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rbo1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曲奇小米-01629 行於深淵之上(五)鑒賞-8q11c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2月17日
华北东盛1号穹顶
封锁暂时还没有解除,所以最近所有的安保人员都在加班,刘亚琴也是倍感压力。毕竟作为队长,手底下的人还能抱怨两句,她就只能笑着解释和安抚,其他的无非就是一个人悄悄的叹气了。
古诗有云“山雨欲来风满楼”,现在刘亚琴就有这样的感觉,只不过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呢?
这天清晨,第一次延长到四十八小时才再度开启的“人造太阳”缓缓点亮了穹顶。虽然不像曾经熟悉的那种旭日东升的景象,可只要能看到那光一点点放大,直到身上暖洋洋的,刘亚琴就感觉一下子有了力气。
关口现在是只进不出,而且安检力度较之之前提升了两个档级。
一品廢材娘親 夢蘿
早早来到工作位置,刘亚琴就发现安检入口的灯亮着,可负责当日执勤的两个安保人员却都躲在值班岗亭里睡大觉。
超級全能王
璽從天降
刘亚琴赶紧跑过去。
是两男两女。
站在最前头的那位衣着光鲜,想必应该身份不俗。
他身后跟着的那位“肺痨鬼”模样的中年人穿着一袭灰蓝色大褂,瞧着像清末天桥下说书的先生。
至于他们俩身后的两个女人,姿容不俗,可看神态应该是这两位带来的佣人之类的。
刘亚琴只是扫了一眼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可见其看人的本事非同一般。
瞧见总算是有人过来,为首的男子笑着上前问道:“请问,这条通道是关闭了吗?还是需要办理其他入关手续?”
刘亚琴对眼前男子说不上讨厌,也没什么太大的警惕心,毕竟有长生军在外把手第一道关卡,能进来的肯定都是被解除过武装的。
但这个男人举手投足都给人一种油腻腻的感觉,实在让人有种说不太上来的不舒服。
“没,不过你们要出事身份ID,同时要接受三道安检程序。”刘亚琴说着激活了安检通道的安检程式,随后没过多久,两个值夜班之前不知道去哪鬼混的安保人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刘亚琴这边已经开始对这油腻男进行第一步身份ID核验程序了。
两人跑到近处先是道歉,结果反而被刘亚琴骂了一顿:“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自己的位置!”
两人这才惊觉又做错了事。
穿大褂的男人一直在盯着穹顶上方缓缓亮起的“太阳”看,似乎对那光亮十分迷恋。刘亚琴瞧见后善意提醒道:“咱们东盛的‘人造太阳’开启到最大功率后也是会闪瞎人的眼睛的,所以我不建议你这么一直盯着它看哦。”
穿大褂的男人闻言这才低下头来,不过眸子里却多了几分不善。
核验结果出来了。
“欧阳静园……你们来自天业19号避难所?”交还身份ID的时候刘亚琴有些在意的多看了这油腻男和他的同伴一眼。
莫回頭:背後有
欧阳静园微微一笑:“是的。”
“那你们的行程目的呢?”
“按照我们家老爷的意思到这边来会见一个人。”
重回鄉間 懶熏衣
蛋蛋小龍仙:師父,徒弟掉啦
“你们家老爷是?”
“郑北川。”欧阳静园说着三个字的时候有意在字与字之间做了一些短暂的停顿,不但发音清楚,而且有意提高了一些音量。
然而……
“郑北川?额……没什么印象。”刘亚琴皱眉道。
欧阳静园顿时火起,不过他不会就这么事态,而是眼角抽搐的问道:“你没听说过南北商王郑北川郑老爷子吗?”
刘亚琴检索了一下自己的大脑后还是全无印象,不过为了不让对方对自己的认识不足有误会,便赶紧故作惊讶的说道:“哦!您说的是他老人家啊!嗨!你瞧瞧,我居然还问您郑北川是谁。”
欧阳静园看着刘亚琴,眸子里透着一些鄙夷。
刘亚琴权当没看见,微笑着对欧阳静园说道:“好了,您的身份ID已经登记完毕,可以去下一道程序了。”
欧阳静园也不废话,拿起自己的私人物品就往里走。
到那穿大褂的男人的时候,刘亚琴问道:“您好先生,身份ID。”
穿大褂的男人犹豫了一下后这才从脖子后边把身份ID取下来交给刘亚琴。
整个过程刘亚琴都看在眼里。
过去这十年,刘亚琴一直都在从事与安保有关的工作,十年的工作经验在潜移默化中教会了她很多东西。
像眼前这个穿大褂的男人如此不干脆的细微动作就很容易让刘亚琴起疑心,所以此时此刻她虽然是微笑面对大褂男,可另一只手已经悄悄按在了检验台下方的警报装置上。
拿到ID后刘亚琴进行简单的核对。
随后抬头问道:“穆从奇……教授?”
