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5gan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天行緣記 楚楓楠-第兩千二十一章 釋疑分享-p73wh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入到翠竹岭偷偷潜进云霄宗的驻地后易天轻而易举的便来到了宗门禁地外。没想到在此竟然会碰到皓月宗的婉月妇人前来拜访,她找无瑕子也是在密谋翠竹岭内某处机缘的事。易天也觉得真是运气不错一来就能获悉如此惊天辛密。
長生四千年 柿子會上樹
待到婉月妇人离去之后,无瑕子依仗其阵法修为的造诣还是发现了自己的行踪。易天自问实力已经修炼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可没想到还是被无瑕子察觉到了行踪。
现出身后易天直接将一份从天澜大陆带来的玉简交给无瑕子以证明身份属实。不料无瑕子看过之后眼中目光捉摸不定,还半响才合上了手上的玉简递了回来,随即用看不出喜怒的面色问道:“不知易道友深夜前来悄悄潜入我宗门腹地所为何事,我想总不会是转呈来此与老朽畅聊许久的吧?”
看起来无瑕子还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不屑,估计刚才婉月妇人到访后二人所谈的事情都被自己听在耳中。估计无瑕子对自己的第一印象决计好不到哪去,只是一时之间看不清自己的深浅所以没有直接出言喝退罢了。
想了下易天却是淡淡一笑道:“既然都是同乡无瑕子道友这般待客之道确实有点让易某寒心了,当年你与师兄姬轩辕把酒言欢之事在下也是略有所闻的。”
“你是姬轩辕的师弟?”无瑕子眉头一挑问道。
见无瑕子如此这般易天知道自己的套近乎还是起效了。随即又道:“师兄在天澜大陆留下的道统为离火宗,是灵界离火宫的分支,而且他是以分身下界开创分宗的。”
“哦,既然易道友和姬轩辕的分身相熟,想来也是离火宫的大人物了,”无瑕子笑道。
銀翼新世紀
“我料想无瑕子道友来到灵界后应该和师兄见过面吧?”易天问道。
无瑕子伸手轻抚胡须好似陷入回忆般想了下,稍迟叹了口气道:“离火宫乃是灵界三派之一,我能够见到姬道友的真身一次已是万幸,想想差不多已经有三千多年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不知他如今可安好。”
“师兄已然兵解入轮回了,”说到这易天面色一黯道:“我也是在整理师兄的遗物时才发现有过往云霄宗的事情,这不瞅着空闲特来拜会下。”
无瑕子闻言面色才算是缓和了起来,稍后脸上也是露出落寞之色道:“遥想姬道友如此实力到最后还是困在那般境界,最终也是不得不重新进入轮回之中,而我等更是在此虚耗蹉跎岁月不知将来前路在何方。”
“无瑕子道友不需焦虑,我看你的寿元尚有千年,而且修为一途讲究的滴水穿石持之以恒,在此期间未必不能在修为上更进一步,”易天开解道。
“易道友不必安慰我,老朽在分神后期境界已经困守了一千五百年,眼看着自己的寿元一天天流逝却苦无冲破那瓶颈的契机,”无瑕子说到这眼中的目光也是飘忽不定起来。
如此易天自然是知道他心中所虑之事,正是如此皓月宗的婉月妇人也是看透这点所以才会前来利诱之的。只是他们所找到的机缘似乎内中险阻重重,光凭二人之力绝对无法化解其中的危机。所以婉月妇人才会伺机寻找强有了的帮手前来助战,而且这般合体期修士说不定还是自己认识的魔族修士呢。
此次入侵的魔族修士板板手指都数的出来,易天心中盘算了下差不多就将可能出现的那几人点了出来,随即脸上也是一阵好笑。如今魔界之中即便是新任的大军主帅焰狱皇叔焱磊对上自己都要退避三舍,何况是他人。
知道无瑕子心中所虑,易天却是笑道:“实不相瞒刚才婉月妇人前来邀请道友的场面在下都看在了眼里。”
“哦,不知易道友对此有何见解?”无瑕子接口道。
“自然是应之允之了,”易天淡淡的回道:“大好的机缘放在眼前难道无瑕子道友想就此平白无故与其失之交臂么?”
