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szty优美言情小說 九天仙緣 晨風滄嶽-第三千三百二十八章 控魂靈漠分享-gf18z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屠云户目光冰冷,抬头看着一动未动的万世侯统亿年。
“有何见教?”
屠云户开门见山,直接就问道。
“王侄贵为享魂阎王二王子殿下,想要什么样的天仙女子没有,为何对一个鬼奴歌女如此感兴趣?
老夫想先问一下,然后再说出老夫的想法。”
“哈哈!本王子岂会对一个女奴歌女真动什么心思,不过独眼狗想要的东西,本王子就一定要得到手!
不过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想帮我不成?”
“那是自然,否则这个时候,老夫不回军营去做美梦,在这夜风中等你做什么。”
“哦!什么条件?”
屠云户突然变得平静下来。
“没条件,老夫和你一样,看着今日独幽那不可一世的样子,很是心里不舒服。
这要是让十日后的哭骨漠决斗,他再赢去了月兰,那以后我们二位在他的眼里,那还有地位吗?
什么事也要风水轮流转,有他得意的时候,也不能让咱们永远寝食难安啊!
掐指算来,我们已经遭受他数百万年的欺凌,说句心里话,老夫早就受够了,日渐难以忍受。
老夫今日跟你说的话,并非心血来潮,而是想了好久才向你开口的。因为我知道,你和我一样恨他!”
“这话儿我倒是爱听。不过本王子也不是小气之辈,只要你助我得到月兰,想要什么只管开口,本王不问何物,现在就可以答应你。”
揣摩青春
“嗯!王侄果然霸气豪爽,但本帅从来是言出必行,忠信情义二字的,刚才说没条件,就是没条件。
万世侯帮你是想和建立同盟友谊,绝无贪图身外之物的意思。还请王侄不要误会。”
“既然如此,万世侯打算如何帮我?”屠云户语气渐缓。
“刺杀独幽!他死了,何止是月兰是你的,现在冥都皇室昏庸无道,老皇颓废,除了独幽,后继无人。
若是独幽一死,冥都自然朝乱。依照能心灵空混沌宇宙法条律例,你的父王享魂阎王就有权逼其退位让贤。
而你就顺理成章的坐上了冥皇太子的宝座。”
天嫁之合
说这些话时,万世侯统亿年一字一顿,字字震颤着屠云户的心魂。
屠戮独幽,幽冥世界江山换代,如此想法在屠云户心中已经不知萦绕了多少万年,不过一直下不了决心。
现在对方竟然把话说到自己心坎儿里了,屠云户不由一阵激动,不过片刻后就冷静下来了,刺杀独幽岂是儿戏!
万一不成,事情败露,岂不是满门遭斩的下场。
再说对方可是一个老狐狸,这里和自己玩儿计谋,回头就向冥都参告自己刺杀冥都太子之罪,岂不是自寻死路?
萌寶通緝令:天價俏逃妻 陌竹淺影
無上妖君
听到此话,屠云户闪念间想了很多,然后语气重新冰冷的说道:
“万世侯还是收回刚才的话为好。我享魂世家对皇族向来忠贞不二,我和独幽之争也不过是个人意气之争,绝不会牵扯能心灵空江山社稷的。”
“哈哈!老夫向来以为屠云户霸气云霄,终非山野蛮疆征杀武夫,早晚名堂混沌宇宙,可是如今看来,真是让老夫大失所望。
一念功成万世枭!一念犹豫背屠刀!王侄可想过,独幽向来对你身怀憎恶,他日他若是登上冥皇宝座,你和你父王,叔王的下场又会如何?
你是聪明人,你应该想得到。其实,你们两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是时间早晚的事。希望认真考虑。
好了,既然老夫一番诚心遇人不淑,怨老夫眼拙!告辞!”
万世侯统亿年一阵慨然大笑,颇有几分悲怆之意,然后调转马头,慢慢朝山梁另外一个斜坡走去了,翠色的月辉下留下他长长的鬼影。
“万世侯若是果真诚心,可敢随本帅到我军中大帐详谈!?”
