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wye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七十八章 論如何跟女朋友分手展示-udl21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慕雪把筷子放下,然后拿着笔记本开始写着内容。
“慕小姐这个时候都要记笔记吗?”陆水吃着东西问了句。
“托了陆少爷的福。”慕雪轻声道。
“我最近是不是对慕雪太好了?总感觉她都会反驳我了。”陆水看着慕雪心里疑惑。
没让慕雪觉得他好说话,慕雪应该还是大小姐姿态的。
就比如记笔记,按之前她是不会在吃饭的时候记的。
筷子的事,理论上自己也会去拿。
仇恨拉的不够大吗?
陆水心里满是疑惑。
“不会是不知不觉间,让慕雪觉得我是喜欢她的吧?虽然是事实,但是我应该很少表现出来才对。”陆水开始反省。
他觉得以后得小心一些。
毕竟太熟悉,他做什么都没用。
不过只要慕雪不知道他是重生的,那么问题应该不会太大。
慕雪心中会存在顾虑,不敢做出的跟自己人设严重不符的事。
“慕小姐的事,处理好了吗?”看到慕雪把笔记本收了起来,陆水才开口问道。
笔记本的命运是固定的,他陆水说的,谁也救不了它。
“已经好了。”慕雪说道。
他们可以随时回陆家。
至于慕家的建设,还需要几个月,虽然有些紧凑,但是婚礼前绝对能恢复完全。
绝不会影响他们两的婚礼。
陆家对这件事非常积极,绝不允许有意外发生,从而推迟婚礼。
“既然这样,就后天出发回陆家,慕小姐有问题吗?”陆水开口问道。
慕雪吃了下自己的菜,感觉很好吃,上次也不差。
陆水刚刚绝对是故意说她做的菜难吃。
“听陆少爷的。”慕雪应了声。
陆水特地空了一天,就是不愿意表现的走的太急,要照顾下慕雪的心情。
一来就带人离开,总感觉有些不客气。
虽然不客气挺符合他这个废物少爷,但是人是会变的。
尤其是在遇到慕雪之后。
上一世也是娶了慕雪,他才变得勤奋了些。
面对一些事,也会想着顾忌慕雪。
这一世这样,也是正常。
当然,冲动也不是没有,尤其是欺负到慕雪头上,最容易冲动。
比如上一世夷平慕家。
上一辈子,应该没有比这个还要冲动的事了。
这辈子应该也没有吧。
那时候真的是一腔怒火,什么都没有顾忌,总之先干翻他们再说。
“陆少爷吃完,要去街上逛逛吗?”慕雪问道。
现在并不晚,慕雪觉得陆水不至于这么早睡。
“上街?”陆水有些意外。
慕家还有街道一说?
“虽然慕家毁了,可是人都还在,有人自然需要生活,生活所需肯定会第一时间置备。
所以生活需要的街道ꓹ 肯定会临时建立。”慕雪解释道。
“听慕小姐安排。”陆水开口说道。
在慕家,自然是听慕雪的比较好。
慕雪点头ꓹ 能跟陆水逛街,肯定让人欢喜。
……
吃好晚饭之后,慕雪就带着陆水往临时街道走去。
真武真灵还有丁凉跟在后面不敢靠近。
没有危险ꓹ 他们甚至都不会去寻找陆水跟慕雪的踪影。
当然,也是慕家属于安全区域ꓹ 他们才敢这样。
陆水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虽然有些简陋ꓹ 但是非常热闹。
慕家的人ꓹ 精气神一点影响都没有。
甚至比之前都要好一些。
或许是因为遇到了劫难,又大难不死,就更加珍惜之前不够珍惜的人与物吧。
陆水心里暗道。
重生之星外孕
不过太过简陋,没有什么甜点店。
慕雪大概是没得吃了。
“陆少爷要吃点点心吗?”路上慕雪轻声问道。
陆水看了慕雪一眼,道:
“慕小姐是觉得衣服太宽松吗?”
慕雪:“……”
陆水是在说我胖是吧?肯定是了。
找个小角落牙齿打掉。
慕雪轻轻捏了捏拳头,而后轻声道:
“陆少爷吃吗?”
“慕小姐觉得这条街有什么点心可以吃?”陆水问道。
小吃倒是有,但是慕雪肯吃吗?
她就喜欢吃甜点ꓹ 蛋糕或者冰淇淋。
“陆少爷吃过那个吗?”慕雪伸手指了下前方区域。
顺着慕雪的手望了过去,陆水发现了个卖冰棍的小店。
是那种一根可以掰成两半的冰棍。
“可以试试。”陆水开口说道。
他自然是吃过的ꓹ 现在再试试也可以ꓹ 反正都是吃着玩的。
“我请陆少爷。”慕雪开口说道。
陆水心里有些诧异ꓹ 慕雪什么时候有钱了?
