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5ij熱門連載小說 三國之巔峯召喚 起點-第2046章:叛變的是蘇秦關我張儀什麼事推薦-te80n

三國之巔峯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峯召喚
第2046章:叛变的是苏秦关我张仪什么事
狼群當道
与此同时,同样身处于河北的苏秦,得知‘苏秦’被满清绑架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被绑走的是张仪。
最牛國醫妃
假扮张仪这种事,苏秦可不是第一次干,也因此坑过张仪不止一次,所以张仪会假扮自己,苏秦对此一点都不意外。
黑道女學生
另外,而除了张仪之外,苏秦也想不到,谁无聊到假扮他了。
第四種權力
苏秦假扮了张仪这么多次,却一点事都没有,而张仪仅仅只是假扮了这一次,就被当做是真苏秦给直接绑走了,张仪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很快苏秦就意识道,满清的真正目标应该是自己,而张仪恐怕是替自己顶了雷,而他假‘苏秦’的身份一旦暴露的话,以满清残暴不仁的做派,很可能会二话不说直接把张仪处死。
这个时两个选择摆在了苏秦的面前:
一是直接站出来,宣布自己没有被满清绑架,而假扮自己的张仪则会被满清处死,从而直接获得纵与横之间的对决。
二是隐姓埋名,隐居了起来,从而坐实了‘苏秦’被满清绑走的事实,好为张仪打掩护,让他有脱身逃出来的机会。
苏秦若是个不择手段的人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了,毕竟这是赢张仪的最快办法,但显然他并不是这种人。
苏秦和张仪虽是对手,却也是挚友,他想堂堂正正的击败张仪,所以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錦繡民國
为了张仪这位好友和对手的安危,苏秦果断选择了隐姓埋名,坐实了‘苏秦’已被满清绑走的事实,同时在向鬼谷子和司马徽进行求救,希望他们可以派人救回张仪。
寒月舞痕 仲心宛琴
苏秦不知道的是,张仪之所以向满清坦白,并不是真的想让满清相信自己不是苏秦,而是借此来试探苏秦的反应。
张仪能不知道一旦他假苏秦的身份暴露,满清很可能会直接杀了他吗?他当然知道,可是他却依然这么做了,是因为就算假苏秦的身份暴露,他也依旧有把握在满清的手中保命。
虽然这么做危险了点,但通过苏秦的反应,张仪却能看清这位挚友和对手的真面目,这点危险在张仪看来完全是值得的。
收到苏秦的求救后,鬼谷子和司马徽都不敢大意,毕竟张仪可是他们看重的后辈,这都还没来得及绽放自己的光辉,怎么可以就这样陨落在境外?
可是想要救出张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辽东可不比中原。
要是中原的话,哪怕不在秦国,鬼谷子一句话发下去,各国君王也不会不给面子,肯定能把张仪从牢里给救出来。
但张仪现在在辽东不是中原,辽东那是满清的地盘,别说是纵横家,就是其余百家也少有涉及,根本没有多多人脉可以调动。
为了确保能把张仪救出来,鬼谷子厚着脸皮,飞鸽传书给隐居在幽州带娃的项羽,希望项羽可以出手救回张仪。
项羽可以不给任何人面子,却不能不给鬼谷子面子,没怎么考虑就打赢了下来,安排好妻儿后就只身前往辽东,准备搭救张仪离开。
等抵达辽东之后,项羽废了一番手段终于找到了囚禁张仪的地方,随即单枪匹马就捣毁了这座有着数百人的粘杆处秘密基地,救出了那些被绑架而来的河北名士,不过这写人里却并没有张仪的身影。
经过询问后项羽才得知,打着‘苏秦’名头的张仪,没有丝毫气节的投靠了满清,并成为了完颜阿骨打麾下的首席谋士。
溫柔首席:驚情十五年 空氣中氧氣
项羽问了很多名士,可这些人的回答都一样,都对毫无气节的‘苏秦’极为不齿,这让项羽都不禁怀疑鬼谷子是不是看错人了。
难道纵横家真出了这么个贪生怕死的汉奸?
项羽虽有些怀疑张仪变节了,但也知道纵横家的人都聪明人,靠绑架这种手段不太可能让他真心投靠,所以他准备好好观察一下张仪。
若是张仪真的投靠满清,当了汉奸的话,那项羽就杀了张仪,帮鬼谷子清理门户。
若是张仪并非真心投靠,而是为了保命,留待有用之躯,或是其他苦衷的话,那项羽在出手救张仪离开。
项羽救出数十名士后,又劫了一艘商船,让这些名士自己走海路回中原,至于他们能不能活着回去,这就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毕竟他真正要救的人是张仪,想要他好人做到底,将这些人护送回中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在之后的观察中,项羽发现张仪并没有被限制自由,满清没有任何强迫他的意思,可他却主动帮完颜阿骨打出谋划策,这顿时让项羽在对张仪起了杀心。
末日光年 法布爾
西汉时期的宫廷宦官中行说,因陪送公主到匈奴和亲而对汉王朝怀恨在心,转而投靠匈奴,成为两代单于的重要谋臣,给大汉王朝造成了数不尽的难题。
区区一个中行说的叛变,就已经给汉人造成极大的打击,而张仪作为纵横家最为杰出的弟子之一,其才华更胜中行说百倍,他要是一心当汉奸的话,这对所有汉人来说无疑一个灾难。
一念至此,项羽当即在心中给张仪判了死刑,纵横家数百年的清誉,不能就这么被张仪给毁了。
一日,月黑风高,项羽潜入张仪的府邸,并且避开了所有护卫,潜入了张仪的卧室。
项羽没想到的是,当他潜入进去之后,却见到张仪正在屋中静坐,两人四目相对之后,张仪也没有丝毫的惊慌,好似早就知道他会找上门,所以故意没睡在等着他呢。
“你早就知道我会来?”项羽强忍着杀意问道。
“当然。”
张仪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淡笑道:“纵与横之间的教练尚未结束,师门绝不会让晚辈死在塞外,必定会派人前来就张仪,只是不知前辈是?”
本来项羽是想直接杀了张仪然后走人的,但听了张仪的话后,他的心中却生出了这里面可能有隐情的想法,于是问道:“张仪,你明知师门会派人来救你,为何还要投靠完颜阿骨打,还帮他出谋划策?”
张仪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后,反问道:“前辈,你搞错了吧,叛变的人是苏秦,关我张仪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