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q8c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詛咒之龍笔趣-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暫時的放鬆讀書-glfqu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三个圈子关联的好,那么他这边发展的就不会太差,至于将三个圈子给融合到一起,讲道理没有这个必要,这就和不同的部门一样,不同的部门都管理着各自的事情,干嘛非要给挤到一起?魔女的圈子里算是郑逸尘这边最顶尖也是最全面的一种力量了,毕竟她们的能力和积累,无论是真人PK还是各种各样的研究,全部都算是顶尖的。
幽魂女仆这个圈子嘛,则是负责低级方面的事情了,基础方面的事情是炼金傀儡负责的,由魔兵召唤书觉醒的书灵作为主脑的存在,而幽魂女仆本身就是真正的智慧生物,算是炼金傀儡的上位存在,而且地下基地这边除了炼金傀儡之外,等今后还会带上别的一些魔女的附属手下……
死亡名單
别以为就只有萝丽丝有着幽魂女仆这样打下手的,要知道别的魔女们其实各个都是富婆,每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隐性财产的,而那些财产中有着不少能够住所之类的地方,因此她们也有着一些能够打下手的存在,并且还都是能够保证那些存在不会背叛,简单的来说就是那些全都不是正常人。
即使是依琳,其实也是有一些不算是人的仆人的,现在郑逸尘知道的这些魔女中,用幽魂女仆的数量并不少,当然那些幽魂女仆也没有接触过地下基地,地下基地虽说有着很多空白的区域,但让她们过来这种事情等年后再说吧。
以前?以前的时候那些魔女对这边在意只是契约的影响和更多的利益,不过现在她们都看明白了一些事情,想法也就有了变化,魔女仆从这样的存在也并非是都只能打下手,地下基地这边的幽魂女仆们有着相关一部分都有着高阶的战力,虽说继续进步很难,但是她们有脑子啊。
战士类型的幽魂女仆数量多一些,可是属于施法者的也有,原因挺简单的,死后能够成为幽魂的存在,必然会有着普通人没有的天赋或者是经历,单单是有经历还不保险,天赋却是保底的,作为施法者的幽魂女仆其实也能够参与到一些研究项目汇总的。
甚至往后的来说,她们本身就能够当做是资深的科研人员,还有安妮那边,别看她没有继续研究变形魔兽的项目了,可是手底下已经有了额外的变形魔兽仆从,郑逸尘知道的就有俩正在魔核魔兽实验区进行管理的变形魔兽。
这些都是属于魔女的仆从,虽说出场的机会很少,但并非是不存在的。
这类型的存在就是一个圈子了,然后就是伪神系和莉莉这样的圈子,她们都是涉及到对外的事情了,伪神系因为其中和邪神系对立的特性,在民间的影响力并不小的,也因为这种影响力,给郑逸尘带来了不少的好处,比如说在网络之外寻找什么的时候,很轻易的就能够找到目标,以及一些别的某些事情的动向等等。
因此每一个圈子都有各自能够影响的事情,干嘛非要将其给变成一个圈子?就这样便挺好的,以后指不定还会多出来一个新的圈子,等等,也不用等以后了其实现在还有第四个圈子的,就是郑逸尘人脉关系方面了,像是魔药师协会,边境长城那边的,至于古代遗迹那纯粹是一种利益的联合,别的就没有什么了。
“这是炮仗?”丽莉娅看着郑逸尘取出来的东西问道。
妖魅公主霸上邪魅殿下 PS:貓寶
郑逸尘点了点头,有些遗憾的,他本来是想要在晚上放一波的,不过这个时候高调不来,这种规矩还是等到以后再说吧,那个时候他非要给上天的地下基地添加一大堆外置的炮口,专门放烟花用,不为的别的,就为了自己能爽一波。
现在这种小玩意还是给小孩子们玩去吧。
他将这些花炮塞给了那些表情有些怪异的幽魂小女仆手里,这些幽魂小女仆们看着年龄真不比她们大的郑逸尘,既然是男主人的需求,今天还是默默的将这东西给收起来吧,反正玩着也不错的感觉,只是四周的环境有些明亮了,如果是晚上的话那效果就更好了。
“你也想玩?”
