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gl7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線上看-第九百九十九章 鮮卑援軍閲讀-cacun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将士们,敌军已无主帅,正是我等建功的大好时机,冲上去……”
夏侯渊身先士卒,朝安城的城墙冲杀过去。
身后十几万曹军,个个急红了眼,喉咙之中,发出阵阵嘶吼,好似野兽一般攻向眼前这座他们刚刚离开不久的城池。
“是曹军……曹军来偷袭了,快顶住……”
城中守军,仅剩下了几名校尉、军司马指挥,根本难以应对曹操的亲自征伐。
曹操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边倒的战局,双目如电,杀气四溢。
“我儿曹昂,就是死在这城外……”
曹仁回道:“不错,曹昂公子,便是在此地,被朱烨锤杀。”
“主公,这凶手虽是朱烨,不过城中这许多敌军士兵,乃至那些寻常百姓,都有罪愆,理当为子脩之死负责。以末将看来,待攻下城池之后,不如屠城。一来可为子脩报仇雪恨,二来,也可向天下,尤其是向豫州各城百姓昭示,但凡敢有追随刘赫,与我军为敌者,便是这般下场。”
曹纯的建议,让曹操神色一动,戏忠见状,急忙上前劝阻。
輪回1989 泉雙
“万万不可。士兵还倒罢了,这百姓万不可屠。豫州各城陷落于敌手,乃我等作战不利所致,非百姓之罪也。若因此迁怒于民,非但不能让百姓归心于我,反而只会将民心推向刘赫,请主公三思。”
“你懂什么?子脩是我曹氏一族最优秀之子弟,难道就这样白白枉死了么?”
曹纯、曹舒、曹洪等人,都对戏忠怒目而视。
王爺貪歡:別惹草包傻妃 影妙妙
程昱、郭嘉、贾诩也站了出来:“主公三思,屠城之举,断不可行。”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曹操身上,只见曹操神情虽然看似平静,可那脖子上暴起的青筋,以及猩红的双眼,还是透露出了他强忍住的愤怒和仇视之情。
“主公……”程昱正待再劝,曹操却挥手打断了他。
“诸位放心,操虽然心中恨意滔天,却也不至于被仇恨所蒙蔽,传令下去,攻城之后,对百姓秋毫无犯,更不准虐杀俘虏,有胆敢借机生事者——斩!”
众人正说话间,忽听得前方一人高呼:“攻下了,哈哈……攻下城池了。”
曹操抬眼望去,便见到夏侯渊兴冲冲地跑了回来。
“主公,末将幸不辱命,已攻下城池。”
“哦?如此迅速,妙才真不愧我军勇将也。”
曹操有些惊喜交加,当即率领众人,径直入城。
毒劍劫 東方玉
“嗯?”他在城中看了一圈后,忽然有些疑惑:“敌军俘虏何在?我不是下过命令,攻城之后,不准杀害俘虏降卒么?你等莫非敢违我军令?”
夏侯渊忙下跪道:“末将不敢违抗军令,只是……只是此战既无俘虏,更无降卒。敌军见战事不利后,便迅速从西门撤退离去了,末将只恐有埋伏,因此未敢追击。”
“逃了?”曹操一时间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贾诩四处张望了下周围的建筑和街道,喃喃自语了一句:“如此大战之后,城中街道整洁,秩序肃然,倒更像是早有准备一般。”
曹操闻言一惊:“文和的意思是……敌军早就有意要撤离?”
贾诩摇了摇头:“属下不敢断定,不过有几分疑惑罢了。”
“嗯……”曹操微微颔首,沉吟片刻后,说道:“此战确实有些太过顺利。妙才没有追击,乃是上上之选,敌军在撤兵路途上必有伏兵。为策万全之计,我军先在城中休整,随后派出几路斥候,沿途打探。另外,再派人去联络孙坚与刘备,看看他们两路大军如今已攻略到了何处。”
“末将遵命。”夏侯渊领命离去。
幽州,右北平郡,俊靡城外二十里的一座大帐之中。
“来,孤王敬首领一杯。”
高句丽的故国川王,端起酒杯,朝着坐在旁边首位的轲比能敬了过去。
轲比能一对鹰眼,炯炯有神,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王,明日你我联手之后,这右北平翻手可下。之后再挥师东进,夹击马超等人,可将他们一举歼灭,那时整个幽州,便是大王囊中之物了,还望大王到时莫要忘了对我鲜卑一族的承诺。”
故国川王抹去胡须上的酒滴,微醺着笑道:“哈哈哈……首领放心。我等拿下幽州之后,还要面对那大汉朝廷的反击,我高句丽尚需要首领您这样强大的盟友,孤王岂会食言而肥?”