没有多想陆水跟着慕雪走了过去。
来到店门口ꓹ 慕雪看了下冰棍,顺手挑了一根ꓹ 接着去结账:
“老板ꓹ 这多少钱?”
“一块。”
“给。”
慕雪的声音很轻ꓹ 不带着什么情绪。
说着她就从笔记本中拿出一块钱,一张被夹在笔记本中的一块ꓹ 仅有的一块。
陆水:“……”
他不知道从何吐槽。
没多久,慕雪回到了陆水身边,然后把冰棍交给陆水:
“陆少爷可以把这个掰成两半。”
陆水明白慕雪的意思,他们一人一半。
“慕雪小姐不能自己掰吗?”陆水接过冰棍问道。
“冰块比较硬,我掰不断。”慕雪缓缓道。
小家碧玉,力气小,没办法。
陆水点头,然后抓着冰棍,而后微微用力。
没断。
“这冰棍确实挺硬的。”陆水看着慕雪道。
慕雪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随后陆水加大了“力度”,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吃力。
“额。”
我的空間我就是神
陆水双手露出青筋,数息之后。
冰棍完好无损。
“慕小姐,这冰棍的硬度超乎想象,我掰不动。”陆水对着慕雪道。
我的純情女老師 我家在太平洋中心
慕雪此时一直盯着陆水,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
“陆少爷再试试。”
“我再试试。”
说着陆水就用冰棍顶着膝盖,低吼一声,青筋又一次冒起。
“哼。”
“哈。”
又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陆水停止了用力,他抬头看着慕雪,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慕雪没有说话,而后拿出了笔记本,顺便打开开始记录。
陆水:“……”
真是一言不合就记笔记。
这次陆水没有让慕雪顺利记笔记,而是在慕雪动笔的瞬间,掰了下冰棍。
咔嚓。
一声清脆声响起。
冰棍一分为二。
“额,断了。”陆水递出一半冰棍道:
“慕小姐,给。”
这下,还记得下去吗?
慕雪看着陆水,伸手接过冰棍咬在嘴边。
随后动笔记她的笔记。
陆水:“……”
……
最后陆水跟慕雪坐在一个小摊子前吃着冰棍,这是一家卖冰饭的摊子。
忙碌的是一对小夫妻。
妻子不能说话,丈夫脚有些不利索。
“这是两位的点心。”那老板把点心放在桌面上道。
陆水看着对方,又看了看他的腿道:
“老板的腿伤了?”
老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之前伤的,不过就快好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么快就能走,已经很好了。
混在法師世
再过两天应该就跟往常一样。”
他们都是普通人,受伤了也得慢慢好。
跟修真者不能比。
陆水本还想问一些小问题,只是还没问出口,老板娘就气呼呼的来到老板身边,她盯着自己的丈夫没有说话,也说不出话。
不过这次连手语都没用。
“知道,没乱动。”老板有些无奈。
之后他就没继续待着,跟陆水他们道了个歉,就去里面坐着。
“陆少爷跟这里的老板认识?”慕雪吃着冰棍问道。
陆水点头:
“当初在这个店吃过点心,这点心比我娘的要好吃许多。”
虽然嚼劲有所不如。
但是味道好。
慕雪拿起点心轻轻咬了口,随后点头:
“确实比娘…比黎音姨的要好吃,不过嚼劲没有黎音姨的好。”
陆水没在意慕雪差点叫错:
“慕小姐明天要做什么吗?”
“茶茶明天应该就会醒过来,带她去附近玩玩。”慕雪吃着点心说道。
对此陆水没有异议,他应该不用跟着吧?
“陆少爷明天要一起去吗?”慕雪问道。
“慕小姐要带东方渣渣去哪?”陆水道。
“附近的一个小景区。”慕雪吃完了点心,继续道:
“来回大概大半天就够,刚刚好唐姨要一些东西在那边也有,可以帮唐姨带回来。”
要坐车也能叫附近吗?