“呃?没有。”被郑逸尘突然问了一句的丽莉娅当即扭过头去,郑逸尘笑了笑,拿出来了一个箱子放在了一旁:“等天黑了再说吧,这东西晚上玩的时候才有气氛。”
他看着四周的环境,虽说环境是精心准备的,不过总的来说,他感觉最理想的过年就是一起吃个团圆饭之后,大家组团的出门去玩更合适,而不是在这个地方,虽说这里也有着不少隐藏的娱乐设施,就和豪华游乐城一样,那些是地下基地今后的一个保留项目,属于开发计划的一种。
现在拿出来利用一下没什么问题了,别看郑逸尘穿越十年了,实际山还是很喜欢玩的,只是没有那个时间去玩,以后有机会了肯定要玩回来,那些是之后的保留项目,现在嘛,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郑逸尘直接点燃了挂着的鞭炮。
工地仙蹤 盛世周公
“……”毒之魔女扣了扣耳朵,听着那噼里啪啦的响声,却没有说什么,她们来这里的时候也做过了一些功课,知道郑逸尘这么做的意义,虽说更多的是一种怀念的形式,不过这种声音并没有维持多久,之后的时间就是真正轻松的一天了。
没错,真正轻松的以前,暂时放下过去的一些成见和心里所在意的事情,今天就带着正常的身份在这里,以前魔女们没有这样的习惯和想法,当然即便是有想法也不会这么想在一起,虽说现在魔女的数量没有多少了,但是想要有着这么一个统一的想法也是不可能的。
除非有什么人能带队……但当初算是魔女中最有威望的死亡魔女都没了,魔女联盟更是不存在了,这种事情就更不可能实现了,就算是勉强的弄出来了,猜猜里面有几个心怀鬼胎的?可在这边,有着郑逸尘这个特殊的带头整出来了这么一个日子。
那就没什么好说了,心怀鬼胎也毫无意义,带着别的想法也没得算计,况且就这么点的人了,想那么多干什么的,轻轻松松的过上一天就行了,郑逸尘准备了不少的好东西,无论是吃的还是喝的甚至是玩的东西一律俱全,喜欢和果汁的能找到生命魔女培养出来的植物做出来的果汁,喜欢酒水的,地下基地这边也有最好的,食物方面,这个世界的大厨并不少。
全都管够。
“你们有多少年没有这种心态了?”坐在一个精致的吊椅上面,毒之魔女端着一杯果酒,看着这片环境内的轻松气氛,开始的时候来这里的人还有些紧张和不适应,但是之后就没什么事情了,正如郑逸尘说的那样,今天是不想别的事情,在一年的结束和开始的日子做一个最好的休假,然后就是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
他们要做的事情很多,有着历史断层浩劫的压力,很多时候都不会显得那么轻松,魔女也有自己的骄傲,知道了这件事,就不想要多拖后腿,不然以后翻车了,要船票也没面子。
“挺久的了,毕竟成了魔女之后,普通人的生活就和我们没关系了。”混乱魔女开口说道,相比起毒之魔女喝的果酒,她更喜欢那种醉人的烈酒,醉酒之后更加容易引发混乱,而这个就是她喜欢的倾向,郑逸尘这边准备的就有这种宛若是生命之水的烈酒,她喝着的感觉就很不错。
異類皇子是公主 蘇立寞
“喂,你开始没多久就这样了?”看着混乱魔女带着醉意的样子,毒之魔女忍不住说道。
混乱魔女笑着摆了摆手:“今天,我不在意啦。”
作为混乱魔女,因为能力的原因,她更加喜欢混乱,不过在制造混乱的时候,不意味着她自己也要处于那种状态,毕竟自身也乱了,怎么引导别人陷入混乱?只是今天不像别的事情,放纵一下也没关系啦。
穹頂之上
“你啊……”毒之魔女摇了摇头不在说什么,她们觉醒成了魔女之后,性格方面也有转变,但不是被扭曲的那种,而是成熟了,就和小时候那些显得各种中二的状态,等到长大的时候就变得沉稳起来,而小的时候皮的要死的熊孩子,长大后也有的会变得彬彬有礼,和小的时候熊样子完全是两个人。
不过成熟归成熟,除了觉醒带来的加成外,更多的就是环境的影响了,不成熟不行啊,不成熟的魔女都没了,成长起来的魔女,更多的时候都会带上一副面具,而久了之后,那就成了真正的面孔了,所以在今天能够一定程度的卸下面具的感觉其实也不错的。
完全的卸下来?
做不到啦,毕竟面具替代了原本的面孔,就再也想不到最初的样子了,故意的表现成那样?那么那种样子反倒是一副额外给自己加上去的面具……装得。
“尝尝这个?”
