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484超棒的小說 我的夢幻年代-第一百五十七章 衝我來!(2/6)相伴-xf71e

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
《龙门飞甲》是不是烂片?
从剧情上来讲,是的!
真的是垃圾无厘头,感觉就是一群有名气的人凑起来玩游戏顺便赚赚票房钱,把观众的智商放在地上摩擦。
尤其是素慧蓉这个人物,真的就搞不懂存在的目的。
如果她的任务是弄死赵怀安、凌秋燕一伙,以她的武功和暗器,早就完成任务了,至少能干掉凌秋燕,根本没必要等那么久吧。
如果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把赵怀安、凌秋燕同时挖出来,那她中间放走了凌秋燕那段,不知道是什么用意,好不容易找出来了再放走?而且最后又放走了一次,她到底是不是厂公的人?
如果说见到藏宝图,临时改主意想要分一杯羹,所以继续潜伏。那最后没必要返回去…剧中竟然说:我就是帮凌秋燕杀了你这个薄情郎…这踏马是什么鬼?你要杀薄情郎,为毛捅了凌秋燕一刀?
小小羊兒被誰吃
真的就莫名其妙,想到哪拍到哪…
人物逻辑一塌糊涂…
所以说徐克离开了施南生,没人压制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天马行空是褒义词,换个说法‘浮而不实’的想象力…
但是,《龙门飞甲》的3D实景拍摄真的很了不起!
很多人问他为什么一直不断追求电影上的最新技术?
閃婚老公不靠譜 涼塵
他的回答:这么多年来,常常听到很多圈内人讲,你怎么可能跟好莱坞比,人家这么厉害。我绝对不同意,我一直追求的是人类平等,所以无论你在美国、非洲、亚洲,我们所有人的智慧是平等的,他们能发展我们也能发展,所以我是绝对想证明,中国人能做到。
还有,黑白电影变有声电影,也是因为观众有要求,所以才要去研发更高更有力量的发明,这也是人愿意去开拓才会有。
他是技术的先行者…
所以,沈梦溪端水夸的也是《龙门飞甲》的技术,只字不提剧情。
他是想蹭两部电影的热度,宣传一下年度十佳作品评比。
这玩意就跟豆瓣口碑榜一样,做的时间久了,就成了一项标准,勉强填补一下内地奖项上面的空缺…
看看提名的几部电影,清一色豆瓣评分7分以上,《钢的琴》、《驴得水》目前综合得票率遥遥领先其它几部。
粉丝刷票用处不大,六大平台加上微博,七个平台评分,取平均值…
娘子且慢行 璞玥
所谓粉丝参与,也只是让他们帮着争一下曝光度。
……
沈梦溪只是随口吐槽一下朱大可,没想到到他居然回应了:“事先在媒体上大肆宣传的床戏及剧照,难道不是制片方自己提供的吗?我只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而已,若我的转述跟影片不符,其根源就在片方自己。”
“所以,你承认你是胡说八道?你这种人就是习惯了上纲上线!”
沈梦溪的粉丝很多,他才回应,就有人跑去朱大可微博下方留言…
他来了句:“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这句话真的很蠢,很自私,它只强调了权利却忽略了义务,很难想象一个教授居然说这种话,太祖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无论是赞美还是批评!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不要让自由成为流氓的庇护所!要我说,如果造谣很自由,则批评无意义!”
沈梦溪最讨厌的就是这句话。
什么叫批评不自由?
批评分两种,建设性的,和非建设性的;赞美也分两种,建设性的,非建设性的。
无论是批评还是赞美,前者都言之有物,脚踏实地,逻辑严谨,可信可靠,因而是积极的;而后者,则相反,因而是消极的。
实事求是四个字这么难吗?
批评不负责,赞美才无意义。
子不言吾不語 夢亦若心
然后…朱大可关闭了微博评论…
啧啧,牛逼!
邪帝纏身:小萌妃,來生崽
再然后,神通广大的网友扒出了朱大可当年的丰功伟绩,带头批评谢晋——《朱大可:论谢晋电影模式的缺陷》,引起社会文学界对谢晋和上海电影集团的各种批评,造成了上海电影集团的衰落以及谢晋导演从此一蹶不振…
神龍騰飛 靇羽
他批评的其实就是好莱坞模式,也叫主流电影模式。
标准的三段式结构——这是电影一百多年发展总结出来的最能被观众认可的模式。
为什么要批评?
这个涉及到当时的大环境以及电影学院学习欧洲艺术…
……
柳亦非、唐妍还有赵莉影三个人做客《超级访问》——杨小蜜有点事,好吧,她飞去美国试镜《007:大破天幕杀机》…
南茜找她,想让她试镜赛芙琳,邦女郎之一。
有点难度,片方更想找法国女演员——法国一直是《007》系列海外最大的票仓之一…
但中国市场一旦打开,增益作用明显。
所以,片方一致举棋不定。
为什么不找柳亦非?
她对担任邦女郎没兴趣——邦女郎的职责:性感、卖骚还有供人意淫…
回到《超级访问》现场,主持人按照台本提问这个项目的发起人是谁,柳亦非回答:“这个剧本是我在梦溪的书房里找到的,他对这种片子兴趣不大…”
“为什么呢?”
“他…直男一个,不理解剧本里很多女生的逻辑,这个剧本很写实,讲述的事女人的小群体!”
冥妻在上
“小群体里总有人是用自己最宽广的心胸包容最多的人,呼朋唤友,哪怕内心有苦也绝不轻言。也有人至始至终吸引所有人的眼球,站在高处接受仰视的目光。也有人聪明得像天才,发自骨子里的心高气傲。我们各自不同,我们以自己的的方式填补了对方留白的生命。”
“最打动我的是那句呐喊‘我怕你们过得比我好,可我更怕你们过得不好!’”
“你刚刚说了直男?”
“对,他特别直…”
“能举个例子吗?”
柳亦非想了想,然后道:“有一次我跟他说‘我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其实我是暗示他赶紧娶我,你们猜他怎么回答?”
美男太多不能棄【完結】
“怎么回答?”
我不做仙啦
“他说‘要不然我给你买一份保险吧!’”
底下观众笑成一片,主持人也赶紧接话:“不会吧?”
柳亦非来劲了,接着道:“真的,还有一次,我给他发我的自拍,问他‘你看我今天的自拍好看嘛?’他说‘今天拍的还好。’我故意问他‘我哪天拍的不好’他回答‘上周三!’”
赵莉影也补充了一句:“他一直都这样,特别直接,讲究效率,我们拍《画皮》的时候,有一场戏,含芸怎么都哭不出来,情绪不到位,他上前,直接扇了含芸一个耳光,然后问她‘现在有屈辱感了吗?’,然后一条过了…”
“啊?片场打人?”
“没有,之后他找含芸道歉来着,那时候我们刚刚接触表演,不太懂调动情绪,拍完《画皮》,我们一起跟着冯元征老师学了半年…”
“糖糖对沈梦溪有什么印象吗?”
唐妍略微有些尴尬,她没怎么跟沈梦溪私底下见过面,唯二的两次,都是陪着杨小蜜…
但是大家都在聊沈梦溪,我不聊的话,会不会有点不合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