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4wq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闢道立心笔趣-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圍剿閲讀-xnw69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吴毅稍稍显露颓势,所有的敌人,就好像闻到腥味的猫一样,不迭地扑了上来。
这是血腥的午餐,没有温文尔雅,没有谦虚礼让,当吴毅开始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就意味着不仅仅是纯粹的王朝争霸战争了,带有几分王朝起义军的风范来。
这是底层与上层之间的战争,这是既得利益者与新得利益者之间的矛盾,这是旧秩序与新秩序之间的对抗。
所以,战争不可避免,注定是要一战的,无非是时间早晚而已,吴毅所能够做到的,便是让这场战争,尽量顺着自己的心意前进。
不要求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来走,因为那是不可能的,和痴心妄想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通过一定的引导,在实现战争胜利的同时,还能够满足吴毅自身的利益,也就是通俗层面上的一箭双雕。
而目前吴毅最大的利益,便是继续战争,继续破坏原有秩序,最好将东边这些小国的王冠,尽数打落在地,实现秩序的解构与重构。
当军中众人皆言要退兵的时候,吴毅没有反对,表示支持,领重军在后,以防敌方突袭,令那些战意不强的人马在前开路,以探明虚实。
虽然是自己先前走过的地方,但是并没有确立有效统治,很多地区被复辟势力掠夺回去,盗匪横行,不是这般容易的。
虽然回归之路困难,要知道,军队这架精密的机器一旦开动,就不容易停下来了。
吴毅知道自己这次退兵,一定会吸引来小国联军的围追堵截,通过心魔身的消息以及四方斥候来报,吴毅还知道各个小国,还在进行着疯狂的征兵行为,最后投入战场的人马,一定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数字。
事实上,即便是没有心魔身与斥候,吴毅也能够算出这些来,左右不过是得到消息之后,可以进一步确认对方兵力罢了。
吴毅知道这些,但是依旧下令撤军,就是因为吴毅的真实目的,不在于撤军,而是为了以退为进,实现继续战斗的目的。
包括故意让那些战斗意志不坚定,时刻想着回家的人探路,也是将之作为诱饵,准备吊一条大鱼。
诱饵大概率要牺牲,如此一来,旁人看见撤退的下场,反倒可能破釜沉舟,一条心跟着吴毅战斗下去。
断去后路,不难想象,这支部队的破坏力一定会更强,说得直白一些就是更加暴戾,虽然可能有误伤,但是能够加快对旧秩序的破坏,这也就足够了。
虽说穿越横川岭之后,基本上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但是也有一些起伏的小山丘,为了行军的隐蔽性,有些时候,还不得不走林深树密的地方。
穿越之這不是肉文
而此刻,吴毅率领的中军,则是驻守在一方小树林之中,是个阴凉地界,将士们奔波日久,也有个休整的地方。
斥候远远散开,不说数百里,数十里范围之中的蛛丝马迹,都在吴毅掌控之中,这是细节层面,若是谈大局,心魔身看看哪一边劫气比较重,煞气比较深,就知道哪里有埋伏,哪一边有大军在前进。
一般而言,超凡存在不会干涉人道之事。一旦干预,且不说染上因果,难以祛除,而且人道也不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帝王玉旨,皇气宝剑等存在,无论哪一件,都能够抹杀仙人,还真以为自己有点法力就高高在上了呗,人定胜天可知否。
但是心魔身不一样,首先,自然是心魔身与人身的特殊关系了,本就是一魂所分,只要是太乙上仙,顺着时间长河回溯一番,就能够看出人身与心魔身之间斩不断理还乱的丝线。
校草吻過我的幸福:愛的旋律 婷婷
其次,心魔身据有黑莲,而黑莲的重要性,也已经强调过无数遍,作为天地劫气圣物,本源上就驱使着这个王朝发生变故,又岂是外力所能够轻易抹除的。
两个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虽然身处人道治下,吴毅却能够反常地得到超凡力量的协助,堪称是一大异数。
光明行者
其实,即便是明白自己是异数,吴毅也从来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自己是异数,不是圣人,没有与天地同寿,日月同光的本事,该小心谨慎的,还是要小心谨慎。
就在休整时期,一位身染血色的斥候驾驭快马,朝着中军所在飞奔而来,胯下的战马,都已经开始口吐白沫了,但是战士依旧在奋力催逼着,可见此番要汇报的内容,绝对不简单。
当这位斥候从战马上纵身跃下的时候,战马也从剧烈奔跑之中骤然停下,哀鸣一声,倒地不起,口中白沫汇聚成为一条小河。
勇者之師 盤古混沌
它原本在飞速跳动的心脏,好像突然被人抓住,一时间炸裂开来,战马全身冷汗直流,口中也缓缓溢出鲜血来。
这马匹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了,它用期盼而无助的眼神看着四方,最终缓缓闭上了眼睛。
战马是将士最亲密的伙伴,不是迫不得摘下马鞍,不会吃马肉。周围的兵士,叹了一口气,将马匹埋下,省得半夜的时候被夜狼啃噬,也算是尽了最后一点情分。
早安,我的狼性教練 銀字笙調
这斥候入营帐之中,行过军礼,即道:“前军已入敌方重重包围之中,还请大人速速发兵援助!”
此言一出,营帐之中的将领们,面色稍变,敌人不来进攻中军,反倒是阻断吴毅等人回返的通路,这是想要将吴毅等人困死在此地吗?
“敌方有多少兵马,你可曾看清?”一将领问那斥候,这也是当下主要问题了。
鳳帝九傾 一季流殤
“敌方来的时候,漫天沙尘,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源源不绝,少说也有五万之众!”
坐在两旁的将领面面相觑,面色都不是很好,他们统共不过是五万人马,对方一出手,就是他们整体兵马,这接下来可如何继续战争。
有将领不信,厉声对斥候道:“若是慌报军情,可有军法处置!“
“小人登高远眺,敌军只会比这个数字多!”而这斥候,也是毫不怯弱,硬着脖子道。
场面一时间冷静下来不少,众人都在思索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