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vrq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問丹朱 ptt-第三百七十八章 心意看書-l07sm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宴席过了午就散了,但宾客们并不就此散去。
一品風華 柯潤
男客们跟随皇帝去侧殿席座,老一辈的叙旧,年轻人们谈天说地,在皇帝和亲王们面前展示自己的才学。
贤妃则带着女客们去御花园游园观景。
楚修容站在大殿前,看着女客们在太监宫女们的簇拥下向后宫去,金瑶公主和陈丹朱一起结伴走在人群中,不知道说了什么,凑头在一起笑。
徐妃从更衣所在的侧殿慢慢的走出来,举止一如往日得体,但面容略有些僵硬。
“母妃。”楚修容唤道,向徐妃走去。
重生未來之復興
徐妃没有避开,停下来等着她,宫女们退到一旁一圈,恰到好处的避开又将这边围挡。
“母妃,你真是多虑了。”楚修容有些无奈的说,“丹朱小姐她不会对我如何。”
楚修容发现她去见陈丹朱,徐妃一点也不意外,或者说,她就是要让他发现,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中,只有一个小小的意外——
徐妃深吸一口气,将分散的精神收回来,看着他:“我不是对她多虑,我是对你多虑,她不想多做什么,你不想吗?”
楚修容想了想,是的,无论如何,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他是不允许自己选别人的。
徐妃看着他,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与其到时候你被她当众拒绝难堪,不如我让你干脆的死心。”想到这里又想到陈丹朱,“阿修,陈丹朱这个人——”
她伸手按了按心口,深吸一口气,似乎有些说不上话来。
陈丹朱这个人,是真的能气死人的,楚修容抿嘴一笑:“她跟你吵架了?”
“她要是跟我吵架倒是好了。”徐妃气道,“她跟我要钱,张口就是三百万贯。”
楚修容失笑:“那我还真不便宜。”
当然不便宜!三百万贯,这小女子知道意味着多少钱吗?她怎么张的开口!
陈丹朱张的开口,她徐妃也不是任人宰割的!
于是放下母子情深,先讲钱财分量,而陈丹朱也丢开了成人之美,开始跟她算账。
徐妃说大夏朝廷多么没穷,暗讽陈丹朱作为诸侯王恶臣的女儿应该也清楚,所以她这个后妃哪里有那么多钱。
陈丹朱则诉苦自从吴国没了她就什么都没有,所以拦路劫病啊,跟少府监吵闹,连侍卫的俸禄都不放过,去卫尉署闹,都是因为没钱啊,又要算齐王齐郡收入有多少——
甚至直白的说她名声不好,也就齐王对她另眼相待,错了齐王,她估计要孤老终生——养老要很多钱。
獨舞的軍閥
两人哪有半点谈儿女之事的样子,简直像是在集市上买卖。
而且,徐妃看的出来,陈丹朱是真的要钱,不是故意说笑,一番纠缠,徐妃没有白费口舌,终于把价格降到了二百万贯。
想到这里,徐妃忍不住长吐一口气,旋即又一口气翻上来,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陈丹朱的可恶她真切的见识到了,怪不得提到她人人都避之不及,连皇帝都头疼。
馳騁異界 大周一號
總裁勾你入局
“而且她要我一次性付清。”徐妃忍着气,看着楚修容,“这个女子,除了一张脸长的好看,这么乖张的脾气,你是怎么看上她的?”