就在万世侯统亿年身影即将淹没在山梁之后的时候,屠云户高声喊道。
不久后,二鬼再次出现在了一处,共同扬鞭,朝同一个方向奔驰而去了。
此刻的柳牵浪和宋震被两个鬼骑兵分别按在马背上,脸朝下,两个鬼骑兵哪管二人死活。
随着队伍,在幽冥地狱牧野之中闪电一般的飞驰着。
“三哥呀!你这算什么招啊!我们杀入小鬼子的军营不好吗?
干嘛要受这份儿罪呀!哎呦!我的骨头都快被颠散了。”
宋震趴在冥马背上,身外有白骨锁链捆着,动也动不了,任由冥马飞驰颠簸,滋味儿的确不好受,心念传音牢骚道。
“四弟忍着些,我们这样虽然吃点苦头,但却可以留在军营,能够得到更多的情况,等摸熟了这里的情况,我们随时都可以脱身的。
你还记得,他们说十日后,要在哭骨漠为月兰决斗的话吗?
不知这个月兰是不是一世说的月兰,咱们找机会找到她,会得到很多情况的。”
“但愿是吧,以前一直以为这幽冥地狱的小鬼儿都是我们修士法器之下的颤抖之辈。
可是到这里才是道鬼和魂有这么大的区别。
我们所谓的斩妖除魔,杀的都是一些返回人间的兽禽等等的魂魄,或是他们附体之人。
真正的鬼,实力都是十分强横的,要不是我们有爹娘给的血赤风,根本就杀不死他们。
看那些最普通的小鬼儿实力也都超过咱们修士结丹期的实力。
像这冥皇太子独幽的实力,简直无法想象。我们眼下很难对付得了。
对了三哥,我一直想不明白,既然有二十四阴阳界可以和五个人间相通,干嘛用得着什么地闸呀?
薄情老公追妻成癮 若薇夏夏
犀利萌妻 甜豆
你说幽冥地狱的那些妖魔鬼怪要闯入人间,随便找到一处阴阳界出口不就行了,干嘛非要往地闸那里嘚瑟呀。”
宋震为了转移注意力,少受点苦,有话没话的和柳牵浪聊着。
“这个我也想过,虽然也想不通,但是给我的感觉,好像是相比较之下,各种妖魔鬼怪之物到达地闸所在的地方,似乎比找到二十四阴阳界更容易一些。
比如咱们若是没有找到五维衡圈,发现对应五个人间五个幽冥府大殿的秘密。
不是莫名其妙的又发现了鬼声波的问题,相信我们永远也不会进到这里来的,同样道理,里面的鬼族之外的存在也出不去。
至于像月兰等魂魄能够进来,那是因为拘押她们的鬼差做到的,那些鬼差本就属于这里,自然独特的办法出入阴阳界。”
……
柳牵浪和宋震说了很多令自己都糊涂的话,也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感到又冷又饿,浑身酸痛不已,突然身体一轻,然后被重重的摔在地上。
二人抬头一看,前方数万丈外出现一片方圆千里的行军大营,大营上空无数白色骷髅头做成的军灯正在摇曳着,散发着雪白的光芒,将军营照得如同阳世白昼。
“咴!咴!”
独幽太子率领着骑兵一阵呼啸飞奔,眼看着进了行军大营。
而驮着柳牵浪和宋震的两个鬼兵,则骂骂咧咧的停了下来,一脚把柳牵浪和宋震踹下马,动作呢野蛮阴狠至极。
接着,两个恶鬼,也不管是柳牵浪和宋震身上,还是脸上,啪啪,照着躺在地上的二人就是几鞭子。
“啊!你们这些黑鬼!真他娘缺德!”
