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v5t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第三百零七章 帶着天大的驚喜走來了看書-y5gxm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地府之中。
无数冤魂在咆哮。
所有的鬼差都已经出动,不断的在忙碌着。
此时,他们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惊慌失措的神色。
这一次事件,远比他们所有人想得严重。
生死路重开,冥河躁动,沉睡的鬼王一个接一个的苏醒,最关键的是,鬼门关可不仅仅是一处,而是可以出现在凡间各处,而鬼怪的数量,已经远超地府鬼差的数量,所有的努力,都是杯水车薪。
此时,就在冥河之中,滚滚血海翻腾,发出一阵阵癫狂的笑声,以及一阵阵的咆哮之音。
那些于远古沉睡的灵魂,一个接一个的醒来,它们不甘,它们暴虐,它们要冲出这牢笼,重现于三界。
整个地府,如同地震一般在颤动,情况愈演愈烈,普通的鬼差已经进入不了冥河。
下一刻,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同样被人从冥河中甩了出来,它们的脸色更为的苍白,鬼体有些虚幻。
不多时,一名披着血色铠甲的人哒哒哒的从冥河中走出。
他喘着粗气,全身沾满了冥河之水,满身是血。
“压不住了。”
他开口第一句话,就让整个地府所有的鬼差脸色都变了,眼眸之中,露出绝望之色。
“准备……全军前往凡间支援吧,地府,不用待了!”
这是他说的第二句话。
白无常看着那道血色身影,颤声道:“大将军,地府没了,我们去哪里?”
誤入豪門,我家大叔太高冷
大将军摆了摆手,“去凡间,去仙界,随便你们,找个机缘,说不定可以重塑肉身,重新来过。”
黑无常看着大将军ꓹ 开口道:“大将军,那你呢?”
大将军开口道:“我从成为血海大将军的那一刻起ꓹ 就立过誓,绝不离开冥河半步!”
有人开口道:“那我们也不走!若是一走,岂不就成了孤魂野鬼了?”
“放肆!”
血海大将军眼眸赤红ꓹ 暴喝一声,“我让你们去支援凡间ꓹ 这是命令!将所有流落在外的鬼魂统统拘起来,不将凡间的鬼魂清理结束ꓹ 不可返回地府!”
所有人都是面露悲戚ꓹ 灵体颤抖。
“报——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这时,一名鬼差快步跑来,沉声道:“凡间秦林山北域守不住了,鬼将大人牺牲,请求立刻前往支援!”
極品靈媒 陶陶貓
“不好了,请求将军支援啊!”
又是一名鬼差风风火火的跑来ꓹ 它的灵体已经半碎,一条腿和一只手被生生的咬断ꓹ 似乎随时都会魂飞魄散ꓹ 悲呼道:“凡间青玉城出现了三头鬼王ꓹ 整个城池沦为了鬼域ꓹ 凡人修士死伤无数,鬼将大人牺牲ꓹ 请求快快派人支援啊!”
“不好了!”又是一名鬼差一瘸一拐的飘来ꓹ 悲戚道:“青山镇沦陷了。”
越来越多的鬼差过来ꓹ 还有一些地方,鬼差全军覆没ꓹ 连通风报信的都没有。
整个地府的气氛,顿时变得更为的沉重。
派人支援,哪里还有人可派啊!
血海大将军的眼中,红芒疯狂的闪动,大喝道:“听到没有,你们都是地府的高端战力,还等什么,赶紧去凡间支援!”
黑白无常苦涩的摇头,“我们走了,地府可怎么办啊?”
就在这时,一名头发花白,满脸褶皱,身形佝偻的老太太缓步走来。
所有鬼差的面容都是一肃,面露极度的恭敬,“婆婆。”
沙哑的声音从婆婆的嘴里传出,“冥河之乱,由我来平息,你们速速去人间吧。”
“不可!”血海大将军当即走来,开口道:“婆婆,你的本体已经没了,绝对不能再为地府牺牲了!”
其他的鬼神也是连忙道:“是啊,婆婆,不可啊!”
“无所谓了,我活的也够久了,如今也是无趣,死就死了,但地府不能灭!”
