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e0p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我要去相親 (第一更)分享-8rbxv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来到公司以后,向南亲自领着苏金源和江启良在各个部门里参观了一遍,最后又将他们领到会客室里坐下来歇息。
時空幹涉手冊
“我听说,向专家的公司成立至今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没想到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实在是了不起。”
苏金源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忍不住赞叹出声。
他的确是很惊讶。
向南看上去很年轻,稍显稚嫩的面容看起来跟刚出大学校园的应届毕业生差不多,这样的一个年纪,本应该在社会里摸爬滚打,用汗水和泪水来置换职场经验,谁能想得到,他会是一家年利润上亿元的大型文物修复公司的大老板?
“多亏了各位前辈老师的帮衬,要不然哪有现在这模样?”
向南坐在沙发上,言笑晏晏,显得颇为淡然。
天和道場
江启良忽然开口问道:“我刚刚在里面的那间大会议室里,好像看到了一帮年轻人在上课,那些都是什么人?”
霸娶之婚後寵愛
“你说那些人啊?”
總裁的獵物 流轉的沙
向南挑了挑眉毛,笑着说道,“那些人都是来自各个地市博物馆的文物修复师,我们跟那些博物馆有合作,代他们培训一批新人,现在那些修复师应该是在会议室里接受理论知识培训。”
“原来是这样。”
江启良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道,“向专家的公司,各项业务开展得都如火如荼嘛,也难怪整个公司看起来会这么红火。”
向南笑了笑,说道:“也还好吧,其实大家都是混口饭吃。”
“谁还不是混口饭吃?”
江启良哑然失笑,他说道,“向专家,以后要是有合作的机会,可不要忘了我们。”
向南点了点头,笑道:“怎么会?以后肯定会有合适的合作机会的。”
苏金源和江启良两个人又在向南这里坐了一会儿,聊了一阵,这才告辞离去。
等他们离开之后,向南也没耽误时间,让焦佳把姚嘉莹、覃小天和王民琦给喊了过来。
“都随便坐,我找你们谈点事。”
等姚嘉莹三人各自找地方坐下来以后,向南这才开口说道,“刚刚我到魔都博物馆那边开了一个会,是商议长三角各城市博物馆合作修复古陶瓷器物这件事的,这一次,我们公司也会加入到了这个合作当中来。”
“我认为,这是我们公司的一个机会,因为在这么多的合作单位单位中,只有我们公司是唯一一家私人企业,这代表了业界对于我们能力和水平的认可。”
顿了顿,向南继续说道,
“这一次开会,各个博物馆都带了一批残损的古陶瓷器物过来,将会由魔都博物馆、金陵博物院、之江省博物馆以及皖省博物馆等各单位派出文物修复师组成修复团队,对这些残损古陶瓷器物进行修复,我们公司这边,我的打算是派覃小天和王民琦两个资深修复师,再加两个普通修复师过去。把你们派过去,主要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借此机会好好锻炼一下自己的技术和能力,争取有一个比较大的进步。你们自己有什么意见和想法?”
覃小天和王民琦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我没意见,我听老师的安排。”
王民琦则是面有难色,支支吾吾地说道:“老师,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修复过古陶瓷器物了,我担心我的修复技术不过关。”
“你要是不多加锻炼,就更加过不了关。”
向南瞥了他一眼,转头看向一直没说话的姚嘉莹,问道,“姚主任,我安排覃小天和王民琦两个人,再加两个普通修复师,会不会对修复室的工作造成很大的影响?”
姚嘉莹理了理耳边的长发,一脸无奈地说道:“老板,修复室的人员都被你抽走一半了,你说会不会有影响?”
“修复室这边目前应该没什么紧急的业务吧?”
向南想了想,说道,“暂时抽调几个人没多大关系,修复室能够维持正常运转就可以了,而且,许总过几天就要去京城那边招聘资深修复师了,等他回来了,估计修复室里的人员配置也差不多齐了。”
姚嘉莹撇了撇嘴,嘀咕道:“等他去招人,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她也没再争什么,既然公司参与了各个城市博物馆的合作,那派遣文物修复师出去是必然的事情,覃小天和王民琦不去的话,那她和老戴就得去了。
为了避免自己被派出去,那还是让覃小天和王民琦去吧。
“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那这事就这么决定了。”
向南看了看姚嘉莹和覃小天等人,见大家都没再说什么,当即拍板决定了下来。
他转头又对覃小天和王民琦吩咐道,“等明天上午,你们两个人就直接到魔都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中心去报到,要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找你们师公好了。”
“知道了。”
覃小天和王民琦对视了一眼,知道这事儿没得商量了,只好一脸无奈地点了点头。
廢土西遊
向南又叮嘱了两人几句,这才结束了谈话。
覃小天和王民琦离开之后,姚嘉莹却是没走,向南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她,笑着问道:
“你还有事?”
姚嘉莹点了点头,说道:“嗯,老板,过两天我也要请两天假。”
“非得现在请假吗?”
向南不经意地皱了皱眉头,覃小天和王民琦带着两位普通修复师一走,古陶瓷修复室里就只剩下姚嘉莹和老戴了,姚嘉莹要是再请假,那就真的只留下老戴一根独苗了,这工作还怎么开展?
他问道,“过一段时间不行吗?好歹也得等覃小天和王民琦回来吧?”
“那不行啊,我家里安排了人跟我相亲,我得回去看一看。”
浮跡 行行漸遠
姚嘉莹看了向南一眼,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天天宅在公司里修复文物,生活圈又小,认识的人本来就不多,要是再不想想办法去相亲,恐怕还真得单身一辈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