“你在里面加了什么?”看着酒水里面混合的少许的黑色波纹,毒之魔女问道。
“我的力量。”
“行吧,这个给你好了。”她将自己得果酒给了混乱魔女,看着也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然后她将混乱魔女递过来的烈酒一饮而尽,一种醉意上头的混乱感觉顿时涌了出来,这种感觉没有害处,就是单纯让人更容易产生醉意,她给混乱魔女的果酒也差不多,混乱魔女的力量对自身的影响力很微弱,但用别的能力来影响一下就很容易了。
作为毒之魔女,用的毒性力量不仅仅只能表现在杀人上面,别的方面也都能够涉及,跨界的幅度并不小,连精神方面得领域也能涉及,比如说嫉妒之毒,羡慕之毒这种正常情况下听起来显得有些不靠谱,但在她这里却能轻易的表现出来的东西。
专门弄出来的狂暴之毒,还能让接受这种毒的存在进入一种能媲美狂战士狂化的状态,不过事后死翘翘也很绝对,之外弄出来让人容易醉酒的毒更是容易的很,只是那种就不是坑人的了,算是一种调剂了,就像是她现在感受的醉意一样,只要想的话,马上就能恢复清醒。
“嘿,谢谢啦。”混乱魔女笑了笑,一只手臂搭在吊椅上面的绳索上,看着别的地方,带着醉意的双眼多了几分怀念,魔女的内心很坚硬,毕竟觉醒之初就经历过了最残酷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各个都跟天煞孤星一样,最初的时候内心还会有柔弱的地方,久了之后,那部分也就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坚硬起来。
美人心計之零落成泥
她们觉醒的时候都很年轻,所以觉醒之后大部分普通人经历过的事情她们都没有机会去经历了,暂时的放下了一些负担之后,内心在往昔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坚硬的部分也稍稍的柔软了起来,不过理性又让她很清楚,再怎么柔软的部分,那也是逝去的事情了。
也就是保持着现在这种带有醉意的状态才能用接近于往昔的心态怀念某些记忆。
除了今天,不仅仅是混乱魔女,还有别的魔女真没有醉酒过……别的时候,即便是隐藏的很好,也不是放纵自己的理由,毕竟魔女们出现了破绽之后,被秒杀也不是不可能的,比如说当初的灾厄魔女,对方也是魔女,但不照样在一波算计中,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抹去了一阶段的正常状态,她要不是和诅咒异界有着关联。
能够在必死的情况下强行续命,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二阶段,而是第一波袭击的时候她就已经彻底的成了过去式了,所以别的时候醉酒其实挺危险的,魔女的理性也不会让她们闲着没事馋那么一口酒水。
今天不一样了。
“……你们魔女其实都这么嗨吗?”郑逸尘看着那些魔女的状态,问着跟自己手拉着手的萝丽丝,别人看来这就像是哥哥带着妹妹出门郊游一样,对此郑逸尘早就已经习惯了,即便是萝丽丝没有保持着解放力量的状态,也能摆正心态,讲道理,可萝可御的魔女没什么不好的,就是她因为封印力量,导致每一次解放力量就跟开大招一样。
瞬间爆发极强,但也会影响她魔女暴走的时间,于是今天她就只能用往常的状态,而不是那种成熟的姿态了,对此萝丽丝也稍稍的有些遗憾……
“大环境如此,其实我们内心也有压抑的地方。”萝丽丝看着那些因为毒之魔女和混乱魔女带头,之后就开始进行一些‘交杯酒’活动的魔女们,点了点头说道,觉得这么说又有些不完善,额外的补充了一下:“还挺多的。”
魔女们不能像是正常人一样生活,她们散发出来的力量会给环境带来影响,普通人受不了那种影响,所以就算是无意的,她们生活的地方也会逐渐的‘荒芜’,强行在魔女生活的地方生活的人都会慢慢出事,久了魔女就成了灾难的象征了,普通人畏惧她们排斥她们,在之后魔女暴走对环境的影响,那样的魔女更是移动天灾。
除了普通人对她们的排斥和畏惧之外,还有别的各方面的威胁,虽说魔女的力量很强,但并非是无敌的,世界上很多事情对她们都充满了恶意,魔女坚强的内心能够顶得住这种压力,但说内心没有压抑的因素是不可能的。
