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ig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米奈希爾之力 txt-0643章 聖光將熄讀書-xpx60

米奈希爾之力
小說推薦米奈希爾之力
血色再一次在这个破碎的世界中绽放。
现在的德拉诺只能说是一块漂浮在的宇宙之中勉强维持不崩溃状态的大陆,以虚空龙的飞行能力在三天内就能转上一圈,从地狱火半岛到泰罗卡森林的距离实际上相当短暂。
因而只是在霜烬女王宣布发动战争的两天之后,勃尔索克便在天空中俯视着下方的那座被圣光笼罩的城市,在他周围是数千虚空龙骑兵,紫黑色的龙翼组成厚重的帷幕,遮天蔽日。
在逼近这座城市的过程中,虚空龙骑兵们几乎没有受到什么阻碍,敌人的空中力量十分有限,瘦弱的德莱尼人骑着同样瘦弱的虚空鳐,每一批数量还不到一百,几乎是瞬间都被撕碎,甚至都不能作为虚空龙的点心。
正如勃尔索克之前所判断的一样,仅虚空龙骑兵就足以横扫整个外域,无论是哪种巨龙都不是其他生物能够对抗的。
宿主請留步
一路上他们也发现了不少德莱尼聚居地,但除了正巧处于行进路线上的几个之外他们都没有刻意地去攻击,原因很简单,女王命令他们进攻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下方这座光亮的城市。
我在火影修仙 格子碑
沙塔斯。
禍水三千 陌上木雲
如今的沙塔斯可以说是照耀整个外域的灯塔,接纳所有种族的难民,传播光明的信仰,换言之也就是对恶魔和邪兽人来说威胁最大的地方,灯塔的倒塌会使得女王的权威得到极致的扩张。
聖堂之心 南瓜火車
但显然攻破其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沙塔斯中有一个超乎常人理解的存在,一个名为阿达尔的纳鲁,而仅仅是因为他,沙塔斯便有了近乎极致的防御。
“按照计划行事。”一个阴冷的声音在勃尔索克不远处响起。
这是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下的家伙,全身散发着恐怖的凋零气息,身下的虚空龙也是最庞大的。即便隔了一定的距离,勃尔索克还是能够闻到一丝淡淡的腐臭味。
塔隆·血魔,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他曾经是一个术士,但现在却是一个灵魂附身在死人身上的怪胎,而不变的是他的残忍与阴险,以及强大的力量。
在听到血魔的命令之后,一些虚空龙骑兵降下高度,他们和其他人有些许的不同,坐骑背上捆绑着一些特殊器材,有些则载着一两名术士。
这些邪兽人或是破碎者术士在落到地面之后飞速地利用这些空运来的材料进行搭建,很快就建造出两个大型基座,接着绿色的光芒浮现,基座上出现了两道巨型传送门。
遊戲
从传送门中出现的是两架巨大的邪能火炮,能塞进一头虚空幼龙的巨大炮口令人望而生畏,传送门扩充的如此之大显然是为了让它们能够通过。而在这两门火炮之后出现的不是军队而是一批又一批的邪兽人工程师和甘尔葛工匠,他们立刻就在周围开始建造防御工事以及搭建更多的传送门。
显然,只要一段并不长的时间,一座完善的攻城营地就会出现。
“那些德莱尼人自以为缩在龟壳之中就能够万无一失,那就让我们来教育他们什么才是战争。”塔隆·血魔怪笑着。
勃尔索克此时却陷入了回忆,十几年前,钢铁部落也是这么集结在沙塔斯之前,那时候他还只是个普通战士,亲身参与了那场攻城之战,并且目睹了沙塔斯破城之后血流成河的景象。
那些德莱尼人对这段记忆的印象应该更为深刻。
……
“很感谢你能给我们带来这个消息,我们会注意的。”一句冷冰冰的话语,敷衍之意溢于言表。
看着眼前没有任何表情的狭长面孔以及满是冷漠的银色眼瞳,卡德加只能依然耐着性子,“你应该明白,大德鲁伊,不久前的抗魔之战已经证明艾萨克斯拥有这个世界顶级的力量,他的堕落将是一场灾难,我们必须做好准备,所有的种族都应该联合起来……”
“恕我直言,”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依然云淡风轻,“你所说的一切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暂时没有其他任何佐证,我很难就此做出影响卡多雷整体的决定,再说如果那个人类真的已经堕落,最如临大敌的不应该是他的国家洛丹伦吗?”