穆奇从在发呆,他的眼神躲闪,直到刘亚琴又问了一句:“穆从奇教授?您也来自天业19号避难所?”
穆奇从这才反应过来,他之前的身份ID已经在五年前被核对注销了,现在的身份
ID是出发前由郑北川的手下替他重新拟造的。
他赶紧点头道:“嗯嗯,是一起的。”
刘亚琴看了他一会后笑着道:“好的,验证完毕,请您去下一个安检区域。”
穆奇从收起身份ID急忙跟上了前边的欧阳静园。
刘亚琴多看了他一眼后这才继续开展工作。
到了身体搜查阶段的时候,之前只是简单采用一些探测装置和徒手触碰来检查,可这一次,所有进入东盛穹顶的人都得脱个精光,像个新生儿一样经过两道程序才能获准进入。
欧阳静园和穆奇从自然由其他安保人员负责。
刘亚琴主要是核对这两个女佣人的身份。
她们是一对姐妹花,姐姐叫聪玲,妹妹叫聪慧,一听就知道不是她们的本命。
在给她们做口鼻深度检查的时候,刘亚琴问了她们本名的事情,结果两姐妹却说她们出生时就在郑北川的庄园里,不但不知道自己本名是什么,甚至连自己父母双亲是谁都是一片空白。
刘亚琴感到十分惊讶,对这个叫郑北川的老爷子就更加好奇了。
检验合格后,两个女佣人还要接受全面的消毒净化,跟着换上安保中心提供的衣物才能进入穹顶,而她们随身携带的私人物品将会被移送其他部门进行筛查后才能获准取回。
就这样折腾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安检才算结束。
瞧着远去的四人,刘亚琴心里不太安宁。
两个值夜班却在偷摸睡觉的手下以为自己的事情已经翻篇了,便笑着凑过来道:“琴姐,您知道这郑北川是什么人吗?”
刘亚琴斜了他们俩一眼道:“不知道啊,你们知道?”
其中一个颧骨很高,但五官还算齐整的小个子答道:“知道啊,那可是‘太阳消失’以前除却四大家族以外最有钱的主了!据听说,当年上边困难的时候,甚至还要找他‘借粮’呢,你说,这算不算是富可敌国啊。”
刘亚琴皱眉道:“有这么夸张吗?你当是清末的乔家大院啊。”
小个子嘿嘿的笑了:“乔家大院哪能和郑北川的势力比啊,我以前看过一本专门写郑北川的书,说这个郑北川只是南北商会的代理人,可他的手腕十分强横,愣是从代理人变成的实权的掌管人,因而虽然郑北川不能与四大家族列称,但单论实力,郑北川可能还要比四大家族加起来还要强横!”
刘亚琴这边其实也已经通过公共数据网络了解到了这个叫郑北川的人。
他的一生履历堪称传奇,只是人到暮年变得愈发低调,所以世人大都以为他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就是躲在自己的私人避难所里颐养天年了。
可没想到,“太阳消失”这么多年后,他的门下居然又开始活动起来了。
这会不会是某种预兆呢?
想到这,刘亚琴转头怒骂道:“你们两个混蛋!前阵子出了那么大的事你们居然还敢偷懒睡觉?这要是让保安科的杜队长知道,你们知道自己会是什么下场吗?”
以为能够蒙混过关的两人当时就吓得一激灵。
刘亚琴骂完之后又问道:“现在醒了吗?”
两人低着头很规矩的站着:“醒了。”
“那行,我也不扣你们薪水,也不会上报你们的问题,但惩罚还是要有的,所以……今天白天就别回去了,继续工作,等到了晚上另一组过来接班再回去吧。”
两人闻言大喜过望,毕竟要是按刘亚琴以前的脾气,他们俩这半个月肯定是白干了。
“哎……”轻声一叹,刘亚琴又说了一句:“瞧瞧你们的样子!才安定几年啊,就忘了这外头是什么世界了?”
两人赶紧收起笑容,又低下头不说话了。
刘亚琴也懒得继续骂,丢下一句:“我去趟医院。”后就快步离开了。
……
距离刘亚琴工作地点最近的医院就是B的第四人民医院。
轻车熟路的上到住院部三楼后,远远的刘亚琴就看到了正在走廊里做康复锻炼的卫工池。瞧见他气色比上一周好多了,刘亚琴拎着早饭走过去打招呼道:“卫大队长,这么早就起来锻炼身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