陆水有些无奈。
这么远他自然要跟着去。
“明天几点出发?”陆水问道。
“听陆少爷的。”慕雪道。
陆水:“……”
————
次日清晨。
天微微亮。
香芋一直坐在东方茶茶身边,今天东方茶茶要是还没有醒过来,她就要联系族长了。
不过她觉得茶茶小姐应该是能醒过来的,因为豆芽居然脱离了枯萎,正在往正常转变。
豆芽都要正常了,那茶茶小姐应该也能醒过来。
香芋刚刚这么想,突然咚的一声。
菊花宮之冰肌玉骨 冰雪柔情
床上的东方茶茶一跃跳了起来。
香芋吓了一跳。
当她看清楚的很时候,心里的巨石终于放了下来。
她看到茶茶小姐一脸迷茫的站在床上。
“香芋,这里是哪?”东方茶茶看着香芋问道。
她刚刚醒过来,感觉状态特别好。
也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刚刚醒过来感觉在陌生环境,但是有香芋在,那就不算陌生。
“茶茶小姐,先下来,一点大小姐的端庄都没有。”香芋立即道。
靈犀至尊
等东方茶茶乖巧的下来后,香芋才解释道:
“这里是慕小姐的住处,现在慕小姐应该就在外面。”
“那我去找表嫂。”东方茶茶立即道。
她要去跟表嫂说眼睛的事。
有条鱼进去了,不知道有没有问题。
“哦,衣服还没有穿好,不是家里会被骂。”在香芋刚刚要开口的时候,东方茶茶自己就反应了过来。
香芋松了口气。
看来茶茶小姐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聪明不明显的程度,没有恶化。
不过茶茶小姐真的醒过来了,陆少爷跟慕小姐都说中了。
他们的见识这么渊博吗?
她其实也查过,貌似茶茶小姐这样的问题,一点都不小。
香芋有些难以理解。
一个被说是废物的少爷,一个修为全失的大小姐,有着寻常人没有的眼力界。
網遊之江湖混子 我來你來
这真的正常吗?
如果这两个是别人,香芋绝对不会想茶茶小姐跟他们待在一起。
太危险了。
————
陆水一大早就醒了过来,他每天都会这么早醒来看书。
因为都是临时住处,所以他来到了河边的大树下。
柳湖俠隱
只是看了一会,真武就来到了陆水身边:
“少爷,乐风传来了消息。”
陆水有些意外,这么快就有新消息?
“几点的车票?”陆水问道。
没有时间的话,就之后再说。
“八点,还有两个小时。”真武开口解释。
“说吧,乐风有什么发现。”陆水道。
时间还很充裕。
“乐风这两天查看了一些宗门的藏书,他们发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真武看了陆水一眼,发现陆水没有打断的想法,便继续道:
“乐风意外发现了少爷之前让查的那个人,如果没有错的话。
迷雾群岛车站出现的那个人,应该是魔剑斩徒。
具体消息乐风没有得到,是一个消息比较少的人。
唯一知道的是,这是一位非常强的人。
而且是年代很久远的强者。”
“魔剑斩徒?”陆水内心重复了一遍。
没有丝毫印象。
“让他们慢慢查吧,对了,这个人是仙庭的人。”陆水道。
真武有些意外,对方居然是仙庭的人。
他知道少爷跟仙庭不对付,但是具体为什么,他们都不知道。
反正他们少爷一直在查仙庭。
但是从冥土那里,真武真灵觉得少爷可能卷在巨大的旋涡中。
那句,杀了陆水冥土就可能复兴,让他们觉得一切远没有他们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不过他们的职责不是弄清楚这个,而是帮少爷做一些小事。
他们少爷终有解决这个旋涡的一天。
一定会的。
真武不再多想,应了声便继续道:
“乐风说最近彼之海岸开启被人为传了出来,而且还说进彼之海岸的难度降低了。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彼之海岸开启,肯定藏着某些人的目的。
乐风查到彼岸可能跟佛门某个强者有关。
一些不靠谱的记载中表明,这位佛门强者为了能让佛进入彼岸,特地出家进了苦海,求见众佛。”
陆水听了没有说什么。
这次彼之海岸的开启确实算意外。
冥土跟净土都不安分,外加海尽头的事,直接催动了彼之海岸开启。
不过人为散发消息,这个陆水真不知道谁会这么做。
至于佛门,这就涉及到陆水的盲区,他完全不知道。
不过也没什么兴趣。
彼之海岸也算特殊,去的话或许能得到一些消息。
但是最近应该没有空才对。
所以,暂时先不管吧。
“还有吗?”陆水问道。
“乐风他们有个问题,想要请教少爷。”真武说道。
其实真武对那个问题也很好奇。
他们这种级别的人,这辈子可能都无法接触这个问题的答案。
所以,要是少爷能回答,那真的挺让人高兴的。
只是这种问题,少爷真的能回答上来吗?
真武觉得不太可能。
“问吧。”陆水开口道。
一个问题,他还不至于拒绝。
“乐风问,这个世上存在轮回吗?”真武把原话阐述了一遍。
听到这个问题,陆水翻书的手都停顿了下。
这一个个才几阶?
