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8ou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遊戲大亨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瘋狂相伴-rns2d

重生之遊戲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遊戲大亨
无论法神城中的变化有多么大,只有一个地方几乎是恒古不变的,那就是镇魔大狱。
这里犹如一方独立存在的小世界,纵然外面的世界变化再剧烈,再夸张,也影响不到里面分毫半点。
陆梦鳞在镇魔狱第一层,已经呆了足足十天了。
这十天里,除了听犯人们讲述关于这座镇魔狱的故事之外,他一直都在研究着石洞之中的阵法。
听犯人们说,每隔一段时间,这些石洞之中的传送阵法就会被激活,而且是同一时间激活,将犯人们打乱,然后传送到不同的层级之中。
一品夫人:農家醫女
如果侥幸能留在上面几层的,那简直就是不幸之中的大幸,只需要出力争夺,就能获得食物,而那些不幸被传送到比较下面层次的犯人,就算拼尽全力,也只能吃到上面人留下来的残渣,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所以,陆梦鳞一直在等,他在等所有石洞之中的传送阵同时启动,当所有犯人的秩序都被打乱的那一刻,也就意味着没有人能察觉到他的存在。
在石洞之中的这十天里,陆梦鳞发现了一些事情,也改变了一点点东西,只等那个上层犯人们最恐怖,下层犯人们最期待的传送时刻到来。
搖滾青春
我有一個工業世界
轰隆隆!那块满载食物的大铁板,终于又一次出现在了镇魔狱的第一层。
星際之最強霸主
这个消息,让前三层的犯人们感到很兴奋,他们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这是在改换牢房之前的第三次出现食物了。这在他们的牢狱生涯之中,是为数不多的美好时光。
可就在这时,每个犯人都突然发现,他们身处的石洞开始绽放出强烈且炽热的魔法光芒。
绝大多数人眼前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和抽象,石洞中的一切都开始变化了,眼前的石壁一下子被无限拉长,一下子又疯狂的收缩塌陷,仿佛世界只剩下了一个圆点。
这是石洞之中的阵法开始作用,传送魔法的负作用正在影响着每一个犯人。
陆梦鳞所在的石洞之中,魔法光芒同样在疯狂的闪烁着,石壁上的纹路纷纷绽放出强烈的光芒,闪耀得令人盯不开眼睛。
然而,在陆梦鳞的眼中,这座石壁和之前并没有任何不同,眼前的景象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因为在第四天的时候,陆梦鳞就已经找到了石洞中阵法的规律,到了第六天就已经成功的破解了阵法的奥秘。
也就是说,陆梦鳞所在的这座石洞,除了石壁上会闪烁魔法光芒之外,已经不可能把任何人传送到另外一个空间节点上了。
这些石洞,每一座石洞都是一个空间节点,而石洞外的那些铁链网,包括那个运载食物的大铁板,其实都是一体的,它们都是这个阵法的一部分。
所有石洞中的传送阵法开始作用,犯人们的身影一个接一个的消失,被随机传送到另外的石洞之中。
同一时间,陆梦鳞的身影也渐渐模糊,化为虚无。
不过,这只是障眼法而已,他当然没有被传送出去,而是收敛气息,开启了隐匿模式。
神民族道士技能隐身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而来自人族位面的角龙战甲,只要开启了光学隐身模式,就可以在移动的过程中,也能保持住隐身效果。
陆梦鳞缓步走出石洞,他仿佛一只透明的幽灵,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出现过。
轻轻一纵身,陆梦鳞悄无声息的踏上铁链网,连跳三步,直接落到了那座满载食物的铁板之上。
此刻,所有的犯人都在传送换位之中,没有人争夺铁板的归属权,也没有人去抢夺上面的食物。
而陆梦鳞跳了上来,当然不是为了那些食物,而是他有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
沿着这位铁板四周走了一圈之后,陆梦鳞再度纵身,一跃而下。
接着轻轻一个翻身,陆梦鳞便紧贴在了铁板的左侧下方。
他并没有使用任何形式的能量,而是完全只凭着肉身的力量,以四肢紧扣住铁板的外缘,将自己固定在上面。
霸帝魔欲
不多时,每个石洞中的能量光芒渐弱,传送仪式结束了。
犯人们传送完毕,全都来到了自己的新牢房,他们纷纷探出头去,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层数。
而那只静止的大铁板,也开始按照即定的程式,缓缓移动。
留在了第一层的幸运者们在确认了自己所在的层数之后,不约而同的欢呼了起来。
两边的犯人们都看到了悬浮在中央的大铁板,他们毫不犹豫的开始输入光纹能量,争夺铁板的停靠权。
两边的犯人们都很拼命,大量的光纹能量源源不断的顺着铁链网,输入到大铁板之中。
陆梦鳞紧紧贴着大铁板的底部,所以他能够很清楚的感知到,那些从四面八方流过来的光纹能量,全部被这块大铁板吸收。
这块大铁板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构成的,竟然如同无底洞般,无论多少能量都能吞噬进去。
这个发现让陆梦鳞有些暗暗吃惊,不过,他并没有做什么,而是静静的悬挂在大铁板的底部,很耐心的等待。
镇魔狱第一层的犯人们终于决出了胜负,这一次的角力胜者是东面石壁的犯人们,他们拿到了大铁板的停靠权。
大铁板上的食物被抢掠一空,剩下的只有一些残羹冷炙,数量少得惊人。
因为刚刚经历了石洞的重新分配,第一层的犯人们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些吃饱喝足的犯人了,而是不知道从第几层被传送上来的家伙。
第一层的食物首发福利,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从地狱一步踏入了天堂,奢侈浪费是人的劣根性,又怎能避免?
