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1z9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十方武聖-42 線索 下(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推薦-i49ox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第一次进山,丁海带着魏合也就是熟悉了下山里情况,地形。在周围认了认路。
哪些是哪个势力的常用地盘,哪些是哪种猛兽的常用地盘,他都一一给魏合指出来。
虽然他肯定还有很多保留,但魏合也越发感觉,自己花的这些杂粮面相当值。
这样连续五天后,丁海带着魏合熟悉了整个飞业城附近大部分的地盘,也将大概的禁区,和势力划分区,带他跑了一遍。
最后他还友情提供了一个万不得已时,在山里休息的小山洞。
可惜的是,连续五天,两人除了一只灰兔子外,什么也没打到。
倒是干掉的老藤之类的捡了不少,用来缠起来丢在山洞门口做伪装。
大概熟悉了流程后,魏合就在附近开始独自一人的活动和所谓打猎。
从丁海那里,他得到了一个关键线索,一个很可能和父母失踪有关的线索。
那就是少阳门喜欢在傍晚时分出来抓人。
为了搜集这个少阳门的资料底细,魏合找到了消息灵通的程少久。
“少阳门?三帮二派之一嘛,你问这个做什么?”程少久坐在酒楼的座椅上,脸上的黑眼圈稍稍缓和了些。
韓娛之藍色西裝 卷了個毛
“你知道我在查我父母的事,我怀疑这事和少阳门有关联。”魏合直言不讳道。
这种事他隐瞒也瞒不过去,他父母失踪,大姐失踪的事,很多人都知道。
向錢偵探事務所
加上他现在到处调查的动作,别人稍微一联系,就能猜出他的目的。
“少阳门虽然名列三帮二派,但很少和其他势力打交道,他们人数很少,偶尔出来,都是时间很短就离开,从不离开少阳山周围。所以其余势力都不会去招惹他们。”
你敢天長,我必地久 拂影
程少久喝了杯酒,解释道。“你父母被请去明德寺做石雕,那么多石匠一起走,应该不止你一个人在调查这事吧?不如你找到其余人的家属一起查查看?”
“我找过,总共十一个石匠,其余人家都不想查了。”魏合平静道。
“少阳门…这个门派人少,但出来行走的,据说都很厉害。轻易不要招惹。小河,如果你非要调查,最好和郑师提一提,他消息可比我们灵通多了。”程少久提醒道。
“我知道了。”魏合点头。
“对了,还有一个渠道。”程少久忽然手一拍,“你不是答应了青都派,当他们的客卿外援么?每个月你还要从青都派那边领月钱,不如去问他们。青都派和少阳门都在城外,同属二派,打过不少交道,他们消息肯定要比我们灵。”
“青都派….多谢程哥提醒。”魏合点头。要不是程少久提醒,他还不知道青都派和少阳门打过交道。
当下他便回想起,上次青都派来邀请他的那位白领事。
据说是青都派在飞业城内的产业负责人二把手。姓白,名宏厚。
此人言谈举止给他一种总是笑眯眯的温和感。
但能坐到这个位置的人,还有着一身二次突破气血,当然不可能是单纯一个温和之人。
和程少久告别后,魏合一点也不耽搁,第一时间便去了飞业城青都派的驻地。
青都派驻地在九节町,距离回山拳较远的一个町,中间要穿过一个南山町。
等魏合找到驻地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太阳快要下山。
九节町比起石桥町稍微正常一些,没那么热闹,也没那么冷清。
街面上偶尔还能看到一些还没燃尽的香头,一簇一簇的插在路边的干泥地里。
青都派驻地位于九节町最繁华的地段,左边是个杂货店,右边是个冷清赌坊。
驻地是栋两层小楼,门外站着两个绑绿色头巾的汉子。
魏合把代表客卿的绿色布条取出来绑在胳膊上,朝着大门入口走去。
守门的两人看了眼他,微微拱手,没有出声。
魏合回以拱手,推开半掩的木门。
里面是一片朱红小厅,十来个壮实男女分开坐着,有的在闲聊,有的在下棋,还有人居然在扳手腕拼酒…
邏輯草圖 荷普
魏合进门,只有几人拿眼扫过来,看了下,其余人根本不理会,依旧各干各的。
魏合注意到,这里的这些人,基本都是和他一样的客卿,都是胳膊绑着青绿色布袋。
他左右看了看,找了个靠在木柱子边,正凝望窗外发呆的年轻男子,走近过去。
“这位兄台,敢问这白宏厚白领事在吗?我找他有事相询。”魏合拱手道。
“白领事在二楼,兄台看上去面生,是今年才来的?”男子笑了笑,面相宽厚亲和,只是其人嘴巴很宽,肤色也白,让人一见难忘。