无瑕子转而盯着面前的易天打量了番没有直接回答,而知开口问道:“恕老朽眼拙看不出易道友修为的深浅,不知可否告知道友如今的实力到底如何?”
太虛 洛月
“在下既然是姬轩辕的师弟自然修炼的是离火宫嫡传功法,论实力比起无瑕子道友高了点,说起来如果我与你携手即便是遇见了婉月妇人和他的靠山协同前来也无妨,”易天笑道。
“果真如此,”无瑕子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道:“原本我就是一直在担心此事,要知道与婉月妇人同行倒是无妨。可如果是她带来的合体期修士那边会让我心有余悸了,如此与虎谋皮搞不好还会被反噬一口才是我的心头大患。”
“此事无瑕子道友倒是不必担忧,现如今魔灾逐渐平息了下来,而残留在灵界的魔族修士都已经是孤掌难鸣,现在他们差不多都急于寻找出路返回魔界去,”易天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婉月妇人找来的帮手其实力也顶多高你一筹罢了,如此二对二之下我们自然还是有些底气可以与之平分秋色的。”
“即便如此可那处机缘想要进去还要依靠我的阵法造诣,但进到内中一旦我的作用体现不出来那势必还是会给他人做了嫁衣,”无瑕子不无担忧道。
抬头笑了几声易天却是不屑的道:“论机缘我倒是也不缺,如此这般吧我们携手与婉月妇人同行。如果有天材地宝让无瑕子道友先取便可,至于我今日的来意是奉了灵修联盟盟主郑婷云的差遣前来处理云霄宗和皓月宗的事宜,只需将此地的事妥善处置返回灵修联盟自然还会有一应酬劳领取。”
说完又从储物戒中取出了郑婷云的传讯玉符为凭以此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当易天道出郑婷云的名号时无瑕子脸上就已经是信了七八分,这次是他传讯灵修联盟求情派人前来协助的。
接过那份玉符后无瑕子神念掠过那份传讯玉简,看过之后脸色稍安随即道:“既然如此那我即可就传讯婉月妇人就言明我应允了此事,但还会带个道友同行,如此两边人数一样大家都不吃亏。”
没想到这郑婷云的传讯玉符比自己表明身份更有用,易天也是一股无力的感觉从心头升起。反正无瑕子也认可了那便按他的筹划进行吧,以自己的实力对付他们都是轻而易举之事,如此扮猪吃老虎正和自己的心意,正如让无瑕子知道自己的真实修为只怕他就不会像现在这般淡定了吧。
不过易天还是出口阻止了无瑕子的传讯,同时问道:“不知这翠竹岭内到底有何机缘,还请道友为我解惑一番,稍后待我们商议好再联系婉月妇人也不迟。”
无瑕子随后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还请道友至我府中稍作片刻,待我原原本本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到清楚。”
点了点头易天稽首道:“如此甚好。”
片刻后二人便进入禁地禁制内,沿着石径往前走了不消半刻便见到一处洞府。来到洞府内部大厅之中分宾主坐下,易天打量了下此地倒是和下界万里海内的云霄宗驻地布置风格差不多。
稍后只见无瑕子整理了下思路才开口道:“说起来我到此开宗立派已经是三千年前的事了,那时我的修为已经提升至化神后期,又得了离火宗的许可才能有幸于翠竹岭内占得一席之地。”
“哦,道友开宗立派还是走的离火宗的门路,算起来应该和宗门颇为亲近才是,”易天不解的问道:“可我在宗门的文献记录内却没有找到类似的记载。”
聖劍王朝 龍靈騎士
无瑕子却是脸上露出一丝尴尬道:“其实自我飞升至灵界后也只是见过姬道友的分身一面而已,单论身份那是差的太多,好在姬道友顾念旧情私下给我通融了番。”
“原来如此,”易天脸上才露出了然的神色,既然是师兄私下应允的自然是不会出现在宗门记录的玉册之中。想到这里易天则是淡淡一笑道:“这些都是前尘往事,既然无瑕子道友在此安居多年传下道统自然也是件好事。只是不知那皓月宗是什么时候来的,你们双方在翠竹岭方圆万里内互为邻居又待了多少时日?”