卡德加一时语塞,“我想求见大祭司泰兰德。”他转而说道,心中希望另一位暗夜精灵领袖能够更理智一些。
“不必了,你已经把消息带来,意味着你的使命已经结束。”范达尔·鹿盔一挥手,“送客。”
两个雄壮的德鲁伊贴近了卡德加的背后,似乎就等他说出“不”字然后动用些强制手段。
年轻的法师只能长叹一声,传送术的光芒在他的身上亮起,范达尔·鹿盔直勾勾地注视着他,看着他的身形消失。
卡德加出现在了诺达希尔底端,法师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世界之树,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暗夜精灵是他通知到的最后一个势力,此前他已经一一拜访了联盟各势力的首领以及部落大酋长萨尔,对于艾萨克斯堕落这一消息他们的反应各不相同,但都会问两个问题:堕落的艾萨克斯想要做什么?他如今在哪里?
卡德加没有办法给出答案,他只能模糊地说灾难即将降临,但事实上直到现在一切都风平浪静,让他甚至以为在纳沙塔尔见到的景象都是自己的幻觉。
绝大部分智慧生物都是短视的,除非让他们感受到对自身的迫在眉睫的威胁,否则就很难做出及时而准确的反应,在这方面人类、兽人以及长寿的精灵几乎没有区别。
很难说他的预警能产生多少效果,这让卡德加有一种挫败感,以至于他忽略了大德鲁伊·鹿盔给他的怪异之感。
或许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到第一个牺牲者的出现,而绝大部分人似乎都认为这个牺牲者会是洛丹伦。
但卡德加有种预感,事态绝不会这样发展。
……
铺天盖地的邪能炮火轰来,笼罩着沙塔斯的光幕颤动着,泛起道道涟漪。
“这些恶魔都是从哪里来的?我们不是已经快要让德拉诺重归秩序了吗?”沙塔斯的城墙之上,圣光勇士阿德因喃喃地说道。
战争来的如此之快,或者说大部分人都没有预料到沙塔斯会遭受如此程度的进攻,这座城市中的守卫力量并不强,相当一部分奥尔多祭司和守备军被都不在城中,这与二十多年前这座城市所面临的情况及其类似,一样面临着宛如潮水般的敌人,一样的孤立无援。
但现在阿德因完全不担心曾经的悲剧会再度上演,即便紫黑色的巨龙已经遮蔽天空;即便城外耸立着十余座巨型邪能火炮;即便邪兽人和恶魔以惊人的部署速度将这座城市彻底包围。
因为如今的沙塔斯城中有一个神灵般的存在,阿达尔。
这位伟大的纳鲁以一己之力庇护着这座城市,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他的力量,任何邪恶都不能侵入分毫。
不死飛車 雲沖
“赞美圣光。”他在内心真诚地说了一句,是纳鲁们当初帮助德莱尼人逃出了阿古斯,并在危难关头伸出拯救之手,阿德因对这些伟大存在心悦诚服,并以全身心地侍奉这些圣光化身为荣。
“在玛瑟里顿死后,一个自称为霜烬女王的恶魔占据了地狱火半岛。”一旁的玛尔拉德沉声说道,这位高大的守备官刚巧就在沙塔斯,“我们原本认为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恶魔领主,没想到她的势力竟然如此庞大。”
“这些恶魔与我们以往见过的也有很大的不同,”另一个女性德莱尼说道,她的服饰表明她有着不低的身份,这是奥尔多的高阶女祭司依莎娜,“他们显得更有战略,并且还掌握了我们的部分情报,那些龙骑兵一直游离在我们的守城武器的射程之外。”
“那又如何?”阿德因显得有些不以为然,他看向不远处的那些圣光水晶塔,一个又一个德莱尼战士正折越而来,这种新型科技正在发挥极大的作用,“敌人无法突破阿达尔大人的防御,等我们聚集足够的战士就能阻止反攻,将他们彻底击溃。”