虽然徐妃没有详细说过程,但看徐妃适才变幻的脸色,楚修容也能想象到徐妃在陈丹朱面前经历了什么,他不由笑了笑:“大概就是别人没有的这乖张的脾气吧。”
徐妃冷笑,不想再提这个话题,不管怎样,她的目的达到了——相比于说服陈丹朱,更是为了让楚修容看清楚。
辦公室行政男 九月初五
“阿修,你一向是个明白人。”徐妃道,“我去跟陈丹朱说这个,她不跟哭不跟我闹,不沉默不说道理,而是直接要钱,这就是她表明的态度,她对你没有在意了,你心里应该也清楚了,我就不多说了。”
说到这里,徐妃又攥着手咬了咬牙,转头看站的最近的大宫女。
“你去告诉舅爷,让他把钱准备好,写好了凭据,立刻马上给陈丹朱。”
有了这个交易,她是彻底放心了,不管是说情还是说理,陈丹朱都是没资格再跟她当婆媳,徐妃说罢带着宫女走开了。
楚修容看着徐妃的身影,站在原地没有再唤住,默然无语。
小曲站在几步外也不敢打扰,正无奈间,太子带着燕王鲁王从大殿内走出来,此时殿内的宾客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三弟。”太子唤道,“还站在那里做什么?快去父皇那里吧。”
燕王顺着楚修容的视线看向后宫走去的女客们,笑道:“三弟是想多看几眼。”
鲁王忙跟着点头,视线追随着那边的女客:“是啊,我们应该跟着母妃过去,去父皇那里一群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太子转头呵斥:“不要胡说八道!”
鲁王忙缩头讪讪。
太子缓和了神情,安慰道:“孤知道今天是你们的大日子,也关系着你们一生。”说着笑了笑,“听大哥的,父皇早有安排了,会让你们看清楚的。”
鲁王欢喜又好奇:“真的吗?太子殿下,父皇怎么安排的?安排了什么?”
但他再问,太子却不说,只说一会儿就知道,再招呼楚修容。
“快来吧,大家都等着听你说一说以策取士的事,不要辜负父皇的厚望。”
这次来的都是士族,对于以策取士,还是很让士族不满。
楚修容应声是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侧殿。
冷情總裁的寵溺
侧殿里没有了歌舞食几,皇帝斜倚凭几,士族权贵官员们分座两边,比起在大宴上大家距离更近,气氛也轻松了很多,太子带着三个亲王进来时,正有一个年轻公子在皇帝面前红着脸诵读自己写的文章,皇帝含笑点头,这让四周的年轻人更加跃跃欲试。
我的時空穿梭儀
看到太子他们进来,诸人忙施礼,皇帝招手让三个亲王“你们随意坐,坐在大家中间。”
于是燕王齐王鲁王三人分别坐在人群中,皇帝又看太子,没有让他坐下,问:“停云寺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太子道:“应该已经好了,儿臣这就让人去拿。”他说着转身出去了。
四周的人好奇皇帝说的什么。
“是国师为贺新王获封准备了些礼物。”皇帝笑道,不再多提,示意面前的年轻人,“来,薛家公子,你继续说。”
侧殿里响起公子抑扬顿挫的声音,太子站在殿外看着皇帝身边的几个大太监站在面前。
“去吧。”他说道,视线落在其中一个太监身上,“问问国师准备好了没。”
世家六月浩雪
被太子看着的太监没有抬头,似乎不知道太子在看他,只是将身子更低,跟着其他人施礼应声是。
…..
…..
皇宫来的太监们来到停云寺,有僧人早就等候他们。
“大师已经准备好了。”僧人说道,“请几位公公稍等,我去取来。”
停云寺不是其他地方,皇帝身边的太监也不敢唐突,应声是坐下来,唯有一个太监道:“奴婢帮忙去拿。”
那僧人没有拒绝,带着他向慧智大师所在而去。
慧智大师在佛殿里静思,听到来意,指了指佛前摆着的一个方方正正的匣子。
僧人领会上前抱来,等候的那位太监忙伸手接过,但没有就此告辞退出去,对闭目的慧智大师一礼。
“国师。”他低声道,“太子殿下有件事相求。”
慧智大师睁开眼:“什么事?”
太监看了眼匣子:“殿下想为五皇子也求一个福袋。”
五皇子啊,作为有罪的人,被皇帝已经忘却了,作为同胞哥哥,太子偷偷惦记着也是不奇怪,慧智大师念声佛号:“可以,老衲也给五皇子写一张佛偈。”
太监道:“两张。”
一个人,一个福袋,却要两张佛偈?慧智大师的身形一顿,看向这太监。
那太监垂着头:“太子殿下的心意,请国师成全,国师的恩情,太子殿下也会牢记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