淘紅塵
他眼前的画面再次变了。
他不知道这是经过了多少年,但是这一次画面之中出现的人们,身上已经穿的不是简单的兽皮和树叶了,他们的身上已经出现了早期的用纺织技术制成的衣服,虽然料子简单而普通,但起码已经可以将身体遮挡住了。
出现在画面之中的是几个追逐嬉戏的小孩。岁月的流逝,他们早已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这里充满这多么恶毒的诅咒。他们只是把这里当做自己的游乐场,尽情地在水边嬉戏打闹。
一张邪恶的脸再次露了出来。
几个孩子都没有注意,水面已经逐渐地离他们很远了,他们已经站在了河水的中央,但是让人惊愕的是,居然没有掉下去,而是如履平地一般!
突然!
狂风暴雨迭起,河水如高墙一般四面卷起,几个孩子惨叫着被河水吞噬。
风和日丽,河水平静不息。
谁也不知道,几个孩子究竟去了哪里。
画面并没有就此打住,那几个孩子被河水卷走之后,灵魂开始逐渐由纯净的透明色变成了黑色,慢慢地,也变得邪恶了。
时光再次飞逝,这次出现在画面里的人们穿着的衣服已经从粗麻变成了织绣品,精美的不止一个档次。
几个女孩在河边洗衣服,但河水忽然暴涨把她们卷了进去。几个吞噬她们的黑影之中,就有之前那几个被河水卷走的孩童。
他们已经被黑影同化了。
之前那个男人刚刚掉进水里的时候,水中的黑影不过数十个,但是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上百了。
宁小凡眼前的画面再次流转,人们的衣服变得现代了起来。
数十个苗人打扮的年轻人,手持屠刀,杀气腾腾地站在了河边。他们显然是都知道河岸的传说,因此互相看了一眼作为鼓励之后,下一秒,同时跳进了河水之中拼了命地往对岸跑!
河水知道他们都知道这条河的厉害,河里的恶灵也立刻纷纷出手,一个一个的人惨叫着跌倒在河水中再没有站起来,而一些年轻人跑到河对岸,就立刻崩溃地跪地大哭。
画面再一转,就是今天,秦煌带着数十名望族子弟在水边休息,一双邪恶的眼睛盯着他们看了看,河底早已有数十个黑影蛰伏等待,舔舐着舌头,露出杀戮的欲望。
修仙時代
影後重生:帝國總裁送上門 慕箜
圖騰 油炸包子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
头顶的蓝色光幕也骤然消失。
但是河水并没有倒灌下来,依旧在宁小凡的头顶停顿。
但是他陷入了四周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还没等他点燃金刚焱之火照亮,突然,一双血色的眼睛已经亮了起来。
紧接着,密密麻麻,至少成百上千双眼睛都亮了起来!
每双眼睛,都充满了怨毒、愤恨、残忍、杀戮!
这都是千百年来葬身于此的怨灵啊!
一个血色的人形慢慢凝聚了起来,说的就是汉话:
“现在你看明白了吧,当年我被弟子背叛,所以我在河水之中下了诅咒,要他们所有人都为我陪葬!你很有本事,能走到这里,我也算是给了你一次免费看戏的机会。但是现在,你没有机会了,准备受死吧!”
女裝大佬 月下行人
宁小凡冷哼一声:“亡灵最怕的就是火,你恐怕不知道我手中有什么东西吧?”
天劍真言
刑偵大唐
人形笑了出来:“如果你说的是异火的话,还是省省力气吧。我这里是天然的极阴之地,即便是异火在这里也是点不燃的。之前我还杀过一个过来的术士,他也是凭着自己的手段灭了不少怨灵,但最终还是死在了我的手下。”
“异火那种低端的东西,我都不屑于用来对付你。你听说过,九昧真火吗?”
人形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露出害怕的意味来。
“今天就让你尝尝,火神祝融的九昧真火!”
宁小凡双掌平推,掌心喷吐出了祝融的九昧真火,紫金色的火焰出手之后,居然没有变成火焰的形状,而是凝聚成了无数的人形!
每一个紫金色的人,手中都有一柄火焰形状的战刀。
“杀!”
宁小凡舌绽春雷,大声喝道,火焰与恶灵相拼,一经接触便立刻将恶灵烧的灰飞烟灭!
奶娃後媽粉嫩嫩 小熊哭了
任凭人形如何努力,都无法扭转败局。
武神在異世 夢異世
很快,上千双眼睛消失了,数十个紫金色的火焰人走到一起,凝聚成了一个紫金色的火焰巨人,站在了宁小凡的身旁。
宁小凡面前的人终于现出了原形,他就是最早那个被弟子射杀的穿着兽皮的男人!
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怨灵的保护,化成了实体。在九昧真火的照耀之下,他显得很慌张,很无助。
“你之前,应该是不肯把你的传承给你的弟子吧,所以才遭来他的记恨,以至于在你和敌人决战的时候,从背后一箭射杀了你。”
“是的。但是,那已经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谢谢你,让我解脱。”
男人说完,一头扎进了火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