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ttb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一百九十六章 這纔是殺人啊熱推-9l6nk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当船只之上传出熟悉的楚音的时候,弓弩手们放低了手中的强弩,好奇的望着远方,不过,他们依旧保持着戒备,因为,秦国之内,也有讲述着楚音的秦人,这些人大多都是来自与南郡,南郡被秦人攻占之后,这里的楚人也就变成了秦人,官话当然是秦语,可百姓们的“土话”还是楚音。
这些话语里带着楚音的秦人杀起楚人来,可是毫不留情的,秦国的军功制是不会分你讲述什么口音的,哪怕你是西戎,羌,只要你能为秦国上战场,砍下敌人的首级来,那你照样可以升爵。这也能看出秦国的一种包容性,在秦国之外,排外现象是非常严重的,这种排外不是表现在高层,高层任用其他国家的贤人来担任国相是很普遍的。
这种排外主要是表现在底层,比如赵国在征服林胡的诸多地区之后,迁徙过去的赵人不愿意与当地胡人接触,也不会有人举荐他们来担任官吏,就是征召成为士卒,也是由赵国其他地区派出将领来统帅。秦国当然也存在着鄙视链,例如老秦人就看不起新秦人,可是不存在特别对待,无论什么人,无论来自哪里,都有平等的升爵机会。
吾家萌夫初養成
渐渐的,那些船只上的人也就露出了真面目,他们没有披甲,也没有携带武器,他们只是惊惧的站在船只上,朝着沿岸的楚人大喊大叫,他们害怕会被自己人所射杀。景阳眯着双眼,看着这些没有武装的人,并没有下令射杀,当船只接近沿岸的时候,就有楚人激动的从船只上跳了下来,半个身子都落在水里。
他们朝着岸边跑来,身子划开水面,弄出一道道水花,浑身湿漉漉的,跑上了沿岸。
“不许靠近!”,有将朝着他们大吼,士卒们再次举起了弓弩,对准了他们,这些人不敢再往前,只是大叫着:“我是楚人!我是景阳将军麾下王卒甲广乙编甲两步卒冬葵!!”
重生反派女boss
“我是繁阳县卒闾甲属丁什甲伍弓卒!!”
“我是焦君两司马斛!!”
惡魔術士本紀
这些人解释着自己的身份,有王卒,有县卒,有私卒,有正卒,那些提防着他们的楚人认真的看着他们,也有人认出了他们,有士卒大叫着:“斛!我认得他!真的是他!”,景阳在士卒的簇拥下,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发现来人是景阳将军,那些被送来的士卒也就更加激动了。
“二三子,是如何回来的?”
“是武安君放了我们。”
“嗯???”
暴力校園
他们只是第一批人,景阳让人将他们带走,又让他们烘干了身体,这才详细的问起了所有的事情,士卒们告诉他,秦人并没有杀死俘虏,所有的俘虏都被释放了,他们是第一批,在他们之后,还有不少的士卒,都准备要回来。景阳皱着眉头,听着他们激动的说着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可以回到家乡。
白起释放俘虏?景阳是不相信的,这一定是秦人的奸计,或许,他们就是将秦人混杂在这些俘虏之内,想要潜伏下来,再趁机与白起勾结…景阳便让各部人马前来认人,又令各部提防这些回来的楚人,他怕这些人是被白起所收买了。在他们之后,果然,船只再一次来返,又带回了不少的楚人。
景阳安排士卒随时做好准备,应对敌人的袭击,又派人认真的核实这些回来的楚人的身份,有一些楚人根本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因为他们的同泽大多战死,就是他们的将领也是战死,楚国并没有秦国那样的严谨的户籍制度,完全没有办法进行核实,何况楚国的军制混乱,根本无从查起。
“将军…我真的是下蔡县卒啊…我们这几个都是,我们的其余同僚都已经战死…您可以派人去下蔡询问,我们的家人都在下蔡…”,那几个士卒颤抖着说道,景阳笑了笑,点着头,说道:“好,我会派人去询问的。”,他挥了挥手,对周围的武士们说道:“带着他们回去好好休息,等待来自下蔡的消息。”
楚人非常的开心,朝着景阳大拜,这才离开了此处。
次日,大家都没有发现,那几个来自下蔡却无法证明自己的士卒,已经消失不见。
景阳偷偷的杀掉了那些查不到身份的俘虏,因为查不清身份,其他人也不认识他们,只是隐约有些印象,在几十万人的大军里,消失一些人,是完全不引人注目的。
这些回来的士卒们,心里或许是有着愤恨的,毕竟楚国没有用粮食来赎回他们,可是他们在脱离了死亡的威胁之后,心里就只是激动与庆幸,心里的那种愤恨并没有爆发出来。当他们坐在篝火前烤火的时候,终于有士卒悄悄跟他们询问:“我听闻白起暴虐,他怎么会放走二三子呢?”
