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9e1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老祖宗在天有靈 線上看-第798章 小母牛倒立,牛逼沖天推薦-ibh2q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岁月太久远,本座活的时间也太长,长到本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这句话,太装逼了。
“对了,本座似乎还去过蛮荒深处的生命禁区,好像还和那里的几个老家伙喝过酒……”
无天魔尊喃喃自语的补充了一句,声音轻微几乎不可闻,却又恰好被众人可以听到。
柳长寿等人闻言,眼珠子瞬间吐出掉在了地上,浑身一个激灵。
“去过蛮荒深处,还和生命禁区里的存在喝过酒?!”
“这位老祖到底什么来头,太恐怖了吧?!”
大家都又惊有喜,感觉这次挖到宝了。
柳家历代以来,也有高手进入过蛮荒深处,甚至七杰也曾冒险进入其中,但都是偷偷摸摸的,甚至最后都是被追杀着驱逐出来的。
要说和那里的存在喝酒,这就牛逼至极了。
只是,无天魔尊这个名字……
柳长寿挑了挑眉,他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转头看向一群柳家长老,发现长老们在忙着翻族谱,满头大汗,却也没找到任何关于“无天魔尊”的丝毫记载。
“怪哉!家族里怎么没有无天魔尊这位老祖的任何记载呢?!”
一群长老挠头抓耳,非常疑惑。
其中,一个长老捏着下巴低头沉吟的刹那,忽然发现这位无天魔尊老祖一直在不停的跺脚,左三下,右三下……
“奇怪,这位老祖莫非在棺材里躺的时间长了,脚麻了?!”
这位长老思忖,却忽然发现,这位老祖所穿的靴子,有些眼熟。
那古老的花纹,粗犷而原始美的缝制手法,还有那鞋底,竟然是石制的,却散发着奇异的玄光,明显非凡。
“啊——!这难道是远古年间的洞天石靴?!”
这个长老惊叫,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纷纷看向了无天魔尊老祖的靴子。
而无天魔尊的眼中,也一阵感叹,你们这群渣渣,终于看到本座的靴子了呀!
下堂妻遭遇鉆石男:迫嫁豪門 慕容錦夜
柳长寿一个猛扑子,扑倒了无天魔尊的脚下,抱住了他的脚,激动而一脸恳求的道:“老祖,你这靴子?!”
“想看的话,随便看,随便摸!”
无天魔尊点点头,神色傲然。
柳长寿激动了,一群长老也激动了,还有七杰也兴奋了。
一群人,呼啦啦围了过来,趴在地上,看无天魔尊的靴子,都开始上手……
摸着摸着,感觉来了,大家都非常激动,这个靴子,非同一般。
一个长老拿出了一副古老的秘图宝鉴。
果然,这个靴子,像极了一副秘图上记载的远古年间的一双赫赫有名的战靴——洞天石靴!
传闻,这双洞天石靴,超越了法则神器的级别,虽然达不到岁月神器,但也相差无几,有不可思议的妙用,穿着它,就可以随意来往诸天万界。
洞天石靴,是远古年间一位至强者的重宝,陪着他征战一生,后来这位强者在征伐生命禁区的时候,陨落了。
而这双洞天石靴,也失落在了生命禁区。
但今天,众人面前的这位无天魔尊,却穿着这双洞天石靴,这……
霎时间,众人都一阵震撼,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真相。
“无天魔尊老祖没有说谎,他的确去过生命禁区,否则如何能得到这双洞天石靴!”
“无天魔尊老祖,定是一位至强者啊!”
七杰发声,声音颤抖,面色激动。
柳长寿也回过了神来,脑海里不由一个激灵。
“是了,是了,既然是至强者,肯定是在无尽岁月前沉睡的,因为岁月太久远,所以族谱里没有记载齐全,这就说得通了!”
他嘴里喃喃自语,抬头看向这位无天魔尊老祖,发现他从出棺后,就很安静,眸光一直望着天空,侧脸45度角,气质尊贵又让人心悸,
“不愧是带了个‘魔’字的老祖,果然很有范儿!”
女老板的貼身兵王
柳长寿感慨,自己当初从地底下爬出来的时候,一身泥土,可看看这位无天魔尊老祖,浑身片泥不染,气质非凡,这就是差距了。
当即,他拍拍衣袖,当先跪下磕头行礼道:“史诗级子孙柳长寿,给无天魔尊老祖磕头了!老祖万安!”
身后,一群长老和七杰也急忙跟着磕头行礼,非常恭敬。
法師手劄
无天魔尊点了点头,道:“起来说话!”
一群人依言起身,却都躬身而立。
“给本座说说那位嚣张的贼柳老祖的情况吧!”无天魔尊说道,语气轻松,顺手弹死了路过的一只苍蝇。
意思是,本座杀那贼柳老祖,如弹死一只苍蝇一样容易。
众人精神一震,老祖果然牛比啊!
