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esr熱門言情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一章 交易閲讀-sz1mn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你不要过来!”
“你不要过来啊——”
一座挂满红灯笼和红绫,窗户上贴满红色双喜字,被夜色笼罩的院落中,一个蓝色卷发的男人,目光死死的等着一个黑发及背,俊美绝伦,神情错愕的男人,面目狰狞的大吼着。
在卷发男人的怀中,躺着一名身穿喜服,嘴角溢血的女子,听到他的话后,看着对面那却步不前的俊美男人,眸中闪过浓浓的失望之色,随即憾然长逝。
院落的另一边,还站着一个同样身穿喜服的男人,满脸哀伤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默然失神。
“唉!”
一声轻叹自屋顶角落处的黑暗中传出,温凰负手于背,亲眼见证了秦霜的妻子躺在步惊云的怀里,说自己爱的人是聂风。
温凰来到此方世界后,听到的第一个消息,便是天下会帮主雄霸新收了一名义女孔慈,并且将要和其大弟子秦霜成亲。
她一路快马兼程来到天下会,悄然潜入了天霜堂,然后就看到了这悲剧的一幕。
“啊————”
步惊云蓦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啸,霍然抱起孔慈的尸体,纵身而起,向围墙外横空掠去。
徒留院中黯然神伤的秦霜和满心内疚的聂风。
重生之星光如雲 黎花顔
温凰悄然施展身法,暗中跟随着步惊云出了天下会,对方发狂似得一路狂奔,最终来到一片极寒之地。
她眼看步惊云抱着孔慈进了一座冰洞,接着就听“轰”的一声,洞口处巨大的冰块崩落而下,将冰洞牢牢封死。
孔慈的死令步惊云的内心彻底崩溃,决定就此陪着孔慈的尸体,在这冰洞里了此余生。
远处,温凰见状,不由连连咋舌。
后期的云师兄堪称一代男神,但此时此刻,其内心和行事风格着实有点儿变态!
摇了摇头,温凰转身离去。
眼下还不是跟步惊云接触的时机,对方需要一些时间来平复心情,才有沟通的可能。
离开了极寒之地,温凰来到了就近的城镇。
先是找了家药铺,购置了一批药材和炼药的工具,然后又租了一间僻静的独院,暂时安顿了下来。
幽灵马车已被温凰施了障眼法,在旁人眼中与普通马车无异。
这方世界的水很深,她初来乍到,自觉还是低调些比较明智,旁的不说,那个活了两千多年的老神经病帝释天就不得不防。
入夜。
厨房中,水声“哗哗”作响。
温凰靠坐在浴桶内,轻轻拨弄着水中的花瓣。
那日功成出关后,她便匆匆离开了曦凰宫,之后又一连多日跟踪步惊云,期间却是连个洗澡的工夫都没有。
随手将水洒在身上,温凰慢慢擦洗起来,莹白如玉的肌肤在水面下若隐若现。
冥夫生猛
距离上次蜕变重生已经过了差不多一年,她已然渐渐习惯了这具身体。
并且在吸收了和氏璧之后,更是令她的身体愈显完美,仿佛精雕玉琢的一般。
抗拒總裁:不許欺負我 堇年
温凰看着水面上倒映着的自己的面容,心下不禁暗笑,若是楚楚见到了,只怕又要嫉妒的眼红了。
老人與海(精裝典藏版) [美]海明威
但凡这张脸要是长在别人身上,她估计自己一定会忍不住动心。
“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谁有那么大本事,能将我置于死地?”温凰忍不住又想起了和氏璧的预言。
在跟踪步惊云时,她已差不多摸清了对方的根基。
此时,风、云、霜三人的武功修为相差不多,如此推算,纵然他们师兄弟联起手来,也绝不是温凰的对手。
山河血
甚至于,三元归一的雄霸,也很可能敌不过她已彻底融合的《皇世经天宝典》。
“难道真的是帝释天那个老疯子?算了,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温凰摇了摇头,旋即起身迈出浴桶,向衣架走去。
======================================================
别对我说永远永远永远,永远不是我要的明天,你爱过我就……
======================================================
数日后。
极寒之地的冰洞中,步惊云守着孔慈的尸体正在练功。
洞中人影重重,充斥着一股凌厉非常的剑气。
只见步惊云以指代剑,行招走式迅疾无伦,且愈练招式愈狠辣,堪称绝情绝命,不给敌人留半分活路。
“嗯?”