“这都是因为马服君的缘故啊…二三子有所不知,秦国之所以征战,并不是为了杀人,也不是为了称霸,他们是要拯救天下,让天下都免于战争…马服君说:只有一王天下….”,这些俘虏们开始将自己在秦人那里接受的教育说了出来,在被秦人释放之后,他们的心里,也是不知不觉的相信了所谓的一王天下。
他们憧憬的说:“一王天下,人人都能得到耕地,没有徭役,税赋很轻,任何人都可以承担,所有人都能吃饱饭,不必害怕在战场上送命…”
楚国士卒们瞪大了双眼,茫然的听着他们讲述着一个全新的世界。
…….
魏无忌带领赵国的士卒,迅速渡过了丹水,随即就遇到了王陵所统帅的秦人大军,王陵带着从咸阳带来的援军,加上上党的士卒,不过是六万多人,他趁着魏无忌刚刚渡过丹水,全军疲乏的时机,发动了进攻,奈何,他遇到是魏无忌,魏无忌背靠着丹水,亲自领着战车部队撕开了对方的中军,全军猛攻,居然是杀败了王陵,王陵退守光狼城。
白起令蒙武以偏师进攻邓城,大败楚国的留守部队,重新夺回了城池,蒙武继续带着偏师北上,大摇大摆的通过韩国的领地,在长社阻击准备赶往上党的魏军,双方大战,魏国军队大败,退守新郑。
双方在近千里的战线上展开大战,这让白起变得有些兴奋起来,他带着楚国的主力军队,在汝水沿岸做好了全面进攻的准备,秦国大军蠢蠢欲动。
而楚国的将军景阳,此刻却有些焦头烂额,他原先还是有些开心的,因为白起送回了这些俘虏,使得楚国的军队再次达到了三十万的规模,已经完全不惧怕白起,可是,他没有想到,那些俘虏返回楚国之后,却是开始动摇整个楚国大军的军心,他们公然的谈论嬴括的邪说,大力的赞美秦国的“仁政”。
什么法治之世,什么一王天下,他们讲述的头头是道,那些平日里大字不识的楚国庶民,此刻都变身为马服君的虔诚弟子,喃喃着马服君的大一统思想,还说自己跟秦人作对,这是伤天害理的行为,只是为了满足贵族的私欲之类。时刻盯着他们的景阳自然是在第一时间里知道了这些事情。
枕邊敵人:臥底老婆束手就擒
他即刻下令:全军不得谈论赵括,违者死。
都市邪尊 小珠落玉盤
在随后,他又斩杀了几位再次谈论一王天下的楚卒,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举动,险些引发了一场叛乱,那些返回的楚国士卒居然当面指责他的残暴行为,有士卒愤怒的大吼:“秦赦我,楚杀我!”,更多的士卒开始附和他,抱怨楚国不舍得用粮食赎回自己,难道自己的性命还不如一些粮食吗?
还有的说返回楚国后居然开始挨饿,当初被秦人俘虏,都不曾挨饿!
