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bqwz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星空巨蚊》-第三十六章 誰!?展示-t4j9q

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
“想要拉我自爆?连这招都用上了吗?不过……”
“用分身拉强者自爆,可是我的拿手招式,你嘛……还太嫩了,班门弄斧!”
贾岩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对方想要做什么,做为一位老玩爆炸啊,自爆啊,以及用自己的残肢炸人的存在,他玩这手比起对方肯定是有经验多了。
所以在这一刻,他并没有任何的惊惧之色,而且他都没怎么躲避,只是看着这个已经膨胀到了极其严重的猴子生物分身来临,接着在他面前就那样的膨胀到了极限,接着爆炸开来。
轰隆——
要知道,这可是一位相当于域主实力的分身强者自爆,其中蕴含的力量之恐怖,是无法想像的伟岸等级,哪怕是远处的赖塔等生物,都被这股惊天的爆炸威力给吹得东倒西歪,太空里径直出现了一道类似太阳的光芒,许久之后,这股人类眼睛不能直视的光彩,才算是渐渐的消散。
光辉消失,整个真空里的粒子,以及种种的物质,甚至是次空间,都变得完全的紊乱起来,这片地区的物质能量极高,温度也到达了一锅水丢进来,直接就会变成开水的程度。
宇宙幅射在此地乱七八糟的乱射,刚才的一瞬间震荡波恐怕能传出极远,若是一不小心射中附近的什么星球,刚好那星球又是有类似地球文明那样的弱小种族的,说不定就是一场生命大灭绝。
軍魂 若風
这已经堪比小行星的爆炸威力了,或者说不止是堪比,而是就消当于小行星的爆炸,再强点连地球那样的星球都会被炸成稀巴烂。
于这种惊天动地的爆炸之中,不管是什么强者,哪怕是一位域主级的存在,怕都是会被炸成死尸一具。
“哈哈哈,中了,连逃都不逃的,这家伙绝对是在乡下太相信自己的实力,根本不知道外界的战斗有多恐怖。”
“就如此么?看来所谓的进化兽,强是挺强,但太过自负了,自负害了他自己。”
妻不可欺:薄情前夫請接招
“我倒是不信,这家伙就会如此死亡,好好看着吧。”
在敌人的阵营里,几大强者都有些凝重,哪怕高兴的占了绝大部分,那位大象生物却是仍旧无比的怀疑,贾岩哪可能就这样死亡了。
要知道,刚才与他战斗的时候,那贾岩可是一击就把他打得落花流水,若非自己并没把头颅伸入次空间,说不定他被削掉的就是整个头颅了。
轰隆轰隆轰隆——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浪,在本该无声的宇宙真空里不断的传递着,这是因为宇宙真空里说是无声,实际是因为能够传递声音的粒子太少了,但不代表宇宙真空里就没有粒子,实际完全不存在物质粒子的宇宙真空,是不存在的,多多少少都会存在些许的粒子之类,给宇宙风暴或宇宙真空传递恐怖的巨大声音,而当下就是传递这种声音的时候。
起码对强者来说,通过脑波力量感知到的声音,就像是惊天动地般的浩浩荡荡,所以他们是能够体会到当下的声浪有多强的。
终于,那一直在释放着力量的真空中央部位,淡淡然的显示出了里面的模样。
一道大约五十公里上下的影子,就像是从来就没移动过半步,整个身躯淡定自若的出现在刚才的爆炸中央处。
“什么?!”
“不可能吧!”
“这是……这是刚才的进化兽吗?怎么可能,被那种爆炸波及,还能不死!?”