通过这场角力,陆梦鳞也注意到了一个重要的细节,就是新的牢房分配之后,有实力很强大的犯人来到了第一层。
从刚才的角力之中,陆梦鳞从那些铁链中传递来的光纹能量可以很轻易的判断出,两边都有超过四十五级的强者,这个结果就很耐人寻味了。
或者换个角度而言,这才是陆梦鳞想要的结果,镇魔大狱之中,怎么可能关的尽是些弱者?
很快,大铁板停靠的时间到了,开始缓缓向下一层降落。
陆梦鳞依然悬挂在铁板的底部,藏匿身形,在没有任何人察觉的情况之下,随着大铁板一起来到了镇魔狱的第二层。
这一层的犯人们和第一层没什么本质区别,同样是关押的神民族人,强者与弱者混杂在一起,如野兽般,为了食物而搏命。
虽然大铁板上的食物只剩下一些残渣了,但是第二层的角力依然很激烈,甚至比第一层还要激烈。
也许是这些犯人们都很清楚,既然到了第二层,就只能接触到这种程度的食物了,食物只会更稀缺,所以必须要赢,要利用有限的食物,渡过漫长的时间,直至下一次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陆梦鳞如同一只秋日之蛹,安静的悬挂在大铁板下方,静待着大铁板下一次启动。
大铁板上的食物更少了,上面已经看不到食物的形态,只剩下一层糊状的物质,这种东西只能说是一层营养质,带有热量的糊状物,如果不是为了生存,相信没有人会把这种东西吃下肚。
大铁板继续下潜,四周的光线也越来越弱,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一直到了第六层,铁板停靠的时间越来越短,而石壁两边的争夺也越来越快,到了第四层之后,几乎只是一瞬间,就决出了胜负。
因为越到下层,石洞中的人数已经越来越少了,胜负往往只在于这一层的最强者,出手定乾坤。
陆梦鳞起初没有太在意,因为他的关注点并不是这些中间层数,他的目的是镇魔狱的最底层,但是随着大铁板的下沉,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忽略了些什么。
如果石洞传送是随机的,那么为什么越往下层,人数会越少呢?
一棵樹的愛情童話 紅箋小字
难道不是应该人数平均的么?
一想及此处,陆梦鳞蓦然将神识释放,飞快的向两边的石洞扫去。
这一扫之下,果然得到了答案,然而却是他最不想要的那一种。
第六层镇魔狱中,虽然还是一样的地形环境,两边的石壁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石洞,但是那些石洞之中很多却没有犯人,只有血迹和残骸。
被传送到下层的犯人,凡是实力弱小的,都已经被那些实力强大的犯人杀死了,并且将他们的尸体作为食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令他们继续生存下去。
虽然那些活着的犯人都很虚弱,他们的气息就像当初自己隔壁石洞的那个老犯人一样,也就是四十级上下,但是陆梦鳞却有一种心中发寒的古怪感觉。
只要是能在镇魔狱中活下来的犯人,都不是泛泛之辈,根本不能以气息来判断。他们的虚弱,是来自于食物的缺乏,体力的消耗,如果真的把他们当作弱者,那就上当了。
大铁板继续下沉,到了第七层,其实这个时候,大铁板上已经没有食物了,所有的残渣,就连糊状物都被上面的犯人们刮得干干净净。
但是,这一层的犯人们仍然会争夺,仿佛争夺这块大铁板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本能,或者说是一种象征意义,只有继续这个游戏,才让他们有继续生存下去的勇气。
在这个漫长,孤寂,没有任何光丝的黑狱之中,只有对比才能活下去,只有看到别人的不幸,比自己更惨,才令他们有支撑着活下去的勇气。
在陆梦鳞的眼中看来,这一层的犯人,其实只有两种,一种是死人,从一传送到这层就已经死了,还有一种是疯子,只有拥有一颗疯狂的心,才能在这种鬼地方生存下来。
然而,无论是疯子,还是怪物,他们都会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将体内的光纹能量疯狂的输入到这块大铁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