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rgy好看的都市小說 劉備的日常 薰香如風-第2087章 1.276 機不可失展示-his7c

劉備的日常
小說推薦劉備的日常
落马即负。
三十合开外,华雄落败。
风骊驹下穿当先。挡在斑豹驹身前。
斑豹驹亦通人性。落地后,任由陈到捉缰止步。华雄合甲坠马,并无大碍。演武沙场,皆是筛选细河沙层层铺设。一马平川,坦荡如砥。并无砾石等尖锐凸起。且拄刀落地。更加内穿毳裘卫衣,可为内衬缓冲。饶是如此,亦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战至无卒,赵云、陈到,胜。”
闻边裁高声唱报。一众看客这才惊觉。张辽、华雄,本阵陷落。浓烟呛鼻,阵中无从立足,唯上墙躲避。被破壁车,雷霆一击,团灭。
饶是张辽,亦未能幸免。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天魔一小刀
可惜,不能见陈到再战张辽。
“此战胜。赵云、陈到,十五器俱全。余下诸将,恐难与敌。”华国老慨叹。
無上業道
“然也。”国老欣然点头。
“孟起如何?”慈明无双问蔡伯喈。
“孟起亦是猛将之烈。”门下千里驹,蔡少师如数家珍:“张郃较赵云、陈到,恐略有参差。”言下之意,能如赵云、陈到这般,同为猛将之烈。天下屈指可数。尤其二人肝胆相照。长坂坡时,赵云单骑护阿斗,陈到孤身守甘后。同为孤胆英雄。一战成名。
首战,赵云、陈到对许定、许褚。次战,庞硕、庞德对张辽、华雄。张郃、马超轮空。
三战,张郃、马超对许定,许褚。四战,赵云、陈到对张辽、华雄。庞硕、庞德轮空。
以此类推。
五战,庞硕、庞德对许定,许褚。六战,赵云、陈到对张郃、马超。张辽、华雄轮空。
火影之英雄歷練系統 咖啡香味
五战,事关牙门将末席之争。然论及焦点之战。
必是六战无疑。
个人勇武暂且不提。赵云、陈到,连战连胜,十五器俱全。然反观张郃、马超,先前一战,与许定,许褚,皆得演武器十五。换言之,虽胜战,亦只得十五一器。六战,即便有人豪掷万金,贩得二器,仍比赵云、陈到,少二新器。开局便弱势,难度可想而知。
诚然,此战大略已无关席位之争。不过排名优劣。孰胜孰负,无关痛痒。一众看客,只可心安理得。不妨,坐观云舒云卷,静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人生如斯,当浮一大白。
自古无酒不成席。凡有宴请,必少不了蓟王三弟,张翼德。赵云、陈到、张郃、马超、并张辽、华雄俱在。另有蓟王义弟,太史慈、黄叙,作陪。
张飞此宴,除去杯酒化干戈。亦为六战对垒双方,先礼而后兵。场上对敌,场下为友。公私分明,真英雄。豪杰自当如此。
“闻羌身毒道,多雪山谷道。兵车尚且难行,兵器又当如何?”陈到席间问道。赵云、陈到,已锁定牙门将席位。来年远征,自当在列。
“此又何难。”张飞笑道:“楼船校尉郭祖,当携兵器绕行顿逊海崎,泊于殑伽港。身毒列国之黄支国,其州广大,户口多,多异物,自武帝以来皆献见。大哥已命使者入黄支。且看黄支国主,如何应答。再做计较不迟。”
黄支国,又称建志补罗。乃身毒七圣城之一。
“黄支之南,另有已程不国。”张飞又道:“大哥亦遣使往之。二国只需有一国,羁縻内附,何愁兵器无从输往。”
“闻已程不国,独居一洲,与身毒列国,并不相连。不知然否。”赵云问道。
漩渦神之眼 若惜楓
“然也。”张飞答曰:“海商言,已程不国所居之洲,终年如夏,形如梨。或与珠崖洲大小相若。”
“何人为王?”赵云追问。
“未可知也。”张飞答曰。
蓟王都,北宫瑞麟阁。
蓟王早归,登阁理政。
“永和五年,至延熹七年(140—164年),已程不国主,跋帝迦·帝沙,在位二十四载。后禅位于兄弟,迦尼多·帝沙。今闻,迦尼多·帝沙,身染沉疴,恐不久于人世。或言,若迦尼多·帝沙薨后,已程不国,必起战乱。”士贵妃,将市舶寺搜集整理已程不国诸情,娓娓道来。
“兄终弟及,父死子继。”蓟王一语中的。
不料已程不国,兰巴建纳王朝。竟与汉室,颇多相似。
跋帝迦·帝沙,禅位于兄弟,迦尼多·帝沙。等同于兄终弟及。如今,迦尼多·帝沙,弥留之际,是否还位于兄家子,还是传位自家子。便是所谓父死子继。
试想,无论传位兄弟何子,另一人必心怀怨恨。兄弟睨于墙,或为他人所乘,亦或为别国所趁。此乃取祸之道。稍有不慎,国破家亡。
事实亦是如此。
史上,迦尼多·帝沙,在位二十八年。约在初平三年(192年)前后,薨。随后,王室纷争,战乱不休。三年后,兴平二年(195年)。军队首领,室利那伽,背叛朝廷,篡位自立。
至此,兰巴建纳王朝,王室分裂。
究其原因,先是人种之争。
公元前五世纪,僧伽罗人从印度迁移到已程不国。周慎靓王十一年(前311年)左右,佛牙从身毒传入已程不国。秦昭襄王三年(前247年),身毒孔雀王朝阿育王,遣子登岛。至此,僧伽罗人摈弃婆罗门教,而改信佛教。
公元前二世纪前后,南身毒泰米尔人,亦开始迁入。
自公元五世纪直至十六世纪,僧伽罗王国和泰米尔王国间,征战不断。直至葡萄牙舰队在科伦坡附近登陆(1521年)。
除去僧伽罗并泰米尔,二人种之争,还裹挟信仰之争。
时已程不国中佛教,分为“大乘派”并“上座部派”。二派之争,由来已久。
最美不過我愛你
如弗诃利迦·帝沙在位期间(214—236年)。主张普渡众生的大乘派佛教,一度受王室尊宠,但不久之后,上座部派再占上风,大乘教派经典,遂被付之一炬。
其后,弥伽梵纳·阿巴耶在位(256—266年),上座部佛教僧团,起内部纷争。国王支持传统的“大寺派(注①)”,兼习大乘的“无畏山寺派(注②)”僧人,惨遭迫害。
而纷争之始,便是兄终弟及,父死子继。
悉知已程不国中详情。
蓟王眼中,精光一见:“不料南征之战,竟始于已程不国。”
“夫君何出此言?”士贵妃明知故问。
“机不可失。传令水衡都尉,速命干支海市,赴已程不国。与已程不国主,互呈国书,互通有无。”蓟王一声令下。
億萬契約:邪少甜妻 夜微涼
“喏。”士贵妃眸生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