无瑕子伸出两根手指道:“我云霄宗和皓月宗在此地落脚成为邻居已经有两千年了。记得当年他们夫妇是拿了绯雨剑宗的符诏前来的,而且是在三千里开外地界开辟了宗门驻地与我这里倒是一向交好。”
“哦,拿的是绯雨剑宗的符诏,看来他们应该走的也是类似剑修的路子吧,”易天随意的道。
“正是如此,说起来这皓月宗原本叫真剑门,宗主是婉月妇人的夫君秋山道人,”无瑕子解释道:“原本这位秋山道人就是绯雨剑宗的分宗大师兄,所以才能有幸拿到宗门符诏来次开宗立派。”
“那你们相处应该还是比较和谐的吧,”易天问道。
“起初他们夫妇来时比我修为略低一筹,自然也就是相安无事了,”无瑕子说道:“后来随着我进入分神期后,二人似乎有些避讳两宗只见便少了来往。”
“那是自然的,你的修为强过二人合力多已,一个分神期修士对上两个化神后期修士自然是游刃有余,他们主动避开当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易天想了下道。
“随后又过了三百年那位秋山道人也进入了分神期,至于婉月妇人则晚了五百年时光,”无瑕子说道。
“只怕等到婉月妇人成为分神初期修士那时无瑕子道友的实力应该差不多至少也要提升到分神中期的,”易天说道。
“老朽不才那时已经是分身后期修士,可惜在此境界一困就是差不多两千年之久,真乃可悲也,”无瑕子说罢脸上也是露出一副无奈之色。
“无瑕子道友不必担忧,依我看你的机缘应该差不多到来了,这次婉月妇人的邀约便是个契机,”易天好生安抚道。
无瑕子则是脸上自嘲的笑道:“其实千年之前他夫妇二人曾经约我同探翠竹岭深处的‘凝神洞府’,只是那次准备仓猝之下三人进去,只得两人出来。”
“秋山道人是陨落在里面了?”易天问道。
无瑕子点了点头道:“原本是婉月妇人身陷重围,只是这位秋山道人爱妻心切强行为其杀出条血路,可他自己却陷在了里面。”
“这么说来今次婉月妇人邀约,也是想去一探究竟,如果能够找到夫君的骸骨那也是件幸事,”易天道。
“我猜她的想法正是如此所以才会如此激进找了不明来历的修士合作,”无瑕子说罢脸色也变得忧愁起来。
“如此说来这位婉月妇人倒是个有情有义之人,”易天笑道:“不过她说的那钥匙在她处,看来这处‘凝神洞府’应该是他们早些年就探的密藏吧,出来找你也是逼于无奈无法破解阵法所致。”
“正是如此,不过我见过那处阵法却是非常深奥,其中还有不少蹊跷,”无瑕子没来由的道了句。
海賊王之藍色魅影 月明秋夜
“有何蹊跷?”易天也是来劲了问道。无瑕子的阵法造诣明显不比自己差,既然能够让他也感到头疼的地方那必定是有问题的。
“这处‘凝神洞府’好像不是我们第一个找到的,前面至少也有一波人搜寻过,”无瑕子断言道。
重生之綜藝之王 河柳
“道友何出此言?”易天却是眉头微微皱起问道:“如果不是头啖汤那进去探索下毫无意义,至少里面的好东西应该早就被前面的人拿走了,再去探索也是徒劳。”
“易道友可曾听说过阵法镶嵌么?”无瑕子问道。
“这可是极为高深的阵法造诣,”易天吸了口冷气道:“通常是使用两种不同的阵法,依据阵法节点的契合镶嵌的。又或者是前人布置了阵法,后来之人又在上面潜入其他的阵法以期望达到以阵破阵的效果,但不知那‘凝神洞府’内的是何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