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教機直上高教機:解放軍飛行員培養開啓新模式

初教機直上高教機:解放軍飛行員培養開啓新模式

(原標題:“初教機直上高教機”:解放軍飛行員培養開啓新模式)

我國空軍飛行員培養體系正在探索新模式,從以往的三機三級訓練體系轉向兩機兩級體系,不僅縮短了培養週期和減少了培養成本,而且更適合空軍現代軍事力量體系建設需要和新型軍事人才培養需求。

昂科拉GX價格一夜崩盤 成功逆襲白菜報價

10月31日,2020南昌飛行大會正式開幕,在開幕式結束後的飛行表演階段,一架初教6和兩架教10依次升空進行了編隊表演,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可超音速飛行的教-10竟然可以和最大平飛速度不到300公里的初教-6進行編隊飛行,展示了教-10優秀的亞音速飛行性能。

2019年11月2日,在首屆南昌飛行大會飛行表演中,由航空工業洪都生產的初教6、K8和教10帶來的編隊飛行展示,三機同框創造了我國初級、中級和高級,三款不同時代、不同等級教練機首次異型編隊飛行的歷史, 一年後,在同一個地方,洪都公司生產製造的初教6和教10飛機給觀衆帶來了精彩的編隊表演。

細心的觀衆會揣摩,從2019年的三機同框到2020年的兩機同臺,這一安排另有深意:展示了我軍飛行員訓練模式的轉變,通俗地講就是“初教機直上高教機”。

初教6和教10編隊飛行亮相南昌飛行大會,教10高級教練機在初教6後面飛,可見其優異的亞音速飛行性能。 官方供圖

探索新飛行員培養體系

20款奔馳GLS450國六比國五價格優惠

10月9日,央視《軍事報道》中報道了空軍石家莊飛行學院某旅跨代開飛加速戰鬥力生成的新聞,引發了外界的關注和討論。報道提到,首批初教機畢業飛行學員,駕駛高教機依次滑出、陸續升空。到達指定空域後,在教官的示範下,飛行學員依次練習航電使用、過載熱身、基本操作機動、改出和着陸方法,體驗飛機性能。針對學員起點低、操縱習慣不適應等問題,在前期地面準備中,這個旅開展航空理論教育、地面練習、模擬訓練,合理編排組訓方法,爲順利開飛奠定堅實基礎。

據完成首飛的飛行學員介紹,相比低空、低速的初教機,裝配有雙發的高教機所產生的推力,是螺旋槳飛機完全沒有的。機型跨代所帶來的難度確實很大,由於前期準備較爲充分,首飛還是很順利的。

飛行學員跨代訓練打破了以往初教機畢業學員先進入中級訓練階段再到高級和作戰部門階段的訓練流程,在突破代差的同時有效滿足作戰部隊對三代機人才日益迫切的實戰化需求,促進戰鬥力加快生成。據該旅副旅長李會嶺介紹,下一步,該旅將根據機型差異、課目特點,突出近似實戰條件下的飛行訓練,對學員質量實施精細化管理和監控,注重能力培養,帶動訓練質量效益穩步提升。

空軍石家莊飛行學院某旅跨代開飛加速戰鬥力生成。 央視截圖

張一山李沁新劇被嘲不搭 女方氣質佳男方頹廢萎靡

目前,歐美國家空軍基本上爲兩級訓練體制(不包括戰鬥機的同型教練機)。比如,美國空軍現役初級教練機爲T-6A“德州人”Ⅱ,高級教練機爲T-38(其未來將被新一代T-7A“紅鷹”所取代),沒有裝備專門的噴氣式中級教練機,完成T-6A訓練後直接上高級教練機T-38。T-6A“德州人”Ⅱ這樣的初級教練機,其航電設備也是非常先進的,接近於第三代戰鬥機。而且,T-6A“德州人”Ⅱ初級教練機還能夠掛載武器,改裝爲輕型螺旋槳對地攻擊機,可以完成大部分初級和中級訓練內容。

深圳著名外資工廠撤離深圳 經理拿到64萬賠償

兩級訓練體制因爲減少了一箇中級教練機的極端,一定程度上縮短了培養週期和培養成本,並且還可以簡化教練機的類型,採購費用、後勤維護成本也相對減少。教10高級教練機的裝備也爲我國飛行員培養體系轉型奠定了基礎。