步惊云忽地眉头一皱,剑势也随之戛然而止,冷厉的目光直直望向洞口。
他感到外面有一股极其强横的气息,对方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有客到访,步兄弟可否现身一见,本人有要事相商。”温凰的声音传了进来。
“滚!你的事我没兴趣,再来打扰我和我妻子的清静,就休怪我手下无情。”步惊云的语气满是不耐,其中更有杀气暗藏。
现在孔慈已死,他仅剩的心愿就是杀了雄霸,以报继父霍步天满门被灭的血仇,除此之外,其余的事情一概不想理会。
“既然如此,那本人就冒犯了。”
温凰无奈一叹,话音未落,就听轰然一声,封住洞口的冰块已爆散开来。
看着缓步而入的温凰,步惊云不觉怔了一怔,被其容貌惊艳,但也就只一瞬,神色骤冷。
“你找死!”
步惊云‘死’字出口,剑指左右交错画出。
剑气激荡,如同一个“八”字激射而出,发出“哧哧”破空声响,锋锐之处,比起真正的利刃也是丝毫不见逊色。
蓬!蓬!
終極插班生 玄遠一吹
伴随两声闷响,剑气于温凰身前三尺之处骤然溃散。
步惊云勃然色变,眼前之人竟只凭护体真罡就挡住了他的剑气!
他又惊又怒,暗忖:“这女人的武功难道已经到了雄霸那等境界?”
“这招该是剑八!圣灵剑法果然名不虚传。”温凰面露满意之色,笑着点了点头。
她知道步惊云得此剑法不过就是进入冰洞那日的事情。
短短时间,剑法已有此威力,除去步惊云的资质非凡,剑法本身的精妙也是不容小觑。
步惊云非是轻易服输之人,怒喝一声,排云掌‘云踪魅影’的身法展开,闪身来至温凰背后,劈掌一式‘撕天排云’携万钧之力,沛然印向后心。
温凰仍是不闪不避,周身气芒闪耀,砰然一声,步惊云只觉自己拍在一堵铜墙铁壁之上,右臂一阵酸麻,顿时从洞中被震飞出去。
“步兄弟,我已连让你两招,足见诚意,可否耐下心来听我说两句?”温凰耐着性子问道。
步惊云捂着右臂走了进来,面沉如铁,冷声道:“你是什么人?找我意欲何为?”
温凰缓声道:“吾名温凰,此来乃是为你从这冰洞中得到的剑法,此剑法乃是无双城剑圣所留,其中厉害之处你应该已有所体会。”
步惊云冷笑道:“原来如此,可惜,步惊云从不受人威胁,想要剑谱,除非你杀了我。”
温凰笑道:“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你不妨去看看孔慈姑娘。
许是你专注练剑,还没发现她的尸体已经开始腐败了。”
“什么!”
步惊云神色一紧,急忙走到冰床前,检查之下,果然发现孔慈的头发已经开始脱落。
温凰悠悠道:“这里的温度并不足以保持尸身不坏,而我这里有一颗定颜丹,服之,可令逝者尸身不腐败,容颜永远保持生前的模样。
我可将它送给你,一来聊表心意,感谢你帮我找到剑谱,二来,咱们也是各取所需。”
步惊云闻言,拿出一个写有《剑廿二》的卷轴,毫不犹豫的扔给了温凰。
“剑谱给你,定颜丹拿来。”
“痛快。”温凰打了个响指,伸手从腰间取出一颗蜡丸,屈指弹了出去。
步惊云一把接过,将蜡衣捏开,取出定颜丹送入了孔慈口中。
随即,几乎肉眼可见的,孔慈脸上散发出容光异彩,仿佛并未死去,只是睡着了而已。
步惊云松了口气,深情的抚摸着孔慈的脸庞,开始喃喃自语,旁若无人的说起了一些肉麻的话。
温凰顿时一个激灵,忍不住嘴角微抽。
眼看步惊云没有再跟她说话的意思,她便也二话不说,果断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