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6kc人氣言情小說 庶族無名笔趣-第四百四十四章 瑜亮推薦-hmvdp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清晨,江面上一艘艘楼船、艨艟自柴桑出发,浩浩荡荡的驶向江夏,浩浩荡荡的船舰在进入汉水之后开始放缓速度。
“子修,虽然我为此战主帅,不过我只负责后勤调用,前线如何打,便由你来做主。”巨大的楼船上,周瑜看着眼前的曹昂,微笑道。
已经年至不惑的曹昂,身上没有了当年在陈默门下时的轻狂,岁月和战争的洗礼中,他已学会沉稳,此刻哪怕是站在周瑜面前,也自有一番气度,两人站在一处,给人的感觉并不比周瑜差。
曹昂闻言,转身看向周瑜,躬身一礼道:“末将必不堕我江东军威。”
“不必如此。”周瑜扶起曹昂叹道:“说起来,你我也算同辈,若非当年曹公落败,如今你便不是一方之主,也是世子之身,怎能轮到陈晋那小辈扬名?”
曹操跟陈默平辈论交,无形中,作为陈默的儿子,陈晋要按辈分来算,跟他们算是同一辈分,但年纪上,陈晋却跟他们子女同辈,这些年江东数次想要夺回合肥,都被陈晋挡下,再加上当年陈晋不但骗了江东,还拐走步氏一族,这件事一直让周瑜耿耿于怀。
“陈晋此子,颇有才干,都督不可轻视。”曹昂肃容道。
他跟陈晋也有过交手,几次下来,都没能奈何对方,对于自家那位叔父兼老师的教导能力,曹昂现在是心服口服。
星際之佛系女配
曹操当年也会让曹昂处理政务,但要说让他从里正开始一级级往上升,费尽心力隐瞒自己身份让自己去打拼,曹操根本没有过这个想法,但如今看来,陈默这般做法似乎也有道理,如今的陈晋将淮南一带治理的颇有声势,而军事上,也能让江东几次进犯无功而返,成了钉在江东前进道路上的一颗钉子,把江东限制在江东,不能寸进。
周瑜点点头,之前说这些,也就是泄一泄愤而已,他自然不可能真的笑看陈晋,当年合肥之仇,早晚要清算的。
“子修,此番与荆州联手御敌,子修有何打算?”周瑜看向曹昂,询问道。
打算?
曹昂道:“请都督移步仓中。”
網遊之三界遊
“好!”
两人进入船舱,曹休已经在这里布了一张地图,大半都是江夏这一带的地形,曹休指着从南阳到江夏的一片道:“都督请看,虽说明军南攻,以荆襄为主,但从南阳到江夏虽有不少河流阻断,但却都非大河,搭建浮桥便能轻易渡河,所以这一段不可守,我军较之明军,兵力上处于劣势,倒不如将兵力集中起来,坚壁清野,放弃随县到襄乡一带,将兵力集中到黎丘,此地与襄樊相距不远,可以互为依凭,若明军敢绕过黎丘深入江夏,我军可断其退路,补给方面,可以直接走水路运送,一来便捷,二来省力,陈默就算先攻江夏,所得的也不过是几座空城,我军却可随时断其后路,但明军却无力阻断我军退路,如此一来,襄樊、黎丘便是我军与明军交战主要地域,这一带,我军与荆州军都占有地利,而我军水师还可借助汉水,绕道敌军后方,袭扰南阳各县,令明军不得不分出大量兵马镇守南阳各县。”
“不错。”周瑜看着曹昂规划出来的地方,满意的点点头,看似放弃许多城池,但事实上,陈默就是拿了那些城也没用,反而分薄了自家兵力,同时又将江东水军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无限扩大,曹昂的布局可说颇合周瑜心意。
“都督,将军,已经抵达黎丘,再往前便是襄樊地界。”曹休进来,对着正在商议的两人一礼道。
狂刀決
國服第一召喚師 五只羊
“都督,我想去趟襄阳,一观襄阳防御如何。”曹昂看向周瑜,请示道。
他想看看襄阳的防御,这样也有利于江东这边配合,樊城在汉水以东,距离黎丘不远,一旦开战,黎丘这边也是以襄樊为主战场进行驰援和配合进攻的,说到底,这次大战还是以荆州为主,如果荆州真的什么准备都没有,指望江东全力抵抗明军的话,曹昂觉得那就没必要再打了,直接收缩战线,准备跟陈默在江中一较高下就行了。
“正好,我也想见见那诸葛孔明,你我同去。”周瑜点点头笑道。
曹昂闻言,看向曹休道:“文烈兄,你带子文他们现在黎丘立营,我陪都督去一趟襄阳,傍晚便回。”
“喏!”曹休点头答应一声,告辞离开,跳到另一条船上,指挥船队靠岸,开始安营扎寨。
曹昂和周瑜乘坐的楼船则继续沿江而上,派出一条走舸先去通知诸葛亮他们。
襄阳,诸葛亮等人得闻周瑜要来的消息之后,诸葛亮连忙命人准备,周瑜乃江东大都督,说是江东第二号人物也不为过,如今周瑜亲自来了,荆州这边自然不能失了礼数。
“周瑜来这里做何?”张飞不解的看向诸葛亮。
“看看荆襄防御,商议如何联手。”诸葛亮对于周瑜到来所为何事,心中倒是清楚,微笑着道:“彼乃江东大都督,于情于理,我等都该亲自去迎接,云长、翼德两位将军随我出迎吧。”
打造娛樂帝國 萬乘北宸
“好大的架子。”张飞不满的冷哼一声。
诸葛亮见他跟着,也就没多言,就身份来说,周瑜亲自来到襄阳,人家已经表明了诚意,这边若是礼节上怠慢了,反而惹人笑话,更何况,现在实际情况是荆州有求于江东,怎么说,他们这些人亲自出迎都不过分。
變身女兒行 墨筱笑
当下,诸葛亮带着关羽和张飞来到东门,打开城门亲自出迎。
楼船之上,周瑜远远地便看到连接襄樊两城的浮桥,伸手在空中比了比。
“都督在看何物?”曹昂不解的看向周瑜。
“子修,你觉得这浮桥如何?”周瑜没有回答,只是反问道。
浮桥?