毕竟能好好的做一些事情,或者是生活,谁又愿意保持着现状呢?又不是所有的魔女都喜欢纷争和杀戮,喜欢那些的早就死了,活到了现代的,前不久(几年前)也都死了,剩下的魔女中,虽说有些性格还有些毛病,但那些是少数的。
混乱魔女只是喜欢看着混乱的事情发生,却不是真的喜欢干出来那种像是游戏里的BOSS一样,动不动就要将整个世界引入混乱中那样,闲着没事了呢?相反,正是作为混乱魔女,她才对混乱有着更深刻的了解,萝丽丝曾经和混乱魔女接触的并不多,但也知道一些有关于这个魔女的事情,她有不少的时候都是保持着相当克制的状态。
别人可以被她引入混乱,但唯独自己不会轻易的陷入混乱,哪怕她的能力就是这个,所以魔女的能力和性格方面并非是完全对应的,黑暗魔女的能力是黑暗,但能说她整个人都是黑暗的?还有萝丽丝自己,本身就是诅咒魔女,有着诅咒和毁灭双重特性的魔女,也没有见她日常表现的很扭曲,相反她更喜欢安静。
有种文学少女的气息……呃,虽说见识过她战斗爆发状态后,很难联想到这方面了,但日常中的她就是偏向于那种的。
安妮,人老心不老的魔女老大姐了,虽然看起来也就是女子高中生那样。
“你给我们一个能够暂时释放那种压抑的环境。”
“但这也看起来挺激烈的。”郑逸尘看着都有种向酒豪方向转变的那些魔女们,忍不住说道,以魔女的体质而言,正常的酒其实和可乐雪碧差不多了,能喝饱但更多的就是喝一个味道,毕竟她们的身体本身就有着极强的魔力保护,那玩意想要给魔女带来影响真的很难。
别说是他们了,郑逸尘自己想要喝醉都不能用什么正常的酒水来,正常的……拿着工业酒精当水喝都行,怎么说呢,看着她们那些交换着的各种加了‘料’的酒水,郑逸尘忍不住咂了咂舌,讲真的,她们这样害得他也馋了,他还没有喝过多少被魔女的力量影响过的‘饮料’呢,特别是这种无害式,只是为了助兴的影响。
到底有多香?
“其实没别的存在,她们能更过分一些。”萝丽丝看了一眼四周别的人说道。
这里还有另外两个圈子里的,她们虽然放下了诸多的负担,将今天当作是属于她们普通化的一天,可终究是有着非魔女之外的存在,彼此还是要点面子的,不然的话她觉得喝了不少的伊芙可能就抱着几只猫在地上打滚了。
“那我改天给你们弄一个私人会场?”
萝丽丝摇了摇头:“那也是茶话会,不会有现在的场面了。”
放纵一次就够了,下一次?哪能那么连续的来,等个十几年,几十年之后,类似于今天的场面再说吧,要说类似于这种场面的下次,最近的也是彻底的解决掉历史断层浩劫因素之后了,另外一次?恩,黑之月计划完成,还是按照好的偏向结束,那也能算是一次。
这是她能想到的最近两次可能发生类似场面的事情了,别的时候?真心不要想太多,魔女内心有着不少压抑的地方,但她们抗压能力也是顶顶的,不是真的被逼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并不会显露出来脆弱的一面。
“既然这样那就别错过今天了,你也别看这了。”郑逸尘拉着萝丽丝就向前走去,看着芙丽妲手里手里带着梦幻彩虹色彩的酒水:“跟我也整一个呗。”
“哦呵?你要这个?不忙活做主持的事情了?”芙丽妲微微的眨了眨眼,迷幻的彩色眼睛看着郑逸尘,顺便的晃了晃手里的酒杯,里面的迷幻色彩更闪亮了一些,之前郑逸尘在三个圈子那边忙里忙外,调节气氛,才让这边的‘庆典’气氛步入了正轨,看他在忙活,这里的魔女也不至于因为气氛上来了,就马上不识趣的找她。
能找的话,命运魔女多半就直接凑过去了。
“都不需要我了,这东西感觉怎么样?”郑逸尘看着芙丽妲递过来的酒水,里面的彩虹都要冒出来了,就和发光的食材一样,看着特别的绚丽,但一开始就这么激烈真的好吗?
“没什么啦,就是容易醉点之外,看东西的色彩更加丰富一些外,没有别的影响。”芙丽妲说道,玩归玩,她们都知道有个度,能力对酒水饮料的影响更多的是对气氛的提升附加,而不是将其刻意的变成宛若是洗衣粉的东西……那玩意真不至于。
就她拿出来的这种酒水,无非就是让视界中多了一层炫彩滤镜那样,一点也不影响正常的视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