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7gn精品玄幻小說 獵妖高校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四章 降臨異界分享-h2j7v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甫一触碰到镜面的那些白色雾气,郑清就感到一股巨大的、粘稠的力量开始包裹自己。身上的护符几乎在刹那间便绽放出灿烂的光辉。
他双手用力,试图抓住前后两位同伴。
但萧笑手心因为冒汗有些湿滑,在进入镜中通道很短时间内,便从他的手中滑走。男巫犹豫了几秒钟,便放弃徒劳伸手的动作,转身,抱住了身后的女巫。
黑色的猫尾从他的袍下探出,像一条长长的绳索,束在两人腰间。
女巫轻哼了一声,发间的猫耳软软的趴了下去。
两个人一同滚进镜中世界最深远的地方。
不知滚了多久。
郑清感觉是一段很长很长的距离,仿佛有一个月,甚至一年那么久。但又感觉时间很短,短到他甚至没有经历一次完整的呼吸,后背便重重的撞在了一处柔软的草甸间,撞的他差点闭过气去。
唔。
郑清闷哼一声,来不及换气,就急忙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株枯死的橡木。橡木粗大的树干从中间剖开,露出漆黑、空虚的树心。剖面的边缘,仿佛被雷电或野火燎过,露出碳化特有的焦黑痕迹。
玄牝之门。
郑清盯着树身上拿到裂痕,脑海突兀的冒出这个词语——这就是那面魔镜连接幻梦境的通道,男巫在冥冥中感知到了这些信息。
这些信息是那面镜子与这座世界对客人们的馈赠。
女巫还蜷在他的怀里。
郑清收起猫尾,扶着女巫,站起身,环顾四周。
那株枯死的橡木身后,是一片茂盛的、粗壮的年轻橡木,它们的枝叶交错在一起,构筑起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色;而枯死的橡木身前,紧紧一线之隔,却没有一株身高超过二十厘米的植物,大片大片蓬松的草叶相互交织,构筑起一窠窠蓬松的草甸。
又有肥大的蘑菇,长在橡木脚下,洒落一地淡绿色的磷光。
天边泛起微光,远处飘来几缕小风,郑清惊讶的发现这里的风是可以看见的。因为风中缭绕着恼人的、真实不虚的情绪,吹拂在脸上,很容易让人心境波动。
蒋玉撩起垂落脸颊的发丝,理了理袍子。
一吻定情:總裁晚上好
然后从口袋里摸出几枚青色玉扣,按照固定的节点,丢在四周,构筑起一座简单的守护法阵。玉扣在枯枝、落叶、石头与蘑菇下面冒出青濛濛的光晕,互相勾连,升起一道屏障。
整个过程中,她或者垂下眼皮,或者看着其他方向,避免与郑清对视。
太子爺深寵:霸道太子妃
“这里是幻梦境。”
上古傷痕
女巫看向身后那些高大的橡木,以及林子里影影绰绰出现的棕色身影,语气很轻但很肯定的说道:“……比镜中世界更遥远,也更宏大的一座世界。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里应该是幻梦境的迷魅森林。”
郑清没有询问她为什么知道这里的具体位置。
也没有询问她在刚刚的旅途中有没有受伤。
两人很默契的一齐忽略了刚刚那段经历。
镜中世界、梦中世界,都是隶属于幻梦境的一部分,是幻梦境的边缘角落。这一点在进入魔镜之前,郑清就已经知道了。
上一次在先生的关照下,他只在幻梦境的边缘稍作停留,然后就在朱思的帮助下逃离了这座虚幻与真实交织的世界。
这一次,他主动投身魔镜上的那条通道。
自然会顺着那条通道滑很远、很远。
郑清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腕上系着的红绳与绳子上那枚早已干枯、流失所有魔力的迷榖木叶子。
那片叶子一如既往的安静,没有一丝反应。
男巫在心底微微叹了一口气。
火影之霧忍崛起
他不知道那头无面魔藏在幻梦境的哪个角落,也不知道朱思现在是不是还在幻梦境的边缘。他只能寄希望于小女巫——因为上次离开的时候,朱思告诉他,只要他再次来到这座世界,她就能找到他。
“那里是哪里?”年轻公费生伸手指了指远方。
越过草地的边缘,隐约可以看到一条山脉的轮廓隐匿在淡薄的雾气后。山脉前,能看到大片开发完好的农田、银带般的小河、翻滚的水车、篱笆、木屋、冒着青烟的烟囱,也能听得随风而来的狗吠。
“不知道。”女巫摇摇头,停了停,反问道:“我们往哪边走?”
向前,是大片开阔的草地,有人烟,有小河,有山脉。
向后,是茂密的森林,与大片发光的蘑菇。
郑清看了看身前的草原,以及草原后那片人烟;又看了看身后的茂林,以及茂林中若隐若现的矮小的棕色身影。
“有一句老话,叫‘望川跑死马’,”他勇敢的看了女巫一眼,旋即移开视线,声音不由自主低了几分:“……虽然我们有甲马符,但初来乍到,与幻梦境的原住民们接触,我觉得不是一个安全的选择。”
“而且在决定往哪边走之前,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把人找齐。”
女巫点点头,赞同了男巫的判断。
这让郑清多了几分信心。
“这是封装好的迷榖木叶子,戴在身上,可以防止我们在幻梦沉沦。”他从灰布袋里摸出一大堆早已准备好的装备,一一指点着:
“这是静心符与清心符,它们像蛇油一样管用,不论什么时候,给身上挂几张,总不会错的……还有这几瓶魔药,我请邓小剑学长帮忙调制的,原本打算期末考试的时候用,可以帮我们集中注意力,稳固精神。”
念念不忘,景少的愛妻! 茗香寶兒
看着眼前兴致勃勃的男巫,蒋玉咬了咬嘴唇,将手指间掂着的一枚玉佩偷偷塞回腰带里,然后笑眯眯的接过了年轻公费生的馈赠。
“你觉得他们离我们有多远?”她打量着玻璃瓶里那些打着旋儿的碧绿药水,顺口问道。
“这得问专业人士。”
郑清眨眨眼,环顾左右,没有看到那条灰扑扑的身影,于是摇摇头,喊了一声:
近身神醫
“毛豆!”
噗。
防护罩外,那些流淌着的五彩的风被一道灰扑扑的身影撞的粉碎。狗子摇着尾巴,兴冲冲的看着法阵中的年轻巫师,轻轻柔柔的叫了一嗓子:“喵~!”
文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