“我不信……”
猴子生物整个人从最初的自信,变成了现在的无比震撼,接着嘴里念叨着不信,不可能之类的话,像是陷入了魔障之中。
紮根基層的大學生村官 智高氣昂
花心大少
他做为分身的拥有者,自然是最清楚,自己的分身是有多可怕的,一般的域主,根本就不可能承受这种恐怖的自爆攻击,话说自爆这样的做法,还是他从某个自己能扔自己的头部果实当炸弹的种族身上想到的灵感,而且一开始他就将这具分身定位为最后的手段,除了隐匿到达了顶级之外,自爆的威力更是恐怖绝伦,他甚至大逆不道的升起过,自己这攻击可能会是自家那位‘大人’,都难以承受的。
可今天,他自信无比的威力,却在贾岩的无情抵挡之下,被直接否认了,他完全就不敢置信,好像是作梦一般。
而其他的敌方强者,也同样是如此,毕竟他们都坚信身边伙伴的最终手段,毕竟这位猴子生物能够进入他们这支作战小队,并且地位只在大象生物之下,就因为他这一手攻击力,是相当令人绝望的,大象生物都会对猴子生物比较尊敬,这也是为什么先前作战的时候,猴子生物是做为队伍第一个动手的人士的理由,别人都会让着他。
“这……”
敌方对面,站在战场另一头,被吹得倒飞出去上万公里之远的赖塔等人,同样是被贾岩这次的抵挡能力,给吓了一跳。
赖塔都怔住了,哪怕是他,在刚才都不认为贾岩能够抵挡这次的自爆威力,在贾岩不躲不避的时候,他甚至在想,自家大人是否身体有了什么异样,否则为什么会如此。
母皇降臨 造化為工馬甲
没想到的是,贾岩这次的表现,令得他都完全没有想到,就那样淡定自若的,将这威力无比可怕的自爆给抵挡……嗯?
赖塔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没错,早在赖塔与贾岩还在宫殿里长途往地球这边赶的时候,他就见识过贾岩在宫殿里演练一部分的能力,其中一些,是开发出了自己的次空间更多的潜力。
其中一种潜力,是赖塔到现在都没办法想明白的。
而当下贾岩的表现,说不定就是这种能力在其中起到作用?
霸道僵屍俏甜妻
赖塔想到的东西,正是贾岩的新能力不错。
早就说过了,贾岩的单纯实力,在刚刚晋升的现在,是难以再有更多的提升了,但没说过贾岩不能提升实力。
事实上刚晋升域主不算多久的贾岩,还处于摸索开发出域主等级更多战斗方式,以及战斗能力的过程中,在这过程里若是开发出什么可怕的招式,未来变成他域主级的杀手锏也不是没有可能。
起码就现在看,贾岩的域主级杀手锏,已经是开发了某一部分出来,比如他的‘法器’,又比如他的‘自爆手段’,还比如乱七八糟的逃生技能之类。
庞大的技能树里面,随随便便就能点出某些可以令得当下的他,都变得更强的招式出来。
而此时贾岩在用的技能,正是他在先前的次空间宫殿里,看到了次空间,以及宫殿如何在次空间航行之后,渐渐的悟出的某个奇特,但绝对是足够有效的技巧……
那就是……
“就这?”
贾岩笑着动了动自己的身躯,接着目光里,闪烁出了某种名为自信的光彩。
他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可并不是什么都没做的,脑波力量无法进展了,其他种种的另辟蹊径技巧,却绝对不会放下。
“原来那一招的防御力,如此可怕……我的天。”
在这边,赖塔发出了身边人都有些惊异的话来,他们只知赖塔明白贾岩的技能是什么,却并不知道贾岩这招的真正技巧原理,究竟为何。
事实上,如果有人进入当下的次空间,就会明白什么了。
贾岩的整个身体,都被身后的某个次空间脉流,给整个笼罩,对方使用而出的爆炸物,在刚才的恐怖爆炸情况下,这脉流竟是吸收了贾岩被攻击到的自爆力量,然后脉流的另一头……
正是那深处于六度次空间内的巨大‘宫殿’。
要知道,宫殿的防御力,可是绝对比起地球要强的多的,它的制造材料之类,怎么可能是一个星球可比,外加上这颗星球本来就有的制造者加固的某些‘气势’,也就是当初能够镇压域主的东西,如今又被贾岩研究透彻过后,贾岩又附带上了一大圈的阴阳道气势,几种各式各样的东西加成过后,这宫殿的防御力,怕是撞入太阳都不一定会被烧毁。
也就是说,贾岩是让爆炸的威力通过‘脉流’被引导到了宫殿,然后宫殿代替他,承受了所有的自爆威力,他本人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
当然了,这一手的限制太大了,比如在次空间被敌人限制或者干扰的情况下不好用,又比如敌人的攻击爆炸威力超过了宫殿的防御力情况下不好用,再加上还有个限制,也是最大的限制,则是这种防御手段,一般只能对付无控制的爆炸威力,如果变成了敌人的招式攻击,或者是自身的器官攻击,那就没效果了。
换言之,这种防御的手段,也就当下这样的状况下,拿来吹吹牛皮挺有效的,想要加升效果,怕是必须进行更多更为深刻的研究才行。
总之不管其他地方是否有效,起码当下的效果还是不错的,看得人惊为天人。
穿越陸依萍 竹子花千子
天笑記
“这……不可能……我不信。”
猴子域主一辈子的研究,都放在了分身上,当下最强的分身竟是被贾岩给如此轻描淡写的抵挡开来,他做为研究出这一招式,然后还一招鲜吃遍天下的强者,自然是不可能认同,整个人瞬间都有点精神错乱了。
“给我死!”