景阳惊惧的看着这些士卒们,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个时候,白起发动了全面渡河强攻,秦人的船只朝着沿岸袭来,飞矢铺天盖地,景阳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是,双方大战遭遇的时候,楚国大军居然是一触即溃,士卒们都没有坚持片刻,便开始了逃亡,景阳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涌现出的大批的溃兵,他已经看出了,溃兵的根源正是那些被秦人所释放的俘虏…
景阳很快就撤离了上蔡,带着大批的主力退守城阳。
说起来可笑,这场荒唐的大溃败,居然是楚国与秦国作战以来,付出最少代价的战争,楚国几乎没有什么阵亡,双方刚刚接触,楚军就逃了,完全没有任何斗志,而景阳收拢溃兵,来到城阳的时候,发现少了数万人。这些人都做了逃兵,还有一些人,是直接就向秦人投降了。
白起渡过汝水,看着那些老老实实的放下武器,等待着秦人来抓捕自己的楚国俘虏,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那些原先还有不情愿优待俘虏的秦人,在这一刻已经明白了优待俘虏的好处,他们笑眯眯的上前,接受了这些俘虏,给了他们一些吃的,又送给了他们一些楚版的《马服书》,这才送走了他们,楚国的俘虏们依依不舍的看着他们。因为楚国缺乏粮食,他们在楚国甚至吃不饱肚子….在秦国这里反而能吃饱。
“有楚国士卒希望加入我们?”,白起有些恍惚的看着自己的副将,副将点了点头,有些纳闷的挠了挠头,他还是初次看到这样的事情,白起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那就让他们留下来吧..”
副将离开之后,白起方才拿起了赵括的竹简,他紧紧的握着竹简,“这才是战争啊…这才是杀死敌人啊…”,他眼里冒出一股精光来,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期待能与赵括相见,这位马服君,告诉了他一个能更快杀死敌人的办法,那是一种从心理上的摧毁,远比摧毁肉体要更加的可怕。
景阳并没有气馁,他已经明白,那些被秦人释放的楚国士卒,已经失去了斗志,让他们在军中,他们只会造成大溃败,明白了这一点,景阳将那些返回的楚人从军队里挑了出来,并且下令,让他们返回家乡耕作,按着景阳的说法,这是对他们的赏赐,他们可以回家与家人团圆了。
景阳的这个举动,倒是让这些楚人心里的不满少了一些,景阳迅速的整编军队,只留下了那些还有斗志,可以与秦人作战的精锐,将臃肿的三十万大军缩减到了十万人,不过,楚国军队并没有因为这个而丧失战斗力,反而是有所加强,那些俘虏们都离开了战场,密密麻麻的,朝着楚国境内走去。
站在城头,景阳看着那些离去的士卒们…他长叹了一声,他并不愚蠢,他已经发现了白起的攻心之计,这些人前往楚国各地,肯定是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他们会跟乡人们说起赵括的邪说,可是,景阳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这些人留在这里,只会降低楚军的战斗力,不,是会直接造成楚军的溃败。
景阳没有办法让他们忘却那些邪说,景阳更不可能去杀掉他们。这些都是楚人,没有人残暴的要屠杀自己的百姓,何况这十几万人都是楚国的国力,他们还有自己的家庭,乡人,若是杀了他们,会在楚国引起更大的影响,或许会造成叛乱。景阳有些束手无策,他只能将这些消息告诉春申君,希望春申君能有办法来解决。
他有着更重要的使命,他得拦住白起。
在随后,白起再次发动了进攻,兵分四路,从四个方向朝着楚国腹地展开进攻,景阳全力阻挡,双方纠缠在一起,景阳屡战屡败,不断的后撤,却始终都没有向白起低头,总算是阻挡住了白起的迅猛的攻势。
極品ceo這裏疼
咸阳,王宫内
“如今,该派遣使者前往楚国议和…我们的战略目标已经完美的完成,楚国没有粮食,也不敢继续与秦国对峙,他们若是接受秦国的议和,那我们就可以安心的攻打三晋,楚国不顾三晋之战,私下与我们议和,那楚国所想要维持的六国联盟,即刻瓦解…”,范雎冷笑着说道。
“如果楚国不答应议和,还是想要保持六国联盟,那楚国的缺粮问题会更加的严重,我们只要再透露秦国想要议和的想法,楚人都会想要停止战争,士卒将失去战斗力,百姓们也会痛骂楚王,黄歇….而武安君所施行的攻心之策,也会彻底爆发,楚国就离灭亡不远了…”
范雎做事,向来是喜欢一举多得,秦王听着他的分析,微笑着点着头。
“马服君那里,怎么样了?”
“他在赵国设立医官…”,范雎认真的将赵括在赵国施行的医官制度告诉了秦王,秦王点了点头,说道:“很好,请您尽快在秦国内施行。赵国普及到县,那我们就要普及到乡!每个乡按着不同的症状设医官…若是医官不够,那就加快培养,就按着培养匠人的制度去办吧!”
“唯。”
ps:如果二三子不给我月票,我就把马服君给写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