宋震和柳牵浪没有丝毫准备,冷不丁就挨抽了。
那鬼鞭本是抽魂的,连魂魄虚无缥缈的东西被抽,元神都感到疼痛难忍,何况抽在二人肉身上。
二人瞬间感到一种刮骨一般的疼痛,而且一股无比冰冷的气息寒意欺人如死。
赶紧催动护体罡气,才再没感到痛苦。
蓦然的疼痛,二人本能的弹身而起,宋震大骂。
不过两个恶鬼士兵并未理会宋震,分别探出漆黑的鬼爪,往回一招,两个人身上的惨白色的骨锁链就游蛇一样自动松开,然后钻到了他们的掌心。
接着恶狠狠地瞪视了二人一眼,其中一个吼道:
“在鬼奴滩老实待着,若是敢逃跑,把你们的魂魄打散成十万八千份儿,让你们再也没机会巨合成形!”
然后伸出一个鬼手指围着二人各划了一个圆圈儿,继而,跳上冥马也呼啸着朝军营飞驰而去了。
“这是什么东西?”
宋震低头一看,自己脚下出现一个洁白的白骨光圈儿,走到哪儿都不没,自己无论在哪儿,双脚都在这个光圈之内。不过除了看着别扭之外,并没什么特殊的感觉。
紅叛 陳愛
自己脚下有,三哥柳牵浪脚下也有一个,宋震十分诧异的问柳牵浪。
“不知道,估计是像凡世的脚镣一样的东西吧,套住咱们,怕咱们跑吧。”
柳牵浪看了几眼自己脚下的骨白色光环儿,随意回答道。
然后向周围看去,发现周围到处是一个个白骨搭建的简易帐篷,很多,成千上万。
视线前方数万丈外,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鬼海,海水是灰白色的,远远看去,视线中鬼海的部分,好像半个白盘子扣在了那里。
灰白的大海此刻很安静,几乎听不到海浪击打海岸的声音,独幽的兵营和这些白骨帐篷都在海滩上,彼此相距数万丈,一个恢弘严整,一片荒凉如坟场。
当两位鬼骑兵进入了鬼军营的大门后,柳牵浪和宋震立刻听到一阵沙沙拖动地面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二人回头,看到周围十几个白骨帐篷内纷纷走出十几个魂魄阴体人影来,有男有女,都是人间人的样子,脚下也都有一个白色的光儿圈儿。
他们披头散发,面容憔悴,但是目光充满善意,朝二人一步步走来,动作极慢,抬不起脚,只是在地面吃力的拖动着。
看到人间之人的容貌,尽管是魂魄,柳牵浪和宋震顿时心中一暖,快速迎上前去。
柳牵浪和宋震赶紧施礼,柳牵浪道:“我和兄弟莫名被抓至此,打扰各位了。”
重生之謀妃雲華 慕魅景
大魔法師旅途 二指鳥
強愛掛名妻
“唉!来到此处,还说什么打扰,只是可怜这里,又多了你们二位受苦的。
去吧,孩子!自己给自己搭一个窝棚,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永远的家了。
记住,你们脚下的白骨魂环,千万别去想着把他们摘下去,每想一次,就会增加千斤,你们会受不了的!”
一位满头杂乱白发,枯瘦的老者打量了一眼柳牵浪和宋震,沙哑着嗓子,颤颤巍巍的说道。
然后便转过身,咳嗽着朝不远处的白骨帐篷走去了。
他身旁的十几个人也都善意的提醒了两人几句,同样离开了。
他们来去的动作慢得可怜,地上拖出深深的鬼土痕。
“老人家,我们也是鬼,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柳牵浪感觉很奇怪,自己和宋震明明是鬼体,怎么他们对自己和宋震丝毫没有吃惊的神色呢?于是问道。
“唉!哪个真正的鬼会沦落到这里来,你们一定是飘零鬼域和我们一样的魂魄,修炼成功了鬼形神功才化作这个模样的。
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每日对你们用化魂鞭抽打,当你们的鬼形神功冥力被全部抽出之后就和我们一样了。
这里有好多以前是和你们一样的。快盖帐篷睡觉吧,再有一会儿就会被抽打着去修人城,妖城或是魔城了。”
白发枯瘦的老人在鬼月下,慢慢移动,沙哑着声音叹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