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f55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第三百九十章 可以啊華臻,竟然敢懟老孃……】展示-ltipp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小說推薦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向上卷曲的大地如同巨型天花板,一应建筑、山林以及平原,全部呈现在周遭视野之内,看起来触手可及,但事实上这只是一种错觉。
这里的空间超乎想象的大,一个个高耸入云的巨构式塔状复合体,它们每一根之间都有着蛆结的‘纽带’相连接,塔的顶端,张牙舞爪地放射着盘错枝杈,众星捧月般遥对着这里最中央那颗正在燃烧的超级恒星。
每根塔柱的两翼位置,都有着两个百叶状的巨大圆轮,当第六军团旗舰编队,从百叶中被传送出来后,旗舰飞船上的人所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静!
除了舰船的轰鸣声再也听不到其他。
此时的第六军上下已经集体失了音,并且除了安德烈,所有人都瞪直了眼睛惊掉了下巴,目光震怵的看着周围一切。
也不知过了多久,肯特才狠狠地合上自己下巴,他先是咽了下口水,随后碰了碰站在自己身边的古斯。
“喂古斯,这…这到底是哪儿?行星内部竟然有颗恒星,我…我没有看错吧。”
“……”
??
“古斯?”
半天都没得到回音,肯特有些疑惑的转头看去,这一看不要紧,他发现古斯这小子的表现竟然比自己还要夸张,下巴都要砸到地上了。
“我靠,之前搞得神神秘秘的,原来你小子也第一次见到啊——!”他的这口老槽实在不吐不快。
诚如肯特所言,古斯确实第一次见到这里的景象,也正因为如此,他心中的震惊才会比肯特强很多。
無限沈淪
之前从华臻那里得到暗讯,大概意思就是想把第六军带到巨引源这里,身为华臻的贴身护卫,古斯不仅知道巨引源,而且想当年还在这里待过不短时日,自然是很熟悉的。
可是现在自己看到的这些都是什么?行星包裹恒星、夸张的巨构建筑体,这特么哪是巨引源啊?
本来之前还在跟肯特高深莫测的吹嘘,这回可好,装逼不成反遭打脸了。
“不是…之前殿下明明告诉我要来巨引源的,可是这里…”从震惊中回过神的古斯极力的想要辩解,奈何肯特根本不听,登时急的他满脸便秘。
“谁说这里不是巨引源了?”
就在这时,一道让众人无比熟悉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可能是周围的景象太过引人注目的关系,以至于直到声音传出,他们才发现舰船上竟多了一个人。
这人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的模样,金色的碎发随意的披散在耳边,未经半点修饰,身材挺拔面容俊朗,抱着双臂,翘腿端坐于船舷之上,嘴角也噙着让众人无比熟悉的微笑,不是华臻还能是谁?
“殿…殿下!!”
主战航舰上的天使战士,多是第六军中的老人,可以说都是当初华臻亲手带出来的,所以当他们看着这位曾带领第六军留下无数传说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宛如做梦一样,如何激动可以想象。
左手仙緣
男人之间的久别重逢永远都是感人至深的,身为军人第六军诸将很快便从激动中回过神来,没有过多的言语,他们用行动表达一切,齐唰唰地拂着胸口单膝跪下。
“第六军全体上下拜见殿下!”
铿锵有力的嘶吼,整齐划一的动作,神情振奋,喊声震天。
华臻殿下回来了,这一刻他们真的已经等得太久了,与华烨领导的天宫集团军交战期间,随着凯莎领导的女性天使增多,身为男性的他们开始受到冷言还有排挤,被迫离开天刃军的酸楚没人知道。
無敵修仙系統
但即使如此,他们对华臻的忠心一如既往,即使万年过去,这份忠诚仍没有一丝减少。
时间终究不会为了谁而倒流,它只会无情的去呈现那泛黄的回忆,看着他们,又如何不叫华臻心生感动?
起身走到肯特身边,伸出双手将他扶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这位军团长,华臻满怀歉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抱歉肯特,我回来晚了,让你们久等了。”
“殿下~”
万年多的坚持等待,过程中经历数不尽的辛酸与坎坷,如今第六军的主心骨终于回来了,他又对自己说出这般感人至深的话,肯特感觉这一切都值了!