鐵血詭
婆婆一边说着,佝偻的身子似乎没有一点力量,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向着冥河走去。
“我这缕残魂,应该还能镇压千年,这段时间,你们赶紧想办法吧。”
众鬼神默默的看着婆婆,俱是情不自禁的向前走了两步,想要拉住,却又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苦于魂魄没有眼泪,否则,定然已经滚滚而流。
“好事!天大好事啊!”
逆天仙尊2
在这种沉默且沉痛的氛围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极不和谐的声音,让所有人的心都是一跳,眉头皱起。
那名婆婆原本毅然决然的脚步也是一顿,我都准备去自杀了,你这么欢喜让我很为难啊。
瞬间,原本好好营造的气氛,消散无踪。
什么情况?
还有人这么没有眼力劲儿吗?
致命嫡女 藍皓蘭
所有鬼神都是满头的黑线,目光看向声源处。
丙三激动不已,满脸通红,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喜事,大喜事啊!”
在他的身后,五名鬼差同样火急火燎的跟着,也是帮忙卖力的吆喝着,“来了,我们来了,带着天大的惊喜走来了!”
“简直放肆!”
血海大将军沉着脸,冷冰冰道:“看样子你们是取得了胜仗了,但是,不就是胜仗吗?至于激动到得意忘形吗?如今地府面临生死危机,你们这样成何体统?!”
丙三依旧激动得难以自已,感觉全身细胞都在欢腾,居然还在原地还蹦跳了几下,“大将军,不仅仅是打了胜仗,我们是获得了一个滔天大机缘啊!”
“简直荒谬!”
大将军的脸色更黑了,“你们获得了机缘自己偷着乐去去就好,满世界的吆喝这是想要做什么?炫耀吗?”
其他鬼神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如果不是考虑到情况不对,都准备揍丙三一顿。
我们在这里沉痛的生离死别呐,你就这么乐呵呵的闯过来,这不是在践踏我们的感情吗?
那位婆婆看着丙三,面露和蔼的笑容,“不知这位鬼差是?”
实则,她的内心已经在思量着,等等自己去血海的时候,是不是要把他一起带上。
血海大将军道:“婆婆,他是归属于夜叉的一名鬼卒,叫丙三。”
“原来婆婆也在。”丙三顿时有些拘谨起来。
“哼!真是孺子不可教也!”血海大将军冷哼一声,幽幽道:“我本以为如今的地府会让你们更加的稳重,毕竟家都要没了,生死也该看透了,还有什么可喜的,但今天看到了你,哎……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丙三缩了缩脖子,忍不住道:“大将军,这次机缘实在是太大,我这才喜形于色。”
“有多大?能让地府度过这次难关吗?”
“我觉得,也许,似乎,应该,好像……是能。”丙三有些不确定道。
替嫁王妃好調皮 千年冰
“能个屁!”
血海大将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厉声指责道:“你是不是被某个鬼王给夺舍了,亦或者在战斗中被打得脑残了?!这种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得出来的,我都替你感到羞愧!”
他感到无比的心累,挥了挥手,“赶紧拖出去,别在婆婆面前丢人现眼了。”
其他的鬼神也是不住的摇头,目光看向丙三,却不再有责备之意。
地府覆灭在即,他肯定是因为悲伤过度,导致脑子不清醒,甚至开始做白日梦说胡话了。
“大将军,别啊,你先看看我的机缘!”
丙三敬畏而虔诚得掏出自己怀中的字帖,递给血海大将军,“这字帖,是一位高人写给我的,我看不出深浅,但绝对是大宝贝啊!”
“就这?平平无奇的凡间字帖?我看你真的是疯了!”血海大将军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随意的从丙三的手里接过字帖,随后若无其事的打开。
初时还不以为意,仅仅是匆匆一扫。
下一刻,他的瞳孔猛地收缩,全身都颤抖起来,恨不得要把自己的眼珠子给挖出来粘到字帖上。
“这,这,这是……”
他口干舌燥,血液狂涌,连身上的血色铠甲都开始散发出红光,震撼到声音都在颤抖,“不得了,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