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3yc3人氣都市小說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討論-第五百一十章 小毛賊相伴-m4a9a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孟超知道这栋建筑在三分钟内就会彻底崩塌。
但他却还没有凝聚起超过一半的逃生力量。
“血屠”高扬这柄致命的“随意刃”,肯定采用了特殊的生化材料炼制,或者在上面涂抹了妖神“漩涡”调制的毒素,或者刺入心口时,激活了灵磁力场,破坏了刀刃附近的血肉组织。
又或者,三者皆有。
总之,无论孟超怎么运用灵能,刺激心脏附近的血肉细胞,伤口愈合的速度都非常缓慢。
甚至,刚刚再生的细胞,瞬间又枯萎腐败,反而化作毒素,进一步侵蚀包括心脏和肺叶在内的要害器官。
孟超艰难低头看去。
看到胸前的伤口周围,隐隐缭绕着一圈黑雾,犹如即将爆发的瘟疫。
好不容易才凝聚起来的力量,就一次次从这个黑雾缭绕的窟窿里逃逸出去。
倘若不是他用灵能狠狠镇压,毒素肯定早就扩散开去,甚至将他的心脏,腐蚀成一滩脓水。
“看来还需要施展十几二十次《治疗术》,才能解决这个麻烦。”
现在肯定没时间,也没足够的资源来彻底处理伤口,拔除毒素。
孟超往胸口和大腿上,分别扎了一针基因药剂和高能营养剂。
又用一支从“血屠”高扬尸体上缴获的冰冻喷雾,“嗤嗤嗤嗤”,往伤口周围喷了一圈。
一支冰冻喷雾全部用完。
伤口凝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连黑雾都被冻结。
虽然呼吸有些困难,心脏也受到一定影响。
至少能暂时用冰霜堵住心口的窟窿,帮他在最后一分钟里,积累几分逃生的力量。
现在孟超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四仰八叉躺在地上,静静看着头顶几十层大楼都在熊熊燃烧,不断爆炸和崩塌。
数以万吨计算的钢筋混凝土倾盆而下,犹如千万头暴君猛犸的战争践踏。
轰!
轰轰!
轰轰轰!
当他头顶这层楼板都被彻底洞穿,四周空间挤压变形,即将彻底化作残垣断壁时,他终于恢复了十分之一的行动能力。
“就是现在!”
金閨玉堂 紅豆
孟超深吸一口气,手脚并用,向角落里的逃生通道电射而去。
就在钻进逃生通道的刹那,只听“轰隆”一声,身后的建筑彻底垮塌,将“血屠”高扬的尸体完全吞噬。
而烟尘和气浪,却汇聚成汹涌澎湃的狂潮,锲而不舍地追着孟超,一次次猛踢他的屁股。
就连逃生通道,都在一截截地垮塌。
棄妃的春天
千万吨熊熊燃烧的废墟,仿佛化作一头蛰伏在地底的绝世凶兽,一次次张开獠牙交错的血盆大口。
只要孟超的速度稍微慢上几分,就会被废墟彻底吞噬,和“血屠”高扬一起跌落最深的地狱。
而就算他不顾周身剧痛,再怎么加速,似乎都跟不上毁灭狂潮的节奏。
他面前的逃生通道不断发出“吱吱呀呀”,令人头皮发麻的金属疲劳声。
甚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极其夸张的扭曲。
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外面狠狠挤压、揉捏。
要把他连同逃生通道一起,压缩成罐头大小的结晶。
他只能再次脱卸关节,收缩肌肉,把自己拧成千奇百怪的形状,才能勉强从扭曲变形的缝隙里钻过去。
即便如此,身后滚滚而至的毒雾、热浪和毁灭的狂潮,还是很快将他追上。
接下来的事情,孟超的意识有些模糊,记得不太清楚。
恍惚间,他记得自己在蕴藏着大量劣等晶石杂质,数百度高温的剧毒烟雾中爬行。
就像在海底数万米深,暗无天日的海沟中挣扎。
每吸入一口毒雾,都像是被主战坦克的重炮,抵住心脏和肺叶狠狠开了一炮。
他甚至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已经焚烧殆尽,只剩下一具空空如也的躯壳,还在冲击波的推动下,徒劳地挣扎。
忽而,他又记得周围的一切都垮塌下来,千万吨钢筋混凝土把他牢牢封印在里面,就像是坠入海沟最深处。
出乎意料,这种感觉不算太难受,甚至还有些温暖。
仿佛有个很轻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睡吧,你太累了,好好睡一觉吧?”
