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7j6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真是莫名其妙 (更新完畢)-47wiq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向南挑了挑眉。
我怎么感觉你这话是故意对着我说的?
不过,看到姚嘉莹一本正经的模样,向南心里面又开始怀疑:“应该是我的错觉吧?她相亲不相亲,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嗯,一定错觉。
向南在心里面又肯定了一句,打算不去多想这些事。
“相亲啊,是件好事,个人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他抬起头来,看了姚嘉莹一眼,笑着说道,“这个假我准了,你什么时候回去,提前跟我说一声就行。”
“那谢谢老板啊,我明天就回去相亲。”
姚嘉莹把“相亲”两个字咬得重重的,等她起身离开办公室时,又忍不住撇了撇嘴,低声说了一句,“说得好像你很懂似的。”
向南:“……”
这不是你自己说要相亲吗?我就是附和你一句而已!
我又没相过亲,我到哪里懂去?
这女人,真是莫名其妙啊。
等姚嘉莹离开之后,向南这才思考起古陶瓷修复室的人员安排来。
覃小天和王民琦,以及另外两个普通修复师,从明天起要到魔都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中心修复文物去了,姚嘉莹明天开始也要请假,这么一来,整个修复室就只剩下老戴一个人在做事了。
“幸好这段时间我没什么安排,可以暂时到古陶瓷修复室里顶替一下,要不然的话,修复师还就真的不够用了。”
向南心里暗暗庆幸,小修复室里积攒的那些残损文物,他已经修复完毕了,那么从明天开始,他就可以到古陶瓷修复室和老戴作伴去了。
政要夫人
“一旦外派一两个修复师出去,公司里的修复师就不够用了,难怪许弋澄几次三番说要再招聘一批资深修复师进来。按照现在业务量,现有的修复师也只是刚好够用,一旦业务量变大了,人手就很紧张了。”
希望许弋澄这一次去京城,最好每个修复室都能招聘一两个资深修复师进来,至于普通修复师,从以前的文物修复培训班里选拔优秀学员就可以了。
这些优秀学员进到公司里来,只要他们肯用功肯吃苦,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基本上都能晋升资深修复师,到时候也能很快壮大公司的团队力量。
想到这里,向南稍稍松了一口气。
两年前公司刚刚成立的时候,他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因为公司发展得太快而发愁,这简直太梦幻了。
可现在,他的的确确就坐在这里为文物修复师不足而烦恼,所幸的是,这一切并不是什么无解的难题,要不然,他可真就要头疼了。
公主要出嫁
……
快要下班的时候,闫君豪又约了向南一起吃晚饭。
这一次回国,闫君豪一直都待在魔都,顺便将他老爷子生前居住的别墅清理了一番。
闫思远在那套别墅里住了很多年时间,留下了不少东西,要将它清理干净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闫君豪这些天来都没怎么出去,一直在忙这些事情,到今天为止才算是告了一段落。
“我过两天就要回米国了。”
新婚無愛,替罪前妻 夏染雪
闫君豪端起放在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酒,咂了咂嘴笑道,“这次在国内待的时间够久了,也得回去督促一下生意上的事情了,要不然,那些人都要忘了还有我这个老板在了。”
“反正现在交通这么发达,闫叔要是想回来的话也很方便。”
向南夹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嚼了嚼,咽了下去,放下筷子,说道,“有个家在魔都这边,至少心里面还有个牵挂,哪天想回来就回来了。”
“不用哪天想回来才回来,我可能九月份就要回来一趟。”
闫君豪抬起头看了一眼向南,笑着说道,“九月份的时候,香江那边会有一场艺术品秋季拍卖会,我打算去看一看。”
看到向南一脸迷惑的样子,他又说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打算进入古董收藏界玩一玩,这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向南恍然大悟,笑着点了点头,问道:“那要我跟你一起过去吗?”
“再看吧。”
闫君豪摆了摆手,说道,“我现在只是有这个意向,还不确定去不去呢。要是真看中了什么古董想拍下来的话,可能到时候就真要你跟着一起过去了,要不然,我自己都放心不下。”
“行,如果需要我一起过去,你到时候提前几天打我电话就行了,我好把时间留出来。”
向南笑了起来,提醒道,“古董这玩意儿,玩玩可以,可别太沉迷了。”
闫君豪笑道:“你可就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吃过晚饭之后,闫君豪家里还有些事,就先回去了,向南则是一个人慢悠悠地沿着小路,一路逛回了自己的家。
回到家以后,到浴室里洗了个澡,换了身睡衣,向南就回到房间里,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累的缘故,只玩了一会儿,他就感觉有些提不起精神来,向南退出了游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关灯、上床,然后闭眼睡觉。
第二天,向南又早早地醒了过来,像往常一样,下楼跑步、上楼洗漱,接着下楼吃早餐,然后步行去上班。
到了公司以后,他将背包往办公室的沙发上一放,就慢悠悠地来到了古陶瓷修复室里。
今天的古陶瓷修复室,显得特别空旷,里面的修复师外派的外派,请假的请假,都已经散了一多半了,只有老戴一个人坐在靠窗的工作台前,鼻梁上架着老花眼镜,手里扶着一件明宣德年间的青花螭龙如意纹梅瓶,在仔细地打量着。
那模样,看起来颇为认真。
至高二次元
看到向南来了,老戴将手里的梅瓶往工作台上面放了放,笑着说道:“向南,你今天怎么跑这里来了?”
“这修复室里的人不都走得差不多了吗?”
軍夫未來空間
向南四处看了看,最后在覃小天的工作台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摇了摇头说道,“我看戴老师你一个人在这里太孤单了,所以就打算过来陪陪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