“永遠的邦德”肖恩康納利去世:劇終但不是完結

教10高級教練機。 澎湃新聞記者 謝瑞強 攝

飛行員訓練開始“直上”模式

看似“姓周”實則“姓李”的週六福IPO夭折了

專業人士介紹說,兩級訓練體制被通俗地稱爲“初教機直上高教機”,“直上”也成爲一個新名詞。所謂“直上”,就是指飛行員在完成初教-6的訓練後,直接接受教-10科目的訓練,然後轉入作戰部隊。

21款勞斯萊斯庫裏南國六全國落戶價格多少

一段時間以來,我國飛行學員的培養遵循着“初教6-教8-教10”的訓練模式,部分戰鬥機飛行員培訓體系採用了“初教6-教8-殲教7-戰鬥教練機-戰鬥機”的培養模式。這兩種模式的好處在於每個階段飛機性能針對性都很強,單獨訓練效能好,但與此同時,也存在一定的弊端,首先,培養週期太長、費用高;其次,大部分用於中級訓練或殲教機訓練的飛機都是機械操縱。進入電傳操縱戰鬥機訓練階段後,兩者體驗差別極大,飛行員飛行習慣全部要重新適應,且增加了不必要的淘汰,對作戰部隊快速形成戰鬥力存在一定的阻礙。

初教6直上教10,可以構建精簡高效的教練機裝備體系,把目前飛行學員培訓採用的“初教6-教8-教10”三機訓練體系優化爲“初教6-教10”兩機訓練體系,學員成才週期可以縮短1年,延長了飛行員服役時間,同時減少機型轉換,降低訓練成本、提高訓練效益,這對於飛行人才需求日益迫切的空軍來說,意義重大,這也是我國飛行員培養歷史上一次開創性的突破。飛行員訓練體系的改革不僅較好地適應了空軍現代軍事力量體系建設需要和新型軍事人才培養需求,而且凸顯了我空軍積極適應世界新軍事變革要求,着力推進由機械化向信息化、由國土防空型向攻防兼備型、由戰役戰術型向戰略型轉型的發展走向。

初教6教練機。 澎湃新聞記者 謝瑞強 攝

“初教6-教10”的訓練模式之所以能夠實現,得益於教10飛機的出現。教10飛機的出現,大大提升了飛行員訓練裝備技術水平,使得新的培訓體系的確立有了雄厚的技術基礎和前提。

教10飛機自2016年正式加入空軍序列,擁有亞音速和超音速多個版本,使用雙發雙座設計。教10融合了多項最新航空技術,具有大邊條翼氣動佈局和數字飛控電傳系統等設計,有高機動、大迎角、持續大過載飛行等第三代戰鬥機典型特徵,綜合航電系統在技術上達到了國際同類機型的先進標準。

教10飛機最大推力能達到5000千克,機體壽命10000小時,起飛速度是250千米/小時,速度高度包線覆蓋了教8,能很好地與初教6銜接,其優異的性能和良好的維護性,不僅有利於用戶高質、高效、安全培養飛行員,也能滿足第三代先進戰鬥機的使用特點和訓練要求,爲探索新的飛行員培養模式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石家莊飛行學院的首批“直上”學員的表現充分證明了教10可以擔當起我國跨代培養飛行員的新模式的大任。

作爲中國教練機基地,洪都公司不僅僅滿足於“飛行訓練裝備和綜合系統供應商”的角色,更致力於擔當起“飛行訓練能力供應商”的使命。長期以來,洪都公司專家指出,以“引領飛訓”爲願景,以更加開放的心態,從行業規劃和用戶需求中擴展空間,持續深入開展飛行訓練效能研究,用頂層研究牽引高價值產品和服務的開發,認真梳理髮展模式,深入挖掘價值貢獻點,積極打造國際一流的飛行訓練系統供應商,在爲我軍提供高效低費的飛行訓練裝備的同時,更以積極主動的姿態參與優化飛行員選擇和訓練體制機制的軍事改革中,爲推動我國飛行員戰鬥力生成模式和人才培養模式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