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hhd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愛下-第九一零章 早就被嚇的醒過來了讀書-kjkx4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小說推薦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别西卜这边和贝拉交谈的声音虽然并不是很大,但其余人也还是能够看得见他们在那里说着什么话。
大概是真的没法忍住内心的疑惑,这群冒险者当中有些胆子比较大的也是主动走了过来,对别西卜问起了贝拉的来历。
“之前离开队伍出去,就是想要将贝拉带回来,不过考虑到你们的安全,我也就先走了一步,贝拉她也是今天凌晨才找到营地和我汇合的。”
思来想去,他所能够想到的比较好的理由也就只有这个了。
暗昧之事
如果不去仔细深究,这个理由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当然,要是仔细深究的话,别西卜也可以避开不多做些什么回答。
毕竟撒谎这个东西,你说得越多,反而越是会让你暴露自己在说谎的这个事实。
蒼壁書
虽然没有多做什么解释,但在那个询问的人将这个事情告诉给其他人之后,他们也都是相信了贝拉就是别西卜叫来的一个朋友,对她的态度和之前的小心比起来也都是有着天差地别。
只不过因为考虑到别西卜的实力的缘故,他们也都没有做出些什么骚扰之类的出格的事儿,打招呼也都是远远的认识一下,而没有要半点儿要走过来的意思。
当然了,还有着另一方面的原因。
那就是贝拉对别西卜实在是太过于顺从,再加上那一头灰蓝色的长发看上去就和别西卜的银白色长发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的原因,很多人是将贝拉当成了别西卜的女儿这一类的角色。
不为其他的,仅仅只是因为别西卜的年龄和他的实力相比较起来的话,这实在是有些太令他们难以相信。
一个只有十八九岁的青年居然会有着脸阿内尔都说无法战胜的强大实力,这本来就是一件令人难以想象的事儿,想起来之前希维雅曾经称呼别西卜为老师,再加上对方还会炼金术这一手段。
这些综合起来,在他们的心中别西卜便是有了这样的一个全新形象。
别西卜,男,年龄未知(反正不可能是十八九岁),面容,被炼金术改变过之后的面容,实力,就连圣王级别的存在都不敢说自己能够打过的可怕存在。
照这个全新的形象去看待别西卜的话,你就会发现,有很多的事情似乎也就有着能够解释过来的可能性了。
不过别西卜这样子说可不能代表这次的问题就能解决掉了。
他能够忽悠这些家伙,但是却忽悠不了十分了解他的希维雅。
“女儿?或者说是妹妹?”
五年修道三年穿越
伏咒:女強召喚師
天知道希维雅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内心究竟是有多么的想笑,按照她对别西卜的认知,像是自家老师这种成天就知道捉弄别人的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甚至于说连孩子都有了的人吧。
至于妹妹这一说法……
其他人和别西卜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她很清楚,别西卜虽然很喜欢捉弄别人,但是他可不会真的一直任由自己的妹妹像是仆从一样的对待自己。
妹妹和哥哥,两人相处的时间肯定不会短。
如果说贝拉是别西卜的妹妹,现在在和别西卜在一起的时候也就不会像是那样子恭敬和老实了。
鬼妃計
毕竟以她的亲身经历来看,就算是再老实的人,在遇到别西卜这个家伙的时候,都会因为他的一些奇怪的行为而对方直翻白眼。
所以说,妹妹是肯定没啥可能性的了。
可是除了这俩之外还能有其他什么可能?
难不成是女朋友?
想到这里,希维雅自己也都是瞬间摇着头,显然是不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是正确的。
那么除此之外还有着什么可能?
“契约圣龙和契约者之间的关系了。”
在马车里,别西卜便是这样子对满脸疑惑的对自己提出这个问题来的希维雅做出了回答。
“契约….圣龙……?”
希维雅有些愕然的看着一旁正坐在绯染身边,此时正一脸老实模样的看着自己的贝拉,她实在是有些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可爱的少女居然会是一头巨大的圣龙变换而来的。
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儿。
在这之前不就有说过吗?
圣龙变成人形就和魔兽变成人形一样,这是纵观历史,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就算是曾经有过,但那也只是魔兽的一些特殊的能够给人带来幻觉的能力。
从本质上来看,那种魔兽也依旧是没有摆脱自己身为魔兽的外形。
但是现在,眼前的这个看上去与一般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于说比绝大多数女孩儿都要来看好看的少女居然是由天空霸主龙,而且还是圣龙这种级别的最为强大的龙种变化而来。
这种感觉无异于有人在某一天突然告诉你,地球其实是方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一样,那是一种难以理解且有些无法接受的情况。
“要是不相信的话…..”
别西卜看了看一旁的贝拉,然后转过头来对着希维雅翻了个白眼,
“你要不要看看贝拉变成圣龙的模样?”
“不….不用这么麻烦的……”
希维雅撇着嘴,就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回瞪向了别西卜。
“可是,今天早上你们…你们两个…….抱、抱在一起什么的,这…这周围可是有很多人的诶!…就….就算是契约圣龙,也、也没有必要跟主人一起抱着睡吧……”
闻言,别西卜顿时又感觉到了一阵的头疼。
步步謀婚:總裁老公別太猛 錦灰堆
殘顏 璟璐依
嫡女不得寵 薄荷清涼糖
那是他要抱着贝拉睡觉的吗?那还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在做梦,索性也就抱着‘梦里’出现的美少女睡觉,这样子自己也能够睡得更加的安稳。
大概就这样子进行了一番解释之后,为了避免希维雅又多说些什么话,别西卜还不忘补充这样的一句话。
“毕竟身边突然出现这样的一个女孩儿,不管是谁在看到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的吧?”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出现在我梦里的不是贝拉而是希维雅你这丫头的话,恐怕我早就被吓得直接清醒过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