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7ni熱門玄幻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討論-第799章 修仙=爆肝推薦-k2d2j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陪着云芷清聊了好久。
方正心头其实颇有些感慨,本来还答应要带云芷清回到自己的世界去呢……但没想到元星的世界竟然是处在完全不同的时间线上。
就算去了,恐怕也只能看到我老爹老妈的坟墓了,运气好点,可能还能顺带看到我自己的坟墓,到时候师父你还能给我上柱香。
当然,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恐怕什么都看不到。
云芷清这段时间里,似乎格外的喜欢和方正说话。
哪怕说的不过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废话……很难想象,外表看来清冷若仙的仙子,说的却是东家长,西家短,谁家弟子不要脸的话来。
方正看的出来,她不是对这些话感兴趣,而是对和方正说话感兴趣,好像只要听到方正的声音,就是一种幸福一样。
唉,我师父要求太低了。
方正搂着柳清颜,幽幽感叹……
貞觀大才子
他这边和云芷清聊天,那边柳清颜在方正的怀里钻来钻去,心头止不住的嘀咕,是大师姐的味道,好浓。
好奇怪。
她抬头看了方正一眼,见他的注意力全都在云芷清的身上,忍不住吃吃偷笑,在他的怀里使劲的蹭了起来。
我蹭,我蹭,我蹭。
地下魔神異界縱橫 冰息斯卡薩
我要用我的气息把大师姐的味道都给遮掩掉,师兄的身上得有我的味道才行。
于是乎,方正不得不用更大的力气搂住怀里这条仿佛蛆一般拱来拱去的丫头了。
云芷清的生活很有规律。
无论什么事情,到得午时便要开始修炼,哪怕方正在她身边也是一样。
看出方正还有事情要忙,云芷清除了心头感慨自己这个弟子是越发的繁忙,在九脉峰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之外,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在能帮助他的地方帮一下……
比如说,把缠人的小丫头揪出来。
强拉着她去修炼。
完全无视了柳清颜那幽怨的目光……
柳清颜相貌绝美,兼具妩媚与天真,若论美貌,恐怕堪为方正所见过的美人之最,这般美丽动人的姑娘一副幽怨可怜的模样,俨然足可让石头动心。
可惜,云芷清为了方正,全然无动于衷。
心冷如铁。
方正含笑看着这师徒两人离开,只感觉心头一片温暖。
在他心底里,云芷清早已经是最重要的那个人……如果非要在他的心里排上一个排名的话。
在灵气复苏位面,她毫无疑问是第一,就算是已经与他肌肤相亲多少次的苏荷青,怕是也要逊色不少。
有一种无论在外历经何等风波,只要回来还能看到她,感觉人生就仍然还有着意义。
直到师徒两人的身影都看不到了,方正这才起身离开……心头更是忍不住暗暗感叹,明明这里才是他的家,但现在搞的好像九脉峰成为了他的中途休息加油的驿站似的。
等到此间事了,定然要好好陪陪师父才行,她嘴上虽然从来不说,但事实上,恐怕也是寂寞的很了,所以才总想着和自己说话吧。
冷落了她啊。
如此一想,方正心头未尝没有几分愧意……可惜如今纵然愧疚,还是须得以正事为先才行。
方正御剑往一元峰而去。
賞金之陰陽師
一元峰上。
得知方正到来,薛杏林亲自迎接,并未拖沓,很直接的将一壶丹药交给了他。
“此丹名唤祛荒丹,是我这段时间里苦心孤诣所创的一种丹方,专为应对荒人而生!”
薛杏林笑道:“此物可解荒人血毒,与荒人对敌之前服下一颗,药效可持续一个时辰,而在药效持续之时,纵然荒人毒血入体,也与常人鲜血无异……而若是身中毒血,只要不死,服下此丹也可解毒,不过荒人毒血发作甚快,我试过,短短数息便可要了人的性命,所以还是对敌之前便服食此丹比较好,虽然浪费了些,但胜在稳妥。”
方正问道:“丹药炼制难吗?”
“简单!”
薛杏林笑道:“想要炼制此丹,修为在洞虚之境便可,而且耗费的天地灵植也并非太过珍贵之物……嗯,咱们蜀山派还是供应的起的。”
“那就好。”
方正笑道:“此丹我会转交掌教,师伯,丹方可否给我一份?”
“早给你备好了!”
薛杏林将丹方交给方正。
無限軍火系統
方正接过,打开一看,所需诸多灵草都是一些寻常可见之物,只是搭配之妙,却让他心头暗暗佩服,他的丹道与薛杏林一脉相承,自然看的出来这丹方之内所蕴含着的奇妙之处。
只能说果然不愧是专业的。
他心头暗暗惊喜,元星人类与荒人的战争已经延续了百多年了,虽然有精盐辅助,但精盐胜在杀伤力惊人,只有伤到荒人之后才能让他们的毒血毒性消失,如此一来防护的能力到底还是逊色不少,因此每年死在荒人毒血之下的人不知有多少。
是以这才需要三四人的性命才能换一个荒人身死,所付出的代价委实太大太大。
而有了这丹药。
不敢说短时间内就立即普及,但保护那些身份相对重要些的将领还是不成问题的。
許你一世又何妨
等到他日明宗铺张开来,第一批弟子们也到了学习炼丹的时候了,他们学有所成之后,到时候所有的将士们人手一颗也不成问题。
至少能让夏亚的伤亡减免一半!
方正由衷道:“多谢师伯。”
薛杏林抚须哈哈笑了起来,“你我同为蜀山中人,为蜀山炼丹,还用你来代替感谢吗?还是说你还没娶小莘儿呢,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蜀山掌教的男人了?”
方正笑而不语。
心道我可是为元星之人而谢,不过有些话不必说的太直,谢意到了就行了。
他并未在一元峰上逗留太久。
与薛杏林聊得一阵……
然后,被薛杏林发现他这段时间于丹道之上并无太大进益,又被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没办法,方正这段时间忙于俗务,又因为服食丹药修炼导致功力大进,根基不稳,不敢再炼丹修炼,而是老老实实的修起了功法,自然没空闲碰触丹道了。
而这在薛杏林看来,不啻于暴殄天物。
面对这对丹道执着重于一切的薛杏林,方正自然也不反驳,呵呵笑着不住点头,你批评,我接受,不悔改就是了。
拜别薛杏林之后。
方正再度进入了蜀山位面。
他打算驱狼吞虎,但却也必须给狼先套上项圈才行。
《三转玄想》虽有《五转玄想》和《七转玄想》相克,但做人怎么能只留一张底牌呢?
他打算将舍心印与《三转玄想》结合起来,让舍心印的效力彻底深入至《三转玄想》之中,而等到回归明宗,便立即将《五转玄想》在整个蜀山普及开来。
双重保险之下,旧人的风险再大也不可能大过荒人,但只要不出意外的话,也许却能给荒人以狠狠一击。
只是如此一来,三个月的时间可就紧张的很了。
醫見鐘情:王爺你幹嘛
看来,我要熬夜爆肝帮他们炼制丹药强行揠苗助长了。
超級修真記憶
方正忍不住摇头叹息,修仙就是修肝,这话果然不假……我这可真是诠释的生动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