轲比能对这个回答,倒也十分满意:“好,那就预祝我等旗开得胜,来,满饮此杯。”
“好,干!”
两人一番饮宴之后,转眼便已到了深夜时分,轲比能这才起身。
“夜已深了,本首领还要回去准备明日攻城事宜,这便告辞了。”
故国川王也没有挽留,亲自送他出了军营:“首领一路小心。”
“呵呵,大王不必担心。那些汉军都已被大王困在城中,何况本首领随身护卫的这五千精骑,个个都能以一当十,足可保证本首领安全,好了,大王不必相送了。”
轲比能转身上马,对着故国川王抱拳之后,便在五千骑兵护送下,迅速朝北急驰而去,转眼之间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从高句丽大军军营,一路到轲比能部所在营地,中间有大约三十余里的路程。
轲比能有几分微醺之下,策马驰骋,被这夜风一吹,不由得头便有些昏昏沉沉起来。
“停……停一会儿,本首领要方便……方便下……”
轲比能翻身下马,有些跌跌撞撞地走到了一旁的树丛边。
“嘘……”
片刻之后,轲比能浑身一抖,只觉得头脑也清醒了许多。
他正要转身回去的时候,忽然在隐隐约约之间,似乎听到了什么异动。
“嗯?什么声音?”
轲比能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又对随行的护卫问道:“你们可有听到什么动静?”
有几人仔细听了听:“好像……好像是有什么声音,像是……”
“啊,像是大队骑兵在赶路时的动静。”
被这人一提醒,轲比能也恍然大悟:“没错没错,确实是骑兵行军的声音。只是此地怎会有骑兵部队赶路?”
这声音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近,轲比能使劲晃了晃脑袋,这才发现,远处一点点火光,时隐时现,正是朝着自己这边而来的。
轲比能脸色大惊:“快……全军戒备……”
五千骑兵,赶紧提起了各自的兵器,护卫在了轲比能的周围。
然而,伴随着那队骑兵迅速靠近,轲比能的脸色,渐渐苍白了起来:“怎……怎会如此……”
只见那队骑兵,论数量,远远超过了轲比能的这五千人马,动静之大,兵马之众,绝不下于三万之多。
異域求生日記
尤其是当他看清对方领头之人的模样时,更是酒意瞬间全消。
“步……步度根!”
来者正是步度根,只见他策马来到轲比能的前方,脸上充满了不屑。
“轲比能,多年不见了,别来无恙啊。在下奉大汉天子之命,在此恭候多时了。”
“你……你你……你身为鲜卑部族首领之一,竟然投靠了汉人,简直是我鲜卑人的耻辱。”
轲比能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九陽神王 寂小賊
步度根耸了耸肩膀:“是不是部落耻辱,你说了可不算。我只知道,这些年来,在大汉天子的优待之下,我鲜卑一族,上至贵族,下到百姓,日子过得比以往都要好上百倍。就连你麾下的许多小部落,也没少来投靠我,从而归顺朝廷。”
轲比能脸色一黑,步度根这话说得一点没错。自从骞曼和魁头死后,步度根统领的鲜卑部落,占据了整个鲜卑族群的十之六七,而这些人,绝大多数都已在汉人的城池之中安居下来,学习他们的汉话,耕种,纺织,铸造等技术,从此告别了那逐水草而居,风餐露宿的日子。
轲比能自己麾下的许多部落,眼红这等安定的生活,都纷纷前往投靠。
步度根看着他的脸色,只觉得心中畅快无比,想当年,自己在鲜卑部族中,只不过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小首领罢了,如今能够享有这样的地位和荣光,简直让他爽快到了极点。
“好了,不与你废话了。陛下有旨,取你首级回去复命,我便可受封县侯爵位,珠宝玉器,丝绸古玩,良田美宅,更是赏赐众多,不但是我,我麾下的这些将领,也个个都是摩拳擦掌了,轲比能,今番只好对不住你啦。”
说完,他作势就要下令进攻。