于是,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刚才发现无天魔尊靴子的那位长老,是个机灵鬼,手中神光一闪,立刻出现了一把太师椅,法则神光闪烁,非常霸气威严。
“老祖,您站着多累,坐着说话一样可以体现您的威严!”这名长老恭敬的笑着说道,同时将椅子放到了无天魔尊的屁股下。
无天魔尊坐了下来,发现这椅子还自带按摩功能,满意的扭了扭身子,感觉非常舒服。
他满心欢愉,问那位长老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那长老头发都快掉光了,但老祖一声小家伙,让他瞬间焕发第二春,满脸红光,似乎都年轻了不少岁,急忙却激动的回道:“回老祖的话,子孙名叫柳长贵!”
无天魔尊闻言,伸出了手,在虚空悬浮。
柳长贵一愣,不明所以。
“头来!”
无天魔尊无奈的提示到,这家伙还是不够灵光啊!
柳长贵急忙躬着身子,伸长脖子,把头递了过去。
无天魔尊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赞道:“长贵儿,是个好子孙,很有孝心,很不错,等下本座去镇压贼柳老祖的时候,你就跟着吧,给你一次观战的机会!”
絕地追殺 月下寞
柳长贵大喜,激动的跪地磕头。
能瞻仰这位和生命禁区里的存在喝过酒的老祖大战的风采,绝对是平生难见的机缘啊!
旁边,柳长寿,七杰,还有其他长老们,羡慕的眼睛发红,嫉妒的鸡儿发紫!
有长老眼珠子一转,提议说请无天魔尊老祖去家族里吃一顿大餐,结果无天魔尊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说不方便,有忌讳。
众人疑惑,不知道老祖忌讳啥?!
大家也不再提此事,继续说起了贼柳的事,柳长寿这重点描述了自己和贼柳老祖一战的情况。
聖櫻四少巧遇千面公主
“那贼柳老祖,虽然嚣张,但我不得不承认,此人修为实力极强,是个高手!”柳长寿回忆道,眸光忌惮。
“那一天,贼柳老祖手举着天帝城,从太虚界跨级而来,顶着天罚,颇有一种‘仙之巅,傲世间,有他存在便有天’的既视感,我和几个长生天实在是看不下去这厮装比,就一起围攻他,结果,一不小心,反而被他打的身受重伤……”
“对了,这个贼柳老祖,掌握了一门诡异的神通,与响指有关,真特娘的变态,我从未见过如此神通,大意之下受了伤,老祖您去了后,要小心提防,贼柳老祖奸诈……”
柳长寿咬牙切齿的说着,描述自己心目中的贼柳老祖,唾沫星子乱飞。
他以为自己说这么多,这位无天魔尊老祖会有所惊讶,进而表扬自己敌情分析的透彻。
然而。
出乎意料的是,这位无天魔尊老祖靠着太师椅上,表情淡然,神色如常,完全没有丝毫惊讶和变化,甚至还百无聊赖的打了一个哈切。
“老祖,您觉得贼柳老祖的实力……”柳长寿试探着问道。
无天魔尊不屑的摆了摆手道:“土鸡瓦狗之辈!”
“至于那打响指的神通,更是雕虫小技,本座一听你说,刚才心中一推衍,已经揣摩出了一丝奥妙,本座现在打一个响指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样子……”
说着话,无名魔尊抬起了手,在众人吃惊的视线中,他的大拇指和中指靠近,而后摩擦,最后,“啪”的一声响。
接着,远处的虚空中,轰隆隆的大爆炸,腾现蘑菇云,虚空湮灭,变成了黑洞,流转恐怖的气息,法则和秩序都紊乱了。
亡命之徒前傳 奔命
綠茵聖父 木子柒7
“嘶!”
一群人都惊骇的脸色大变。
柳长寿更是惊得大叫出声,“老祖,沃日,老祖,您简直就是小母牛倒立,牛逼冲天了啊,哈哈哈!”
“那贼柳老祖的响指神通,就是这个样子!”
“而且看威力,您的响指神通更强啊,贼柳老祖跟您比起来,就是九牛一毛上的毛尖尖儿!”
说着话,躬着身子靠近无天魔尊,胡须飞扬,嘴里吐沫星子乱飞。
无天魔尊嫌弃的一摆手,所有喷向自己的唾沫星子瞬间倒飞,化为一口白沫,又飞回向了柳长寿。
柳长寿尴尬,舌头一吐,将这口飞沫又卷了回来,吞了下去,却忽然发现无天魔尊眸光怪异,于是急忙露出一个恭敬讨好的笑容。
没有什么可耻的,面对这样的老祖,这样恐怖实力的老祖,讨好有问题吗?!
应该没人有意见吧?!
身侧,一群长老,七杰,都兴奋又激动的舌头狂扇,说了一大堆奉承话。
柳长贵更是一声大吼:“老祖,您的旷世战力子孙我已经不能形容了!”
“所以,咱们直接上干货吧!”
“走!不墨迹了,咱们动身吧,去边塞三里屯,提贼柳老祖的脑袋回来当夜壶!”
无天魔尊“唔”了一声,长身而起,带动虚空风起云涌,电闪雷鸣。
他迈出了步子,却忽然转头,看向了柳长寿手里的石锹和石锄,眼中精光一闪。
“长寿啊,老祖我还缺一把趁手的武器,这石锄借老祖用用,可好?!……”
ps:月头,求月票,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