撿到美人魚王子
然而,当他真的在黑暗深渊的最深处,沉沉睡去的时候,却总会见到一万颗太阳从头顶降临,宛若超新星爆发般,激射出最狂暴也最璀璨的光芒。
帶著仙府闖江湖 訣弦
这光芒毁灭了一切。
也深深灼痛了他的灵魂。
令他再次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和力量,挣扎着从黑暗深渊最深处一跃而起,奋力挣扎,去寻找那一丝,或许并不存在的光明。
不知过了多久。
他终于从黑暗深渊中浮出水面。
似乎在一条臭气熏天的下水道里随波逐流。
这里是周围几座地下避难所共用的排水系统。
原本就污浊不堪的废水,经过大爆炸后,混杂了包括鲜血在内,无数可疑的物质,更是粘稠如沼泽,灼热如岩浆,又似强酸般侵蚀着他的血肉。
还有无数畸形变异的蛇虫鼠蚁。
闪闪发亮,狰狞丑陋,争先恐后地朝他爬来。
而他也屏息等待着蛇虫鼠蚁们自投罗网。
好将他们统统塞进口中,补充珍贵的蛋白质和能量。
可惜这些生活在麻风村地底的蛇虫鼠蚁非常机敏,警觉极高。
在最后一刻,感知到了他无法控制的杀气,纷纷尖叫着逃了开去。
他有些失望地嘟哝了一声,再度昏死过去。
这次他似乎在地下水道中漂流了更长时间,被粘稠的污水带到了远离崩塌大楼的地方。
再次睁眼时,四周已经稳定下来,再也感知不到地动山摇和灼热的毒雾。
心理師與殺手
思君如暮:獨家寵愛
除了心口黑气缭绕的贯通伤之外,周身其余伤口都初步自愈,凝结了一层薄薄的痂壳,帮他勉强保留了几分元气。
这里是地下水道的拐弯处。
前面有一处残缺不全的铁栅栏,挡住了不少顺流之下的垃圾,令垃圾在铁栅栏前面堆积成一座缓缓旋转的垃圾山。
而他就半躺在垃圾山上面。
身上还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一只胆大包天的老鼠,在他身上摸索。
不,不是老鼠,是个人。
孟超本能反应,杀意凝聚成有若实质的利刃,直刺对方的眼球。
对方一个激灵,停止摸索,东张西望片刻,又有些困惑地扫了孟超一眼。
这是个孩子。
七八岁,最多十一二岁,因为瘦得脱了形,孟超也吃不准。
他有一头鸟巢般蓬乱的头发,头皮上还长满了疥疮,尖嘴猴腮的样子,比老鼠还狼狈。
右眼是正常的黑色,左眼却是略带晶莹剔透质感的淡金色,里面绽放的光芒,璀璨到不像是真的。
这样一只眼球,如果镶嵌在一张英气逼人的面孔上,或许能为主人增色几分。
但镶嵌在这样一副尖嘴猴腮之上,却形成鲜明的反差,反而更让人在意这孩子的丑陋,甚至生出“他偷来了别人的眼球,安在自己脸上”这种荒谬的想法。
这当然不是真的。
这孩子应该是麻风村里感染者的后裔,晶莹剔透的淡金色眼球,和他左侧嘴角突出的獠牙一样,都是畸形变异的结果。
他大约也知道自己的左眼和左侧嘴角的獠牙非常扎眼。
所以准备了一副黑色风镜,和印着骷髅图案的黑头巾充当口罩,再加上宽大的斗篷,来遮掩自己的面目。
魂煉者 一棍天
只不过,地底深处,下水道里的小型垃圾山上,只有他一个人,为了工作方便,才将风镜掀起,口罩扯下而已。
没错,“工作”。
孟超暗暗运转《行尸术》,保持身体冰冷,呼吸和心跳趋近于零,眯起眼睛,冷冷观察这孩子究竟在干什么。
只见他腰间鼓鼓囊囊,把斗篷都撑开了一条缝隙。
透过缝隙,孟超看到他腰间扎着三条宽大的怪兽皮带,上面挂满了叮当乱响的“战利品”,有网兜包裹的合成食物罐头,有几支没了刀鞘的匕首,有两把血迹斑斑的手枪,一支弓弩,还有一具镶嵌着晶石的动力拳套。
这具动力拳套的尺寸太大,明显不是这孩子的东西。
而他在东张西望一阵,没找到杀气的来源,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之后,嘟囔了几句,又继续用一柄匕首,费力切割孟超捆在身上的战术包。
凈光歡喜佛
明白了,这就是个小毛贼。
是趁火打劫,发死人财来了。
偌大一栋建筑崩塌,无数麻风村民被埋在下面,虽然都是穷困潦倒的最底层,但身上几支营养剂,几个罐头,几件武器还是有的。
鼎革
这小子,打得就是他们的主意。
搞清楚对方的身份,孟超原本想直接将这小子放倒。
心中一动,忽然想到:
“为了斩杀‘血屠’高扬,我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现在身受重伤,战力暴跌,甚至连磁悬浮之力都运转不起来,很难直接撤离巢城。
傳道大千 猛虎道長
“再说,我也不能撤离巢城,必须死死钉在这里,和妖神‘漩涡’周旋。
“那就需要资源和支援。
“还有,我刚刚苏醒,两眼一抹黑,对外界的状况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从大爆炸到现在,究竟过去多久,总要找个耳目,帮我打探情况。
“而想要维持麻风村和整座巢城的秩序,就需要找到能管事的首领,巢城倒好说,直接去找金牙帮好了,但在麻风村里,领头的是谁,怎么找上门去,对方有没有被妖神‘漩涡’蛊惑……情况很复杂啊!
“这个小毛贼,是土生土长的麻风村民,倒是有些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