“慢。”轲比能急忙喊停:“步度根,你休要猖狂,我还有几万大军,驻扎在此地不远之处,我这五千骑兵俱是精锐,你要灭我,也绝非一时半刻所能办到,待我大军赶来,哼哼,便是你的死期。”
“哦哟,我好害怕哦。”步度根一副紧张的模样,可转眼就和周围的几名鲜卑将领,一起哄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的大军?来呀,把咱们的礼物,拿给轲比能首领看看。”
步度根话音刚落,身边几名武将,分别从马背两侧,取下了一个个布包,丢到了轲比能的面前。
“来,轲比能,看看某家为你精心准备的礼物。”
轲比能心头一惊,给身边的一名武将使了个眼色,那武将吞了吞口水,壮起胆子走上前去,随手捡起其中一个布包,拆开一看。
“首领,是……是罗得力将军。啊……还有这个,这是勉槐流将军……这是……”
吞噬主宰 騎豬的宋少
轲比能一听这些名字,脸上彻底绝望了。这些武将不是旁人,正是他留守大本营的大将,如今他们的首级都出现在这里,那自己几万兵马的下场,也就不用多说了。
此刻的轲比能,再也没有了半点草原雄主的风采,浑身几乎瘫软在了马背上,提不起半点战意了。
“哼哼……”步度根冷笑几声,对着身后的大军挥了挥手。
第二日清晨时分,高句丽大军,休整一夜之后,再次开始了猛烈的攻城。
故国川王站在城外不远处,时不时朝北方看去。
國安局裏的陰陽師:兇煞 北漂達
“这都什么时辰了,怎得轲比能首领还没来?”
身边一名武将说道:“大王不必焦急,鲜卑大军距离此地毕竟还有不少路程,总要一些时间方能赶到。何况眼前这座小城,城破在即,纵是没有轲比能,我军一样能够攻下。”
不料,故国川王听了以后,却是怒斥道:“愚蠢。你以为本王要与乌桓和鲜卑联手,是只为了这区区的右北平郡么?本王要的是幽州,甚至还有并州,冀州之地。大汉朝廷何等强盛,不多找几个盟友,单凭我高句丽,如何能够抵挡他们之后即将到来的反击?”
那武将急忙跪下请罪:“是,是末将无能,请大王治罪。”
“好了,起来吧。”故国川王挥了挥手,那武将这才有些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来。
便在此时,有一人高呼道:“大王快看,鲜卑骑兵来了。”
故国川王闻言大喜,急忙远望过去,果不其然,一支看起来数量足有数万的骑兵,正朝这边疾驰而来,扬起了漫天的尘土。
“好,有了轲比能的加入,这幽州已是唾手可得矣。”
“臣等提前祝贺大王,开疆拓土,成就万世基业。”
众多武将的一番恭维,让故国川王十分受用:“好,待大事成功之后,尔等皆是有功之臣,人人有赏。现在,先随本王去迎接轲比能首领。”
故国川王亲自带着随行的几名武将,径直朝北方迎了过去。
可是,双方还不曾碰面,故国川王就停下了脚步:“不对啊,来人不是轲比能啊。”
身边的武将急忙喝阻了鲜卑兵马:“来者何人?何以不见轲比能首领?”
步度根回话道:“我等乃是轲比能首领帐下将领,昨夜首领酒醉,回大营途中不慎摔倒,今日不便前来。”
“轲比能摔伤了?”故国川王有些将信将疑。
不过步度根紧接着从怀中掏出了一件东西:“我家首领担心大王见疑,特让小人带来了首领的兵符,还请大王过目。”
故国川王眼睛一亮,忙命人上前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果然是轲比能的兵符。
“好,首领果然是授信之人啊,如此,还请将军与我等一同攻城,待城破之后,本王亲自去接首领入城。”
“小人敢不遵命?还请大王先行一步,小人整顿了兵马,便去攻打城池北门。”
“好,既如此,便辛苦将军了。”故国川王再无疑虑,转身便要回到自己的军中。
然而,他刚刚走出不远,步度根忽然大喝一声:“将士们,随我杀过去,取了老贼首级!”
故国川王一听,大惊失色:“你……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