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kw6y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十方乾坤討論-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冷劍展示-g3gnv

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风云台上,冷风肆虐,吹动二人的衣裳,猎猎作响,气氛已然到了最为紧张的时刻,两人胜败,在此一决!
这一刻,台下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只见易云风一剑指天,顿时狂风大作,剑气激起,动荡之间,如海之波澜,不动之间,又似山之嶙峋,太初之威,当可撼世!
骤然间,漫天剑气聚引而来,若飞流直下,澎湃剑意,似开天裂地直冲下来,令远处所有人,皆感到一窒,迅速往后退了去,生怕又如那天一样,整座风云台都在一瞬间被摧毁。
“太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先天一炁!”
浑朗的声音,似自天地之间响起,易云风剑诀念毕,太初剑上顿时金芒大盛,仿佛一刹那间,竟将天地日月星辰的力量,都凝聚了过来。
只见他一剑向萧尘斩下,这一剑万丈金芒四射,竟掩过了初升的太阳,惊得众人皆往后一退,这是何等可怕的一剑!
“天地一炁!”
太初殿那边,几位长老亦是满脸骇然之色,见到易云风竟动用“天地一炁”这样强的剑式,几人无不失了神色,慢说是易云风,便是他们也驾驭不住这“天地一炁”,几人都疾疾向坐在一旁的欧阳长风看了去。
然而欧阳长风却只是凝视着风云台上,一动不动,他的双眼里,也倒映出了此时太初剑上,那万丈金芒。他的双手紧紧按着椅子上的扶手,仿似要将两只扶手捏碎了一样,显然,他此刻的内心,并不似看上去这般平静。
“天地一炁……”
时隔六十年,当众人再看见这绝世剑式时,仍是忍不住心神一颤,那一次决试中,易云风对剑仙飞雪,最后便是使出了这一招惊天剑式,而此时易云风使出来的“天地一炁”,其声势远比当年浩大了许多。
在远处阁楼上,剑仙飞雪也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当年,她败在此剑式之下,那时,她功力不够,却强行运转第二重心法,化作“寒霜”形态,却无力支撑,晕了过去,那一次,昏迷了整整七年时间。
“轰轰轰!”
惊天一剑,终于斩下,整座云台,顿时尘土飞扬,满天的巨石重剑,悬浮岛屿,皆在一刹那化作齑粉。
“萧兄!”
宇文卿脸色骤变,却被一旁太傅拉着,而在场众人,哪怕是太初殿那边的人,此时也都个个目瞪口呆,望着那满天烟尘飞扬,却是看不清风云台上的情况了。
步步錯紅塵 一紙輕寒
附近突然变得诡异的安静,在场众人也都骇然不语,这一刻,仿似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响起。
而就在万分宁静之时,忽然一阵“叮叮”之声传荡开来,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密集,起初众人不知是什么在作响,随后便即发现,竟是一些人悬在腰间的剑鞘,或是负在身后的剑匣,里面不断传出的撞击声。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 起司貓錢多多
“怎么回事……”
各人立即取下随身佩剑,这一刻,却见手里的剑颤动不止,不止几人,在场所有人,凡是随身携带的剑,此刻都颤动了起来。
“是太初……”众人脸上一惊,又立即向那烟尘弥漫的风云台上望了去,是太初之威,竟震慑天下万剑……
“不对……”
这一刹那,远处太初殿那几位长老和欧阳长风却是一瞬间察觉到了,太初剑意,不可能如此冰冷,而此时这股剑意,仿佛来自万年不见天日的深渊,那样一种寒冷而孤寂的感觉。
“那是……”
众人也都慢慢回过了神来,不是太初剑,此时这冰冷的剑意,令他们隐隐感到不安的寒冷之感,绝非是来自太初剑。
终于,满天的烟尘散去,眼前这一幕,令人难以置信,这一刻,台下众人,皆仿佛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地看着,那风云台上。
这股令人胆寒的剑意,正是从萧尘此时手里那把剑传出,古朴悠悠的青色剑身,像是布满了锈迹一样,唯独剑身上那一道血痕,看上去十分明显,也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之感。
“那把剑……”
只见萧尘横剑于胸前,最终抵挡住了易云风的太初剑,而在他手里的这把剑,正是帝孤。
那万丈深寒的剑气,令在场许多人,都莫名打了个一个寒颤,原来在他手里,也有着如此强的绝世之剑,只是这把剑,又究竟是什么?竟给他们如此一股寒冷的感觉,丝毫不逊那传说里的五把绝世神剑,甚至此时从这把剑上透出来的剑意,竟令各人的剑,仿似不安一样的颤抖着。
“你……”
易云风也显然没有想到,刚才他那霸绝天下的一剑,竟被对方接下了,而那一剑,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元气,此时明显可见,他的脸色里,透着一丝苍白。
“铮!”
萧尘长剑一震,一下将易云风震退了出去,帝孤不出则已,一出……万剑臣服,谁与争锋!
“铮!铮!铮!”
连续数剑,易云风被逼得不断往后退去,显然已是抵挡不住此时帝孤的攻势。
局势陡转,所有人的心都跟着紧绷了起来,这一次,见到易云风节节退败,就连欧阳长风也忍不住,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那究竟是什么剑,竟能如此压制太初……
劍師 風中黑袍
“铮!”
絕品功夫兵王 十年燈
“铮!”
“铮!”
一剑一剑,萧尘终于反守为攻,而他的攻势,便如狂风暴雨,雷霆之怒,很快,易云风已经抵挡不住,每随着对方斩来一剑,他脸上便又多了一丝苍白,少了一分血色,就连握着太初的双手,也有鲜血不断溢出。
“铛!”
萧尘最后一剑斩下,易云风将太初剑举过头顶,以抵挡这一剑之威,可他的双足,却一下没入了风云台的石头里,显然已是在苦苦支撑。
“师兄……”
太初殿那边,一众师弟师妹都惊呆了,个个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而在远处,众人也同样失神不语,那些暗自倾慕易云风的女子,此时如何能够相信?如何能够相信眼前看见的这一幕……
而今日,萧尘的身影,已经彻底烙在了众人脑海里,黑衣如墨,白发如雪……他似白昼,亦似永夜。
心獵王 銀灰冰
就在众人失神之际,这一刹那,只见萧尘一剑扫下,“铛”的一声,易云风终于承受不住,喉中一口鲜血涌出,整个人,连人带剑,一齐往外飞了出去。
整座风云台,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皆怔怔不语,看着他手里的那把剑……剑是冷的剑,心是冷的心,冷剑复冷心,生死皆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