“确实是这个战略,但我们同时也要保持足够的警觉。”玛尔拉德微微点头。
阿德因此时已经对城外的敌人失去了兴趣,他更喜欢亲身参与战斗而不擅长指挥,因而并不对玛尔拉德掌握指挥权有什么不满,他打算回到沙塔斯的中心圣殿,聆听阿达尔大人的教诲。
只有在靠近那位大人时,他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圣光与我同在。”
但在进入中心圣殿之后,他迎面遇到了一个慌慌张张的年轻祭司,“有一座水晶塔出现了问题。”她几乎快哭出来了。
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带我去。”阿德因毫不迟疑地说道。
毕竟是新型科技,出现问题是正常情况,一般来说会是能量供应阻断,虽然阿德因本人并不是技师,但这种简单的故障还是可以处理的。
那座水晶塔位于一个很偏僻的角落,经过数条曲折的通道才能到达,而在看到那座水晶塔之后阿德因才明白这个年轻祭司为什么如此的慌张。
請夫入甕 末果
原本呈现出紫罗兰色的水晶正在逐渐发暗,甚至变成近乎漆黑的颜色,于此同时一股诡异的气息浮现,不同于恶魔的混乱之感,这股气息竟然让阿德因内心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憎恨。
显然已经来不及探究原因,必须立即处理。“该死。”阿德因低声说了一句,举起自己的佩剑向黑化的水晶塔砍去,而水晶塔的波动突然变得极其猛烈,两个身影浮现,当先一个面孔隐藏在罩帽下的男人微微一抬手,灌注圣光的长剑就再也无法前进丝毫。
“恶魔……”阿德因的瞳仁猛地收缩,虽然他看不清第一个人的面孔,但后面那个少女的恶魔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
但在他有其他动作之前,他突然感受到一道从那罩帽下传来的目光,这道目光锐利至极,直刺他的胸口,他感到自己的心脏似乎一瞬间被切碎了。
仅仅是一道目光他便承受不住。
他无法再握住长剑,跪倒在地,全身颤抖着,皮肤逐渐变得黯淡无光,阴郁的气息将他笼罩,等他再度起身,眼睛已经变成了纯黑色。
狐貍老公請淡定
圣光勇士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虚空的皈依者。
一旁的年轻女祭司呆呆地目睹了整个过程,心理承受很快就超过了极限,她惊叫一声,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有时候昏厥也可以说是有效的自我保护机制,刚出现的两人都不在意这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德莱尼小姑娘,卡莉亚饶有兴致地看着阿德因,“这也太简单了吧,你竟然直接就把他转化了?”
“这种单纯的蠢货把自己的全部心灵都向纳鲁敞开,这基本就等于他主动放弃了灵魂防御,更改一下他所笃信的东西,自然就能够让他的灵魂从光明堕入虚空。”艾萨克斯道。
“你当大反派还真是无师自通啊。”卡莉亚笑嘻嘻地赞道,“不过话说回来,能利用这一点的人应该也只有你吧,包括侵入德莱尼的传送网络并以截然相反的力量完成传送,也只有你能做到吧、”
“没错。”艾萨克斯微微点头,“在整个实体宇宙中,我应该是唯一对圣光有着深刻理解同时又掌握虚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