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48m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有一座藏武樓-第六百三十六章 善後閲讀-w7ulk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朱猛和谢峰两人此刻灰头土脸,心情都不算好,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恶劣。
自己本事不济,拿不下贼人也就罢了,反叫少君涉险亲自下场动手,简直是耻辱。
今日之事传回镇北王府,恐成为一众同僚好友的笑料,更大损在主家心中的印象,于前途不利。
听到段毅的命令后,朱猛黑着脸自上前,也不顾段毅说的不可怠慢之言,将这青年用绳子捆住拿下,当中少不得一阵推搡,用来发泄怒气,而后送交给一旁列阵以待的县兵看管。
青年也是无可奈何,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没有反抗。
做完这些,朱猛才和谢峰两个来到乘着骏马的段毅面前跪下请罪,满面羞愧。
今日镇北王府要扫平县内的两个白莲教据点,二百县兵其实只是用来摇旗呐喊以及搜捕漏网之鱼之用,真正的主力,是王府调派来的二十客卿并五十内府侍卫,他们才是真正剿贼的主力。
然而,面对第一个白莲据点,他们就大败亏输,现在他们这二十客卿,五十侍卫,只剩下朱猛以及谢峰两个挑头的还算神志清醒,战力犹在。
剩余之人,大部分被打的昏迷不醒,还有几人有性命之忧,肯定是无法参加接下来对那县城另一处白莲据点的围剿了。
从本心上来说,他们败的情有可原,毕竟谁也不清楚对方阵营里多了一个如此厉害的年轻高手,换了旁的王府客卿或者侍卫,大抵也是一个结局。
甚至于段毅还猜出了对方的身份,这可是韦神侯的弟子,乃是帝京出来的年轻天才高手,不是好惹得,他们败了,在情理当中。
仙道狂徒 天荒
但从现实来说,由于地位的不对等,上位者看得不是过程,也不是你的苦衷,而是结果。
输了就是输了,败了就是败了,故而,他们两个才行大礼请罪,换言之,要对这战败之况负责。
貓行天
致燦爛的你 隨侯珠
落跑皇後勾邪夫
段毅摇摇头,没有看这两人,而是仰头看了看雾气大消的晴空,白云几朵,碧蓝若海,更有一轮火红的日头悬挂天际,回想了了下出发的时间,此刻应该是辰时初到三刻左右。
时间过去不少,封锁消息也有着时限性,再加上这一战动静不小,若是再不赶紧前往下一个白莲据点,怕是对方就会得到消息,逃走了。
永远不要心存侥幸,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对手。
“你们有罪无罪,我说的不算,先派人将受伤的客卿和侍卫们安顿好,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为王府办事而受的伤,不能寒了人心,能救的,务必医好。
冤家校草不易解 蘇辛糖
还有,你们两个也要想一想,待会儿该怎么剿灭刀厂中的白莲教贼人了。
他们的数量更多,高手也不少,我已经出了一次手,希望不会有第二次。”
若是一般有志于王爷之位的人,恐怕此刻就会大方的赦免两人,笼络人心,收服两个手下,进而将手探进王府之内。
然而段毅并不以于此,故而也是无欲则刚,一切都等事成之后,夏宏来处置。
朱猛和谢峰两个脸上羞愧之色不减,彼此对视一眼,齐齐称是,然后分工。
谢峰主要派人照看这满地昏厥的客卿和侍卫,统计战损,派人将这让他们王府丢尽颜面的青年送到王爷身边审问。
另外负责疏散这街道所居住和行商的百姓,将这无人骑乘的多达七十余匹的战马安顿好,种种都是琐事,虽然不麻烦,但也不好做,尤其是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
朱猛要做的就简单了,统帅剩下的县兵,鼓舞士气,准备接下来的战斗。
“没料到县城之内,还有这样的高手,当真是不可小觑,若非你出手,怕是王府这个跟头栽定了。”
琴心双腿轻轻夹击马腹,调整方向,跟着段毅离开这已经渐渐开始熙攘喧闹的街上,口中颇为感慨说道。
艦娘之無雙幻想
星月學院:死神少 糖小果、
她自负有天魔琴在手,等闲的高手在她面前如蝼蚁无异,随手杀之。
但若是猝不及防,没有任何警惕的情况下应对此人,怕是必败无疑。
而纵然她有了防备,若是和此人靠的太近,也是败多胜少,这是自醒。
段毅对此倒是没什么可说的,他猜测这青年的身份是韦神侯的徒弟,旁人可不清楚,因此看起来,自然就是镇北王府无能了,还好有他将这个脸面给兜了回来。
其实客观点来说,夏宏派给段毅的这些人真不能说差,五十个王府侍卫都是精锐,内府中人,不但习得武艺,还精通战阵,非比等闲。
那王府客卿当中,没有一个弱者,还有五个超一流的高手。
超品特衛
这些强手可不是大白菜,说有就有,每一个放到宗派当中,都是可为长老乃至掌门的存在,非常难得。
两人正说着,街道临拐角处,就见有十来个快马从远处飞驰而来,马鞭挥舞抽击,啪啪作响,马蹄声如雷,哗啦啦的震的四周的百姓战战兢兢,往街上两边散去。
最后,这些骑士来到段毅面前,纷纷勒紧缰绳,停了下来,并翻身下马,对着段毅行礼。
看穿着,打扮,应该也是镇北王府的客卿,侍卫之类的。
为首的骑士作风硬派,面相棱角分明,下马后向段毅半跪铿锵道,
“卑职王府内卫统领韦棠,奉王爷命令,率领手下十三人,前来世子麾下听用。”
概率操控系統 道存我心
很明显,这是夏宏收到消息,知道朱猛和谢峰办事不利受挫,手下损失殆尽。
眼下段毅身边力量薄弱,想要剿灭刀厂的白莲教徒,单靠这两人和一群疏于训练的县兵,必定很难,故而连忙派人过来力挺。
盛世魔妃
段毅也不知道夏宏怎么这么快就收到风,甚至怀疑他一直就在不远处观望。
不过这些都是细枝末节,有了这些人手,想必刀厂之行能顺利一些。
而且,他总觉得这个名叫韦棠的侍卫统领有些熟悉,虽未蒙面,但独特的气息被他捕捉到,骗不了人。
“他姓韦,莫非是当日给我通风报信的那个?”
眼下韦棠看不出任何的异色,面容冷肃,只是对着段毅的时候,略显谦卑。
“好,那韦统领便与朱猛一起商量如何剿灭白莲妖人吧,事成之后,王府必有赏赐。”
反正出血的是夏宏,段毅没有任何压力的许诺道。
韦棠表面镇定,心中大喜,这次从二公子处出身而来,算是赌对了。