“嗯,前阵子才加入的。”魏合点头。
“我叫金秀峰,能进青都派挂靠的,在这飞业城里也不是什么平庸之辈,以后大家多亲近亲近。”男子笑道。
萬界獨尊 殺破千軍
“在下魏合,有机会大家聊聊。”魏合点头。
武道重生在都市
别过这个大嘴男子,他沿着楼梯上二楼,很快在二楼窗边,看到了正一个人慢慢执笔练字的白宏厚。
白宏厚见有人上楼,看到是才招进来的魏合,也有印象。
“魏小兄弟,难得来一趟,坐,坐。”他指了指空荡荡的二楼一排座椅,自己也放下笔,走过来。
对于魏合这个二次气血的新人,他每年都会给派里招几个。
同样的,每年原先的客卿们也会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减少几个。
为了维持稳定数量,一旦缺失了,他便会及时招新。
魏合就是弥补缺口招新进来的新人。
“魏兄弟这次来,所为何事?”他笑眯眯的问。
“白领事,可知少阳门的情况?”魏合轻声道。
“少阳门?怎么?你和他们有冲突了?”白宏厚眉头微蹙,刚刚脸上的笑容迅速一敛。
“这倒不是,只是因为其他原因,想知道一下这个门派的大概情况。”魏合回道。
“少阳门…嘿嘿,其实,你就算不问,之后我们也会主动提醒。”白宏厚笑了笑,只是嘴角有些冷意。“这少阳门和我们青都派,历来时有摩擦,他们宗门在少阳山深处,不知道什么地方,神秘得很,再加上人数也少,出来了也是一个个狡猾凶悍,实力不弱。若是你遇到了,得格外小心。”
“他们出来的人,一般有多强?”魏合直指核心。
“少阳门人少,一般要么不出来,一旦出来,主要分成两种方式。一种是狩猎,不是猎动物,而是抓人。一种是交易,对外交换一些需要的物资之类。”
傾城禍妃
白宏厚果然比其他人都要了解,侃侃而谈。
小兵傳奇
“若是你独自遇到交易的人,以你的实力,跑路还是没问题。
但若是遇到狩猎组,最好隐藏身份,别说自己是青都派的,他们的狩猎组,最少也会有两个二次气血搭档,有时候是三个,分头狩猎,还会带一些奴人。很麻烦。”
“奴人?”
“少阳门惯用秘药控制奴仆,让他们为其卖命送死,这就是所谓的奴人。不过奴人一般因为长期受折磨,加上秘药损伤身体,实力也就比一般人强一点。小心偷袭就是。”白宏厚回答。
“那敢问领事,该如何分辨少阳门的人?”
“分辨?他们那群怪物最容易分辨了,你去少阳山附近,只要看到穿白衣服,身材胖得是一般人两三个的怪胎,就一定是少阳门人了。”白宏厚面带厌恶道。
“他们很胖么?”魏合奇道。
“少阳少阳,他们不碰女色,保持童贞,练的就是那一口少阳气,再加上门中功法特殊,所以一个个体型都很胖。你若是遇到,定要小心。少阳门人以力量威猛闻名,不要与其硬拼。”
“多谢白领事解惑!”魏合心中终于有了大概的概念。
从原本的一无所知,变成多少对少阳门有了基本印象。
当下,他告别白领事,离开青都派驻地,往回赶路。
回去后,他没有第一时间前往少阳山找少阳门人,而是从程少久那里拿到新的毒粉,细心做好准备。
除开石灰,毒粉,毒刺外,他还额外准备了一排泡了粪水的生锈锥子。
锥子是从铁匠铺买的锈迹废品,被他买回来废物利用,做成了这一排大杀器。
土家血魂碑 十一郎
在这个缺少药品的混乱时代,一旦被这种锥子扎中,伤口很容易就会感染,化脓,出现破伤风症状。
魏合上辈子也是被生锈钉子扎到过,所以专门学习过,破伤风是如何形成的原理。
破伤风感染,一般需要有两个必要条件。
一:要有污染物,如铁锈,脏水进入伤口。
二:要有无氧环境,一般较深的伤口,有血块和坏死组织的伤口,感染破伤风的几率很大。甚至能达到百分之八十的可能。
这样一来,这些锥子在魏合缺少毒药的情况下,就显得相当有性价比了。
毕竟毒蛇毒液太贵,他也没其他途径购置更多毒物,只能自制这种最简便的好东西。
破伤风这种感染病症,一旦爆发,轻则肌肉痉挛,永久性肌肉僵硬,废掉武功。
重则直接高烧死亡。
可谓是最便宜,性价比最好的上毒。
做好一切准备后,魏合再度检查了下所有装备,然后自制了一副周围势力地图,再带上干粮和水。
去郑师那里请了个假,前往少阳山去了。
他的首要目的是打猎,先熟悉熟悉野外环境,为以后狩猎珍禽异兽做准备。
一直花钱买大补气血肉类,代价太过高昂。既然别人能抓到,他自然也能。
更何况,他还有更深一层打算。
万一爆发战争,他也得多多熟悉野外环境,为以后带人跑路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