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2n1都市异能小說 大叛賊笔趣-第八百八十九章 度無量推薦-26m7w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雍亲王府。
雍亲王后院的佛堂又传来了低沉的木鱼声,这在整个王府早就见怪不怪了。
種田空間:娶個農女來生娃
鄭 奉旨把妹
这位主子当年在当阿哥的时候就好佛,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在北京时当时的四阿哥就和几个佛家大家交往密切,谈论佛经。而到了西安后,由于身份的特殊再加上朝中的差事基本都被建兴收回,身上没了多少事,雍亲王就更加崇佛了,每日里都要在佛堂内呆上好些时间,平日就算是看书时也会捻着佛串,显得虔诚无比。
逐風流 小魚大心
就像今天这样,雍亲王在佛堂参佛,旁人自然觉得很是正常,但外人不知道的是,在佛堂内的雍亲王虽然盘坐在蒲团上,面前摆着一个木鱼,手中每隔一段时间敲击一下木鱼,而在他正面的佛龛一侧角落,黑暗之中,却有一个人影跪在那边。
“笃”的一声,雍亲王又敲了一下木鱼,开口用着低沉的声音道:“告诉十三弟,我暂时是不会去辽东的。”
“主子!”跪着那人用着两人才能听清的声音说道:“十三爷在辽东已准备就绪,关外各部都已落入十三爷之手,对主子更是翘首以待,主子为何不做如此考虑?奴才知道主子在此憋的紧,这又是何必呢?”
“怎么?还记得我是主子?难道本王的话不作用?”雍亲王冷冷地反问一句,随后口中呼了一声佛号,又敲了一下木鱼。
愛上木頭美人
“奴才不敢,奴才只是为王爷不平啊!”那人连忙磕头,语气中带着惶恐和为雍亲王的委屈。
“行了,按本王的意思去办就是,其他的我自然有我的打算。”雍亲王扫了他一眼,轻声说道:“我府中你不便久留,再者来去路途遥远,明军已开始进攻山西,假如山西道路断绝再回辽东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告诉十三弟,他在东,本王在西,兄弟携手不在近远,只需心即可。”
今萍嵋
雍亲王这句话对方听得半懂不懂,不过他拒绝离开西安前往辽东的意思是明确的,这些日子他也看出来了,雍亲王这位主子虽然话语不多,可心里的主意正的很,一旦决定了什么根本不是旁人能够劝得了的。
所以那人只能仔细把雍亲王的话牢牢记在心里,再也不敢说别的什么。当雍亲王再一次敲下木鱼的时候,角落里的那人影已经消失不见,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又是怎么走的。
等人走后,雍亲王默默念起了金刚经,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
当念到此时,雍亲王嘴角牵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整个人仿佛沉浸在佛意之中,手中的木槌再一次举起,敲击着木鱼发出悠扬的声响。
球妖
过了许久,雍亲王才念完经文,继续于盘坐了一会儿这才起身。推开佛堂的门,雍亲王径直朝着前院走去,守在院门的管家见他出来连忙迎了上来。
爆萌無極限:呆萌丫頭別靠近 鹿丟丟
“王爷……。”
雍亲王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朝前走,在他和管家插身而过的时候只听得管家说道:“奴才已见张相爷回府了,送过去的东西他也看了。”
雍亲王也不作声,仿佛根本就没听到一般继续走,管家并未跟上,只是低着头站在原地,目送着雍亲王离开。
接下来,雍亲王陪着家人用了晚饭,用完后和普通父亲一般考了一下几个孩子的功课,并亲自指点了一番。
这一切都如同平常一样没有丝毫异样,做完这些后雍亲王起身去了书房,等到了书房内,之前的管家已经侯着了。
小村莊的風流韻事 薄雲殘雪
“张廷玉有何反应?”雍亲王让管家给自己研墨,开口问道。
獨攬幹坤
“回王爷的话,张相没说什么,只是之后去了书房坐了许久,后来在书房里应该是把那条子给烧了。”
听到这句话,雍亲王嘴角顿时弯起一道弧,眼中有了些笑意。
“做的不错,张廷玉那边多多留意着。”雍亲王轻声交代道。
管家连忙称是,再也不多说什么,静静地给雍亲王研好了墨这才出了书房,离开时候小心关上了房门。
等人走后,雍亲王并未提笔,只是静坐着思索着,他的面容在昏暗的烛光下微微摇动,有些模糊的看不清楚。今天他拒绝了前往辽东,这是他这些日子深思熟虑后的决定,虽然他知道去辽东或许就和十三阿哥说的那样龙归大海,从此一跃千里。
可是,如果是以前的话,雍亲王或许会答应下来,但在现在他却无法做出这种选择,因为满清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就算去了辽东又如何呢?
康熙年间,雍亲王就跟随太子和康熙处理国政,对于国家很是了解,这点在众阿哥中是无人能比的。辽东的情况他很清楚,眼下辽东虽然是祖地,而且也相对安全,但这仅仅只是暂时罢了,一旦西北不保,那么接下来大明就要对付的是辽东,雍亲王绝对不相信朱怡成这个大明天子会坐视辽东不管不顾。
癡傻毒妃不好惹 喬小夕
现在大明不对辽东下手,那是因为大明采取的前西后东的策略,也就是先解决西北、西南诸事,等彻底解决完毕后自然就对辽东开战了。
再者,辽东虽然好,可人口太少,又无什么基础,去了辽东也成不了气候,这点别人看不清楚,他是心里清楚的很,这也是他拒绝去辽东的原因。
大清到这地步,雍亲王虽然表面上无动于衷,可心中却是焦虑万分,更对现在的建兴皇帝是极为不满。由于建兴的多项失策,再加上用人不当和战略眼光,导致原本可以同大明分疆而治的大清落到了眼下的地步。
今天建兴召见众人时的谈话内容雍亲王已经通过渠道得知了,那些谈话更让他对建兴失望无比,如果再让他这么折腾下去,那大清必亡不可,所以他更不能离开西安前往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