居然会问出这种问题。
就好比两个读小学的,问看儿子离婚是什么感觉一样。
当然,这也好比身在大地之上的人们,问无尽的宇宙中,有没有生命一样。
未知总是会让人向往答案。
“那要看怎么看待轮回这个问题。”陆水合上书开口说道。
这个问题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说清的,所以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陆水并不打算看书。
“类似一些人说的地府那种。”真武思考了下道。
其实他还是很意外的,主要少爷好像真的知道这个问题的的答案。
“不存在。”陆水开口道:
“生死是世间循环的一部分,这种循环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在执行。”
陆水停顿了下道:
“天然的轮回之地确实不存在,但是轮回这种事可以存在,形式上有些不同罢了。”
“形式不同?”真武有些不理解。
“比如佛门的果位,一旦拥有佛门果位,那么就有开启来世的资格。
来世等同新生。
与轮回相符,只是次数有限,来世也无法预测罢了。”陆水继续道:
“但是佛门之外,能做掌握这种新生方式的人,并不多。”
“那会不会有什么强大的势力建立轮回之地?”真武问道。
陆水摇头,平静道:
“不可能的,掌握他人轮回,等同掌握复活之法。
世界的力量上限,没有人可以复活已经死去很久的人。
天地独一真神也不例外。
想要做到这种事首先需要……”
陆水停顿了下,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摇头道:
“其中涉及了很多关于力量以及世界的认知,外加生命结构,说了你也不懂。”
真武:“……”
他真的完全不懂,不过也算知道了答案。
轮回之地不存在,但是轮回可以存在。
当然,存不存在跟他也没关系。
唯一有用的就是增加见识。
虽然这个知识并没有什么用。
……
广阔无边的海上。
有一只巨大的乌龟在海面上缓缓游动。
这乌龟上稳稳坐着一位男子。
在这男子的眼中,仿佛遍布无尽奥秘,他坐在那里给人一种看透未来的感觉。
“这次你要去哪?”苍老的声音从乌龟口中缓缓响起。
“随便去附近人多的地方,当个算命先生吧。”天机楼宇说道。
是的,他就是天机阁的主人,天机楼宇。
他们离开了仙山,在整个修真界不断的往来。
“这才出来多久,就换了这么多地方,是不是有些谨慎了?”石龟好奇的问道。
午夜別出門
“总有跟屁虫在后面,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这次应该没有跟屁虫了。”天机楼宇开口说道。
“你好像很久没有进入那种状态了。”石龟问。
正常情况下,天机楼宇虽然身在现在,但是他活在未来,他的目光一直都在未来。
而现在,天机楼宇身在现在,也活在现在。
目光一直不敢看向未来。
“你不懂,未来突然多了许多变数,我不敢去看。
你应该也感觉到了,最近两个月不停的发生大事,这两三个月发生的事,比之前几百年发生的都要多。
而且每件事的背后,都有种不同寻常的发展方向。
例如即将开启的彼之海岸,这次彼之海岸几乎是人为打开的。
净土,冥土,大海,都有推动的力量。”天机楼宇一声叹息。
现在的修真界,他越来越看不懂。
更越来越不敢看。
未来修真界会变成什么样,他一不知道。
也不敢去知道。
“是因为仙庭那些势力在复苏吗?”石龟开口问道。
“谁知道呢。”天机楼宇摇头继续道:
“这个时代附带的禁忌并不少,我的生存空间也越来越狭隘了。”
“海棠湖到了。”石龟看着前方开口说道。
在他们前面有一座岛屿,这岛屿不大也没有太特殊的地方。
不过岛屿上面有一片大湖。
这湖有清澈见底,有清晰见影,湖中有石柱交错,可供人行走。
很多闲着的人,会来逛一逛。
不算太美,但是还可以。
而在这湖边一处石道亭子中,有一位道人坐在那里,他得前方摆着一个小摊子,摊子上写了算卦二字。
这道士微闭着眼睛,在感知到前方有人出现后,轻缓道:
“姻缘前程,道友要算什么?”
说着道人才睁眼,只是这一睁眼他就愣住了。
他的前方有一只大龟,龟的背上坐着一个男子。
怎么看都不简单。
“这,这位前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道士立即起身道。
对方怎么看都是深不见底。
他可不敢在对方面前托大。
“这几天让老夫在这里帮你算命,如何?”天机楼宇开口说道。
————
“没事吗?”东方茶茶戴上眼罩问道。
刚刚表嫂跟她说,眼睛没有问题,不用在意。
她的担心一下就放下了,虽然也没抬起多少。
“嗯,不用在意,就是以后缺人帮忙打架,可以试着用眼睛画一只灵兽出来帮忙。
最好是四象圣兽。”慕雪轻声说道。
“那要学画画?”东方茶茶嘀咕了一句,问道:
“表嫂刚刚说要出去逛逛,是要去哪?”
“本来是要去海景山的,不过唐姨说在海棠湖很容易买到她要的东西。
所以去海棠湖。”慕雪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