重生之腹黑首席的純情寶貝
曹昂看了看远处已经清晰可见的浮桥,又看了看两城道:“这浮桥可连通两城,无论敌军攻哪一城,都等于在与两城兵马做战,不过……”
周瑜收回了手:“容易被破坏?”
“不错。”曹昂点点头,皱眉看着浮桥道:“我等能看出,明军定然也能看出,定会设法破坏这浮桥,而此处相较明军而言,处于下游,明军只需几艘小船便可轻易将此处浮桥破损,便是两岸箭矢能够射杀来敌,但也保不住这浮桥,这浮桥一旦破坏,恐怕很难修复。”
“定然另有玄机,我等上岸去看看。”周瑜笑道。
曹昂点点头,二人言语间,楼船已经靠近襄阳这边的渡口,远远地,便看到一行人在渡口处迎接,为首一人,身长八尺,头戴纶巾,面如冠玉,一身儒袍,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飘然之感,哪怕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微笑,也让人难以忽视。
“此人必是诸葛孔明!”周瑜看着诸葛亮笑道,哪怕诸葛亮身边的关羽、张飞也同样扎眼,但附和诸葛亮形象的,貌似就这一个。
楼船靠岸,周瑜自船板上走下,看着迎面而来的诸葛亮微笑着一礼道:“久闻卧龙之名,今日一见,果非凡人。”
遊戲宗師 唯美夢寐
“都督谬赞,亮不过一农夫尔。”诸葛亮微笑着还礼道:“都督远道而来,未曾远迎,还望都督恕罪。”
“这些客套之言,孔明便莫要说了,如今你我两家结盟,瑜此来,可不是说这些的,来,为孔明引荐一英杰,可知此人是何人?”周瑜将曹昂拉到自己身边询问道。
诸葛亮看了看曹昂,微微一笑,对着曹昂一礼道:“亮见过曹公子。”
“孔明先生识得在下?”曹昂微微有些诧异道。
“虽未见过,但曹公子之名却是如雷贯耳,亮神交已久,今日能得见两位大贤,足谓平生!”诸葛亮微笑道。
“孔明先生客气,在下如今为吾主帐下平北中郎将,公子之称,切莫再说。”曹昂微笑道。
诸葛亮点点头,曹昂的身份的确有些尴尬,虽然如今已投效江东,但毕竟是曹操之子,若非曹操败亡,曹昂现在的身份地位,那是能跟孙权、刘备并论的,当下诸葛亮也不再提此事,微笑道:“不知都督和曹将军要来,只备了些许薄酒,请两位莫要见怪。”
我的陰陽女友 羅小童
“无妨。”周瑜笑道:“我等此来,是为商议破明之事,并非来讨酒喝,若要喝酒,我江东美酒不比中原差,此战了结之后,若孔明有兴致,不妨来江东一叙。”
“一定。”诸葛亮微笑着点点头道。
“喝酒不忙,孔明,我来时观此浮桥,可否容我近前一观?”周瑜指了指远处的浮桥,微笑着询问道。
“自无不可,都督请。”诸葛亮点头笑道。
“有劳。”周瑜微笑着跟着诸葛亮来到岸边,看着眼前的浮桥笑道:“这江水湍急,能在此处搭建浮桥,颇有手段,只是有一事,在下不解,这浮桥极易损毁,若是被敌军佯攻樊城,待襄阳兵马前去增援之后,派人突袭浮桥,将此浮桥损毁,而后再急攻襄阳,岂非反而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