猴子生物猛然的表情变化过后,就冲向了贾岩这边。
他承受不了这种最强手段被当成了不痛不痒攻击的感觉,更是无法接受身边的几位伙伴,在这一刻都对他产生质疑的感觉。
所以他主动出击了。
“哦?想要来送死了么?是精神有点崩溃对吧,没想到我把一位域主都搞到精神崩溃了,对不起,既然你都有了魔障,那么我就帮你一把,将你杀死,省得你未来修炼还出问题了。”
贾岩假仁假义的淡淡然说着,看着猴子生物冲击向前,就准备长足悍然的穿出,让其罪恶的一生到此为止。
“嗯?”
可当他准备出击的同时,却猛然的,脸色微微变化,自己的身体往后爆退开来。
一道从次空间内,悄无声息闪烁而过的刀型身躯一部分,划过了贾岩所在的次空间区域,差之毫厘就切中了贾岩的身体,并且在斩过他针刺前端,带走一丝丝表皮的情况下,轻描淡写的缩回了次空间内部。
韓娛之大夢想 夢想筆談
而猴子生物的攻击,则被贾岩躲避的更为简单,只是甩出一条长足,这猴子生物就被一击击飞到远处,整个人抽醒过来,再也不敢攻击。
“谁?”
贾岩不管这猴子生物,目光有些森然,盯向四周的次空间。
他刚才来临到这片空间的时候,明明看过附近的次空间的,都没什么异状。
没想到的是,如今这看过的次空间里,自己的老巢一般的地方,竟是好像出卖了自己一样,来了一道诡异的攻击,在攻击出现之前,他都没怎么感觉到。
这是何等可怕的次空间能力啊。
贾岩有些凝重森然,看向了次空间,自己的次空间能力,更是疯了一般的飞涨开来,令得四周的天地,出现了微微的紊乱。
次空间里面,,更是瞬间就出现了大量的波动,整个一层,二层,三层,四层,五层……一直到九层的次空间,都被他的天赋能力给捣乱而出现了波动,这样的状况之下,不论是他自己,还是在次空间里的宫殿,外加上有可能的敌人,都难以在次空间里待多久才对。
“呵呵,果然是厉害啊,进化兽掌握了次空间能力,就是这样的结果吗?好可怕的次空间天赋。”
次空间里,径直出现了这道笑声。
笑声说是笑,倒不如说是无悲无喜,根本听不出来是真笑还是在讥讽,又或者是有什么别的情绪状况,总之让人感觉起来,就像是对方根本就没太在意当下的战斗。
而贾岩则是听到了这道声音,以及对方刚才这一击的攻击凌厉实力后,心境反而平静了下来。
他知道,这并非是敌人某个手下而已,如果是手下都有如此恐怖,贾岩都不用打了,直接扭头离开算了,因为他知道,属下都如此可怕,自己根本没胜算,好在听起来,这根本并非是那敌军的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