農門小辣妞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在此时此刻,相互对视的两个男人却红了眼眶,现在这个时候与北部战区看肯特自然是不同的。
……
凉冰有些失神的看着那边正逐一安慰着自己部下的男人,周围那些让人震怵的建筑景象,却是再也吸引不了她的目光。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声音,还有那熟悉的微笑,他一点都没有变。
华臻,韩旭。
当这‘两个人’的影子重合在一起,再看他,凉冰不禁自嘲的笑笑,暗道自己好傻,明明这家伙之前露出那么多破绽,可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伸手慢慢抚向自己小腹,她现在终于知道当初华臻以韩旭身份,强行植入自己体内的那个引擎是什么了。
‘次生物引擎么?哼,别以为这样老娘就会原谅你,迟了一万多年才兑现的承诺,老娘接受的心安理得!’
虽然这么说,但她的嘴角却勾着一抹好看的微笑。
傲天狂尊
口是心非,女人向来都是这样,女神亦是如此。
忽然身前一暗,想着心事的凉冰回神,抬起头原来是华臻走到了自己面前。
她目光水盈唇瓣微翘,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并没有打算把数据屏蔽仪摘下,之前你来天城隐姓埋名,现在老娘跟你来个还之彼身,这回你也瞧不出我是谁了吧?
华臻确实没能看出这人是谁,在平均身高一米八往上的第六军团里,他要显得瘦小很多,才到自己的眉心。
異界之九轉龍象功
按理说主战舰的这些第六军老人自己都该认识才对,即使不认识也会面熟,毕竟在自己的主观意识里,与他们分别也才不过二十多年,不可能彻底忘记。
可是现在,搜遍了脑中记忆,包括不久前指挥第六军与三角体交战,仍没能找到与眼前这人对上号的,
網遊之惡魔獵人 破軍萬重
‘难道说是古斯他们新招的成员么?’
华臻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了。
‘以新成员的身份,竟能同第六军这些元老诸将在主战旗舰任职,看来这小子在形体战争中立功不小嘛~’
他这般想着,伸出拳头在对方胸膛上捶了两下,刚要说些鼓励嘉勉的话,可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华臻眨了眨眼睛,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拳头。
‘什…什么情况?如果刚刚没感觉错,拳头好像被弹开了吧?’
凉冰也愣住了,‘卧…卧靠!他竟然怼老娘胸?’
她怎么都没想到华臻会突然来这么一手,怼的这个疼。
原本嘴角噙着的浅笑瞬间不见,她整张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漆黑起来。
“哎?内小子谁啊?我怎么没见过?”肯特压低的声音突然从两人身后传来,
“嗯?不知道哇,你们有认识他的么?”古斯小声回答,后又转头对一旁的诸将问了句。
“没见过。”
大漠謠(星月傳奇)
“我也是。”
農門稻花香
“我去,我之前就注意到这人了,不过以为他是谁带上来的亲兵就没说。”
……
虽然是窃窃私语,但他们的说话声仍清晰地传进了华臻的耳中。
他看着对面正呲着小牙,一脸凶相盯着自己的‘天使士兵’,眼睛虚眯一下,也恰在这时他脑中竟鬼使神差般的闪过某只小不安分的影子,顿时吓了他一跳。
不…不会吧…
慢慢地后退一步,华臻额头见汗,他带着不确定的口吻,小心翼翼的说道:“凉…凉冰?”
“哼!”
被识破身份,凉冰索性也不再伪装下去,手伸向耳侧将数据屏蔽仪关掉,覆盖周身的黑色粒子重新聚合,瀑布一样的黑色长发倾泻而下,已是恢复了自己本来的样貌。
不顾周围瞠目结舌看自己的古斯肯特等人,凉冰缓步向华臻逼近,哼笑一声,“可以啊华臻,竟然敢怼老娘胸,你说我要把这事告诉给姐姐,她会怎么收拾你呢?”
“……”
靠啊!还真是这臭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